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483】二更

推荐阅读: 绝世娇宠:双面伊人   唐洛韩若冰全文免费阅读   都市少年医生   锦绣清宫:四爷,偏要宠   都市狂枭雄陈六   小说凌天辰桑语溪   皇后的自我修养   天才酷宝:总裁宠妻太强悍   星际宠婚:带着系统养萌宝  

    姬冥修带着昏迷的燕飞绝回了府。

    乔薇原本就没睡着,这会子听到院子里的动静,披上外衣走了出来,见海十三背着不省人事的燕飞绝,忙上前问了情况。

    海十三将燕飞绝放到床上,心有余悸地说道:“他被村民咬伤了,服用解药后我们都以为他没事了,谁料方才发作,跟那群村民一样,真是吓死个人了。”

    乔薇也是头一回遇上这种情况,她知道那群村民身中剧毒,被弄伤了八成没好事,却没料到会变成与村民一个样子。

    乔薇给燕飞绝把了脉,又查看了眼珠、口舌、指甲与胸口:“他好了呀。”

    “是才好的,被鬼王殿下治好的。”海十三将鬼王吸走燕飞绝体内毒气的事情说了。

    乔薇愕然,这祖宗还能有这作用?

    “对了。”海十三想到了什么,看向乔薇与姬冥修道,“我记得二少爷也被村民挠伤过,他……不会有什么事吧?”

    乔薇道:“他没事。”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海十三稍稍放下心来,很快,又不解地问,“都是中了那伙村民的毒,怎么二少爷就没事呢?”

    乔薇揣测道:“冥烨是被挠伤的,燕叔叔是被咬伤的,也许二者毒性的强弱不同,还有,冥烨原本就身中剧毒,以毒攻毒,或许也是他没有大碍的缘故。”

    海十三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乔薇见他这般深信不疑,又不免有些讪讪,笑了笑,说道:“我也是瞎猜的。”

    海十三道:“可我觉得少夫人说的是对的,不然,就没办法解释为何只有燕飞绝中毒而二少爷却没事了。”

    姬冥修揽过乔薇的肩膀,轻声道:“我们回屋吧,让燕飞绝休息。”

    乔薇冷飕飕地瞟了一眼他搭在自己肩头的手,把她撩得欲火焚身却又抽身而退的家伙是谁?这时候知道上来占便宜了?

    姬冥修仿佛没察觉到她递来的眼刀子,若无其事地搂着她回了屋。

    一合上房门,乔薇便气呼呼地拿开了他的手。

    姬冥修忍俊不禁地笑了一声,将她堵在墙壁上,双手撑在她身侧,以一种绝对占有的姿势,霸道地禁锢着她:“还生气呢?”

    乔薇确实够生气的,可被他这么一堵,又没骨气地怂了。

    这个男人啊,就是一个行走的荷尔蒙,什么都不做,也能把人迷得三荤五素。

    姬冥修见她低头,想气又舍不得气的样子,心头一下子掠过一片柔软,怎么会有人这么招人疼?

    他捏住她下颚,微微偏过头,低下去,在她软红的唇瓣上轻轻地吻了一下:“道歉的,接受吗?”

    不接受不接受,坚决不接受!

    乔薇点了点头。

    拍死自己得了……

    姬冥修笑出了声:“就这么喜欢我?”

    这问题让乔薇怎么回答?乔薇的脸颊热热的,双手揉了揉,灵机一动,反问道:“你不喜欢我?”

    姬冥修轻轻一笑,微微地俯低了身子,与她平视,望着她氤氲着一层薄薄水汽的眼睛,温柔又认真地说道:“喜欢,很喜欢、很喜欢,比你想要的,还要喜欢。”

    乔薇哪里料到他会承认?

    从没听过这么肉麻的情话的乔薇,血液一下子冲到头顶了。

    姬冥修看着她一张脸涨得充血的样子,实在忍不住,将她压在墙壁上狠狠地亲了亲,直到亲得她目眩头摇、浑身酥软,才抱着娇喘连连的她坐到了铺着软垫的椅子上,她坐在他的腿上。

    乔薇在他怀里晕乎了好一会儿,险些忘记正事,这还是他没接着欺负她,若是再随便怎么欺负一下,她可能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了:“对了,是谁把燕叔叔治好的?”

    “鬼王。”姬冥修轻扶着她的脊背说。

    乔薇被他撸得很舒服,声音也透出了一丝慵懒:“鬼王还会治这个呀?”

    姬冥修淡淡一笑:“忘记他是怎么才突破鬼王的了?”

    乔薇点点头:“是哦,他就是服用这些人的毒丹才功力大增的,这么看来,确实只有他不惧怕这些毒体的毒性了。可是这样的话,鬼王的身上岂不也是带了毒了?那望舒她……”

    姬冥修道:“不会,到了鬼王这个级别的高手,已经能游刃有余地控制体内的毒性,只要他不愿意,就不会伤到任何人。”

    乔薇一想也是,若鬼王不能控制毒性的话,容妃早不知死八百次了。

    “话说回来,你们大半夜的去哪儿了?”乔薇终于问到了正题。

    “去找沐小将军了。”姬冥修如实说道。

    乔薇微微一愣:“你找他干嘛?你不会是……去找他麻烦了吧?我都说了他没对我做什么!”

