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温柔少爷的暴躁女友 > 《温柔少爷的暴躁女友》正文 第195章参加宴会

《温柔少爷的暴躁女友》正文 第195章参加宴会

推荐阅读: 绝世娇宠:双面伊人   唐洛韩若冰全文免费阅读   都市少年医生   锦绣清宫:四爷,偏要宠   星际宠婚:带着系统养萌宝   都市狂枭雄陈六   富甲天下:大盛魁2   皇后的自我修养   小说凌天辰桑语溪  

    魏星曜这才起来去浴室洗漱,见长安换下湿透了的床单,心里嘀咕这个人是怎么在这么湿的地方睡着的?

    魏星曜收拾妥当出来,看到见长安还穿着睡衣,不满道,“你叫我起来,你怎么还没收拾?”

    “我?收拾什么?”

    魏星曜道,“换衣服跟我回家给我过生日啊,你打算穿睡衣去吗?”

    见长安好像习惯了在阴暗处生活,看到阳光总是条件反射的躲避,不过这次她还没来得及躲避,魏星曜便拉着她进了衣帽间,动作迅速的脱光她的衣服。

    见长安红着脸不知道该捂哪里,魏星曜在她锁骨处亲了一口笑着,道,“还害羞呢?昨晚你在这里可是叫的很大声呢,我超级喜欢你的叫声,特别有味道。”

    “闭嘴!”

    魏星曜乖乖闭上嘴,给见长安挑选好衣服又一件一件给她穿上,抱着她道,“别怕,不见,和我回家,那里以后也是你的家,我又不打算养情人,你不可能一直住在这里的。今天你是以我女朋友的身份回去,名正言顺的面对所有人,如果我今天一个人回去,那就是对你最大的侮辱,对我们感情的背叛懂吗?”

    见长安回抱住魏星曜点点头,道,“不许放开我!”

    魏星曜在她耳边道,“不管今天遇到多不开心的事情,心里难过了,想想我昨晚的热情也不要放在心上好吗?”

    见长安道,“你昨晚的热情是给我今天打的预防针吗?”

    魏星曜笑道,“是,我要榨干你所有乱七八糟的想法,让你的脑子里只记得我,记得我在你身上得到的满足。”

    “那我脑子里岂不全是黄色废料吗?”

    魏星曜拉着她的手,亲自给她描眉化了一个淡妆,见长安突然很想流泪,眼前的魏星曜太温柔了,戳进心里的温柔,无法拒绝的温柔。

    从下了车,见长安的手一直被魏星曜紧紧握着,一分一秒都没分开过,庄园里早就装扮一新,佣人忙碌着看到魏星曜和见长安时,小声,道,“少爷,见长安小姐!”

    见长安面带微笑,和所有问好的佣人点头,魏星曜忍不住打趣道,“真是一个和善的女主人,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和这些人有多熟呢。”

    见长安笑道,“他们都很好啊,给我洗了衣服折的很整齐放在沙发上,很温暖。”

    魏星曜牵着她的手进到客厅,金桢导演笑着道,“长安来了!”

    “金叔叔,您好!”

    金桢导演笑着点头,道,“怎么瘦了啊?是不是赶漫画太辛苦了?其实不用着急,就剩最后几张了,慢慢来。”

    见长安明白金桢导演是故意这样说的,笑着点点头。

    魏星曜道,“金叔叔,我爸爸妈妈呢?”

    “哦,你爸妈去接汀兰的妈妈了。”

    魏星曜意外道,“杨阿姨要来吗?”

    金桢导演道,“嗯,你爸妈亲自去接了。”

    “怎么不告诉我,我也该去接的。”

    “没事,马上回来了,汀兰妈妈这次回国应该要在国内住很长一段时间的,你可以多去看看。”

    魏星曜没说话,可是脸色并不好看,见长安其实心里很好奇这里面发生的事情,但她总在心里告诉自己,不要知道的太多,有些事不知道反而能好一点。

    见长安看着客厅以及客厅后面的花园摆满了各种酒和饮料还有名贵的糕点,旁边搭起来的台子很漂亮,已经有专业的歌手开始彩排,人来人往特别热闹。

    见长安道,“这是要办舞会吗?”

    魏星曜有些心不在焉,道,“嗯,每年都一样没什么稀奇的。”话音刚落,门外有声音响起,魏星曜拍拍见长安的肩膀,道,“跟我来。”

    来到客厅,魏母正拉着一名穿着洋裙,戴着礼帽,妆容相当精致的女人热情洋溢的说话,看到魏星曜时,笑着道,“小曼,你看星曜来了。”

    魏星曜忙上前给了女人一个特别绅士的拥抱,笑着道,“杨阿姨,好久不见,您还好吗?”

    “我很好,宝贝,你好吗?”

