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334】一更

推荐阅读: 绝世娇宠:双面伊人   唐洛韩若冰全文免费阅读   都市少年医生   锦绣清宫:四爷,偏要宠   都市狂枭雄陈六   小说凌天辰桑语溪   皇后的自我修养   天才酷宝:总裁宠妻太强悍   星际宠婚:带着系统养萌宝  

    傅雪烟冷冷地瞪了教主大人一眼,教主大人赶忙去搀她,她拂去他的手,自己站了起来。

    教主大人又去帮她挪椅子,她低喝:“坐下!”

    教主大人乖乖地坐下了。

    傅雪烟自己拉了椅子坐下,深吸几口气,将火气压了下去。

    店小二拎了一壶热茶过来,笑吟吟地看着二人道:“这是今年新出的龙井,皇上也是喝的这种,客官先喝点茶,菜马上就上来了。”

    教主大人想起这一路傅雪烟都不喝茶,于是道:“她不喝龙井,你换一杯热水来。”

    “啊?”店小二愣住。

    教主大人没好气地道:“聋了吗?不要茶叶!”

    罢了罢了,客人要给酒楼省钱,他还有拦着的道理?

    店小二将龙井茶撤下了,换上了一壶温水。

    教主大人倒了两杯茶,一杯给了自己,另一杯……还是给了自己。

    碧儿说过:“和她吃饭时,要主动为她试毒。”

    这次教主大人总算是没有忘记,而且教主大人在碧儿原话基础上增加了自己的理解,在他看来,毒不仅可以下在饭菜和茶水里,还可以下在器皿里,所以他要连同她的碗筷茶杯一块儿试了。

    当教主大人将喝过的杯子放到傅雪烟面前,并冲她邀功似的一笑时,傅雪烟的脸已经黑成炭了……

    教主大人还要去试她的筷子,被傅雪烟反拧住胳膊,一把摁在了桌上,傅雪烟冷冷地说道:“我最讨厌和人共用东西,再动我碗筷,我杀了你!”

    ……

    一顿饭吃完,教主大人都快被她身上的冷意冻成小冰棍儿了,不就是喝了她杯子吗?至于么?好像更亲密的事没有做过似的!明明还是她主动的呢!

    望着傅雪烟走上马车的背影,教主大人阴测测地眯了眯眼:“这招不管用,爷还有下招,你给爷等着,保证让你扑进爷的怀里哭爹喊娘!”

    教主大人也上了马车。

    “去书斋,我买几本书。”傅雪烟对车夫道。

    车夫应了声是,一鞭子打在骏马的身上,车轱辘转动了起来。

    教主大人挑开车帘,不停地往外张望,一边张望还一边偷笑。

    傅雪烟淡淡睨了他一眼,开始闭目养神。

    教主大人忽然挑开前边儿的帘子,指了指右手边的巷子道:“老杨,走那条路!”

    车夫一愣:“二少爷,那条路不好走。”

    巷子哪儿有大道开阔?一辆马车堪堪能过,可若在再来一辆,就得堵住了,而且还远,七弯八绕的,得多走小半个时辰呢。

    教主大人一本正经道:“我恰巧要去巷子里买点东西,你就走那里!实在不行,等我买完了你再出来!”

    “那巷子里有东西卖吗?”他赶车这么久他怎么没听说呀?

    教主大人道:“我说有就有,你那么多废话做什么?快去!”

    “是!”车夫赶紧勒紧缰绳,调转了方向,驾车驶入了巷子。

    在京城,有许多大大小小的巷子,有的巷子繁华络绎,有的巷子冷冷清清,这一条俨然属于后者,车夫东瞅西瞅,实在没看到哪儿有卖东西的,就在车夫百思不得其解之际,几个蒙面壮汉手持大刀从一间小破院儿里冲了出来,凶神恶煞地挡住了几人的去路。

    车夫吓得一把勒紧了缰绳,两匹骏马的前蹄高高扬起,发出了不满的嘶叫声。

    傅雪烟仿佛没有听见外头的动静,依旧是闭目养神。

    教主大人演得十分投入,大义凛然地挡在了她身前:“你别动,在车里等我!我去解决他们!”

