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 章节目录 【300】神勇三小只,暴打秦姑爷

章节目录 【300】神勇三小只,暴打秦姑爷

推荐阅读: 绝世娇宠:双面伊人   唐洛韩若冰全文免费阅读   都市少年医生   锦绣清宫:四爷,偏要宠   都市狂枭雄陈六   小说凌天辰桑语溪   皇后的自我修养   天才酷宝:总裁宠妻太强悍   星际宠婚:带着系统养萌宝  

    秦姑爷只感觉耳畔风声一啸,心口不自觉地升起一股警惕,扭头朝身后望去,哪知只侧了半张脸,就被一口黑乎乎的小铁锅嘭的一声拍飞了!

    秦姑爷的身子像断了线的风筝,在半空摇摇欲坠了一番,一口气跌进花丛。

    珠儿稳稳地落在了地上,吹了吹自己涂了豆蔻的指甲,又抡起小铁锅,朝花丛里的秦姑爷拍了过去!

    秦姑爷怎么也没料到半路会杀出一个程咬金,这一块是府里难得的清静之地,平时鲜少会有下人走动,也正因为如此,姬婉才会偶尔带着乔薇与弟弟前来这边赏景,这样的地方,连个丫鬟都没有,又怎么会凭空多出了一个武林高手?

    他打算站起身来,看看究竟是谁偷袭了自己,谁料刚抬起个脑袋,又被珠儿的小铁锅狠狠地拍了下去!

    姬婉吸了口凉气,她都替他疼!

    珠儿自打吃了两生果之后,已经不是普通的小猴猴,而是一只小超猴了哟!力气大大哒,身手棒棒哒!

    珠儿又抡起了小铁锅,准备对秦姑爷发动第三次攻击,然而就在这时,接连两次被打趴的秦姑爷忽然抬手扣住了珠儿的铁锅,随后用力一拽,将铁锅拽了起来,珠儿挂在铁锅上,睁大一双眼看着秦姑爷。

    秦姑爷也看着珠儿,差点就吐了血。

    说好的武林高手呢?怎么是只猴儿……

    珠儿吐了吐舌头。

    秦姑爷目光沉沉地看向她,突然,珠儿反手一摸,又从背后摸出一口小铁锅,嘭的的一声砸在秦姑爷的脑袋上!

    秦姑爷的脑袋上以看得见的速度肿起了第三个大包,珠儿跳下地,呼哧呼哧往前跑,秦姑爷彻底被激怒了,随手掐了一片叶子,运足内力,狠狠地射了出去。

    叶子将珠儿的小铁锅射出了一个大洞。

    珠儿猴毛一炸!跑得更快了!

    秦姑爷又掐了无数的叶子,朝珠儿攻击过去。

    珠儿窜上一颗大树,叶片如刀,铮铮铮铮地钉在了树干上。

    嘎吱----

    树干断了。

    珠儿飞起一跳,抓住了一根枝条,顺着枝条一蹦,就要蹦在地上,却怎知此时秦姑爷身形一闪,如鬼魅一般出现在了树下,珠儿就那么直直蹦进了他的怀里。

    他掐住了珠儿的脖子,冷冷地说道:“小东西,你还挺……”

    话未说完,身侧一道白光闪来,他眉心一跳,不待他做出反应,便见一只小利爪狠狠地挠上了他的手背,手背上迅速浮现了三道血痕,血珠子滚了出来,他吃痛,手劲儿一松,小猴儿掉在了地上。

    敢欺负宝宝的小兽友,真是太欠揍了!

    小白朝秦姑爷的胸口挠了过去,秦姑爷迅速地躲避,即便如此,仍是被抓出了几道血痕。

    秦姑爷低头看了看渗血的衣衫,眸光渐渐变得冰冷,亮出大掌,毫不留情地抓向了小白。

    小白跐溜一窜,从他掌下窜出,又飞起一跳,挠上了他的脖子。

    秦姑爷的脖子也被挠伤了,怒不可遏,运内力于掌,朝着小白狠狠地拍了下去!

