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358】一更

推荐阅读: 绝世娇宠:双面伊人   唐洛韩若冰全文免费阅读   都市少年医生   锦绣清宫:四爷,偏要宠   都市狂枭雄陈六   小说凌天辰桑语溪   皇后的自我修养   天才酷宝:总裁宠妻太强悍   星际宠婚:带着系统养萌宝  

    荀兰一觉睡到天大亮,睁开眼的一霎,她恍惚了片刻,随后唰的一下坐了起来!

    枕边的蒲扇吧嗒掉在了地板上,正在外院清洗衣裳的红梅听到动静,用晾晒在绳子上的棉布擦了擦手,来到房前,轻轻地叩了叩门道:“夫人,您醒了吗?”

    荀兰四下看了看,眸子里掠过一丝什么,睫羽颤抖了数下,说道:“醒了。”

    “那我进来了。”红梅推了门进入房中,唤了声夫人,从箱子里找出一套干净衣裳伺候荀兰换上。

    荀兰捏住了扣子:“我自己来。”

    红梅抽回手,笑了笑,问道:“夫人早饭想吃什么?是白粥还是面条?我方才去菜市口买了点肉,做饺子也成。”

    荀兰扣好了扣子,摸了摸略有些疼痛的胯部,俨然不明白这种痛感是怎么一回事:“我昨天晚上……”

    红梅愣愣地看着荀兰,等着她把话说完,荀兰却话锋一转:“没什么。”

    红梅讪讪道:“那我去做饺子?”

    荀兰点点头,红梅迈步往门口走去,即将跨过门槛时,忽然被荀兰叫住,荀兰道:“老爷昨晚歇在哪儿?”

    红梅转过身来答道:“歇在夫人屋里。”

    荀兰的眸光颤了颤。

    红梅看着她神色似乎不大对,伺候夫人这么久,她还没见过夫人脸上出现这种表情,不知道怎么形容,似乎是……惊慌?但这太奇怪了不是吗?夫人又什么可慌的呢?又不是第一次与老爷同寝了,难道还怕自己睡相不好被老爷给嫌弃了不成?

    红梅果断觉得自己想多了。

    荀兰的神色很快便恢复了平静,问红梅道:“老爷人呢?”

    红梅望了望门外道:“出去了。”

    荀兰的手指捏了捏扣子:“什么时候出去的?”

    红梅想了想,说道:“具体什么时辰奴婢不大清楚,那会子天还没亮,奴婢听到院子里的动静,以为是进了贼,跑出来一看才发现是老爷,老爷走了之后奴婢便没睡了,起来做了会儿事,天就亮了。”

    “他可有说去哪里了?”荀兰问。

    红梅摇头:“没有,奴婢没和老爷说上话。想来……老爷是去找几位族老,上姬家讨个公道了吧?”

    荀兰抚平了衣角上的褶皱,轻声道:“知道了,你退下吧。”

    红梅哦了一声,再次迈步往外走去,可刚走出屋子,又踅步折回了屋子,拍拍脑袋道:“瞧我这记性,险些把这事儿给忘了!”

    “什么事?”荀兰问。

    红梅从怀中拿出一封信来,递给荀兰道:“奴婢早上收拾庭院的时候在门口捡到了这封信,不知是谁从大门底下塞进来的,上面写着您亲启,要不是奴婢做洒扫,还发现不了呢。”

    荀兰看了一眼信封上数字的笔迹,神色就是一顿,拿过信封,拆到一半时对红梅说道:“你去做饺子,我想吃饺子。”

    红梅笑着点点头:“好!”

