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黑龙山府 > 《黑龙山府》正文 第七章 你想多了

《黑龙山府》正文 第七章 你想多了

推荐阅读: 绝世娇宠:双面伊人   唐洛韩若冰全文免费阅读   星际宠婚:带着系统养萌宝   锦绣清宫:四爷,偏要宠   富甲天下:大盛魁2   都市少年医生   皇后的自我修养   都市狂枭雄陈六   腹黑诱惑不打烊  

    “这不可能!”

    小庙之中,前来接应楚湘竹的血魔子听闻了她在黑龙山的见闻之后,大呼道。

    血魔子的反应和楚湘竹大致相似。但不同的是,血魔子没有楚湘竹那么冷静。

    “我不相信!”

    “我魔宗先辈花费无数精力和财力,才保得这树种活力。种土里就能活,空桑树种是白菜么?”

    血魔子身材高大,一身红袍。楚湘竹的身姿已是高挑,异于寻常女子。可在血魔子面前,她便像是一个小姑娘一般。

    “湘竹,你亲眼见到了么?”

    楚湘竹摇了摇头。

    “既没有亲见,那就不足为信。”

    “可张道远问我们讨要空桑树种,演这一出难道就是为了调理我们么?”

    楚湘竹心想张道远应该没有那么无聊,可是转而想到那副奸商嘴脸。

    说不定还真可能!

    “不管如何,还是先将叩心钟送回宗门才是要紧之事。”

    “哈哈哈哈,血魔道兄,何必如此着急?”

    便在此时,小庙之外,传来了一阵爽朗的大笑声。

    “萧愚!”

    血魔子一双眸子霎时间眯紧,本是刚烈外放的气息骤然一缩。玉魔君萧愚,乃是寒冰魔宫有数的高手,长生境的修士。想不到为夺叩心钟,寒冰魔宫居然会派他来此。

    在元始魔宗各个魔门他这一辈的修士之中,也只有影魔宗的鬼铃子能够与之相比。血魔子只是谷神境的修士,与之相比,无法久持。

    一身白龙鱼服,萧愚举止潇洒,面如白玉,犹如偏偏佳公子。然而真正了解萧愚的却知道,他这副儒雅举止之下是多么的心机叵测。

    “当年玄都陆沉,叩心钟一直流落在外。我魔宗之士,无不扼腕叹息。近来叩心钟出世,我宗耆老算得这至宝就在黑龙山府。我魔宗之宝,又怎能落到他张百龄的徒子徒孙手中?故我宗准备了珍宝无数,意欲换回。没有想到我刚到黑龙山府,却得知叩心钟已被血魔道兄所得,不知真假?”

    萧愚这一番虚情假意,只换得血魔子冷哼一声。

    “是又如何?”

    萧愚一笑,拱手一礼。

    “如此血魔道兄实乃我魔宗第一功臣,对元始魔宗亦有存亡续绝之德。”

    血魔子从不相信萧愚心怀好意,始终冷冷相对。萧愚也不恼。

    “自八千年前玄都陆沉,叩心钟便一直流落在外。此去玄都九万里,一路艰险。血魔道兄修为高深,可一路也难免有不周之处。小弟愿与血魔道兄一起,护叩心钟归送玄都问心殿。”

    萧愚已是图穷匕见。楚湘竹看在眼里,暗叹这玉魔君果然不好对付。萧愚并不承认这叩心钟是东魔宗之物,而是魔门共用。

    如果血魔子拒绝,那玉魔君便会责以大义。到时候血魔子便成为贪墨至宝的魔宗罪徒,萧愚再动手抢便是名正言顺。

    只是有一点楚湘竹想不明白,黑龙山府至洗玉湖有大路十条。楚湘竹早有准备,布下了重重疑阵。

    萧愚是如何知道她在这里,还这么快便找到来的?

    这不应该啊!

    “血魔师叔,快走,我来拦他。”

    楚湘竹突然下手,血魔子领会其意,当即遁走。

    楚湘竹在她这一辈中修为已是极高了。可在长生境修士面前,她连当蚍蜉的资格都没有。楚湘竹手中虚光未至,萧愚的身影便已经消失在了这庙中。

    庙宇之外,传来了萧愚的啸音,带着戏虐之意。

    “血魔道兄,何故如此啊?”

