请看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苏厨 > 《苏厨》正文 第八百八十四章 议定

《苏厨》正文 第八百八十四章 议定

推荐阅读: 都市狂枭雄陈六   中二道士   都市少年医生   巫师亚伯   神级大魔头   重生之带娃修仙   妖孽男神在花都   随身带个狩猎空间   重生之魔教教主  

    第八百八十四章议定

    原来的判决是否存在误判的问题,已经让位为相州法官是否妨碍司法公正的问题。

    其次大理寺驳回周清的翻案,到底是严格按照法条得出的判决,还是确实收受了好处?

    除了贿赂,大理寺是否还有来自其它瓜葛的“更高指示”?是否有更强大的力量,企图干预大宋司法?

    如果有,那可是“塌方性腐败”的大问题!

    权知开封府,正是苏油的族兄苏颂。

    苏颂一行从辽国回到东京,赵顼在垂拱殿赐宴,奖赏出使有功之臣。

    在宴席上,赵顼对苏颂不畏辛劳,跋山涉水,圆满地完成了任务提出表彰。宰相吴充也嘉许苏颂学识广博,处事机敏,在辽人关于冬至先后的刁难上,回答十分得体。

    众人散去后,赵顼留下吴充:“古人云:‘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子容之为人,我知矣。”

    “李定之事,抗颜不让,不避斧钺之诛,足见他耿介忠直;贬处浙江,赈济灾伤,不贪一钱一米,可知他廉洁爱民;任使赴辽,灵机通变,不畏千辛万苦,说明他恪尽职守。”

    “爱卿觉得,他此次回来,以何职委任,比较恰当呢?”

    吴充回答:“陛下,苏子容学贯五车,通今博古。经史百家,无所不晓,星官算法,亦精于心。修史良才,不可不用。我欲请他再回史局。”

    神宗见吴充不晓其意,就直截了当地说:“现开封府尹告缺,朕想命苏子容任此要职,以安京师。”

    吴充这才恍然大悟,忙说:“臣失虑了,臣这就布置舍人院拟旨。”

    苏颂执法严明,听决精敏。上任仅仅半年,开封就秩序井然,四民乐业,各安其居,京师称治。

    这案子落到开封府,很快便调查清楚了来龙去脉。

    当年在相州负责审判此案的主审法官陈安民,如今已另迁他官,听说周清正在驳正这个案子,心里很是慌张,担心会被问责,赶紧“诣京师,历抵亲识求救”。

    又给已经升任相州判官的潘开写了一封信:“大事不妙。尔宜自来照管法司。”

    潘开立刻荡尽家产,带来开封,疏通关系。

    恰好有一个叫高在等的相州人,在司农寺当差,潘开便托老乡替他找寻门路。

    高在等看中了潘开带来的财货,拍胸脯说他认识大理寺的法官,这事包在他身上。

    这件事情不知道怎么就走漏了风声,被皇城司打听到了,立即报告给了皇帝。

    然而审查中,开封府还发现了一个非常搞笑的情况:这个负责疏通关节的高在等,就是个骗子,根本没有把钱送进大理寺,而是自己给私吞了。

    大理寺的官员们,也都说从来没有见过潘开这个人,所谓“赍三千余缗赂大理”,只是谣传。

    这么说来,大理寺的重审,没有受到外界收买,确实是客观的裁决。要说大理寺收钱枉法,证据链是不完整的。

    开封府掘地三尺都没有发现更多的行贿受贿证据,只找到了一封陈安民交代潘开打点上下的书信,说明其有干预司法的企图,但是犯罪行为,被黑吃黑了。

    大理寺的判决是有它道理的,并不存在司法腐败。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蔡确跳了出来,上章陈述,声明此案涉及诸多官员,甚至事关大臣,因此此案应当移交御史台审理!

    为什么呢?因为当时原审法官陈安民的背景,可不简单!

    陈安民的外甥,是大理寺法官文及甫。

    文及甫,是三朝元老文彦博之子。

    而且,他还是当朝宰相,吴充的女婿!

