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380】相认

推荐阅读: 绝世娇宠:双面伊人   唐洛韩若冰全文免费阅读   都市少年医生   锦绣清宫:四爷,偏要宠   都市狂枭雄陈六   小说凌天辰桑语溪   皇后的自我修养   天才酷宝:总裁宠妻太强悍   星际宠婚:带着系统养萌宝  

    京城的大街热闹非凡,商铺全都大敞着,客盈满门,街道上穿梭着吆喝的小贩,小贩手中拿着肩上挑着,腰上还缠着,琳琅满目的景象,让人眼花缭乱。

    夜罗王后置身在繁华络绎的街道上,走走停停,被京城的繁华迷得移不开眼睛。

    “卖汤圆咯----卖汤圆咯----”

    不远处的街道,传来了小贩字正腔圆的吆喝。

    夜罗王后好奇地走过去,在摊车前停下脚步,眨巴着潋滟动人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锅里翻滚的汤圆,肚子咕咕地叫了两声。

    小贩一瞧对方的衣着便知是位贵客,忙笑眯眯地招呼道:“夫人,来碗热汤圆吧?我家的米酒汤圆用的是祖传的秘方,酒糟做得特别香,我给你盛一碗尝尝?”

    夜罗王后点点头。

    “您要什么馅儿啊?”小贩问道。

    “都要。”夜罗王后道。

    小贩愣了愣,想说我这儿有芝麻馅儿、花生馅儿、五仁馅儿、豆沙馅儿、莲蓉馅儿……足足十种馅料,你一个人吃得完吗?

    但小贩转念一想,人傻钱多,管她吃多少,不赚白不赚。

    小贩招呼夜罗王后坐下,怕她嫌别的客人吵,特地找了个清净的位置,独她一人坐着。

    夜罗王后好奇地打量着周围的一切,连呼吸都变得新鲜。

    “来一碗芝麻馅儿的。”

    一道富有磁性的嗓音在附近不疾不徐地响起。

    小贩俨然认识对方,道了声“您来了,这边儿请”,便将男人迎到最里头的那张桌子上了。

    这张桌子寻常不坐别人,今日却多了个东张西望的女人,那女人扭过头,不知在看什么,甩给姬尚青一个后脑勺。

    在外头吃东西,就没那么多酸腐的讲究了。

    姬尚青淡淡地坐下。

    小贩用干净的棉布擦了桌子,笑着去煮汤圆了。

    汤圆来得很快,先是花生馅儿与豆沙馅儿的的,小贩道:“夫人请慢用,当心烫嘴。”

    夜罗王后转过了头来,拿起勺子,埋头吃起了汤圆。

    姬尚青没有盯着别的女人乱瞟的习惯,默默地望着侧面的街道。

    他与昭明吃的第一顿夜宵就是在这里,几十年过去,小贩早已不是当初的小贩,汤圆也不再是当初的汤圆,但闲来无事的时候,他总习惯地来这儿坐一坐。

    耳旁传来呼呼的喝汤声,不算大,听着并不让人觉得粗鲁,反而有种淡淡的享受。

    夜罗王后很快干掉了两碗热气腾腾的汤圆,另外六碗也凉在一旁了,她的芝麻汤圆是与姬尚青那一份一起下锅的,等姬尚青等到自己的芝麻汤圆时,桌上的空碗已经堆成小丘了!

    姬尚青狠狠地愣了一下,拿起勺子,舀了一颗小汤圆。

    “你的也是芝麻馅儿的?”夜罗王后望着他的汤圆问。

    姬尚青淡淡地嗯了一声,不经意地朝对方看了一眼,这一眼,惊得他手一抖,一颗滚烫的汤圆送进了嘴里,他整个人烫得都站了起来。

    夜罗王后古怪地看了他一眼,继续埋头吃最后一碗汤圆。

    她平时食量不大的,这次实在是太好吃了。

    姬尚青的舌头被烫出了一个大包,疼得他倒抽凉气,他难以置信地看着对面的女人,对面的女人似乎知道他在看她,却丝毫不介意,就好像,她早已习惯了。

    可不习惯么?从她出现在夜罗,便不断地有人拿奇怪的眼神看她,起先她不知是为什么,后来才明白,她长得像一个人。

    姬尚青捂嘴疼得抓狂的嘴,冷冷地瞪了她一眼,没好气地道:“凤倾歌,你又搞什么鬼?!”