    待到厨房里传来叮叮咚咚的声音,荀兰才彻底拆开了信,折叠的信纸上,用力透纸背的字迹清晰地写着两行字:三生石庙,不见不散。

    “三生石庙……”荀兰抚摸着信纸上的字迹,露出了一抹少有的笑。

    红梅的动作很快,不一会儿便包好了二十个饺子,全都下到了已经煮沸的锅里,她又拿了两截葱去院子的水井边清洗,刚一出来便看见荀兰从屋子里走了过来。

    荀兰穿着一条素白束腰罗裙,宽袖如云,轻轻地垂在身侧,袖口卷了淡淡的金边,点睛一笔,让整个人都多了几分华丽的仙气,她略施粉黛,涂了一层薄薄的口脂,看上去没了近日的虚弱颓然,虽依旧依稀可见一丝病容,却多了几分说不出道不明的美丽。

    红梅伺候荀兰这么多日,头一次见她打扮得这么漂亮,发髻也不再是单一的螺髻,而是清丽的飞仙髻,簪了一朵海棠珠花,正是她经常会戴的那一朵,但从未有此刻这般明艳动人,像是……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

    红梅呆呆地看着荀兰从自己面前走了过去,太惊讶的缘故,她连荀兰去干什么的都忘记问了。

    ……

    三生石庙并不是一座真正意义的庙宇,只因一块三生石而得名,后不知哪位文人才子怜惜这块三生石,自发地在它身后建了一座庙堂,那之后,便不时有人前来祭拜,关于它的传闻有很多,但也不是谁都信,可这并不影响才子佳人在此处幽会,渐渐的,它的周围多了好些个景观别致的凉亭,荀兰要去的正是最东边的凉亭。

    连番燥热,外出的行人少了许多,连带着三生石庙的凉亭,都行人寥寥无几。

    荀兰不费吹灰之力地找到了自己所需要的凉亭,亭子四周盛放着娇艳的牡丹,微风吹过,花香阵阵,凉亭的顶上垂下流光溢彩的珠帘,透过珠帘的缝隙,隐约可见那道伟岸的身影。

    荀兰缓缓走上台阶,摸了摸冰凉的珠帘道:“你怎么会想到把我约到这里来?你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

    亭子内的人没有反应。

    荀兰垂眸,牵强一笑,低低地说道:“你把我约在这里,总该是有什么特殊的缘故,是不是你想通了,你决定带我走?”

    亭子内的人,身子微微怔了一下。

    荀兰挑开帘子,缓缓走到他的身后,鼓足勇气,伸出手,从背后轻轻地拥住了他:“冥修,我等了你好久……久到自己都差点坚持不下去了……你快带我走……走得远远的……再也不要回来……”

    他冷冷地拿开了她的手,冷冷地转过身来,荀兰定睛一看,脸色唰的变了。

    “很意外是吗?”姬尚青目光冰冷地看着她。

    她捏紧了手中的信纸。

    姬尚青的眸光落在被她揉成一团的信纸上,曾经的内阁大学士,又怎么会不懂模仿一个人的字?

    荀兰的脸渐渐褪去了血色。

    荀兰的打扮狠狠地刺痛了他的眼,女为悦己者容,原来往日里不是不爱打扮,是不屑打扮,姬尚青额角的青筋一根根暴了出来,眼底的红血丝也仿佛裂了开来,活了大半辈子,这大概是他最愤怒的一次,枉他满腹经纶,竟找不出一个合适的词来形容自己此时的狼狈,他疼宠了这么多年的女人,心里居然装着别的男人,而那个男人,还是他的……他的……

    他简直像吞了苍蝇一样恶心!

    荀兰花容失色地看着他,嘴唇张开又合上,合上又张开。

    姬尚青的拳头捏得咯咯作响,不知费了多大的劲才没让自己气得鼻歪嘴斜:“果然再怎么像,也永远不可能是昭明。从今往后,你与我再无瓜葛,姬家的大门,你休想再踏进一步!你好自为之!”

    荀兰抓住了他的手腕:“尚青!”

    姬尚青冷冰冰地拂去她的手!