    傅雪烟眼皮子都没抬一下。

    教主大人跳下了马车,大喝一声:“来者何人?”

    蒙面大汉们齐齐往后跳了跳,满眼夸张的惊吓,不愧是五两银子的演技。

    瘦瘦的大汉操着一口抑扬顿挫的京剧腔调道:“大哥!此人气场好生强大!一看就是武林高手!”

    车夫的嘴角抽了抽。

    魁梧的大汉也操着一口夸张的戏剧腔,字正腔圆地说道:“二弟莫怕,你我二人联手对他,如何会能拿他不下?”

    第三个大汉道:“大哥,二哥,还是小弟去也!”

    说着,提着明晃晃的大刀朝教主大人砍了过来,他“当然”不是教主大人的对手,他的刀以瞎子也能看得见的速度落在了教主大人的头顶,教主大人准确无语地扣住了他的手腕,轻轻一折,他发出了凄厉的惨叫,松开手,大刀掉在地上,他又改为出掌迎击,教主大人豪不闪躲地打出了一掌,两掌相对,他被毫无悬念的震飞,飞到墙壁上,又跌在地上,吐出一口“血”来!

    居然还准备了五文钱道具,可以说是业界良心了!

    教主大人成功地解决了第一个。

    这一次的失败,似乎让剩余的二人受到了不小的惊吓,二人齐齐愣了一下,就是这么一愣神的功夫,教主大人闪身到了二人身前,老二反应了过来,举起大刀,看向教主大人,教主大人空手接白刃,夹住了他的大刀,抬起一脚,踹上了他的肚子!

    老二也被踹翻在了地上。

    只剩老大了,老大必须是最难对付的一个,教主大人朝他发出了三次猛烈的攻击,全都被巧妙地化险为夷,教主大人于是运足了全身的“内力”,打出致命一掌!

    老大被打飞了,三人连滚带爬地跑掉了,消失前,老大还不忘补上一句:“小子你给我等着,我这就叫弟兄来!”

    教主大人不屑地掸了掸宽袖:“就你们这种三脚猫的功夫,来多少本座就灭多少!”

    话落,潇洒地转过身,优哉游哉地朝马车走去。

    哪知还没走两步,一伙儿凶神恶煞的男人迎面走了过来,这次的人没蒙着脸了,一个个身材魁梧,威武雄壮,尤其领头的男人,长着一副络腮胡,眼神凶悍,面目狰狞,教主大人这个给了钱的人都差点被对方的气势震慑到。

    教主大人阴测测地勾起唇角:“来得真快呀,也好,省得本座浪费时间等了,看招!”

    教主大人冲上前,一拳打在了“络腮胡”肥壮的的肚子上。

    “络腮胡”没有反应。

    教主大人眉心一蹙,冲他使了个眼色,倒啊!

    “络腮胡”看看教主大人,又看看教主大人的拳头,沉沉地嗯了一声,像头被激怒的斗牛,肚子一挺,将教主大人震飞了,教主大人的脑袋撞在了墙壁上,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络腮胡”拔出了弯刀,朝着教主大人的脑袋毫不留情地砍了过去,说时迟那时快,一道白绫自马车内飞了出来,缠住了“络腮胡”的刀柄,白绫的主人狠狠一拽,将弯刀从“络腮胡”的手中夺了过来。

    “络腮胡”的眸光冷了冷,朝身后众人打了个手势,用陌生的语言说了什么,众人蜂拥而上。

    车夫吓得动都不敢动了。

    七八道白绫自马车内飞了过来,每一道都带着强悍的内力,缠住了几人的脖子,只听得接连几声咔咔声,几人全都被扭断了脖子,倒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