    夜罗王后心无旁骛地吃着汤圆。

    姬尚青眸光冰冷:“凤倾歌,凤倾歌,凤、倾、歌!”

    夜罗王后终于抬起了头来,纳闷地看着他:“你叫我?”

    姬尚青冷声道:“这里还有第二个凤倾歌吗?”

    夜罗王后一头雾水。

    姬尚青道盯着那张与昭明几乎一模一样的脸,气不打一处来:“你还玩上瘾了?谁许你这么出来的?”

    不用自己的脸,却盯着昭明的,简直是亵渎昭明!

    夜罗王后被他严厉的语气吓到了,慢慢地放下勺子,嗫嚅着说道:“我……我自己出来的。”

    姬尚青冷冷地看着她,犀利的眸光仿佛将她整张脸皮揭掉似的:“你主子知道?”

    夜罗王后低下头道:“不知道。”

    国师大人当然不知道了,知道了还得了?

    姬尚青恐吓道:“纸包不住火,你这么胆大包天地跑出来,就不怕他发现之后杀了你?”

    夜罗王后的身子抖了抖,害怕地问道:“你……你会告诉他吗?”

    姬尚青想也不想地说道:“当然!”

    夜罗王后彻底吃不下了,主要也是吃完了,打了个饱嗝,将勺子放进碗里,用帕子擦了嘴,委屈又小心地说道:“那你跟我过来一下,我有话对你说,是关于我今天出来……不小心听到的消息。”

    消息?姬尚青狐疑地看了她一眼:“可是与姬家有关的?”

    国师最在意姬家了,夜罗王后的眼神闪了闪:“是的。”

    “你说。”姬尚青正色道。

    夜罗王后低声道:“这里人多嘴杂,我们还是换个地方。”

    姬尚青威胁道:“你别想跑。”

    夜罗王后乖乖地说道:“我跑不了。”

    姬尚青给自己结了账。

    夜罗王后看着桌上的铜板,抿了抿唇:“我没带钱。”

    姬尚青给她也结了账。

    二人进了一旁的巷子。

    姬尚青面无表情地看着她:“有什么话赶紧说。”

    夜罗王后朝他勾了勾手指:“我给你看一个东西。”

    姬尚青凑了过来,夜罗王后从宽袖中拿出一个锦盒,缓缓地打开,里头装着一堆白白的粉末,姬尚青浓眉一蹙:“这是什么?”

    “是……”夜罗王后眼珠一转,一把将粉末拍在了他的脸上!

    姬尚青下意识地捂住了眼睛,奈何晚了一步,眼睛还是被那些白白的粉末糊住了。

    夜罗王后抄起一根地上的棍子,对着他一顿拳打脚踢!

    “让你告我状!我打死你!打死你!打死你!”

    姬尚青被揍得嗷嗷直叫,头也破了,脚也崴了,眉毛瘸了,牙齿松了,在最后一棍子抡上他后颈时,他浑身一僵,直直地趴在了地上!

    夜罗王后丢了棍子,使出九牛二虎之力,将他拖进一间废弃的小房舍,随后解了他裤腰带,将他反绑在柱子上,又找来棉花堵了他的嘴,确定无法呼救也无法挣脱之后才脚底生风地跑掉了。

    ……

    青莲居,姬冥修的左眼皮突突跳了两下。

    乔薇仍在聚精会神地看信,由于信纸损毁严重,云珠生下小女儿之后的内容一个字都辨认不清了。

    可有些事,即便没人说,也不难猜出。

    古乾抱回了“死而复生”的女儿,他不希望再有人伤害她,但这是一个被诅咒的孩子,他所面对的压力是显而易见的。

    夜罗不会允许,古家也不会,他没有选择,才将孩子送去了大梁。

    这个馊主意究竟是谁出的已无从查证,可不论如何,昭明的细作人生从襁褓中便开始了。

    大明帝是在南巡时中风暴毙的,中风前的几个月,曾临幸过几个江南的女子,一年后,一个江南女子带着孩子与大明帝的信物找上门来,先皇便信了这是自己的小妹妹,于是将小妹妹丢给了当时还是太子的皇帝,皇帝将昭明抚养长大。