    荀兰又改为抓住了他的宽袖。

    姬尚青看着她,寒气从脚底一路窜到头顶,他整颗心都凉透了,失望又愤怒地说道:“你还有什么可说的?说我误会了?还是说听你解释?那你倒是解释,我听着。”

    荀兰却哑然了。

    这种事,无论如何都是圆不过去的。

    “没话说了?”姬尚青气得一双眼睛都红透了,心口刺刺地疼痛,懊悔、愤怒、失望、恶心……无数的情绪交织在一起,像一张密密实实的大网,将他兜头兜脸地罩住,他连气都快要喘不过来!

    荀兰难过地看着他:“尚青……”

    姬尚青暴躁地打断她的话:“收起你的嘴脸!在姬家陵的时候,你说你没给我下毒,我信了;你说你想回姬家,我信了;你说你想再给我生个孩子,我也信了……但现在,我不会再信了,什么都不会了。”

    荀兰死死地抓住他的衣袖,眸光颤动:“尚青……”

    姬尚青不去看她的眼睛,将衣袖狠狠地抽了出来,大踏步地朝前走去,荀兰追了上来,可到底是比不过他这个大男人,身后传来荀兰的痛呼,似乎是摔了一跤,但姬尚青目光冷冷地往前走,一次也没有回头。

    ……

    青莲居与小雨轩之间有一扇新开的门,乔薇悄咪咪地推开了这扇门,探出一颗圆溜溜的脑袋,左看看,右瞅瞅,朝坐在桃树下纳鞋底的碧儿噗嗤了一声,碧儿听到动静,回过头来,古怪地看着自家夫人:“夫人你怎么了?干嘛这么鬼鬼祟祟的?”

    乔薇比了个噤声的手势。

    碧儿赶忙闭紧了嘴,将纳了一半的鞋底放进篮子,迈步走到乔薇跟前,小声道:“夫人你干嘛呀?”

    乔薇鬼鬼祟祟地问道:“冥修走了没?”

    碧儿道:“走了,送景云他们上学去了。”

    乔薇长长地松了口气,直起身来,大摇大摆地走进青莲居。

    碧儿一眼看见了她脖子上的痕迹,惊得啊了一声:“夫人!你这是怎么了?你昨天出去的时候还没有!”

    乔薇眨巴了一下眸子:“还是很明显吗?”

    这都过了一晚上了啊!

    昨天出去用的是给傅雪烟买吃食的借口,回来之后又说傅雪烟身体不适,需要留心观察一晚,本以为一晚上的功夫身上这些痕迹便消得差不多了,可怎么还是有呢?

    碧儿点头如捣蒜,明显极了,一眼就看出来了,长期收拾“战场”的碧儿而言对于这种暧昧的痕迹已经并不陌生了,这绝对不是蚊子咬的。

    乔薇进了屋,对着镜子一照,我去!荀兰是用咬的吧!

    再拉开了衣襟,惨不忍睹的一片,胸都好像被揉肿了!

    碧儿合上门,惊恐又八卦地问道:“夫人,你昨天晚上干嘛去了?为什么回来之后就睡在傅姑娘那儿了?你该不会是背着姑爷……红杏出墙了吧?”

    乔薇白了她一眼:“我找谁红杏出墙呢?谁有冥修这么好?”容貌好、身材好、器大活好!简直就是人间极品,有了他之后,再去看别的男人,都索然无味了。

    当然了,昨天晚上那个并不是男人,也幸亏不是男人,没那作案工具。

    想到昨晚的事,乔薇危险地眯了眯眼:“姬冥烨呢?”

    碧儿道:“二少爷还在睡。”

    乔薇去了他房里,将呼呼大睡的某人毫不客气地从床上拎了起来,教主大人打了个呵欠,迷迷糊糊道:“干嘛呀?”

    乔薇一把将他扔到了椅子上:“你还好意思睡?瞧瞧你都把我害成什么样了?!”

    教主大人懒洋洋地瞟了一眼,漫不经心地说道:“被蚊子咬了?”

