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 章节目录 【136】痊愈,他是你父亲(上)

章节目录 【136】痊愈,他是你父亲(上)

推荐阅读: 绝世娇宠:双面伊人   唐洛韩若冰全文免费阅读   都市少年医生   锦绣清宫:四爷,偏要宠   都市狂枭雄陈六   小说凌天辰桑语溪   皇后的自我修养   天才酷宝:总裁宠妻太强悍   星际宠婚:带着系统养萌宝  

    庭院深深。

    姬冥修静坐在书房中翻阅奏折,神情有些冷漠。

    若是细看,会发现在一沓堆积如山的奏折中,整整齐齐地摆放着几张字迹堪称鸡飞狗跳的小字条。

    最上头那张写着“干嘛”。

    呵。

    干嘛?

    丞相大人冷笑,目光犀利如刀,恨不得把面前的字条奏折甚至桌椅板凳全都切成碎片。

    绿珠端着一盅汤前往书房,被廊下的燕飞绝叫住,燕飞绝比了个噤声的手势,那家伙正在气头上,你贸贸然地冲进去,不是往枪头上撞吗?

    可主子晚上没吃饭呀。

    饿一顿又不会怎么样?

    可是……

    别可是了,听燕叔的,回去。

    绿珠没动。

    就在绿珠犹豫着到底要不要顶着被骂的风险进屋劝主子吃饭时,替她撞枪头的人来了。

    阿贵迈着步子进了四合院,到底是官家出身,遇事比寻常人冷静三分,七娘与罗大娘的心都急成筛子了,他依旧沉稳如山,当然,也不排除他本身对乔薇感情不深的缘故。

    “哟,是……夫人的手下啊?”叫啥来着?忘了。

    燕飞绝笑眯眯地打着招呼,那笑怎么看都透着一股子不怀好意。

    景云落水那次,阿贵与七娘在四合院居住了几日,头天夜里与燕飞绝打过照面,也算认识,阿贵记得夫人叫他燕叔叔,阿贵抱拳:“燕大人。”

    大人,第一次有人唤他大人!

    人家这么敬重我,我却要算计人家,我真是好不要脸啊。

    燕飞绝清了清嗓子:“你自己过来的?夫人呢?”

    “夫人她……”

    不待阿贵说完,燕飞绝又道:“是不是找我家公子啊?他在呢,进去吧。”

    绿珠瞪大眼。

    燕飞绝使了个眼色:“快去啊。”

    “多谢。”然而阿贵却闷头往里冲,而是转身出去,从马车上抱下两个昏昏欲睡的小包子。

    燕飞绝一看傻了眼。

    绿珠惊喜地迎了上去:“景云?望舒?你们来了?”

    两个小包子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奈何眼皮子太重,没看清又沉沉地耷拉下去了。

    这可不怪他们贪睡,实在是昨儿夜里没在乔薇身边歇息,不习惯,本来就没睡好,今天又在马车上晃悠了一天,不困才怪了。

    要说这两个小家伙藏得可真好,一直到镇上阿贵与罗永志都没发现箩筐下藏了人,只是有些奇怪,平时健步如飞的小毛驴今日怎么跟走不动路似的?

    毛驴跑长途差了些,为节省时间,到镇上后,阿贵果断地去车行租了一辆马车,等换车时,两个小家伙准备如法炮制,可惜马车上没有箩筐,二人躲在长凳下,一眼就被识破了。

    那会子罗永志已经驾着驴车走远了,把罗永志叫回来不切实际,放容记又不大放心,不得已,阿贵带着两个小家伙上了京城。

    在离开之前,阿贵托车行的人给山上带了信。

    否则两个心肝宝贝不见了,山上那位怕是要从病床上跳起来。

    “谁来了?”姬冥修从书房走了出来。

    阿贵看着他脸上的玉质面具,心道自己果真没有猜错,就是这个深夜与夫人在房中极尽荒唐的男人。

    这家伙揍了他一顿,阿贵现在想起来还隐隐作痛。

    姬冥修淡淡扫了阿贵一眼,抱着他的孩子?哼!

    绿珠喜色地笑道:“主子,是景云和望舒!”

    姬冥修的眉梢微微动了一下,面色一如既往地冰冷,上前把两个小包子抱在怀里,两个小包子一边一个,打着呵欠,懒懒地,靠在他怀里,他目光总算少了那抹彻骨的冰凉:“你带他们上京了?那个女人呢?”

    那个……女人?

    这称呼怎么有点不对劲?