    楚湘竹一击落空,脸上没有留下丝毫的懊恼,反而嘴角展露出了一丝的微笑。趁着玉魔君追赶血魔子,她当即遁走,没有一丝的犹豫。

    楚湘竹当初之所以选择在茶谷道与血魔子会和,便是因为这茶谷道岔道极多。若生意外,也可遁走,极其方便。

    便在楚湘竹连赶了四五个时辰的路,估摸玉魔君已远,她便停下来休息了一会儿。

    可当楚湘竹刚刚停下脚步,耳边却有笑声至。这声音楚湘竹很熟悉,毕竟刚刚她才听到过。

    玉魔君萧愚!

    他没有去追血魔子,反而盯上了楚湘竹。

    “血魔子修为高深,世人都会以为叩心钟应该在血魔子的身上,所以此时我本应该去追血魔子。”

    楚湘竹脸色如常,面对一位长生境的修士,她却是镇定自若。

    “可你并没有。”

    “‘血谷灵妃’之名,我也是听过的。此界年轻一辈的修士,能与你相较的不出十指之数。以你之能,又怎么会做出蚍蜉撼树这样的蠢事?”

    “所以你推测叩心钟在我身上,可为何要去追血魔师叔?”

    “血魔子虽未至长生,可他那血衣九杀大法着实强横。我若不把他引走,与之一战固然能胜,也必然会受伤。接下来又如何面对魔门其他高手?”

    玉魔君心思细腻,一步一算。楚湘竹今日总算是见识到了。

    楚湘竹并没有为护宗门至宝舍身死战的觉悟,也没有在此身死道消的打算。她从袖子里拿出了魔龛,莞尔一笑。

    “实则虚之,萧师叔又怎知叩心钟一定在我身上?”

    楚湘竹掀开魔龛,却见里面空空如也,根本没有叩心钟的影子。

    玉魔君一愣,随即却是大笑了起来。这一刻,他明白自己被耍了。楚湘竹故意露出破绽,就是为了引萧愚过来,好让血魔子脱身。而叩心钟就在血魔子身上。

    “‘血谷灵妃’的手段,今日我算是领教了。”

    技不如人,输在了一个小辈手中,玉魔君没有恼羞成怒。

    “血魔子此刻已经走远,我再追已经晚了。看来叩心钟将为东魔宗所得,不过此事并不为就此完结。我魔宗有如此后起之秀,实乃大幸。”

    萧愚坦然认输,楚湘竹微微拱手,仪态甚恭。

    “承蒙师叔谬赞,只是弟子有一事不知,还请师叔指教。”

    “你是否好奇我为什么会知道你在茶谷道,而且这么快便来了?”

    “是的。”

    “这你便要去问张道远了。为了这个消息,我可是给了他十头碧海蛟龙。”

    萧愚说完,便负手离开。楚湘竹却是站在原地,心中疑窦丛生。一时间,戒惧之心大起。

    张道远!

    .........

    “诸位道友,东魔宗的人便在贰尘道。”

    “多谢张府君指教。”

    “何必客气,影魔宗与我黑龙山府是什么交情?叩心钟本是元始魔宗之物,应为各魔门所共有。奈何他东魔宗自恃势大,蛮横不讲理,硬是从我这里强夺了过去。我心也是不愤。诸位道友放心,我张某人此生最重信义,若是不在贰尘道,这十万灵石我必然原物奉还。”

    “那我等就不再叨扰了。”

    眼见着几个影魔宗的修士下山,一旁的山奴在白纸上划去了贰尘道的名字。

    “山奴,都安排了么?”

    “掌门,十条大路上都有各个魔门的修士了。”

    “那就好。”

    “可掌门,我不明白,影魔宗的人若是去了贰尘道,没有发现东魔宗的人,回来讨要灵石怎么办?”

    “那就还给他们呗!”

    山奴挠了挠头,不明白自己的掌门为什么要做这种无用功。

    “楚湘竹那小妮子必会故布疑兵。就算影魔宗的人在贰尘道一个人影也没有见到,十条大路,总有几路会蒙对,还怕赚不到么?”

    山奴的小嘴巴撑成了o形。一时间,对于自己掌门这种厚颜无耻不要脸的精神,钦佩犹如滔滔江水,绵绵不绝。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