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 章节目录 【169】奶爸生涯,穿帮(结尾增加一千字)

章节目录 【169】奶爸生涯,穿帮(结尾增加一千字)

推荐阅读: 绝世娇宠:双面伊人   唐洛韩若冰全文免费阅读   都市少年医生   锦绣清宫:四爷,偏要宠   都市狂枭雄陈六   小说凌天辰桑语溪   皇后的自我修养   天才酷宝:总裁宠妻太强悍   星际宠婚:带着系统养萌宝  

    第一美人是个十分健谈的人,与乔薇畅聊了一上午,基本上乔薇问什么,她就答什么,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乔薇不问的她也会主动提起,认错的态度十分虔诚。

    冤有头债有主,既然当年的栽赃嫁祸是二哥一人干的,乔薇便不会把这笔账算在第一美人的头上,当然若说与第一美人一点干系都没有也不尽然,至少的确是她强了胤王在先,才有了她二哥使阴招善后在后,但倘若就因这个便报复于她,乔薇又觉得有点牵强。

    六年没有自由,再多的肉,想来也不怎么香。

    乔薇拍拍她肩膀,你二哥这笔账我记下了,改日遇见了一定双倍讨回,至于你,打哪儿来回哪儿去吧,女人何苦为难女人?

    况且就算不用我为难,你日子也不会有多么容易,单是多罗将军府就够你喝一壶的了,当然如果多罗将军愿意与美人你单打独斗,这问题就另当别论了。

    乔薇慷慨地表示接受了第一美人的歉意,然而第一美人说的意犹未尽,丝毫没有离开的意思,且见乔薇不再纠结当年的事,越发觉得乔薇是个心胸开阔的女子,又与乔薇说起了海岛上的趣闻。

    乔薇是要做事的人,那么多家务不说,中午孩子们还得回来吃饭,实在没功夫陪她一直闲聊下去,随口提了句你远道而来辛苦了,既然你的歉意我已收下,便不耽误你们夫妻团圆了。

    第一美人道:“昨晚折腾了一宿,胤王还在睡,没事!”

    这个折腾是我理解的那个折腾吗?

    求不要把那么私房的话告诉我!

    我一点都不想知道!

    “谁在上面?”乔薇问。

    第一美人神秘兮兮地地在乔薇耳畔说了几句。

    乔薇瞪大眼,如此威武霸气,果然是小攻!

    第一美人回味:“啧,小妖精的味道就是好!”

    我冥修的味道会更好。

    乔薇暗戳戳地脑补了一下扑倒冥修的画面,春心一阵荡漾,又望了望天色,惊觉再不做饭,孩子们回来就得饿肚子了,委婉地下了逐客令:“抱歉啊,小威姑娘,我厨房还有点事。”

    第一美人道:“我去厨房和你说也一样,我不挑地方的。”

    我们高月族的人都是很朴素、很随和、很好相处的。

    乔薇嘴角抽了抽,进了厨房。

    第一美人果真跟了进来。

    乔薇开始做菜,她就在一旁喋喋不休地说着。

    “你是几年没跟人说过话了吗?”乔薇问。

    第一美人眼睛一亮:“你怎么知道?我在岛上六年,院子里全是哑奴。对了,刚刚说到哪儿了?我们岛上的缠丝洞,我和你说,那是一个鬼洞,里头会闹鬼,全族人除了我没人敢进……”

    乔薇切了一个胡萝卜:“闹鬼的消息也是你放出去的吧?”

    第一美人讪讪:“你连这个都知道啊。那些上岛的人,要找隐族的入口,肯定得去一处没人敢去的地方,不然天天有人踩,跟菜园子似的,谁信会有神秘入口不是?我们就在入口摆个摊儿,卖点驱邪的符咒、照明的烛火,老赚了!”

    乔薇淡淡一笑:“是不是还有人在里头扮扮鬼,吓吓人呐?”

    第一美人惊讶:“哎哟你怎么又知道?老实说你去过高月族吧?”