    这一掌若是打中了,别说小白是血肉之躯,便是铜墙铁壁也该被拍成肉泥了。

    然而就在他出手的一瞬,大白咆哮一声,迎面扑了过来,将他直直扑倒在地上。

    大白已经不是当初那只被人追得东躲西藏的傻大白了,它长了几个月,个子长了一圈,在务工捞油水偷吃了无数的两生果后,力量也突飞猛进,如果换成人,约莫可以等于一个塞纳鹰。

    塞纳鹰这个级别的高手,可不是随随便便什么人都能对付的。

    秦姑爷被大白压得死死的,目光如炬地看着大白,大白则凶残地看着他,眼底毫无惧意。

    珠儿蹦了过来,抡起小黑手,对着秦姑爷的脸,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待到巡逻的护卫听到动静,闻声赶来时,秦姑爷已经被打成猪头了。

    三小只特别乖巧地蹲在姬婉身边,一副绝不是我干的的样子。

    护卫目瞪口呆,看了看秦姑爷,又看向姬婉与三小只,珠儿十分心机地将小铁锅塞到了姬婉的手上!

    姬婉:“……”

    护卫张了张嘴:“大小姐,这……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姑爷怎么成了这副样子?”

    姬婉没回答他的话,而是严肃着脸道:“你去找两个人来,把他抬去落梅院!”

    说的是他,不是姑爷,护卫当即一愣。

    姬婉低叱道:“没听见我的话吗?”

    护卫回神,拱手行了一礼:“听见了,属下这就去!”

    护卫找来了同伴与一个担架,将秦姑爷放在了担架上,朝落梅院走去,与姬婉擦肩而过时,秦姑爷颤颤巍巍地抓住了姬婉的手。

    姬婉的汗毛就是一竖!

    秦姑爷虚弱道:“你要是敢乱……”

    啪!

    被姬婉一铁锅闷晕了!

    姬婉恶寒地抽回手,捂住肚子,去了落梅院。

    这会子正是午休的时辰,老太太在歇晌,姬婉本不想吵她,可事关重大,仍是让荣妈妈去叫了。

    随后,姬婉又让人去灵芝堂把曾大夫请了过来,曾大夫来得很快,给姬婉诊治了一番,道:“林夫人只是受了点惊吓,并无大碍。”

    天大地大,不如肚子里的这块肉大。

    姬婉道:“可我方才肚子痛了。”

    曾大夫说道:“惊吓所致,脉象是极好的,林夫人若实在不放心,我也可以给你开个安胎的方子。”

    姬婉想了想:“你开吧!”

    “好。”

    曾大夫给开了方子,冬梅拿上方子,随曾大夫去了一趟灵芝堂。

    等老太太的功夫,姬婉把府里近期发生的事挨个打听了一遍,才知道府里竟出了这样的大事,那个秦娇不是秦姑爷的妹妹,而是秦姑爷的女人!

    怪道她第一次见秦娇时,便觉着不大对劲,秦娇与姑姑的相处也处处透着古怪,可怜姑姑对这个男人掏心掏肺,到头来,却落得个被人背叛的下场。

    真是画虎画骨难画皮,知人知面不知心。

    落梅院的下人全都看见了躺在院子里的秦姑爷,一个个面面相觑,却又不敢出声询问。

    又过了约莫半盏茶的功夫,姬老夫人被荣妈妈搀扶着走出来了,看见姬婉,眸光就是一沉:“你又胡闹!上回你婆婆就派人把你捉回去了,你怎么又上娘家了?!”

    姬婉适才在秦姑爷那儿动了气,这会子心里还窝着一点儿火,姬老夫人的责备若在平时没什么,眼下却有些戳到她的反骨,她淡道:“我回趟娘家怎么了?还不许回了?”

    姬老夫人坐在了官帽椅上。

    有丫鬟奉了茶,荣妈妈端过茶杯,搁在姬老夫人手边的黄梨木四方小桌上,笑道:“瞧大小姐说的,怎么会不许你回呢?老太太呀巴不得你天天都回!可这不是怀了身子吗?恐你动了胎气。”

    姬婉就道:“我今儿倒是真的险些动了胎气。”

    姬老夫人面色一变:“那还不快叫大夫瞧瞧?”