    所以呢,这个事情事连大臣,开封府的层次肯定不够,必须将案子移交御史台审讯。

    赵顼下诏:“近降相州吏人,于法寺请求失入死罪刑名事,缘开封府刑狱,与法寺日有相干,深恐上下忌疑,不尽情推劾,致奸贼之吏得以幸免。宜移送御史台。”

    于是这个案子再次升级,这次从一个关于司法公正的案子,升级成了“诏案”。

    御史台狱,是重大案件的审讯机构,也是宋代诏狱的常设机构。

    宋代设立诏狱或案件移送诏狱审讯,通常都是大案要案,或者事涉官员。都会由皇帝批复颁诏,最终结果,皇帝直接负责。

    案件至此,成了皇帝挂号,亲自督办的天字大案。

    然而御史台审讯了十多天,案犯供状与开封府狱审讯的结果相同。于是次相王珪奏请神宗,令蔡确参与,共同审讯。

    如果当时吴充在场,这个提议必然会被否掉,好巧不巧,那天吴充“正好”身体不适,没来上班。

    于是这个提议在中书通过,赵顼也同意,蔡确成了这个案子的主审官员。

    赵顼诏,“与御史同鞫”。

    蔡确于是派大理寺丞刘仲弓把前面判案的法官窦平、周孝恭等一干人等统统抓了起来。

    宋朝是对文官相当客气的朝代,刑不上士大夫。文官只要不是谋反弃城,基本上没有被杀头的。

    犯事了抓起来也是以礼相待,也不轻易上刑,所以这些人在开封府和御史台,还是有几分体面的。

    御史台审了十多天,还是拿不到想要的口供。

    直到改由蔡确主审此事之后,事情才发生了重大变化。

    蔡确可根本不管这些,有的是办法整死你们。

    ……

    赵顼也没有想到,吴充会挑在这时,对御史台表达不满。

    参知政事元绛赶紧出列:“陛下,台谏者,天子耳目之臣,有风闻奏事之权,规主上之过失,举朝政之疵谬,指群臣之奸党,陈下民之疾苦。言有可用,不以人微而废言;令或未便,不为已行而惮改。”

    “即便所闻不实,每每尚优容之,此祖宗凯广言路之虑也。”

    “然台谏之臣,当秉节持中,公心直意,不能预设局面而构求之。”

    “以往台谏之臣,要之骨鲠,弹劾不必权贵。今日台谏之横,则以弹劾要员为荣,以掰倒重臣为功。”

    “不是应该但问有没有合纠之偏,而不问其位之高下;但问有没有失当之举,而不问其倾向立场吗?否则,台谏岂不是成了党争倾轧的工具了?”

    “台谏之重,须端正之臣禀掌,惟请陛下熟思之。”

    赵顼大约是明白朝臣们的怨气了,赶紧将话题掰回来:“元爱卿持重之语,我知道了。不过今日但议交趾事务。那我们先定个调,就是交趾路众臣此举,乃是护航途中突遇敌情,众将激节抗虏,克竟全功,理当论次封赏。然诸路边臣,不可举效,且以安静为务?”

    群臣拱手:“陛下圣明。”

    赵顼点头:“如此诸人功绩封赏,中书下去拟定,不过苏油之前在两浙路组织海贸,直到年前方才见功,一直未赏,其后抚访真腊,拓域湄州,包括发现南宋洲,诸般功劳,久未犒酬,此非朝廷慰恤功臣之意。”

    “如今与王韶同为观文殿学士,据李舜举奏报,军政之间,或有抵牾争吵,就给他加一大字,擢保和殿大学士,节制王韶,以示祖宗以文御武之道!”

    大宋的大学士,只有观文殿大学士,资政殿大学士和保和殿大学士,

    观文殿大学士,那是从二品,首相退休才能用。

    而保和殿大学士,如今是正三品。

    之前苏油的观文殿学士则是从三品,一个大字,升了一阶。

    其实苏油的太子少保职官,早都是从二品了,开国郡公,更是正二品,不过殿学士这条路子,比前两者尤加清贵,这个可是朝野声望的标志。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