    蚊……乔薇深吸一口气,将火气压回了心底,跟这种二货不能生气,因为你把自己气死了他都不知道你在气什么。

    咚咚咚。

    门外响起了叩门声。

    “是我,阿达尔。”

    乔薇道:“进来吧。”

    阿达尔进了屋。

    教主大人打个呵欠,去耳房洗漱。

    阿达尔是来叫自家教主起床的,既然已经起了,就没自己什么事了,他与乔薇打了个招呼,便转身往外走去。

    “阿达尔。”乔薇叫住了他。

    阿达尔顿住步子,规矩地行了一礼:“小卓玛。”

    乔薇听着耳房中咕噜咕噜的水声,狐疑地眯了眯眼:“我有个问题藏在心里很久了,一直都想问你,但又怕太唐突。”

    阿达尔礼貌地说道:“小卓玛有什么问题只管问,只要阿达尔知道的,一定全都告诉你。”

    乔薇蹙眉道:“他当初是怎么当上你们百鬼深渊的教主的?是不是他花钱给自己买的?”

    阿达尔郑重其事地说道:“当然不是,我们当年是经过了绝对严格又绝对公正的比试才选出教主的。”

    乔薇端起了茶杯:“那我能问问你们比的是什么吗?”

    “美。”

    “噗----”乔薇一口茶水喷了。

    ……

    教主大人洗漱完出来时,阿达尔端着两碗热气腾腾的皮蛋瘦肉粥进屋了:“我在岛上与驸马学了不少厨艺,驸马夸赞我进步很大,我特地煮了一锅最拿手的粥给你们尝尝。”

    他口中的驸马自然就是乔薇的亲爹乔峥了,乔峥的手艺乔薇是信得过的,但她信不过隐族人天生的黑暗料理体质,她狐疑地看了阿达尔一眼:“你确定我爹不是在安慰你?”

    阿达尔十分诚恳地说道:“真的,他与和卓都吃了好几碗。”

    乔薇在桌边坐了下来,与教主大人一人一碗,二人同时吃了一勺,咦?味道真的还不错!

    阿达尔忽然道:“哦,弄错了,这一碗是厨房熬的。”

    话落,一溜烟儿闪了出去,又一溜烟儿地闪了回来,手上多出了两碗黑乎乎的的粥。

    乔薇的喉头滑动了一下,放下勺子,一把站起身道:“我突然想起来我还有事!”

    教主大人:“我也是!”

    二人一前一后,麻溜儿地逃出去了。

    吃人家的粥要钱,吃阿达尔的粥要命,珍惜生命,远离阿达尔的厨艺!

    二人一口气跑到了二进门,站在门口,恰巧能看见绿荫遮蔽的花厅,二人忽然想起来今天是几位族老上门讨伐姬冥修的日子,这个时辰,族老们应该到了。

    二人交换了一个眼色,一脸淡漠地去了花厅。

    然而意料之外的是花厅中一个人影也没有,乔薇抓了个洒扫的小厮,问道:“族老们今天来了没有?”

    小厮道:“回少夫人的话,族老们不来了!”

    乔薇疑惑地问道:“怎么又不来了?”

    小厮道:“听说是老爷不让他们来了。”

    诶?公爹几时这么上道了?小后妈没给他吹枕旁风吗?随便吹一吹,把冥修搞下马,继承人的位子可就是鎏哥儿的了。

    还是说……小二货昨晚的那一声爹,把姬尚青的父爱又给唤醒了?

    总感觉发生什么不得了的事。

    心思转过,乔薇转身朝大门的方向走去。

    教主大人哎了一声:“你去哪儿?”

    乔薇没理他,让人备了辆马车,教主大人也大喇喇地坐了上来,乔薇古怪地看着他:“干嘛老跟着我?没断奶是吧?”