    “络腮胡”怒了,拔出了短靴中的匕首,朝着马车一飞而起,可不待他发出的攻击,白绫便缠住了他的腰身,将他狠狠地拽向了马车。

    他撞在了车身上。

    一只素手自车窗内探了出来,掐住他脖子,冰冷得毫无温度的手,除开那层皮肉,就像一具自地狱走来的骷髅。

    “络腮胡”的眸子里瞬间闪过了一丝恐惧。

    傅雪烟冷冷地看着他:“就凭你们也想抓我回去,太不自量力了,回去告诉世子,派个厉害些的过来。”

    言罢,单指一点,废去了他的丹田。

    车夫早被这一幕吓得说不出话来了,傅姑娘总是弱柳扶风的样子,他还以为她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个弱质女流呢,没想到武功这么好,那二少爷是怎么在她面前一次又一次地作死,然后还没被她一巴掌拍死的?

    傅雪烟挑开车帘,缓缓地走下马车,走到教主大人晕倒的墙边,弯身将他抱了起来。

    车夫回过了神,快步走过去,伸出手:“我我我我……我来吧!”

    傅雪烟淡淡地看了他一眼,车夫的心咯噔一下,乖乖地让了道,傅雪烟抱着教主大人上了马车:“回府。”

    “是!”

    ……

    这边,傅雪烟与教主大人打道回府,另一边,乔薇却接到一则口谕,不得不坐车出府。

    乔薇坐的是宫里的马车,进入皇宫时,没有侍卫胆敢阻拦,又走了一段,临近承乾门了福公公才让马车停下。

    福公公亲自为乔薇打了车帘,伸手去扶她,乔薇微微一笑,兀自跳了下来。

    福公公笑道:“丞相夫人真是好身手。”

    乔薇笑道:“没规没矩的,让公公笑话了。”

    “夫人言重了。”福公公笑着扬了扬拂尘,“夫人这边请。”

    乔薇点点头,随福公公一道进了皇帝的御书房。

    他们奉旨南下,没有完成任务便回到了京城,不怪皇帝要找他们了。

    “皇上,丞相夫人到了。”福公公在御书房外,恭敬地禀报。

    “让她进来。”

    福公公对乔薇比了个手势:“夫人,请。”

    “多谢公公。”乔薇略一颔首,迈步进了御书房。

    皇帝正在批阅奏折,桌上的奏折堆积如山,已经批阅的只占据其中一小半,乔薇进屋后皇帝并没有立刻看她,而是将手中的那份奏折细细批改完,才抬眸朝她看了过来。

    乔薇今日穿的是一件红白相间的束腰罗裙,窄袖、窄腰、立领,看上去十分干练利落,然而皇帝看的不是这个。

    皇帝屏退了宫人,对乔薇道:“诰命夫人的衣裳没给你送去?”

    乔薇微微一笑:“要穿诰命服吗?抱歉,冥修不在,我不是十分清楚觐见皇上的规矩。”

    皇帝道:“无妨,朕只是随口问问,朕听说,你打败素心宗的长老了,朕还没来得及恭喜你。”

    乔薇笑道:“江湖之事罢了,还劳烦皇上惦记,实在是让我过意不去。”

    皇帝约莫是了解素心宗的规矩,永不参与朝堂之争,不能为自己所用,道了句恭喜便没再揪着素心宗不放了:“朕这次找你,你可知是为了何事?”

    “是为了我们提前返京一事?”乔薇问。

    皇帝道:“没错,朕当初让你们南下,明面上是治水,实则是剿灭夜罗的余孽,朕给了你们半年时间,你们三个月便回来了,别告诉朕,夜罗人都已经杀光了。”

    乔薇正色道:“回皇上的话,夜罗人没有杀光,只不过我们在素心宗找寻了那么久,并没有发现任何与夜罗有关的地方,我们大胆猜测,夜罗的据点并不在南部。”

    皇帝困惑道:“不在南部?冥修当初不是说昭明的死与素心宗有关吗?”

