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 章节目录 【271】医治冥修,返回大梁

章节目录 【271】医治冥修,返回大梁

推荐阅读: 绝世娇宠:双面伊人   唐洛韩若冰全文免费阅读   都市少年医生   锦绣清宫:四爷,偏要宠   都市狂枭雄陈六   小说凌天辰桑语溪   皇后的自我修养   天才酷宝:总裁宠妻太强悍   星际宠婚:带着系统养萌宝  

    乔薇与姬冥修忙完手头的事回贺兰堡时已是第三日的傍晚,望舒与景云十分开心地向爹娘炫耀了自己的礼物,教主大人幽怨地扯着盆栽里的花瓣,脸都黑成了炭。

    一家人开开心心(教主大人幽怨伤心)地吃了晚饭,两个小包子拉上二叔与太公去花园散步了,乔峥去厨房给和卓熬药,和卓体内的巫毒尽管已经肃清了,但身体的元气耗损严重,也需要多多进补。

    乔薇与姬冥修则去了姬无双的屋子。

    自从拿到两生果后,姬无双便把自己关在房中潜心研究姬冥修的解药,已经过去好些天了,不知进展如何了。

    “姬先生,我们进来了。”乔薇叩门。

    姬无双与乔薇的关系到底比不上燕飞绝海十三他们,所以哪怕如今看着姬冥修的面子缓和了些,但叔叔是叫不出口的,唤一声先生都是捅破天了。

    姬无双倒也没在意这些称谓,给二人开了门。

    一股浓烈的药香扑鼻而来,还夹杂着一点淡淡的糊味。

    乔薇吸了吸鼻子:“你干什么呢?把药给煮糊了?”

    姬无双道:“进来说话吧。”

    二人进了屋,那股药味越发明显了,哪怕姬冥修是药罐子泡大的,这会子也略有些受不住。

    姬无双将门与窗子全都敞开了,夜风灌了进来,将屋里的气味冲淡了些。

    乔薇走到丹炉前,看着桌上的药材,与一些黑漆漆的药丸,不解地问道:“你这药到底是研究出来了还是没研究出来啊?”

    姬无双闻言,冷冷地扫了她一眼:“当然做出来了。”

    只是试验了很久,浪费了好几颗两生果罢了。

    乔薇说道:“那你赶紧拿出来呀!”

    姬无双走到走到丹炉前,打开丹炉,端出了一颗冒着热气的棕色丹药,丹药约莫半个鹌鹑蛋大小,圆润光泽,气味芬芳,他将丹药呈给了姬冥修:“少主,你试试看。”

    姬冥修探出修长如玉的手指,捏起丹药,轻轻地放入了口中。

    乔薇倒来一杯水,姬冥修就着水将丹药服下了。

    姬无双与乔薇齐齐看向了他。

    “感觉怎么样?”乔薇问。

    姬冥修顿了顿,说道:“挺好吃的。”

    乔薇:“……”

    姬无双:“……”

    由于没人试验过这个方子,不知它究竟有没有效,又有多大功效,何时才起效,三人都耐心地在屋子里等了半个时辰,随后姬冥修感觉体内一轻,炙热的心口缓缓凉了下来。

    乔薇摘掉了他的面具,看着他脸上那块火焰似的图腾以看得见的速度淡了下去,乔薇心头一喜:“真的是奏效了!”

    姬冥修亮出手掌,试探着运了一股微弱的内力。

    乔薇紧张地看着他:“有没有不舒服?”

    “没有。”姬冥修稍稍加大了内力,丹田之中浩瀚的内力排山倒海而来,但他的筋脉却如同更广袤的海,将所有躁动的内力都吸纳得干干净净,“看来这个药……”

    话到一半,他胸口忽然一震,所有散出去的内力又成倍地聚回了丹田之中,太过迅猛,他感受到了一股刺痛,眉心一蹙,闷哼出了声。

    乔薇愣愣地看着他:“发生什么事了?”

