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卡洛斯的烛光晚宴 > 《卡洛斯的烛光晚宴》正文 第一百二十九章 找到

《卡洛斯的烛光晚宴》正文 第一百二十九章 找到

推荐阅读: 都市狂枭雄陈六   都市少年医生   中二道士   小说凌天辰桑语溪   巫师亚伯   神级大魔头   重生之带娃修仙   妖孽男神在花都   神级奖励系统  

    维尔格尔的判断十分正确,“狩猎痕迹”确实就希恩留下来帮助禁忌骑士们追踪自己的特殊标记,跟着这位红衣主教一路上留下来的标记快步行进,在太阳升到半空、时间到达正午的时候,大汗淋漓的赛特利和同样疲惫的维尔格尔终于成功找到了自己辛苦追踪的目标——三个躺倒在红褐色干涸土地上的身影。

    因为时间过去了很久,平原上的风流也在不断吹拂,所以这里的血腥气味已经十分平淡了,但是从那一大片明显是被血液染红的地面依然能够看得出来,在不久之前这里发生过一次堪称惨烈的战斗,而且战斗的结局近乎于同归于尽,这才会导致有三个人躺倒在地上。

    只不过在这三个人之中,还活着的人却只有两个…………

    “我记得在法琳塔小姐提供的情报上面说过,那位名叫希恩的红衣主教应该是一个中年男子,而我们要找的同伴则是一个十六岁的女孩和一个十五岁的男孩…………现在看来,倒在那边的应该就是希恩了,而另外两个人……应该就是我们千里迢迢赶来搜寻的目标”。

    站在远处仔细观察前方的情况,谨慎的赛特利在认真判断敌我的身份。

    他知道每一位红衣主教都是受到过专业训练的强大战斗者,在面对这样的敌人时,保持必要的慎重绝对不可或缺。

    虽然……就连维尔格尔都能看得出来,那位名叫希恩的红衣主教八成已经死去了。

    “希恩的腿上似乎被切开了一个大口子,那些血液也都是从他的身体周围扩散开来的,失去了这么多血液……他应该已经死了吧?我记得法琳塔小姐说过,血液是用来输送氧气的,一旦失去了太多血液全身的细胞都会窒息,她管这个叫做……失血过多而死?面对这样的伤害,即使是红衣主教应该也支撑不了吧”?

    注视着那么一大片褐红色的地面,暗暗握紧手中金属小球的维尔格尔也在用他最近才学会的面积公式估算希恩的出血量,而只需要按照这样的公式简单计算就可以明白,正常人类失去了这么多血是不可能继续存活下去的,动脉的开放性割裂伤可没法自行痊愈。

    更何况从血液的干涸程度来看,希恩的尸体倒在这里也已经有差不多一个上午了,这位红衣主教如果还活着,他早就应该起身离开或者原地自我包扎才对,他又不可能知道维尔格尔和赛特利会跟随他留下来的标记来到这里,所以也没有理由布置什么陷阱。

    唯一需要谨慎的其实是一些尸体上可能存在的毒药或者爆炸物,在这件事情上卡洛斯倒是基于自己在骑士小说里看到过的情节在出发前重点提醒过赛特利。

    那段骑士小说的主角就是因为沾染了敌人尸体上的催情药陷阱才不得不找女主角“紧急治疗”,虽然不管是“催情药”这种奇奇怪怪的陷阱还是后面的“紧急治疗”剧情非常值得吐槽,但是在卡洛斯看来这个故事讲述的道理还算“浅显易懂”——毕竟如果一个战斗者如果不希望自己死后被敌人拿走财产与情报……又或者最简单的只是想报复敌人,那么给自己的尸体动一点手脚也不是没有可能,这是每一个“捡尸者”都必须提防的问题。

    嗯,为了解决这样的“安全隐患”,赛特利想出来的办法就是从旁边的树林里削了一根长长的木棍,远远的把希恩的尸体推到了一边,然后才和维尔格尔一起走到了还处于昏迷之中的芙拉娅和兰特面前。

    可能看起来真的不是非常优雅,不过……却足够安全有效………

    当然,在千辛万苦见到了自己的“救援目标”之后,赛特利就更加感叹卡洛斯的“先见之明”了。

    真不愧是烛火的领导者,这份对新人同伴的关心与慎重真的很值得学习——幸亏这是派遣他和维尔格尔来接应了,不然两位宝贵的、天赋好到足以硬拼红衣主教的新人异灵者十之八九就要陨落在这里了。

    要知道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如果没有维尔格尔和赛特利的救援,希恩和异灵者姐弟的战斗真的是称得上同归于尽的,毕竟此时此刻不难看得出来,不论是芙拉娅还是兰特的身体都正处于十分严重的休克状态,他们奔跑了一夜的同时还连续是使用了那么多次异灵能力,芙拉娅更是直到最后还试图使用异灵能力翻盘,来自于灵魂上的疲惫和身体上的虚脱早就成了致命的重创,如果真的再躺在这高达三十八多气温的大平原上被太阳暴晒一天,即使是异灵者的体能十之八九也是别想再醒过来的,在缺乏及时救治的情况下休克加中暑可是非常致命的,完全不亚于被人捅上一刀。

    更何况一旦到达傍晚,草原上饥肠辘辘的狼群更是一群收割性命的死神,到时候两个昏迷不醒、浑身散发着血腥味的异灵者绝对会变成狼嘴里的猎物,迎来最终的“收场”。

    事实上就算现在赛特利特地赶过来救援了……以他那近乎于零的医学知识都没法确定芙拉娅和兰特这两个孩子是否能够脱离生命危险、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呢。

    “唉,到头来还是晚了一点…………不管怎么说先带着他们返回烛火吧,希望异灵者的坚强体质能够再救他们一次”。

    默默的感慨着,赛特利轻轻放平了异灵者姐弟的身体。

    当然,他也没有忘记希恩的圣械,那也是非常重要且非常危险的战利品,在稍微整理了一下芙拉娅和兰特的“造型”之后,赛特利也平静的走向了那位尸体冰冷的红衣主教。

    如果距离足够接近,异灵者判断一个红衣主教身上的物品是否是“圣械”还是很简单的,因为就像摩特克的镰刀一样,希恩的圣械也在不断释放着一份来自灵魂的“憎恨”与狂暴,只不过比那把镰刀要“平静”了些许而已。

    法琳塔说这是来自那位被制作成武器的异灵者灵魂的“最后挣扎”,也是一个自由灵魂在失去自我之后的最后悲鸣,而且随着红衣主教的死去,这份“悲鸣”的呼声还会越发清晰。

    现在赛特利就用这种方法找到了希恩的圣械——那个看起来不怎么起眼的棕色手套。

    不过……该怎么处理它才合适呢。

    有点麻烦呀…………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