    这还用去吗?原理就和现代的鬼屋一样嘛,没想到这第一美人看着五大三粗,却也是十分有经商的头脑的。

    第一美人继续说她的。

    乔薇做自己的。

    生火、洗菜、切菜、炒菜。

    好容易将五菜一汤与一笼白面馒头做完时,一转头,桌上的盘子空了。

    第一美人嘿嘿一笑:“我就尝了两口。”

    你一口是能吞下一头牛啊,两口就把这么一大桌子饭菜吃完了?

    再炒菜来不及了,乔薇躬身,从碗柜下拿出了装皮蛋的罐子,一打开,哪里还有皮蛋?全都是蛋壳了!

    乔薇唰的一下看向第一美人。

    第一美人讪笑。

    乔薇肉痛地盖上罐子,心道回头一定要找胤王把损失赔回来,但眼下,先解决温饱,早上卤了一只野鸡,本是想给罗大娘送去的,这会子只要先吃掉了。

    最近的野鸡特别精明,都不进笼子了,可难猎了呢!

    然而就在乔薇拉开碗柜的一霎,心里的凉气嗖嗖嗖嗖地窜上了头顶!

    鸡呢?

    她的鸡呢?!

    第一美人打了个饱嗝。

    乔薇似乎明白为什么看守第一美人的下人必须是哑奴了,给第一美人做饭,必须得连说话的功夫都没有啊,否则就喂不饱她!

    还有那三小只。

    乔薇从屋里拿了一袋葵瓜子,摆在桌上。

    第一美人表示没吃过瓜子。

    乔薇心道那太好了。

    第一美人搬了个小板凳坐在厨房,与乔薇遥遥相望,一边掰,一边与乔薇聊天。

    是的,掰。

    为消耗时间,乔薇没教她用牙齿磕。

    第一美人吃东西的速度果真慢了下来。

    瓜子是乔薇自己炒的,有五香味、有薄荷味、还有牛肉味……牛肉味是试着炒炒,看究竟好不好吃,味道有些不尽人意,大家都不怎么爱吃,可到了第一美人这儿,就完全变了样。

    肉味啊……

    棒棒哒!

    第一美人吃着瓜子,乔薇重新做菜,可以说非常和谐了!

    等到乔薇快做完时,山上突然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乔姐姐!乔姐姐!你在吗?”

    赫然是多罗明珠的声音。

    乔薇微微困惑,这丫头怎么也找到山上来了?她的住址已经成为全京城公开的秘密了么?

    “乔姐姐!乔----”多罗明珠一间间屋子找过来,终于在厨房看到了乔薇,急切的眼神就是一亮,“乔姐姐!”

    如乳燕一般,朝乔薇扑了过来。

    乔薇侧身一让,她扑了个空,脑袋撞到碗柜,疼得倒抽一口凉气。

    乔薇晃了晃手里的菜刀:“姑娘,我在切菜呢,不怕伤到你了?”

    第一美人扫了一眼乔薇手中的菜刀,呵呵道:“就那小刀,削指甲的吧。”

    多罗明珠看到了坐在一旁嗑瓜子的第一美人,第一反应是好雄壮的农户,不愧是成天下地劳作,比京城的女人强壮多了!

    多罗明珠匆匆收回了眼神,看向乔薇:“乔姐姐,出大事了!”

    乔薇问道:“是你家出事了还是我家出事了?”

    “我家。”

    乔薇挑眉:“你家出事干嘛要上我家说?”

    多罗明珠着急道:“我……我就是想和你说嘛!”

    自打上次醉酒醒来,二王子便吵嚷着退亲后,多罗明珠就对乔薇佩服得五体投地了,不仅感激她,还喜欢她,做什么总是第一个想到她,这不,家里出了事,她立马坐不住,找李钰打听到乔薇的住址,赶来了。

    乔薇不咸不淡地切着菜,小丫头片子,给你摆平了一个难题,可别当姐姐是慈善机构,姐姐搞定匈奴王子主要不是为了救你,是为了坑乔玉溪。

    多罗明珠眨巴着眸子道:“乔姐姐,你知道我姐夫吧?”