    姬无双眸光一动,按住他手腕,轻轻地打入一丝内力,很快,姬无双抽回了手,神色凝重:“怎么会这样?”

    “没好吗?”乔薇纳闷地问。

    “我再看看。”姬无双又诊了一次,表情十分的困惑,“像是好了,又像是没好。”

    乔薇就道:“好了就好了,没好就是没好,还什么像不像?”

    姬无双想了想:“可能辅药用错了,我再重新试试。”

    “不必试了,没有药引,你炼不成解药的。”

    贺兰倾的声音出现在了门口。

    “娘。”乔薇将贺兰倾迎了进来。

    姬无双看向她,古怪地问道:“你方才说药引?什么药引?”

    贺兰倾坐在了椅子上,道:“你们可知九阳神掌究竟是个什么功夫?”

    乔薇若有所思道:“听说并不是中原的武功。”

    “当然不是。”贺兰倾道。

    乔薇于是问道:“是塔纳族的吗?”

    贺兰倾淡笑:“也不是,它是夜罗部落一个聂九阳的人自创的,夜罗部落一统天下,建立了天启皇朝,塔纳族作为祭师一脉,在京都统领朝纲,而聂家作为夜罗部落的先锋军,受封神威大元帅,号令三军,聂九阳大小也做到了一更将军,可惜此人心术不正,手段过于歹毒,被逐出军营了,自那之后,他便开始混迹江湖,自创了九阳掌。起先只是九阳掌,传着传着,也不知哪个不要脸的弟子给生生变成了‘神掌’。这种掌法听着正派,其实最邪门歪道不过,别的内伤养着养着就好了,这种内伤,不把九阳掌毒吸出来是不可能痊愈的。当然,也不是谁都能吸的,只有练了九阳掌的人才可以。但是,即便如此,那人一身的武学也全都毁了,这就是九阳掌的狠毒之处。”

    乔薇似有顿悟:“所以娘你的意思是……就算我们找到一个会九阳神掌的人,帮冥修吸出了那一股九阳内力,冥修他本身的内力以及那几位长老的内力也会一起消失不见?”

    贺兰倾说道:“可以这么说。”

    “那岂不是变成一个废人了?”乔薇的脑袋耷拉了下来。

    姬冥修的神色倒是异常平静。

    贺兰倾握住女儿的手,疼爱地说道:“你先别泄气,我方才说的那种情况是没有两生果与灵貂之血,如今有了这两样,冥修的内功就能够保住了。”

    乔薇的眼底光彩重聚:“娘方才说缺一味药引,原来是这个意思!不过……我们要上哪儿去找一个会九阳神掌的人?”

    贺兰倾道:“你们可以把当初那个凶手找出来,若实在找不到,也能用另外一个法子。”

    “什么法子?”乔薇问。

    贺兰倾看了姬冥修一眼,道:“冥修自己学会九阳神掌,这样他就能自己逼出体内的掌毒了。”

    乔薇眨了眨眼:“跟……谁学?”

    贺兰倾没回答女儿的话,而是道:“是找一个会九阳神掌的人比较快,还是找这本武功秘笈比较快,看你们自己了,娘可以给你们一个提示。”

    “什么提示?”乔薇问。

    贺兰倾拍了拍女儿的手,看向姬冥修道:“我听说你们姬家有个禁地,你可进去过?”

    姬冥修说道:“不曾。”

    贺兰倾淡淡一笑:“那你就进去找找,指不定能有什么收获。”

    “好。”姬冥修平静地应下。

    年轻人沉着到这个份儿不容易,换做是她自己,一会儿有解药一会儿没解药,怕是已经炸毛了,贺兰倾满意地看了看姬冥修,说道:“你也别担心,大不了吃一辈子两生果,也是能压住你的掌毒的。”

    乔薇巴掌大的小脸一肃:“娘!”