    姬冥修看着她眯了眯眼:“在你眼里,你相公就是那种小肚鸡肠之人?”

    乔薇小声嘀咕:“也不知前一晚是谁干了一缸老陈醋的。”

    丞相大人一脸“绝对不是我”的表情,大大方方地任由乔薇打量。

    啧,这脸皮,血月弓怕是都射不穿了。

    乔薇又问起了白日里的事,姬冥修说了村民被转移去云端之城的事。

    对于村民会被转移,乔薇并不感到奇怪,毕竟营地都暴露了,村庄也是迟早的事了,只是那……云端之城,稍稍让她惊讶了一把:“原来我那日看到的……并不是错觉。”

    “你看到过?”这下,换姬冥修诧异了。

    不怪他如此诧异,实在是云端之城的通道在石桥下,寻常人过石桥吓得吓得半死,哪儿还敢往底下瞅?对方选址如此精妙,若非跟踪了那些死士,他们大概把整个莽荒山吗翻过来也找不到那条通道。

    乔薇说道:“我没去什么通道,我是在树下看见的,只一瞬就被云雾遮掩了,我还以为是我看走眼了。”

    姬冥修点点头,这运气,也是没谁了。

    乔薇感慨道:“真没想到啊,莽荒山脉之中竟然还藏着一座城,我们什么时候去看看?”

    姬冥修轻轻地揉了揉她后颈:“天梯高百尺,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去看的。”

    尤其今日当他提起那座城时,沐小将军的表情忽然变得慌张又害怕,这更加验证了他的猜测----云端之城,非善地。

    不过,如今有了鬼王,或许真的可以一试。

    ……

    王后的寝宫,灯火悠悠。

    书房的密室,妆点得像一间典雅别致的卧房,王后静静地躺在颜色素净的床铺上。

    神色凝重的苍鸠与默不作声的巧玲安安静静地守在一旁。

    时间一点一点流逝,屋子里静得落针可闻。

    不知过了多久,久到月色都坠入了云层,床上的王后总算身子一抖,睁开了眼睛。

    苍鸠赶忙走上前:“主上,你感觉怎么样了?”

    王后淡淡地抬起一只胳膊,巧玲麻溜儿地扶住,她就着巧玲的手坐直了身子,巧玲又赶忙转身,倒了一杯热茶给她。

    她只略略抿了一口,便让巧玲撤下了,她没回答苍鸠的话,而是问道:“子时过了?”

    苍鸠道:“刚过,主上可感觉好些了?”

    王后尝试着运了运功,刚一动,胸口便传来一阵比白日更猛烈百倍的剧痛,一股腥甜涌上了喉头,她冷冷地压了下去:“那个混账东西,到底给我吃了什么?”

    苍鸠说道:“怕不是……化功蛊?”

    化功蛊这东西说来就有些霸道了,寻常人中了没事,反倒是内力越深厚之人,越容易遭到反噬,王后昨日旧伤复发,功力不到往常的三成,遭受的反噬反而要小上一些,今晚,虽是恢复了不少功力,却也是白白恢复了。

    王后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

    苍鸠宽慰道:“这种蛊虽无解,可据我所知,它寿命不长,十天半个月就一定能没事了。”

    王后冷声道:“十天半个月?你当姬冥修会让我安安稳稳地度过这么久?”

    苍鸠叹了口气:“主上昏睡时,我也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我认为,以主上如今的状况,不宜与姬冥修对上。我打听过了,姬冥修与夜罗王的关系似乎并不简单,夜罗王十分宠爱他,若是他想在王宫对主上发难,夜罗王可未必会帮着主上啊。”

    “你的意思是让我离开?”王后冷着脸朝他看了过来。

    他默默地点了点头:“暂时避避风头吧,先回城,等痊愈了再行未完成之事。”

    “回城?”王后冷哼。

    苍鸠继续劝道:“我知道现在不是回城的大好时机,可姬冥修原本就不大好对付,如今又不知使了什么手段骗走了鬼王,我们没有胜算的。”

    王后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色。

    苍鸠到底是担心她意气用事不答应,又补了一句:“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先走吧。”

    王后冷冷地望了望桌上的茶壶:“要走,也得带上鬼王再走。”

    苍鸠道:“主上……”

    王后打断他的话:“我费尽心思才得来这么一个鬼王,他是普天之下最厉害的鬼王,我不能就这么便宜了那群家伙……我意已决,你不用再说了。”

    苍鸠看她坚定的眼神,心知自己劝不动了,索性顺着她的话问道:“主上已经想到办法了吗?”

    王后冷冷一笑:“好歹是我炼出来的鬼王,我怎么可能不知道怎么控制他?”

    ------题外话------

    有想看三更的吗?有二十个,我就更啦~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