    姬婉侧了侧身子,面向老夫人道:“已经瞧过了。”

    “你这么着急把我叫起来,说是有急事,什么急事?”

    姬婉望向门口道:“把人抬进来!”

    护卫与他的同伴将担架抬了进来,担架上躺着一个面目全非的男人,看脸是认不出什么了,但那身衣裳……分明是秦姑爷的!

    姬老夫人愣了愣,昨儿尚青与老二确实将姑爷揍了一顿,可没这么严重啊……怎么几个时辰的功夫,整张脸都肿成了猪头?

    “怎么了这是?”姬老夫人纳闷地看向姬婉。

    姬婉摆了摆手:“你们先退下。”

    “是。”两名护卫退下了。

    姬婉坐到了姬老夫人身侧,抱住姬老夫人的胳膊,犹豫了一下,说道:“祖母,姑父他不是好人。”

    姬老夫人怔了怔:“你都知道了?”

    “我都知道什么?”姬婉反问。

    姬老夫人就道:“你姑父与……那什么娇的事?”

    姬婉蹙眉:“那个我刚刚已经知道了,但是我要与您说的是另外一件事。”

    姬老夫人鲜少在姬婉的脸上看到如此郑重的表情,当下也不由得正了正神色:“到底怎么了?你跟祖母还吞吞吐吐的?有什么不能说吗?”

    姬婉哀叹一声:“不是我不能说,是怕我说了你们不会信。”

    姬老夫人着急道:“你快说吧。”

    姬婉把心一横,道:“姑父他想杀我!”

    “谁想杀你了?”

    姬霜从门口走了进来,看了伤得不轻的秦姑爷,眉头一皱,想说什么却最终什么也没说。

    “姑姑。”姬婉淡淡地打了招呼,不管怎样,自己要告发的都是姑姑的丈夫,姑姑突然出现在这里,她心里多少有些复杂。

    姬霜在姬老夫人的另一侧坐下,淡淡笑道:“婉婉怎么又回了?挺着个肚子来回跑不累吗?”

    “不累。”姬婉道。

    姬霜淡淡地笑了笑,眸光四下一扫,说道:“我方才进门的时候,婉婉你在说什么来着?”

    姬婉顿了一小会儿,看向姬霜,眼神没有丝毫闪躲:“姑父要杀我。”

    姬霜不可思议地一笑:“你说什么?你姑父要杀你?你没弄错吧?你姑父他连只蚂蚁都舍不得踩死,会跑去杀你?”

    姬婉一万个没料到姑姑会是这种反应,不是已经背叛姑姑了吗?怎么姑姑嘴上说着不和他过了,心里却又还是这么向着他?简直不可理喻!

    姬婉一针见血地说道:“姑父从前还连通房丫鬟都不碰呢,怎么在外养了个女人?”

    姬霜的脸色陡然沉了下来。

    眼看着姑侄二人就要吵起来,姬老夫人打了个圆场:“你们两个一人少说一句,事情究竟是什么样的,会查清楚的!”

    姬霜倨傲地说道:“我知道他混蛋,他背着我在外沾花惹草,还一而再再而三地欺骗我,但我不绝相信他会杀人。”

    姬婉冷哼着撇过脸,望向担架上的秦姑爷,不悦地说道:“他没想杀我,难道我吃饱了撑着,跑来诬告他?他又没得罪我,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姬霜噎了一把,睫羽颤了颤,捏着帕子道:“谁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姬婉瞪了她一眼:“我懒得和你扯!荣妈妈!”

    荣妈妈走上前:“大小姐有什么吩咐?”

    姬婉正色道:“你去把我父亲叫来,二叔二婶也叫来,我今天,就要当着全家的面揭穿这个混蛋的真面目!”

    姬霜眸光一冷:“你骂谁混蛋?”