    皇帝并不知道昭明不是亲生的,哪怕得知了她的夜罗人身份后,也只觉得她的生母来自夜罗,可父亲还是已经仙逝的大明帝。

    这封信若是让皇上看见了,不知会作何感想,但乔薇想,皇上应该是不会介意的,他对昭明的感情早已超出了血缘,不论昭明是不是他亲生的小姑姑,他都将她养成了自己掌心里的宝。

    傅雪烟只见了昭明一次,并不代表昭明就只回了夜罗一次,在傅雪烟出生前,昭明便极有可能已经回去过许多次了,并且在某一次中被年轻的夜罗王看中了。

    这时的王已经不是上一任的王了,他年轻气盛、骄傲自负,听不进国师殿那套“祸国之星”的说法,他要昭明,要定了这个女人。

    只可惜昭明并不想要嫁给他,夜罗王爱而不得,最终对昭明下了杀心。

    当然了,这个杀心是他自己下的,还是被那群一肚子坏水的巫师们撺掇着下的,不得而知了。

    而另一边,云珠的小女儿在彩莲山无忧无虑地长大了,至于她是怎么被发现、又怎么被掳走的也成了一个未解的谜。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这件事与国师殿脱不了干系。

    毕竟云珠当年杀掉了那么多国师殿的人,除了国师殿,还有谁这么憎恨她们母女?

    云珠应该已经不在彩莲山了,否则有她坐镇,那群国师殿的鼠辈说什么也不可能有机会得手,那个夜罗王后见过的婆婆,或许……是云珠的心腹,与云珠一起将夜罗王后抚养长大,所以夜罗王后见了她,才会觉得是见到了曾经的家人。

    想要知道当年的彩莲山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云珠是死是活,还得找到那个婆婆啊……

    似是看出了乔薇的疑惑,姬冥修静静地说道:“海十三已经去彩莲山了。”

    “你觉得那个婆婆还活着吗?”乔薇问。

    姬冥修顿了顿:“她还有活着的价值。”

    乔薇两手托腮:“也是,必要的时候拿出来威胁一下王后也是极好的,就不知古家的灭门是不是也是国师殿的手笔了。”

    ……

    中秋后,天色比以往亮得晚了,几个小家伙洗漱完,呆呆愣愣地坐在桌上吃早餐时,天边才泛起了一小抹鱼肚白。

    吃过早饭,乔薇照例将三个小包子送去了书院,回来的路上碰到福公公。

    原来,是皇上记挂“昭明公主”的病情,让乔薇入宫给对方复诊。

    乔薇真是服了这个皇帝了,王后根本什么事都没有,不过是夜里喉咙痒,咳嗽了几嗓子,那也叫生病吗?

    “王后她没……”

    “没什么?”福公公讶异地问。

    乔薇笑了笑:“没有大碍,不过既然皇上担心,我便入宫瞧瞧吧!”

    关于昭明公主与夜罗王后的身世,乔薇与姬冥修没急着告诉皇帝,也没让夜罗人知道他们已经知道了姐妹二人身世的事,一切似乎与往常一样,乔薇表现得很平静。

    乔薇拎着医药箱进了长欢殿,在一众国师殿弟子的眼皮子底下,大大方方地地进入了夜罗王后的卧房。

    夜罗王后坐在窗边,神色有些不安。

    “王后,你怎么了?”乔薇关切地问。

    夜罗王后屏退了下人,将手腕递给了乔薇,乔薇看着手腕上一道浅浅的痕迹,眉心顿时一蹙:“怎么回事?”