    乔薇叹了口气:“实不相瞒,素心宗内有夜罗的奸细,但是素心宗并没有变成夜罗的第二个据点。”

    皇帝蹙了蹙眉:“那几个夜罗的奸细,可招供了一些什么?”

    乔薇就道:“他们知道的不多,主要线索还是在秦冰宇这边,前日,秦冰宇已经同意松口,冥修正在去找取证的路上。”

    皇帝看了乔薇一眼:“你们时间不多了。”

    “我知道。”乔薇露出了十分凝重的神色,“我们会努力的。”

    皇帝点点头:“我听说你从素心宗带回一个师妹?她是什么人?”

    乔薇早料到皇帝会这么问,按照早已编好的台词道:“回皇上的话,她是大长老的弟子,这次去素心宗,承蒙她照顾,我便邀请她来京城游玩了。”

    皇帝若有所思道:“大长老的弟子?出身如何?”

    乔薇没料到皇帝居然会过问傅雪烟的身世,眼神闪了闪,说道:“她……是南楚神将府的表亲。”

    抱歉了沐小将军,先拿你们家当个挡箭牌。

    皇帝一脸顿悟:“原来是神将府的人,我听说你与沐小将军交情不错,难怪她会照顾你了。”

    乔薇莞尔。

    “她可曾婚配?”皇帝又道。

    乔薇呛到了,皇上您想干嘛?

    皇帝呢喃:“朕的小九还未娶妻……”

    小九?李钰?皇上啊皇上,您就别乱点鸳鸯谱了,李钰与多罗明珠早就看对眼了,您还是直接下旨赐婚吧!

    “皇上,她毕竟是南楚人,她的亲事,我不好过问。”

    皇帝道:“你不是她的宗主吗?你给她指一门婚事,没什么大不了吧?”

    乔薇故作为难道:“沐小将军最宝贝这个表妹了,我要是不经他同意把他表妹许了出去,他知道了一定会杀了我的!”

    皇帝哈哈哈哈地笑了:“你也有怕的人?”

    乔薇皮笑肉不笑。

    皇帝笑够了,拍了拍椅子:“罢了,朕只是随口一问,你不同意就当朕没有提过。”

    乔薇客气地说道:“皇上,夜罗那边,我们已经在想办法了,您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告退了?”

    皇帝抬手:“你去吧,此番南下辛苦了,去宝库挑几样喜欢的东西。”

    乔薇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多谢皇上!”

    出御书房后,她长长地松了口气,和皇帝打交道真不是个轻松活儿,表面对你笑得春风和煦,与家中长辈无异,但若是当真拿他当了家中长辈,怎么被他玩儿死的都不知道。

    乔薇理了理袖口,随福公公去了宝库。

    落梅院,老夫人正在树荫下纳凉,忽然丫鬟禀报,周妈妈求见。

    姬老夫人点了点头,周妈妈神色匆匆地走了过来:“老夫人,您快去看看夫人吧,她不舒服了!”

    “她怎么不舒服了?”姬老夫人问。

    周妈妈道:“早上起来,便觉着肚子难受,起先以为是吃坏了肚子,跑了几趟茅房后不见好转,这会子,不仅腹痛,头也开始痛了!”

    姬老夫人着急她腹中那块肉:“那还等什么?快去叫小薇呀!她是大夫!”

    荣妈妈凑近姬老夫人道:“少夫人刚刚被皇上召进宫了。”

    姬老夫人道:“那……那快去灵芝堂请曾大夫!”

    荣妈妈赶忙吩咐人去了,曾大夫来得很快,下了马车,拎着医药箱便往梨花院而去,曾大夫给荀兰把了脉,从脉象上看并未任何不妥,脸色倒是略有些苍白,可能是疼痛所致,但也可能是中暑。

    曾大夫给开了些安胎药,周妈妈跑去灵芝堂抓了药,拿回来熬给荀兰喝了,但荀兰喝下后,非但没有好转,反而昏昏欲睡了起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