    姬婉毫不客气道:“我骂秦冰宇混蛋,怎么了?”

    “你……”姬霜气得抬起了巴掌。

    姬婉冷冷地看着她:“怎么,你还想打我?”

    姬老夫人沉下脸道:“霜儿!给我坐下!”

    姬霜坐了下来,看着担架上奄奄一息的男人,这个男人背叛了他,她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她也恨不得这辈子再也不要见到他,可是看见他这样躺在担架上,她这心里……又有些不是滋味。

    姬婉同情地看了自家姑姑一眼,老实说,从小到大,她与姑姑的关系都算不上好,姑姑争强好胜,她也不甘示弱,偏偏她事事压了姑姑一头,爷爷在世时,姑姑是全家的掌上明珠,她出世后,掌上明珠变成了她,她理解姑姑心里的落差,所以并不曾真的与姑姑红过脸。

    但这一回,她实在忍不住要骂骂这个姑姑了。

    这个男人背着她做尽坏事,她居然还能……替他“求情”?

    姬婉道:“姑姑,我劝你不要再执迷不悟了。”

    姬霜自嘲地笑了笑:“不愧是你娘的亲生女儿,连讲的话都一模一样。”

    姬婉道:“我娘原来也对姑姑说过这番话吗?姑姑有没有后悔当初没听我娘的话?毕竟当初若是听了,现在就没这么多麻烦了。”

    姬霜嘴角抽了抽,撇过脸去,不理姬婉了。

    一刻钟的功夫,姬尚青与姬盛两口子都从各自的院子赶来了,看着地上的秦冰宇,姬尚青与姬盛齐齐一愣,他们昨晚下手这么狠的吗?都把人打成猪头了……

    三人落座。

    姬老夫人屏退了下人,只留荣妈妈在屋里伺候。

    姬尚青看着昨天才被婆家抓走的女儿,眉头一皱:“你怎么又来了?”

    姬婉气了个倒仰!

    “娘,你把我们这么着急地叫来,是有什么事啊?”李氏问。

    姬老夫人为难地按了按太阳穴:“婉婉说,姑爷要杀她。”

    “什么?”李氏一怔,姬尚青与姬盛也不约而同地一怔。

    李氏看向姬婉道:“婉婉,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姬婉冷声道:“他挟持我去了池塘边,差点把我推下水,这要是误会,那我这脑子白长了!”

    姬霜噎住。

    姬尚青皱眉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姬婉想起方才的死里逃生,心头泛上一丝委屈:“他说我知道的太多了。”

    姬尚青心疼地看了女儿一眼:“你知道什么了?”

    “我知道……”

    姬婉刚刚开口,担架上的秦姑爷悠悠转醒了,他一睁眼,便是一阵剧烈的咳嗽。

    姬霜心一揪,本能地站了起来!

    姬尚青一记冰冷的眸光打了过去,姬霜扶着椅子坐下了。

    秦姑爷虚弱地转了转脑袋,用小得几乎不能听见的声音道:“婉婉……婉婉你没事吧……”

    众人诧异地看向他。

    秦姑爷挣扎着翻了个身,用一种极为艰难的姿势,抬头看向座上的姬婉:“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姬婉怒斥道:“你别假惺惺了,你方才要杀我,我已经告诉家里了!”

    秦姑爷一脸困惑:“我……杀你?婉婉你误会了……”

    姬婉冷声道:“你在河边,差点把我推下水!不是小白它们赶到,我现在已经在池塘里淹死了!”

    秦姑爷难过地说道:“我没有推你啊……是你自己要跳河……我把你拉住……”

    姬婉眸光一冷:“你胡说!我怎么可能会跳河?明明是你推我!你把我从青莲居挟持出来!你还说我知道的太多了!你要灭我的口!”

    秦姑爷:“婉婉……”

    姬婉激动地打断他的话:“我小时候在灵堂听见的声音就是你的!我弟弟没死……他在棺材里哭……你和我说……他没哭!是你!就是你!是你害了我弟弟!”

    众人唰的看向了秦姑爷!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