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45】二更

推荐阅读: 绝世娇宠:双面伊人   唐洛韩若冰全文免费阅读   都市少年医生   锦绣清宫:四爷,偏要宠   都市狂枭雄陈六   小说凌天辰桑语溪   皇后的自我修养   天才酷宝:总裁宠妻太强悍   星际宠婚:带着系统养萌宝  

    鬼王的爆发力,是连云珠都曾赞不绝口的,云珠说过,他让人毁过丹田,是第一个重塑丹田的高手,连这一件更不可能的事情都让鬼王做到了,不过是打败一个高出自己一个境界的鬼姬,完全不在话下。

    鬼王打了个第二日的开门红,乔薇一行人喜不自胜,鬼姬败了,大圣师废了,眼下的状况,只要云夙不出面,应当没什么人能奈何得了他了。

    而一旦云夙出面,鬼帝也将迎战,乔薇相信鬼帝的实力更在云夙之上,因此对于二人的交锋没什么可害怕的。

    接下来,应当都是他们一路赢到底了。

    然而事实证明,他们自信得有些盲目了。

    每日,一方只用赢掉三场,就能拿下当天的胜利,鬼王已经胜了鬼姬,再随便胜上两个什么人,今日就宣告结束。

    他们都不信对方还能派出什么厉害的人物来,结果一出场,果真只是一个毫不起眼的圣师。

    众所周知,圣师是鬼王的天敌,他们本身的武功并不算多少高强,难就难在他们所修习的功法,以及他们使用的兵器,全都是为克制死士量身定做的。

    只不过,到了鬼王这个级别,寻常圣师已经奈何不了他了,上一次在河里被拖走,还是因为他不会水的缘故,这次在陆地上,他还能让个臭屁圣师给欺负了?

    可万万没料到的是,臭屁圣师出手的第一样兵器就让鬼王傻眼了。

    那银光闪闪的钉子分明是另一套十八颗镇魂钉!

    鬼王的步子一下就顿住了。

    这名圣师原本就是大圣师的继承人,此番大圣师出了事,他顺理成章地成为了新一任的大圣师,自然也继承了大圣师的所有宝贝,其中便有这一套镇魂钉。

    镇魂钉就够鬼王喝一壶了,偏他还祭出了八面镇魂旗,鬼王被压制得无法动弹,所有内力都在堵在丹田,再也施展不出去。

    燕飞绝气得一巴掌拍在了凭栏上!唾弃道:“这群杂碎!就知道弄些不入流的手段!有本事真刀真枪的打啊!”

    人家能稳赢,干嘛去冒险?自是怎么轻松怎么来了。

    乔薇定定地看着决斗台的方向,没有说话。

    这一场,鬼王最终还是败了。

    圣教与云珠这边一人胜了一场,接下来,就看哪边能再拿下两场。

    鬼王是他们保名次的王牌,没折损在鬼姬的手上,谁料竟栽在了一个圣师手中。

    乔薇蹙眉道:“我们还是低估圣教的实力了。”

    难怪胤王一脸志在必得的样子,圣教这么多年,能干出这么多混账事,还能将手不着痕迹地伸进隐族与大梁王宫,没点底蕴是不可能的。

    是他们大意了,以为除掉大圣师,又除掉鬼姬,鬼王就能稳赢。

    “不是说圣师的功夫都不怎么好么?我看他们没有换人,不如我去吧。”海十三自告奋勇地站了出来。

    昨日已折损了燕飞绝与阿达尔,照目前的情况看来,也只有海十三去了。

    海十三的武功不如二人精湛,可对付一个圣师,应当还是没多大问题,毕竟,不是谁都像云珠这样,既拥有圣师的本事,也拥有巫王的血脉。

    这名圣师的武功确实不怎么高强,可谁都没料到的是,他竟然给海十三下了蛊。

    这一场,海十三完败。

    海十三愧疚地回到了看台上,燕飞绝拍拍他肩膀:“那小子出阴招!”

    阴招又怎样?他也能出,只是他连出的机会就没有,就被对方下了蛊。

    鬼王与海十三都败了,再败一场,今天便算是输掉了。

    云珠拿起了血月弓。

    “姥姥,我去吧。”乔薇握住了她的手腕,“我能打赢他。”

    云珠瞅了一眼对面的看台:“你打赢他没用,你打得赢那个人吗?”