    贺兰倾理了理袖口:“好好好,不欺负你相公了,娘去找你爹了。”

    乔薇对姬冥修道:“那……我们也回去吧?”

    姬冥修点点头,吩咐姬无双道:“方才的丹药你再炼一颗,给冥烨送去。”

    “是,少主。”姬无双应下。

    小俩口回了屋。

    一路上,乔薇担心他难受,没敢太吵他,跟着他进了屋子,问了句要洗澡吗?他嗯了一声,乔薇帮他拿了衣裳,他接过衣裳,去了温泉。

    对于不能立刻解毒的事,要说一点感觉都没有是假的,但要说真的多么难过,也不尽然,毕竟找了这么多年,又不是第一次听说找到了解药结果却不是,诸如此类的状况屡发不止,他早就习以为常了。

    何况新药能够很好地控制他的掌毒与内力,这对他来说已经是个非常不错的进展了。

    人要知足,方能长乐。

    姬冥修闭上眼,缓缓靠上了池壁。

    忽然,一阵轻盈的脚步声逼近,他眉心先是一蹙,听出是谁的脚步声后又缓缓舒展开来。

    乔薇轻手轻脚地走到他身后,半蹲下来,俯身凑近他耳畔,用小得近乎耳语的声音说道:“冥少主需要人伺候吗?”

    姬冥修被她柔软而魅惑的声音弄得心口一阵酥软,缓缓睁开了眼,扭头朝她看去。

    乔薇只穿着一件半透明的寝衣,寝衣宽大,却遮不住她若隐若现的身姿,她一步步地走下了池子,衣衫被泉水打湿,紧紧地贴在她玲珑别致的身躯上,腰肢不堪一握,小腹平坦得没有一丝赘肉,仿佛都长到了该长的地方。

    姬冥修的臂膀随意地搭在池壁上,欣赏着眼前诱人的风景,眉梢微微一挑:“乔帮主是在勾引我吗?”

    乔薇妩媚地走到了他面前,修长的美腿一迈,跨坐在了他的腿上:“对你用得着勾引吗?”

    姬冥修垂眸看了看不听将令,擅自出兵的小丞相,似是而非地嗯了一声:“说吧,想几天下不来床?”

    乔薇轻声道:“几天都可以,越多越好。”

    姬冥修呼吸一重,一个翻身将乔薇抵在了池壁上,扣住乔薇的下巴,重重地吻了上去。

    “诶?”乔薇调皮地往下一滑,躲过了他的亲吻。

    姬冥修眯眼看着她,就见她的脸不知何时红成了胭脂色,睁大一双水汪汪的眼睛,害羞却又别有深意地看着他:“今天换我来。”

    姬冥修只是听着这几个字,便险些失了控,大掌覆上她一侧的柔软,轻轻地问道:“怎么?怕我没解药心里不舒坦,想补偿我?”

    乔薇的指尖在他胸口画着圈圈:“冥少主想不想要这个补偿呢?”

    姬冥修勾了勾唇角:“那得看是什么补偿,本少主可不是那么容易……”

    乔薇滑入了水中。

    “唔……”姬冥修的身子颤了颤,这补偿,中一百次九阳掌也值了。

    ……

    姬冥修与朝廷请假的日期渐渐逼近了,索性岛上的事该处理的也基本上处理妥当了,大长老有心让姬冥修与教主大人留下,至少留下一个,教主大人义不容辞,奈何姬冥修没有答应,弟弟长这么大都没见过家里人,无论如何也得先回家一趟,再做打算。