    众人面面相觑。

    阿贵道:“夫人生病了,我此番上京,就是想问问公子有没有我家夫人所需的药材。”

    姬冥修神色稍霁,既是生病,倒也情有可原:“什么病?”

    阿贵答道:“痘疹,初八夜里发的病。”

    “初七呢?”姬冥修问。

    “初七……”这时候问初七干嘛?阿贵纳闷,但还是认真地答道:“初七没事,初八白日也无大碍,是夜里出了痘,昨天早上才发现,然后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姬冥修:“呵。”

    只轻轻地一声,却叫阿贵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姬冥修淡道:“就只是找本公子拿药,没别的话带给本公子?”

    呃……

    你要带啥话?

    阿贵古怪地看着姬冥修。

    姬冥修眸光冷了冷,抱着孩子进了东厢。

    阿贵追上来。

    姬冥修将孩子放在柔软的床铺上,脑袋挨到枕头的一瞬,景云警惕地睁开了眼,他看着景云:“是我。”

    景云又闭上了眼,沉沉地睡了过去。

    望舒就睡得更安心了,小身子团在他臂弯里,呼吸浅浅,像只温顺可爱的小奶猫。

    姬冥修的心头掠过一丝柔软,抚了抚二人的发顶,眼神温柔而宠溺。

    “公子。”

    阿贵的声音硬生生地挤了进来:“我家夫人真的病了,没骗公子,她高热太厉害,已经不省人事了,请了几个大夫都没看好,如今又来了个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郎中,开了方子,那方子中有一味叫紫莹草的药材,山上采不到,市面上也买不到,只能来求助公子。郎中说,若是没有紫莹草,以雪山玉露替代也一样。”

    “雪山玉露,真敢喊呐。”燕飞绝啧啧,一个乡下郎中居然知道那么贵重的东西,“不会是他自己想要的吧?”

    阿贵正是道:“他说是给夫人用的。”

    姬冥修淡淡开口:“雪山玉露不能混合药材一起用,否则就有毒,他可知?”

    “这……”阿贵噎住。

    姬冥修又道:“而且雪山玉露,我已经喝掉了。”

    雪山玉露如此宝贝的东西,姬无双自然也是有的,最后一瓶在姬冥修上次昏迷时用掉了,再等下一瓶,需待雪山那朵镇山之莲盛放之日,采其花蕊上的雪水而制,然而这已经是明年的事了。

    阿贵只觉一盆冷水浇下,浇得他心口发凉:“夫人……真的没救了吗?”

    姬冥修淡淡地扫了他一眼,唤来绿珠:“好生照看着,我去去就回。”

    “是。”绿珠守在了床前。

    姬冥修起身要走,望舒抱住他胳膊不撒手。

    姬冥修揉了揉她小脑袋,把她小手一只只拿开。

    她小手又一只只缠了上来。

    姬冥修有些忍俊不禁,让她抱了一小会儿,才把胳膊轻轻地抽出来,望舒的手又要抓东西,他把小白塞进了她怀里。

    小白机灵地一跳,跳到景云身后,伸出小脚丫子,用力一踹。

    咕噜噜,景云滚进了望舒“怀里”。

    望舒抱着哥哥的胳膊,心满意足地睡着了。

    姬冥修站起身,朝门外走去。

    阿贵怔愣:“公子,你真的不管我家夫人了吗?”

    小白滴溜溜地爬上了姬冥修的马车,一屁股坐到姬冥修对面,双臂交叉抱在胸前,一瞬不瞬地瞪着姬冥修。

    不是去找药的,爷咬死你!

    姬冥修漫不经心地说道:“十七,你还没吃过烤雪貂吧?味道比兔子肉还好。”

    小白浑身的毛一炸,跐溜闪出去,闪进了燕飞绝怀里!

    皇宫,灯火通明,拐过曲径深幽处,便是一间僻静的庭院,这院子看似毫不起眼,却装的全是皇帝的私藏。

    福公公在院门口站定,叩响了门板。

    一名模样清秀的小太监走了出来,先给福公公打了个千儿,随即笑道:“是福公公啊,这么晚了,皇上还让您过来取东西吗?”

    福公公就道:“前些日子杂家让你们好生保管的雪山玉露,可还在?”

    小太监谄媚地笑道:“在呢在呢!公公您亲自送来的东西,奴才们都是长了两双眼睛盯着,决不让人偷了,也不让鼠蚁咬了。”

    福公公的眉间浮现起一丝上位者的清高:“什么东西能‘咬’,什么东西不能‘咬’,你们可得心里有数。”

    小太监忙道:“有数的有数的!”