    乔薇顺着云珠的方向,看到了一脸淡漠的公孙长璃,她的心微微地咯噔了一下,难道说他们会派公孙长璃来压制她吗?

    胤王的唇角浮现起一抹冷笑,没错,就是要派公孙长璃压制你!

    乔薇可打不过公孙长璃,而在大庭广众之下,公孙长璃也绝不可能放水,否则他们之间的关系就暴露了。

    最后的最后,乔薇还是放手让云珠去了。

    云珠上阵,再厉害的圣师也没辙,血月弓一开,圣师便被射出祭坛外了。

    云珠扳回一局,还剩最后一场,打赢这一场,今天的胜利便是他们的了。

    云珠既然上了,就没有立刻下场的打算,她在等待自己的下一个对手,想看看圣教今天还会派出一个什么样的人来,是弟子,还是死士,亦或者毒体。

    结果统统都不是。

    “姥姥,别来无恙啊。”胤王含笑走上了决斗台。

    云珠捏着血月弓的手一下子握紧了。

    乔薇的眸光冷了下来。

    燕飞绝炸毛了:“啊,这个王八蛋,他知不知道云夫人是他姥姥啊?他还敢上场与云夫人决斗?他怎么想的?他是不是脑子坏掉了?”

    乔薇的目光落在了胤王的身上,他才不是脑子坏掉了,他是掐准云珠的死穴了,他知道云珠舍不得对他下狠手,届时,他就能趁虚而入了。

    现在,只希望姥姥不要上他的当,这种白眼狼,揍死也是他自找的!

    乔薇倒是真心希望云珠能将胤王活活打死,毕竟这种为了一个所谓的少教主身份就能对自己姥姥拔刀相向的人,实在是没什么可同情的,只要云珠不放水,两箭下去,他的小命就告吹了。

    上天保佑,姥姥你可千万别心软。

    双方目前各自赢了两场,这是今日最后一场决斗,谁赢了,谁所在的一方就拿下今天的胜利了。

    鼓声起,胤王与云珠交起了手来。

    云珠的血月弓适合远攻,胤王从一开始便没给她拉弓的机会,迅速窜到她面前,用招式与她硬打。

    云珠的招式也不差,几十招过下来,胤王并没有占到上风。

    乔薇见云珠似乎没有手下留情,暗暗放下心来,别看二人打得胜负难分,但不论从招式还是内力上来判断,云珠都绝对有完胜胤王的优势。

    果不其然,在胤王又一次攻击未果时,云珠夺到了主动权,一掌拍上胤王的肩膀,将他拍到了祭坛的边缘。

    胤王撞上了祭坛的凭栏,只差一步就要整个人栽过去,他及时扣住了凭栏上的柱子,借力稳住身形,又一次朝云珠攻击了过来。

    这时,二人之间的距离已经拉开了。

    云珠有了充分的开弓优势,云珠右手握紧弓把,左手拉开弓弦,朝着胤王飞来的方向狠狠射出了一箭。

    这是第一把血月弓,拥有极强的攻击肉体的力量,别说是胤王,就算鬼王,也未必扛得住云珠这一击。

    胤王在云珠朝自己开弓时,脸色瞬间变了,他似乎是想要躲开,却完全被云珠的气势摄住了,巨大的内力像一根撞击城门的圆木,狠狠地朝着他撞了过来。

    他整个人被撞得凌空吐出一口鲜血,身子像是断了线的风筝,朝着祭坛外跌了下去。

    一个人只要出了祭坛,落在地上,便算是输掉了这一场。

    胤王却仿佛不止要输掉这一次的决斗,还要搭上自己的一条命,因为好巧不巧的,就在他跌落祭坛外时,两名外室的弟子推着一辆装满兵器的推车,打小道上走过,推车上满是刀刃与尖刺,胤王一旦落上去,非得被戳成筛子不可。

    “少教主----”月华失声大叫!

