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庶族无名 > 《庶族无名》正文 第一百零九章 后知后觉

《庶族无名》正文 第一百零九章 后知后觉

推荐阅读: 绝世娇宠:双面伊人   唐洛韩若冰全文免费阅读   都市少年医生   锦绣清宫:四爷,偏要宠   星际宠婚:带着系统养萌宝   都市狂枭雄陈六   富甲天下:大盛魁2   皇后的自我修养   小说凌天辰桑语溪  

    “将军,又有有那郭太的消息了!”典韦大步冲进来,对着陈默道。

    “哦?”陈默闻言却也不着急,指了指地图道:“在何处,画出来。”

    “这……”典韦看着地图,抓了抓头皮,抬头看向陈默道:“猗氏在何处。”

    “教你平日多人些字,跟大郎学学。”陈默无奈的在地图上点了点:“他们出现在猗氏。”

    “在猗氏东北的韩家乡一带。”典韦一把将笔杆握在拳中,端详着地图,却迟迟不落笔,半晌才看向陈默道:“这地图上如何分方向?”

    陈默:“……”

    “猗氏东北是吧?”陈默从典韦手里接过笔在地图上画了个红圈,同样的圈子,在地图上还有七个,都是这些天传回来的情报。

    “韩家镇没事吧?”陈默将笔挂在笔架上问道。

    “没有,韩家镇在发现贼踪之后,第一时间燃放烽火,按照将军吩咐,末将麾下人马分作十队,一旦发现烽火,便拖着树枝向烽火燃放的方向进发,做大军驰援之相,同时四周各处乡庄也会燃放烽火警示四周,贼人眼见无机可趁,盘桓半日后,见援军果然到来,便率军撤退了。”典韦摇了摇头,陈默做的乡里联防,当年可是将东莱一带的山贼逼得饿死了许多,如今放在这里,同样适用。

    “命人通知满宠,盐监之事,交由高顺便可,命他尽快赶来这里,有要事与他商议。”陈默笑道,他此番来河东,可不只是剿匪,还要将河东的权利拿在自己手中,如今自己布置的局已经做成,以安邑为中心布了一个口袋阵,郭太要不想饿死,只能往安邑去。

    “喏!”典韦答应一声,领命而去。

    ……

    “这陈默究竟是何意思?”安邑,卫家祖宅,其实卫家在河东扎根多年,家族产业早已遍布河东,往日里,河东风吹草动都逃不过卫家的耳目,但如今,陈默一来,第一件事便是封城,借着,乡里联防,的确让郭太等人难以攻略郡县,但卫家在各地的商铺,几乎都空了。

    原本,卫家在得知陈默竟要娶蔡邕之女时,心里多数人是膈应的,毕竟蔡琰容貌才华,卫家也是有人觊觎的,甚至不少人在陈默还没来的时候,已经准备给陈默一个下马威了,只要陈默到了安邑,以卫家的手段和人脉,把陈默控制死是绝无问题的,就算他手中有兵也没用,两千兵马,卫家的家仆、护院加起来都不止这个数。

    陈默就算有通天的本事,也别想在河东有所作为,更别说剿匪了。

    现在陈默到了河东,但却跟他们想象中的不太一样,第一步就是封锁盐监,不等卫家反应过来的情况下,便将数县以太守名义控制,等陈默逐步将各城尽数控制,只余安邑的时候,卫家突然发现,他们被孤立了。

    给陈默准备的手段压根没用上,更要命的是,陈默封锁各城,对于讨贼来说,那自然是有利的,但于卫家而言,卫家在各县的铺面几乎都跟卫家断了联络,财货无法流通,这其中的损失,外人恐怕连想都不敢想,卫家的商铺可是覆盖整个河东的。

    拉下脸来去请陈默通融,陈默却再三推脱,态度倒是颇为礼貌,甚至还款待卫家派去的人,耐心解释,一副为大局着想的样子。

    但卫家掌权者也都是经历过世故的人物,哪不知陈默这看似客气以礼相待,但实际上根本就是一步步锁死他们的出路,削弱和打压卫家,而且这手段,比直接上来明刀明枪的跟你来要可怕的多。

    要是陈默真的上来就带兵来找茬,卫家反而不怕,这天下悠悠众口,就算你今天把卫家重创,日后也绝对能让你连本带利的吐出来。

    但陈默所为,却是一步步变被动为主动,现在基本可以确定,陈默那客气的表面下,对卫家不怀好意。

    卫觊跪坐在桌案后,他的桌案上摆着地图,没有听旁人的议论,眉头却是越锁越深。

    “不知好歹,我等这般软语相求,他却还是推拒,待这次贼患过后,看他在这河东之地还有何立足之地!”一名年轻人冷哼道。

    “够了!”卫觊有些听不下去了,拍了拍桌案,看向四周的族人,心中突然生出一股无力感,这么多人,只看出陈默在为难他们,就没一人看出卫家真正的危机?