    福公公还算满意地嗯了一声:“带杂家去取。”

    小太监比了个手势:“公公请!”

    福公公进了庭院,这庭院表面普普通通,亦无侍卫把守,但内里机关重重,若有人“不小心”闯进去,只能死路一条。

    马车停在皇城西侧,望着巍峨的宫墙,燕飞绝无奈地皱了皱眉,自打知晓匈奴使臣要来,皇帝便命人将宫墙加固了一圈,并遣排重兵把守,几乎是十米一兵,百米一岗,换班也没有丝毫的漏洞。

    想从上头悄无声息地飞进去,可能性不大,只能另辟蹊径,比如----

    这个年久失修的……狗洞。

    有生之年能看一次这不可一世的家伙钻狗洞,死而无憾了。

    燕飞绝好整以暇地看着姬冥修,笑容有些欠抽:“咱们三个,谁在外头放风呢?”

    谁放风都不能是姬冥修放风,毕竟认得雪山玉露的只有姬冥修一个,能辨别真假的也只有姬冥修一个,万一十七与燕飞绝进去拿了瓶假药回来,那可就白跑一趟了。

    所以这狗洞,姬冥修是非钻不可。

    燕飞绝笑得花枝乱颤。

    姬冥修冷冷地扫了他一眼,对十七道:“把砖头拿开。”

    十七把转头一块块儿抽出来,他内力好,抽砖如抽纸,不一会儿,只能容一个小屁孩儿爬过的小狗洞就成了一个两米高的大门洞。

    姬冥修潇洒地一掸宽袖,扬起下巴,从容地走了进去。

    燕飞绝:狗洞大了也还是狗洞,丞相钻狗洞!丞相钻狗洞!吼吼吼吼!

    小白从燕飞绝怀中跳下,麻溜儿地追了进去。

    “福公公,这边请。”小太监将福公公领入了庭院右侧的小花园,花园后别有洞天。

    福公公略一点头:“难为你这么用心地收藏了。”

    杂家走得腿都软了!

    小太监笑容满面道:“别人送来的东西,我就放寻常的宝阁了,公公亲自送来的,我都是藏在地下室。”

    说话间,二人穿过了小花园,走进了另一处庭院,在一株茂盛的海棠下树,摆着一张石桌。

    小太监将石桌拍了拍。

    石桌没有动静。

    小太监咦了一声,又拍了拍。

    石桌仍旧没有动静。

    小太监纳闷了:“这是怎么回事?”

    石桌下,十七一手扣住机关,一手抱着剑,表情酷酷的!

    借着墙壁上夜明珠反射的辉光,姬冥修找到了雪山玉露,他拿出早已准备好的空瓶,将雪山玉露倒了进去,又把一瓶用蜂蜜与玫瑰晨脂调配的凝露倒进了雪山玉露的瓶子。

    倒到一半时,他眸光一扫,看见了册子上的名字----胤王。

    这东西,竟是胤王敬献的。

    为了讨好皇帝,胤王真是下了血本。

    但是可惜了,这个秘密被本相发现了。

    姬冥修的眼底掠过一丝不怀好意的精光,抓起桌上的小白,用眼神瞅了瞅它的肚子。

    小白心里毛毛的,这个变态要干什么?

    姬冥修将小白往雨露瓶子上一放:“尿。”

    小白:“……”

    ……

    小太监找来扳手,废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机关撬开了,自第三排柜子上找出标注了胤王的锦盒,打开盒子,取出里头的翡翠药瓶:“福公公,这就是雪山玉露了。”

    福公公带着雪山玉露回了匈奴二王子暂居的寝殿。

    皇帝与几位皇子都在。

    太医们也全都诚惶诚恐地守在屋里。

    不怪他们如此紧张,实在是二王子的境况,像是随时都可能断气一样。

    “皇上,雪山玉露拿到了。”福公公将雪山玉露呈给皇帝。

    皇帝瞅了瞅提点大人:“给梁大人瞧瞧。”

    “是。”福公公又将雪山玉露呈到了梁大人身前。

    雪山玉露这种稀罕物,梁大人只在医书上见到过,书上记载:色澄,微黄,清香怡人,甜如蜜糖,回甘清淡,但这一瓶雪山玉露怎么闻着有点、有点……

    “乔院使,你看看这是不是你要的药材。”把锅甩给了乔岳山。

    乔岳山也没喝过雪山玉露,但既是胤王殿下送的,想来不会有假,他倒出一小勺尝了尝,与书上记载的味道差不多,甜甜的,像蜂蜜,又像花露,就是有点儿……怪,但总体来说,味道不错!