    知道,胤王殿下嘛。

    乔薇瞄了一眼对面的第一美人,她吃得正香,完全没反应过来这小丫头片子口中的姐夫是与她生了三个孩子的大梁阿鲁达。

    乔薇给多罗明珠使眼色,不想死就住嘴。

    多罗明珠傻乎乎的没瞧见,接着道:“我姐夫家突然来了个母夜叉!不仅把我姐夫软禁了,还把我姐夫的侍卫全都打趴下了!她还逼着我姐夫和她成亲!我姐夫已经有未婚妻了啊,凭什么再与她成亲?她仗着自己生了三个孩子了不起啊?我姐姐难道就不会生啊?我姐姐那么漂亮,生的孩子一定也一等一的漂亮,不比那母夜叉的孩子强?!”

    第一美人吃瓜子的动作顿住了,古怪的目光落在了多罗明珠的身上。

    乔薇扶额,捅娄子了喂姑娘。

    多罗明珠被第一美人毫不掩饰的目光看得浑身不自在,柳眉一蹙,不悦地瞪向她道:“你谁呀?干嘛老看我?”

    第一美人呵呵一笑:“不好意思,我就是那个母夜叉。”

    多罗明珠:“……”

    ……

    多罗明珠生在将军府,长在将军府,初生牛犊还不怕虎呢,何况她又是个出了名的小火炮,不点都能自己着,更别说碰上姐夫的情敌这种事了,简直就是零容忍。

    多罗明珠与第一美人打了起来,结果当然是多罗明珠被揍得很惨。

    乔薇连阻挠的余地都没有,因为是多罗明珠端了一碗酱油,先泼在第一美人身上的。

    乔薇肉痛死了,粒粒皆辛苦知道吗?居然败她酱油,活该被揍!

    多罗明珠鼻青脸肿地回了将军府。

    宝贝女儿被揍了,多罗将军别提有多生气,当即杀上了胤王府。

    王爷什么的也不喊了,一嗓子“李胤你给老夫滚出来”,好容易重新挂上去的胤王府牌匾又给震掉了。

    胤王倒是想滚出来,但他被三小只缠得死死的,奶爸生涯无比凄惨,别说王府大门了,就连院子门他都出不去。

    他试过装睡,可他刚一躺到床上,便看见一只、两只、三只,爬上了他的床,挤进了他被窝。

    他又叫刘太监做了一大桌点心,原以为有了吃的,就能把他这个“爹”给忘了,哪知三小只齐齐把勺子放到了他面前,喂。

    他决定尿遁!

    可就连上茅房,三小只都跟着!

    被封了穴道,无法施展出半分内力的胤王,与一个羸弱书生并没有什么分别,想甩开几个食量惊人的小第一美人,几乎不可能。

    不过好在上天有好生之德,他可以不吃不拉,小的行吗?

    三小只要拉臭臭了。

    刘太监将小马桶摆成一排,三小只排排坐。

    “没手纸了,父王去拿手纸!”

    说罢,胤王飞奔出了院子,来到围墙下,踩着海棠树的枝丫,爬上了墙头。

    然而就在他准备翻墙而过时,却绝望地看见三小只提着裤子、举着手纸,站在墙外,仰头看着他。

    ……

    如此重大的消息,自然很快传到了宫里。

    皇帝正与姬冥修对弈,听了福公公的禀报,不以为意地淡笑一声:“还有这种事?”

    福公公感慨道:“是啊,奴才也觉得惊讶呢,胤王殿下一贯谨慎,怎么会与高月族的女子有了关系?”

    皇帝呵了一声,听不出情绪。

    姬冥修也不说话,只静静地下着手里的棋。

    “确定是高月族的女子了?”皇帝问。

    福公公道:“应当错不了,多罗将军府的千金都和她打起来了呢。”

    皇帝好笑:“那小泼猴儿!谁吃亏了?”

    福公公干笑:“多罗小姐不敌高月族千金。”

    “这就是大梁的将门虎女,连个穷岛的丫头都打不过。”皇帝啧啧摇头,落下一子,“冥修怎么看?”

    姬冥修修长的手指捏起一枚黑子,黑润的光泽,衬得他指尖光洁如玉:“皇上问的是高月族千金的功夫,还是她与胤王殿下的关系?”