    大长老觉得这样的要求无可厚非,十分体贴地应下了。

    塞纳鹰最近在督造一艘大船,因为就在前不久,卓玛说服和卓撤除了岛上禁令,从今往后,他们可以光明正大地出海,与各国的商户互通往来了。

    当然了,前提得到各国朝廷的允许,这个并不难,毕竟隐族声名在外,不愁各国朝廷不答应。

    乔薇作为塔纳族的小卓玛,商谈的重任就落在她头上了。

    塞纳鹰相信乔薇,通商是迟早的事,赶在那之前将商船打造好才是他应做的事。

    商船的名字他都想好了,就叫皎珠号。

    乔薇与姬冥修带孩子们去海边游玩了一整日,两个小家伙晒得脸黑了一圈,回到贺兰堡,第一件事便是去找和卓。

    “太公太公!看我抓的鱼!”望舒比哥哥跑得快,第一个冲进了屋子。

    待到她把战利品炫耀完了,景云才拎着一个小水桶,上气不接下气地崴了进来。

    青岩女官打来热水。

    和卓拧了帕子,给二人洗脸,这样的脸,他真是怎么看都看不够。

    乔薇拿了两套干爽衣裳过来,给两个小家伙换上。

    和卓望了望门外,不舍地问道:“东西收拾好了?”

    乔薇点了点头:“收拾好了。”

    和卓的喉头有些哽咽。

    景云看着他,虽然他的表情没有任何异样,但景云还是感受到他的悲伤,小大人似的拍了拍他肩膀,道:“太公你别难过,我们会经常回来看您的。”

    望舒眨巴着亮晶晶的眸子道:“是呀太公,我们一定会回来的!您多吃饭、多吃菜、多散步,身体棒棒的,壮壮的,我们就回来了!”

    和卓慈祥一笑:“好,太公听你们的。”

    两个小包子在和卓的屋子里疯闹了一阵,拿着玩具冲出去了。

    和卓见乔薇没有立刻的意思,笑着问道:“还有事?”

    “那什么……您坐这边。”乔薇走到梳妆台前,指了指凳子。

    和卓走过去坐下,从铜镜中望着自家小外孙,含笑说道:“怎么了?”

    乔薇挠了挠脖子,轻咳一声:“给你梳梳头。”

    和卓微微一笑:“好。”

    乔薇拿掉发冠,松开了和卓的斑白的头发,拿起梳子,轻轻地梳了起来,一边梳,一边面无表情地说道:“塞纳夫人说,你原本快不行了,听说我的消息又咬牙挺过来了,你反正已经挺过来一次了,再多挺过来几次也没关系。”

    和卓从铜镜里,宠溺地看着她:“不生外公的气了?”

    乔薇盯着手里的梳子:“你活着我就不生了。”

    和卓微微一笑:“好。”

    乔薇给和卓梳好了头,戴上发冠,望了望镜子里眸光奕奕的老人,道:“这样是不是精神多了?”

    和卓按住乔薇的手,难掩喜悦地说道:“是啊,比青岩梳得好多了。”

    乔薇得意地挑了挑眉:“那当然了,也不看看我是谁!”

    这段日子,大概是和卓记事以来最开心的一段日子了,从前只有一个贺兰倾,贺兰倾还总把他气得半死,当然他气归气,心里也是极疼这个女儿的,可只有他们爷俩,堡中也寂寞啊,哪像现在四世同堂,热闹得他做梦都能笑醒。

    以后没了这几个小家伙,他又会很不习惯的吧?

    一定要回来看他啊……

    ……

    二月十五,和卓亲自将乔薇一行人送上了离岛的船只。

    乔薇与姬冥修抱着孩子站在高高的甲板上,定定地看着他。

    望舒与景云挥手,望舒道:“太公!我们会回来的!你要想我们啊!”

    和卓笑着挥挥手:“好!”

    望舒望向贺兰倾与乔峥:“外公!姥姥!你们也要想我们啊!”

    贺兰倾帅气地挥了挥手。

    和卓的身子并未完全康复,乔峥需要再照顾他一段日子,而族中也有些政务需要贺兰倾处理,二人便决定先留下,待到一切稳妥,再回大梁与女儿会合。

    ------题外话------

    双十二没有剁手,全拿去码字了,吃了午饭就开始,然后刚刚一打开窗帘儿天都黑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