    他道:“是我的要雪山玉露,赶紧把它与倒进煮好的药汁里,喂二王子服下,明日便能有起色了。”

    他仿佛已经看见侯爷之位与提点之位在朝他招手了,真好,真好!

    ……

    “唉,阿贵去了那么久,怎么还不回?”山上,罗大娘站在别墅门口张望。

    七娘也着急,但长年的蹉跎让她学会了隐藏自己的心思,她劝慰道:“此去京城,来回百里,阿贵就是用飞的也没这么快。”

    罗大娘揉着心口道:“哎哟,这平时不生病的人啊,一旦生起病来,比谁都严重,她身子骨我是知道的,头几年弱了些,三病五灾的,从去年大病了一场,就跟脱胎换骨似的,喷嚏都没打过,谁能想到这次居然染了痘疹?”

    “可不是吗?夫人的身子瞧着是极好的。”七娘附和着说。

    罗大娘叹了口气。

    七娘道:“您去歇会儿吧,我来看着。”

    “哪里睡得着?两个小的也不让人省心,小的也是平时瞅着极乖的,不吵不闹不红脸,大人说什么就做什么,半点不顶嘴,可你瞧瞧,关键时候怎么了?”罗大娘郁闷。

    七娘笑了笑,宽慰道:“有阿贵看着,不会有事的,您先别着急,着急也无用。”

    游医坐在房中,给乔薇换着头上的冷帕子。

    乔薇病倒,小白不在,珠儿猴子称大王,往桌上一座,翘着二郎腿,嘚瑟地撕着香蕉皮。

    “回……回……回来了!”碧儿上气不接下气地跑上山,“我……我……我在村口……看见……马车了……”

    七娘眼睛一亮:“是阿贵?”

    打着瞌睡的小魏虎躯一震:“阿贵哥回来了?”

    碧儿喘得呼不过气了:“好……好……像……是……”

    “我去拿药!”小魏一个激灵站起来,把不知谁盖在他身上的衣裳往椅子上一扔,大步跑下山去。

    马车停在村口,小魏看也没看赶车的燕飞绝,一把掀开帘子:“阿贵哥?是不是你?药呢?”

    “药在这儿。”坐了半个时辰的“云霄飞车”,阿贵快吐了。

    小魏拿过药:“我先去了!”

    言罢,脚底生风地上了山,作为一名能探听消息的小斥候,阿贵的脚力是寻常人望尘莫及的,几乎是几个眨眼的功夫,他便拿着药冲进了景云的屋子:“郎中郎中!药来了!”

    游医打开瓶塞,闻了闻:“是雪山玉露,没错。”

    “我家夫人有救了吧?”小魏期待地问。

    游医点点头,从厨房倒了早已熬好的药汁,滴了一勺雪山玉露,随后端着药碗回屋,喂乔薇一勺一勺地服下了。

    “阿贵,孩子呢?”门外,七娘问。

    阿贵道:“在四合院,那位公子说,既然夫人生了病,就先把孩子放那边住几天,等夫人痊愈了他再把孩子送回来。”

    “孩子没闹?”七娘不放心地问。

    阿贵想了想两个小家伙在那人怀里安心又安稳的样子,摇头:“好像认识他。”

    还挺喜欢他。

    七娘松了口气:“这是最好不过了,痘疹可大可小,瞧夫人病成这样,我这心里都怕了,孩子又那么黏她,成天吵着要见她,我可真怕哪天一醒来,两个小的也病了。”

    “你自己也小心。”阿贵道。

    七娘点头:“我省得。”

    ……

    乔薇吃了药,当天夜里发了好几身汗,床单被子全都湿透,总算是把高热给退了。

    高热一退下来,人就没那么难受了,舒舒服服地睡了个饱觉。

    睡梦中,总感觉有人在时不时地摸她额头。

    被人照顾的感觉原来是这样。

    她的额头在那人手心蹭了蹭,舒适地呼了一口气。

    那人的手顿住,有如实质的目光落在她身上,她身上的痘痘差不多出来了,痒痒的,她伸手去挠,被一只有力的大掌握住。

    她衣衫湿透。

    大掌解了她衣衫,动作轻柔。

    她白皙的肌肤,一寸寸地露出了春色,但满身的疹子,其实不怎么好看的。

    “夫人,药来……唔----”碧儿端着药碗,刚走到门口,便被七娘捂住了嘴。

    碧儿惊恐地看着七娘,七娘比了个噤声的手势,又往里使了个眼色。

    碧儿顺势一看,差点叫了出来,夫人的屋子里怎么会有个男人啊?什么时候来的?她怎么不知道?