    “若是都问呢。”皇帝道。

    姬冥修落下一子:“臣听闻高月族所在的海岛生存环境十分恶劣,体质羸弱之人在岛上根本长不大,他们尚武,个个都是武林高手,没什么可奇怪的。”

    “如此说来,不是刺客了。”皇帝也落了一子,“接着说。”

    姬冥修徐徐说道:“皇上可还记得六年前胤王殿下与一位千金的风流韵事?”

    皇帝淡淡地笑道:“朕这儿子的风流韵事多了,你指的哪一个?”

    “闹得满城风雨的那一个。”

    皇帝愣了愣:“你说的是皇后指婚给你的那个?”

    姬冥修道:“正是。”

    提起这件事,皇帝的面子有些挂不住,自己儿子把自己表弟的未婚妻给睡了,怎么想都对不住这个表弟,皇帝表情讪讪:“不是都过去了吗?无端提她做什么?”

    姬冥修淡道:“胤王与她是清白的。”

    皇帝一怔:“清白的?那次朕也在营地,亲眼看见她从小七的帐篷出来。”

    姬冥修就道:“她只是个替罪羊罢了,无端被人丢进了胤王的帐篷,恐怕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皇帝不明所以地看向姬冥修。

    姬冥修道:“那晚的事,说简单也简单,无非是有人与胤王殿下一夜风流,过后却叫乔氏背了黑锅。”

    “啊……”皇帝惊愕。

    姬冥修点到为止:“皇上还想知道更多细节,不如派人去向高月族的千金打听吧,想来她作为当事人,会十分乐意把知道的情况告诉皇上。”

    皇帝意识到了什么,说道:“等等,你是说……那晚与胤王在一起的人其实就是这位高月族千金?”

    “是。”

    那可就祸大了……

    在胤王府叫嚣了半日也没能见到胤王的影子,多罗将军怒不可遏,又即刻进了宫求见皇上,却被告知皇上龙体欠安,已经歇下了。

    姬冥修走出皇帝的寝殿,自北门出了皇宫。

    其实胤王娶不娶罗多紫玉或其他女人,与他一点干系都没有,但胤王必须给高月族的千金一个交代,因为只有这样,当年的事才能大白于天下,而乔薇也才能沉冤得雪。

    今晚一过,皇帝就要彻查当年的事了吧,他忽然很期待皇帝知道真相后的反应,是再给他与乔薇赐个婚呢,赐个婚呢,还是赐个婚呢?

    丞相大人心情不错地上了马车。

    “去哪儿啊,少主?”燕飞绝懒洋洋地问。

    姬冥修笑道:“去山上,拜会岳父大人!”

    燕飞绝嘴角狂抽,岳父岳父,人家答应把女儿嫁给你了么?别忘了那纸婚书已经被压在池子底下,这辈子都翻不出来了!

    马车去了村子,停在山脚。

    约莫是来得多了,村里的孩子见了姬冥修的马车都不怕了,有玩得满身泥巴流着鼻涕的小家伙跑过来,在车轮子上踩了一脚,又触电似的闪开!

    周围的小伙伴哈哈大笑。

    那小鼻涕虫又壮着胆子走过去,想在马蹄子上踩一脚,燕飞绝做了大凶脸,吓得小鼻涕虫一声尖叫,跑掉了!

    姬冥修走下马车,朝山上走去。

    那鼻涕虫见他好像不凶,贼贱贼贱地走过去,在他干净的白袍上摸了一把,白袍上迅速浮现了一个脏兮兮的黑手印。

    姬冥修的眸光瞬间冰冷了,眯了眯眼,正要把这孩子丢出去,另一边,乔峥下山了。

    姬冥修迅速扬起了笑脸,丢人的手改为摸了摸他油乎乎的脑袋,摸完,他整个人都不好了,但他面上没有丝毫异样,他从马车上拿下一盒糖,递给他一颗。

    周围的孩子见他得了糖,也一哄而上,将姬冥修团团围住。

    姬冥修给每人都发了一颗糖,特别有爱心!