    “我也很好,杨阿姨,对不起,我不知道您要回国没有去接您,请您不要生气。”

    “没事的,宝贝,你爸妈去接我了,还有子京也去了。”说完门外滕子京和臣子默进来,身后是同样穿着洋裙的芷汀兰,永远的高贵淑女,慢慢进来,撒娇的抱住她妈妈,道,“妈咪,您走的太快了,子京哥哥的车子都追不上。”

    汀兰母亲非常宠溺的回头对魏母笑道,“星儿,你把她宠坏了,这样不好。”说完又对芷汀兰道,“还没好好问过你魏叔叔和夏妈妈。”

    芷汀兰忙站好,点头施礼,道,“魏叔叔,夏妈妈你们好,汀兰回来了。”

    魏母笑的脸上都有皱纹了,拉着她的手道,“你出国这几天可把我担心坏了,怎么不知道给我打电话呢?”

    芷汀兰扑进魏母的怀里,笑道,“人家心情不好嘛!”

    “现在好了吗?”

    芷汀兰笑道,“好了!”

    滕子京道,“杨阿姨,您和魏叔叔,夏阿姨先聊,我和子默还要去接客人。”

    汀兰母亲微笑着点点头,道,“去吧,辛苦你们了。”说完又拉着魏星曜的手,道,“宝贝,生日快乐,阿姨这次特意赶在你生日这天回来,就是为了庆祝你三十一岁生日的。”说完优雅的伸手旁边跟着的佣人马上递上来一个盒子,汀兰母亲将盒子递给魏星曜,道,“这是你芷叔叔最珍爱的佛珠,送给你,唯愿佑你一生平安康健。”

    魏父马上道,“小曼,这个礼物太贵重,星曜哪里受得起,万万不可。”

    魏母也有些局促道,“是啊,小曼,这个礼物星曜不能接受,太贵重了。”

    汀兰母亲笑道,“受的起,只有星曜受的。”

    魏星曜迟迟不敢接,看了眼芷汀兰,道,“这样宝贵的礼物应该留给汀兰妹妹,杨阿姨,您的心意星曜明白,但这个礼物星曜实难接受。”

    汀兰母亲没说话,将盒子塞给魏星曜,拍拍他的手,道,“宝贝,一颗珠子而已,是你没有放下,何必守着一个执念不放呢?”

    魏星曜红了眼睛紧紧握住汀兰母亲的手良久,突然想起什么,转身拉着见长安道,“杨阿姨,忘了向您介绍,这位是我的女朋友,见长安!”说完又对见长安道,“长安,这位是我…汀兰的母亲,杨阿姨,你也该和我一样叫她一声杨阿姨。”

    见长安缓缓上前,弯腰行礼,微微一笑,道,“杨阿姨,您好!”

    汀兰母亲点头,道,“你好,见长安…回头下望人寰处,不见长安见尘雾。是这个见长安吗?”

    见长安笑道,“杨阿姨喜欢长恨歌?”

    “迟迟钟鼓初长夜,耿耿星河欲曙天。人们说杨贵妃是‘尤物惑人,狐媚害人’可是人非木石皆有情,有什么办法能解决这个问题呢?”

    见长安心里知道,但没说,笑着摇摇头。

    汀兰母亲笑道,“不如不遇倾城色。”

    见长安浅笑,道,“长安并无倾城色。”

    汀兰母亲意味深长看了她一眼,又看看魏星曜,道,“你虽无倾城色,但你有夺心蛊,更甚。”

    见长安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勉强的笑容挂都挂不住,她才明白这位雍容华贵的夫人,是芷汀兰搬回来的救兵。

    魏星曜讪讪笑着道,“你们在说什么?我怎么一句都听不懂?”

    汀兰母亲拉住魏星曜的手笑道,“说了让你和汀兰好好学习古文化,可你们总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一句话都听不懂还找个舞文弄墨的女朋友?”

    魏星曜低头看了眼见长安,笑道,“互补嘛!”

    魏母一看到见长安就觉得哪里都不舒服,尤其看到自己儿子和她站在一起简直是对她儿子的一种亵渎,忙拉着汀兰母亲的手,道,“小曼,刚下飞机一定很累吧,咱们上楼好好说说话,你的房间我安排在汀兰的隔壁了,可以吧?”

    “好,一切听你的安排。”

    魏父道,“星曜,子京帮忙去接客人了,你去看看外面准备的怎么样?别耽误客人入场。”

    “知道了,爸爸。”

    魏父转身又看了眼魏星曜,皱眉道,“你穿的是什么衣服?上楼换掉。”

    魏星曜看看自己的西装,不知道哪里有问题,见长安看到他后背压出来的折痕,自责不已,上前在他耳边道,“对不起,我忘了帮你熨衣服。”

    魏星曜笑笑,道,“没事,这都是小事情,怎么这么爱道歉了?”说完拉着她的手回到房间。

    魏星曜在衣帽间挑选衣服,回头问道,“你刚才和杨阿姨说什么呢?什么倾城倾色的?”

    见长安没回答他的问题,反而问道,“你和杨阿姨关系很亲近吗?”

    “哦,我在国外上学期间,杨阿姨经常来看我们,有时候住小半年,当然会亲近一点。”

    “那…你和那位芷叔叔…你们…”

    魏星曜换好衣服出来,神色冷淡,道,“芷叔叔也很照顾我们,对我们特别好,后来发生了一些意外…他去世了。”

    见长安想知道是什么意外,可魏星曜似乎真的不愿意提起,想了想也觉得自己无趣,为什么非要在他过生日的时候提这些事情,便也没再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