    说时迟,那时快,云珠足尖一点,身形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掠到了胤王的身边。

    云珠凌空扣住胤王的手臂,就要将他拉回去。

    异变就是从这一瞬开始的。

    只见原本昏厥的胤王,忽然睁开了冰冷的眼睛,反手扣住云珠的肩膀,一把将云珠摔在地上!

    而他自己,则借着这股推力,安然无恙地跃回了祭坛。

    这一场,圣教赢了。

    局势一下子变得对云珠一行人极为不利,按照原先的计划,鬼王、云珠、鬼帝各自守住一天的胜利,五局三胜,他们就算是赢了,可眼下,云珠与鬼王折损在同一天了。

    他们与圣教各自赢了一局,接下来还需要再赢两局才能夺回圣教,鬼帝能保证守住一天的擂台,可剩下的一天呢?谁来镇守?

    退一万步说,万一鬼帝他也……

    不不不,这个设想还是不存在的,毕竟鬼帝这么强大,他没可能会输。

    ……

    下山的路上,云珠一言不发。

    她本就是个沉默寡言的性子,相处这么久,连笑容都几乎不曾有过,方才出了这么大的事,她的脸上就更难看出表情了。

    比起输掉决斗,她更寒心的是胤王的算计吧。

    在继父亲与丈夫之后,又一个她生命中最亲近的男人朝他伸出了“背叛”的手。

    她整颗心……想必都凉透了。

    回去的路上,鬼帝溜进了云珠的马车。

    云珠没有理他,只是扭头望着窗外的雪景,一脸怅然。

    鬼帝小心翼翼地往云珠的身旁挪了挪,见云珠没有动,于是挪挪,挪挪,再挪挪,总算与云珠挨着了。

    他拉过云珠的手,在云珠的手心放了一颗最大最圆的糖豆。

    ……

    暮色四合时分,一行人回到了王府。

    傅雪烟从乔薇口中得知了所有经过,她也没料到局面便变成这样,原本保证能出线的云珠与鬼王,竟然全都折损在了这一场,这实在是……有些出乎意料了。

    乔薇两手托腮道:“原先是想着,鬼王守住一天,姥姥守住一天,鬼帝再守住一天,这样我们就能赢了,但现在,鬼王与姥姥都已经消耗掉了。”

    傅雪烟顿了顿:“你先别灰心,我倒是觉得……局势虽对我们不利,却也未必对他们有利。”

    乔薇直起了身来:“怎么说?”

    傅雪烟若有所思道:“我们各自赢了一局,接下来谁想胜出都必须再赢两局,云夙聪明的话,就不会选择与鬼帝对上,因为不对上,鬼帝就算守住了一天,以他的实力,他也能守住另外一天。”

    乔薇眼神一亮:“我明白了,因为鬼王与姥姥已经消耗掉了,我们这边除了鬼帝再也不能派出更厉害的高手了,所以云夙完全没有必要去与鬼帝硬刚。”

    “硬刚?”傅雪烟不大明白。

    乔薇笑了笑:“就是硬碰硬!”

    傅雪烟点头:“没错,所以我才说局势未必是全然倾向于他们的,鬼帝与云夙各自再拿下一局,还剩最后一局就看我们这些底下的人如何去争了,我们没有鬼王与姥姥了,他们难道就有更厉害的吗?他们最强的几个人也已经消耗掉了。”

    乔薇眯眼:“也是,月华老贼已经瘫痪了,莲婆婆年纪大了,圣师们不足为惧,死士嘛,只要不是鬼王都能用蛊虫对付,最棘手的……还是公孙长璃。”

    傅雪烟道:“他交给我来对付。”

    乔薇愣了愣:“你能对付他?确定吗?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他不能放水的。”

    傅雪烟点点头:“我明白,不用他放水,只要保证鬼帝能拿下明天那一局,我就有法子对付公孙长璃。”

    鬼帝与云夙各自拿下一局的想法,似乎在两边都有了默契。

    第三日,云夙依旧没有露面。

    云夙露面鬼帝都会赢,不露面更不用说了。

    任谁都认为这是一次稳赢的局面,可令所有人大跌眼镜的是,就在鬼帝要离开看台去捏死几只小蝼蚁时,他老人家……发狂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