    乔峥对准女婿的表现果真十分满意,走过来,把几个孩子扒拉开:“你们看看,把冥公子的衣裳都弄脏了,去别处玩,快去。”

    孩子们不肯走,都盯着姬冥修手里的糖,生怕自己走了,待会儿他又发给了留下的孩子。

    姬冥修索性把糖盒给了他们,孩子们得了糖盒,飞快地去了。

    “乔老爷这是要去哪儿?”姬冥修看着乔峥背后的篓子问。

    乔峥就道:“我去采药。”

    姬冥修顿了顿:“我正好也想找一味药材,随乔老爷进山碰碰运气吧。”

    乔峥问道:“你要找什么药材,我看我手头有没有?”

    “紫莹草。”

    你肯定没有。

    乔峥若有所思:“紫莹草不是大梁的产物,且冬季才有,你在山上恐怕很难找到。”

    姬冥修来之前可是找姬无双做足了功课,完全不怕露馅:“我也是听一个江湖郎中说的,说在这附近发现过紫莹草,只是长的位置太陡峭,他摘不到,才放弃了。”

    紫莹草确实是长在悬崖峭壁上,乔峥对姬冥修的话不由地信了几分,说道:“两生果也非大梁产物,这次却出现在了太师府的孤岛上,想来凡事都有例外,你随我进山碰碰运气吧。”

    日薄西山,乔薇把晾晒在院子的衣裳收了,罗大娘提着两篮子桔子过来:“后院自己种的,有点酸,但这种桔子,吃的就是酸的。”

    乔薇将衣裳抱进了屋,接过她篮子:“多谢干娘。”

    “谢啥呀。”罗大娘帮着乔薇叠起了衣裳,“我瞧见他们爷俩了。”

    乔薇叠衣裳的手一顿:“爷、俩?”

    罗大娘笑道:“就你爹和冥公子啊,他一来就陪你爹上山采药去了,我瞅着你爹是真喜欢这个冥公子。”

    乔薇心道,那是因为他还不知道那是孩子他爹,等知道了,怕是要摆上十七八个搓衣板,等冥修往上跪了。

    二人说着话儿,翁婿俩回来了,有说有笑的,宛若父子。

    乔峥两手空空的,药篓子背在了姬冥修的背上。

    “爹,你们回来了。”乔薇打了招呼。

    乔峥拍拍姬冥修的肩膀,兴奋地说道:“今天冥公子帮忙,采了不少药。”

    乔薇看着那沉甸甸的篓子,眸光微微一动:“你不是有珠儿吗?”

    乔峥哎呀了一声:“珠儿顽皮去了。”

    “你就爱惯着那小猴。”乔薇说着,起身帮姬冥修帮药篓子摘下。

    姬冥修却拦住了她的手:“我自己来。”对乔峥道:“伯父,是放您房里吗?”

    称呼已经从乔老爷变成伯父了!

    乔伯父应得十分爽快:“对,放我房里,我回头整理一下,晒干了放进药柜。”

    姬冥修贴心地将篓子放进了乔峥的屋。

    乔薇打了两盆水来,递给乔峥一块干净的棉布:“这才认识几天,就这么好了?”

    乔峥呵呵道:“谁说才认识几天?我与冥公子,比与你相认都早呢!”

    “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乔薇不解。

    “说起来有些远了,是春天的事吧。”乔峥绞了帕子,一边擦着额角的汗,一边道:“那会儿我神志不清,不记得你,我碰上了景云。景云晕倒在河边,我把景云抱去了一个山洞,给景云治病时,冥公子找了过来,说景云是他儿子。我将景云错认成了你,死活不肯给他。后面我俩抱着孩子离开了山洞,在林子里遭遇了熊瞎子,我和景云都差点惨遭毒手,是冥公子救了我们,我突然想起来我的孩子是个女儿,不是儿子。这个孩子是他的,我就把景云给他了……”

    乔薇听得,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住脑住脑快住脑……

    乔峥笑道:“我把他儿子给他了……他儿子,他儿子……”

    乔峥呢喃着,猛地意识到了什么,笑容一下子僵住:“景云是他儿子?!”

    ------题外话------

    卡文了,来几张票票打打气吧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大文学小说网,继续阅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