    “家主!”众人见卫觊动怒,声音顿时没了,一个个疑惑的看向卫觊。

    “调动我们所有能够调动的人力,修固城防,准备作战吧。”卫觊无奈的摇了摇头,这十五岁的少年郎,心机却是颇为深沉啊。

    “家主!”一名年轻族人皱眉道:“陈默这般扶我们卫家脸面,我等难不成还要帮他?”

    不说蔡邕要将女儿嫁给陈默的事情是否是真的,单单就陈默入河东以来,根本不把他卫家放在眼中这件事,众人对陈默的怨气就极重。

    “帮他?”卫觊抬头,看着这些到现在还没有搞清楚状况的族人,无奈摇头道:“现在是自救,诸位难道未曾发现,陈默将各县已然通过这种乡里联防的手段连接在一处,唯独安邑一带未有做任何布署?”

    “就算他做,我等也不能帮他!”那人梗着脖子道,卫家这么多年来,从来没在河东的地界上,吃过这么大的亏。

    “蠢货!”卫觊忍不住站起来,一脚踹翻桌案,指着那族人骂道:“现在不是我们帮不帮人家,而是人家是否愿意帮我们,就剩下安邑一带未曾布署,也就是说,现在对郭太而言,最容易进攻的,反而是安邑,我卫家庄园、田产都在安邑,城外田庄九成是我卫氏所有,若陈默心狠一些,只需放任郭太来攻,我卫家数百年积累,便要毁于一旦,还想叫人家不能立足,从那陈默封锁盐监、蒲板开始,他已经在此立住了跟脚,如今卫氏想要生存,还得看陈默的!”

    “这……”

    卫觊向来温文尔雅,大家还是第一次看到他发如此大的火,但卫觊所言,实在让人难以接受,一名老者道:“那郭太也曾受我等恩惠,况且安邑城池坚固,城外更有重重壁垒阻隔,郭太也没胆量来攻吧?”

    卫家在河东扎根数百年,莫说安邑,从桑泉到安邑这一片最肥沃的土地,至少有一半田产是卫家的,而安邑这里,作为卫家大本营,城外十里之内的耕地,基本都是卫家的,若论财力之雄厚,卫家可不下当世任何一家。

    “恩惠?”卫觊叹了口气道:“远叔,郭太助我等驱除敌对,你们暗中支援郭太盐、粮草以及铁器,莫非真以为我不知?昔日那算是交易,但并非什么交情,更非恩义,如今他们被陈默逼得走投无路,如何会顾忌那些?他们是贼寇!”

    “家主,现在该如何是好?”卫觊如此一说,众人顿时慌了,看着卫觊道。

    “按我之前所言,加固城防,此外城外坞堡也需着人驻守,层层防御,远叔持重,便由你带着一些田契、房契去见陈默,卫家愿意全力支持使君,并愿献上田契,待贼人退后,愿意资助郡府十万石粮草,三百名精壮之士。”

    “家主,过了吧?”几名年轻族人皱眉道,这么多东西,哪怕是卫家,也要伤筋动骨了。

    “多?”卫觊叹了口气道:“我只怕他不收。”

    以陈默的手段来看,要说陈默在来河东之前,没猜出卫家有意针对的话,卫觊是绝对不信的,但这才是那陈默可怕之处,笑眯眯的将刀子一点点捅进你胸口,做事却是雷厉风行,果决异常,根本不给这边反应的机会,就将你给扔进了陷阱里。

    与这样的人为敌,绝不是卫觊想要的。

    至于蔡邕要将蔡琰许配给陈默,那是人家蔡家的事情,蔡琰已经被驱逐出卫家,跟卫家也就没什么关系了,因为这个,而得罪陈默这般的敌人,绝非智举。

    “家主放心,我这便去办!”卫远答应一声,立刻去找地契、房契,准备献给陈默。

    卫觊又将目光看向其他人。

    众人见状不敢多言,连忙各自去指挥人手加固城防,搬运物资,同时通知城外乡庄准备御敌。

    这安邑一带的农庄,多是卫家佃户,卫家的命令有时候比朝廷的命令都要管用,统筹起来,却是比陈默容易多了。

    卫觊的打算,是效仿陈默一般,希望这烽火狼烟,能够吓退来犯贼兵。

    卫家人忙碌了半天,卫觊一直在正厅中主持事物,直到傍晚时,突然衙署主簿跟几名卫家家人冲进来。

    “家住果然妙算,那郭太真的带领兵马赶来了,我等在外的十几个庄子都被郭太率兵摧毁,如今争吵安邑方向而来。”

    “伯儒兄,这可如何是好?”那主簿有些焦急道。

    “莫慌,已有准备。”卫觊无奈叹息一声道:“诸位随我上城去看。”

    “好!”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