    教主大人好生噎了一把,目光在她胸前一扫而过,不屑地呵呵道:“荀兰的比你大。”

    马车抵达小宅子附近时,嘴欠的教主大人已经被揍趴在马车的地板上,鼻歪嘴斜,生无可恋……

    乔薇淡淡地下了马车。

    “夫人,是你回来了吗?”红梅打开了院门,看到的却是乔薇,她先是一怔,随即福身行了一礼,“少夫人。”

    “荀氏不在?”乔薇问。

    红梅道:“夫人出去了。”

    “老爷呢?”乔薇又问。

    红梅答道:“老爷也出去了。”

    乔薇狐疑地顿了顿:“一块儿出去的?”

    红梅摇头:“不是,老爷先出去的,老爷天没亮便出去了,夫人大概是巳时出的门。”

    说曹操,曹操到。

    荀兰神色狼狈地走进了院门,红梅赶忙迎上去,看着她摇摇欲坠的样子,探出手来扶住了她胳膊:“夫人你方才去哪儿了?你的脸色怎么这么差,是不是中暑了?”

    中暑?乔薇似是而非地看了荀兰一眼,打扮得这么漂亮,怕是去私会什么人了吧?可瞧那副霜打茄子的样子,多半是碰钉子了。

    荀兰注意到院子里还有人,抬眸朝乔薇看了过来,恰巧乔薇也在看她,四目相对的一霎,乔薇莞尔地笑了一下。

    荀兰推开了红梅的手,一扫先前的狼狈,又恢复了云卷云舒的姿态,仿若跌落凡尘的仙女,一颦一笑都美得不可方物。

    可惜乔薇脑海中闪过的是她昨晚“饿狼捕食”的画面,噗嗤一声笑了。

    “你笑什么?”荀兰问。

    “没什么。”乔薇压下唇角,走到她的身边,与她并肩而立,扫了扫二人的胸部,确定自己的尺寸比她的惊人,满意地笑了。

    荀兰淡淡地看着乔薇。

    乔薇莞尔道:“我是来找老爷的,他让族老们不要去找冥修的麻烦了,我就想问问他是不是想通了,愿意撇下你与我们一起回去了。”

    荀兰的眸光动了动,虽只是很短的一瞬,但被乔薇眼尖儿地看见了,乔薇凑近她,细细地打量着她的脸道:“该不会……你们闹掰了吧?”

    荀兰不理乔薇,举步进了屋。

    乔薇勾了勾唇角:“还真闹掰了。”

    红梅一头雾水,少夫人在说什么啊?什么闹掰了?老爷与夫人昨晚都还好好的呀……

    乔薇心情大好地上了马车,族老们忽然被姬尚青阻止的事,再结合荀兰的样子,她已经能够确定姬尚青与荀兰闹掰了,至于怎么闹掰的她不清楚,但闹掰的原因只能有一个:那就是姬尚青知道了荀兰的秘密。

    闹了一晚上,把自己都差点搭了进去,以为是白费力气了,没想到他还是知道了,真好奇他是怎么知道的。

    乔薇一屁股坐在了马车上:“起来,你爹知道荀兰和你哥的事!”

    教主大人果断爬起来,不再装死了:“我的蛊虫管用了?”

    乔薇一巴掌拍上他脑袋:“还敢提蛊虫?又想挨揍是不是?”

    教主大人脑浆都被快被拍散了,他自打来了中原就变得越来越笨了,谁说不是被母夜叉拍的?!

    姬尚青毕竟不是姬霜,他可以去用尽全力维护一个人,但他不会为了任何人放弃自己的自尊,从知道真相的这一刻起,荀兰就算是彻底失去这座靠山了。

    虽说这个秘密讲出来了可能会有些尴尬,但长痛不如短痛,总比一辈子让人蒙在鼓里的强。

    乔薇心情不错地回了府,意外的是,姬尚青竟然还没有回来,乔薇即刻派人去找,把姬尚青可能落脚的地方全都找了一遍,也没有任何消息。

    ------题外话------

    【有奖问答】:姬尚青去哪儿了?

    a:浪迹天涯

    b:出家

    c:自杀

    d:其它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