    七娘从碧儿手中拿过药碗,轻轻地放在了门边的凳子上,不动声色地拉上门,给了碧儿一个不要多嘴的眼神,双双退下了。

    姬冥修褪去了她衣衫,一具玲珑别致的身躯就这么毫不保留地呈现在了他面前。

    但姬冥修的神色十分冷静,他冷静地端来了被七娘放在凳子上的药膏,又冷静地用拿起了棉团,将药膏一点点涂抹在她的痘疹上,额头,脸颊,脖颈……

    涂完药,又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十分冷静,甚至堪称冷漠地给她换上了寝衣。

    一夜好梦。

    翌日,天空破晓,第一缕晨曦透过窗棂子照在了乔薇的脸上,乔薇打了个呵欠,睁开惺忪的眼睛,许是睡得多了,眼睛肿肿的,不过脑袋不疼了,身子也十分轻松。

    乔薇坐起身,伸了个懒腰。

    趴在桌上的七娘听到动静,身子一动睁开了眼:“夫人,你醒了?”

    乔薇活动了一下胳膊:“醒了。”

    七娘听她说话都有了几分精神:“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乔薇转了转脖子:“有点乏力,其余没什么。”

    七娘笑道:“你躺了几天没吃东西,肯定乏力的,我去叫郎中!”

    游医被叫了过来。

    乔薇看着对方,舒展筋骨的动作一顿:“是你?你怎么上我家了?”

    七娘闻言一愣:“夫人,你认识他吗?”

    乔薇沉下脸来:“认识!”半路捡回来的疯子,还张口闭口和她抢孩子,这个可恶的家伙怎么到她家来了?不会是还没死心,还要“冒充”孩子的父亲吧?

    “我告诉你啊,孩子是我的,你再敢和我抢,我杀了你!”

    游医没说话,走到床前,握住了乔薇的手腕。

    乔薇一把抽回手,警惕地说道:“你干什么?”

    游医的表情有些错愕。

    七娘既惊讶又尴尬地看着二人:“夫人,他是郎中啊。”

    乔薇淡道:“背个药篓子就是郎中了吗?那我戴上凤冠岂不是就是皇后了?”

    七娘语重心长道:“夫人,他真的郎中,你的病,就是他治好的。”

    乔薇一脸不信地看向游医,对方明明是个疯子,怎么可能会治病?

    游医道:“高热是退下了,不知内毒排得如何,我看看需不需要减少药量。”

    乔薇抱紧被子:“不给你看。”

    “夫人!”七娘道。

    “夫人是不是醒了?我在外头就听见你们说话儿了!”

    外头,响起了冯氏的声音。

    这几日冯氏一直在想方设法地留在山上,都说锦绣天花不如雪中送炭,夫人病倒了,这可是个巴结夫人的大好机会。

    冯氏笑盈盈地端了一碗小米粥入内,给床上之人行了一礼:“夫人。”又与七娘打了招呼,“七娘辛苦了,你先去歇会儿,这边交给我就好。”

    不待七娘拒绝,她径自走到床前,将小米粥放到凳子上,转头,笑眯眯地看向郎中:“郎中啊,我家夫人是不是……啊----”

    她杀猪似的尖叫了起来!

    乔薇与七娘吓得一跳,正要问她怎么了,就见她见了鬼似的,屁滚尿流地跑出去了。

    乔薇狐疑地看了看游医,这人长得不难看呐,怎么把碧儿的娘吓成那样?

    游医也是一脸错愕。

    “小乔!小乔,大夫来了!”

    门外,老秀才跌跌撞撞地走了别墅,站在房门口,扶着墙壁,也是上气不接下气:“我……我昨天去请大夫……请完……出城的时候……城门关了……一直等到……今早才出来……”

    乔薇说道:“不用了,我已经好了。”

    “好了?”老秀才蹙眉,“怎么好的?”

    乔薇淡淡地睨了游医一眼,游医转过身来:“是我治好的。”

    老秀才一听这声,心里一个咯噔,走进屋一瞧,当场怔住了。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大文学小说网,继续阅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