    夜罗王后将偷跑出宫且被国师殿弟子遇上的事告诉了乔薇,这道伤口是回来的时候,翻墙翻得太急,挂了一下,没有出血,只是留了一道印子。

    乔薇没料到这个看似怯弱的王后发起狠来竟也能有如此彪悍的一面,那个倒霉的弟子,大概做梦都没料到自己会栽在一个弱女子的手上。

    乔薇看了看王后一筹莫展的神色,会意地问道:“王后担心国师知道之后会对你不利?”

    夜罗王后点点头:“我虽然把那个人绑住了,但我还是担心他会逃出来。”

    乔薇收拾好了箱子:“那还等什么?跟我走。”

    “去哪儿?”夜罗王后问。

    乔薇道:“去一个他的手伸不进来的地方。”

    夜罗王后犹豫:“可是……”

    乔薇正色道:“别可是了,先离开再说,其余的事,交给我。”

    俗话说的好,趁你病,要你命,现在虽是要不了国师的命,但斩断他对夜罗王后的控制,也算是废了他一条胳膊。

    乔薇拉着夜罗王后往外走。

    夜罗王后却挣脱了她的手,警惕地看着她。

    乔薇叹了口气:“你是冥修的姨母,我不会害你的。”

    夜罗王后就是一愣:“姨、姨母?”

    “国师大人!您好些啦?”

    门外,传来了巧玲打招呼的声音。

    乔薇再次抓住了她的手:“具体的我回头再跟你解释,先离开这个鬼地方!”

    二人出了屋子。

    国师打左边的廊下走来,乔薇拉着她往右侧的回廊一转,打后门出了长欢殿。

    不巧,有国师殿的弟子在后门外练剑,弟子看见了王后,上前拦住王后的去路:“请问王后去哪里?国师吩咐过,他养伤期间,王后不得随意乱走。”

    乔薇面不改色道:“国师已经痊愈了你不知道吗?就是他让王后出来的,我们要去见皇上,与他商讨释放古小姐与慕世子的事。”

    弟子狐疑地看了夜罗王后一眼,夜罗王后紧张地拽紧了帕子,弟子比了个手势:“王后,请。”

    二人不紧不慢地走着,待到拐弯后,乔薇二话不说地拉着夜罗王后飞奔了起来,国师很快就会发现王后不见了,他势必奏请皇帝封锁宫墙,届时,她们想走都走不掉了。

    就在二人即将抵达宫门口时,身后传来了国师殿弟子的声音:“我们王后不见了!请你们速速封锁城门!”

    该死!

    这么快就开始封锁城门了?

    这一次已经打草惊蛇了,下一次恐怕连王后的面都见不着了,难道注定逃不掉了吗?

    乔薇焦头烂额之际,一辆精致奢华的马车慢悠悠地驶了过来,乔薇隐隐觉得马车有些熟悉,却顾不得去想是哪个熟人的马车,拉着夜罗王后跳了上去!

    胤王看着两个衣着不凡的女人一前一后滚了进来,眉心紧紧地皱成了一团。

    “呼!”乔薇扒拉了一下鬓间的乱发,抬起头来,看见了胤王,“是你?”

    “前面的马车,停下!”

    是国师殿弟子的声音。

    胤王这才发现乔薇手上拉着的女人是夜罗的王后,这个女人,竟敢劫持夜罗王后,真是胆大包天!

    乔薇双手合十:“王爷,江湖救急!”

    胤王不屑道:“本王不救呢?”

    乔薇怒目而视:“不救我就……”

    “就怎样?”胤王不咸不淡地道。

    乔薇压下心头火气,挤出了一副委屈巴巴儿的小表情:“王爷……”

    那模样,真是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胤王恼怒地瞪了她一眼。

    乔薇一笑:“我当你答应了啊!”

    言罢,拉着夜罗王后往凳子上钻,却竟然没有拉动。

    她古怪地看向了夜罗王后,就见对方正愣愣地看着胤王,眼神里闪过无数的情绪。

    乔薇小声道:“喂,喂!”

    夜罗王后没有反应,怔怔地探出手,摸上了胤王的俊脸。

    ------题外话------

    投了月票的读者别忘记抢红包,只要是这个月投的票哪怕是月初的都可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