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蜀中龙庭传 > 《蜀中龙庭传》正文 第二十三章 此后江湖一百年

《蜀中龙庭传》正文 第二十三章 此后江湖一百年

推荐阅读: 都市狂枭雄陈六   中二道士   巫师亚伯   神级大魔头   重生之带娃修仙   妖孽男神在花都   重生之魔教教主   武逆   随身带个狩猎空间  

    天上秋期近,人间月影清。

    夜幕皎月下,篱笆竹院中,水缸里涟漪点点,水面上映照的除了月,便只剩下那薄衫白衣的少年。

    少年神情坚韧,闭目长息,呼吸绵延,竟有几分道教古籍所描绘的“一呼一吸息息归根谓胎息”的奇妙异象。

    不远处的树梢上,有一袭青衫仗剑守候,青衫少年就是已临武当月余的李承禄。而立身于水缸前的则是徐扶苏。

    李承禄目光紧缩,凝视着下方那位白衣翩翩的少年郎。他和张道灵早早就在旁静坐观详。

    张道灵耸低着头,若按以往习惯,这小道童唯恐早就神采奕奕地盯着徐扶苏的变化,只可惜这武当小道童见夜就睡,死沉死沉的,在怎么喊都叫不醒的情况下,李承禄也干脆放弃了。

    只见水缸前的徐扶苏似睡非睡,额间眉心隐约呈现紫光。

    徐扶苏闭眸而动,双掌张开放在水面之上,围绕一处方向顺势画圆,阴阳交接。此刻徐扶苏仿佛置身于玄之又玄,妙不可言的境界,心中默念《黄庭经》中的古语。

    “心部之宫莲含华,下有童子丹元家……临绝呼之亦登苏,久久行之飞太霞。”

    “扑通,扑通。”伴随徐扶苏一字一语地心读《黄庭经》,他的心房处的鼓动愈发剧烈,如同雷声滚滚,雷霆咆哮。

    就连在旁观望的李承禄都深感惊奇,他的视野中,徐扶苏所画圆由大及小,再由小及大,未有触碰到水面,却引起水缸中清水转旋。

    李承禄忽然记起古籍中有语:心,五行属火,为阳中阳脏,主血脉,藏神志,为五脏六腑之大主,与四时之夏相通应。

    反观徐扶苏身上的玄妙气象,李承禄才恍然大悟,徐扶苏是想用心阳正火之血去破除“镇”字符所给的极寒极冻。

    徐扶苏心念同一,丝丝缕缕的心脉之血在他配合已黄庭经与太极阴阳协调的作用下缓慢驱驶心脉之血在奇经八脉中涌动不止,再汇于识海之中以壮灰焰。

    李承禄费劲努力都看不透徐扶苏识海中的景象,只能从外能清楚见到徐扶苏的体表上腥红与湛蓝交替。

    因为徐扶苏制造的动静而下玉柱峰奔赴武当山的张道陵和柳清风两人亦是目瞪口呆。

    倘若有人能见到徐扶苏识海中的景象,必定会震撼。识海中,覆盖在万里紫海上的冰层让升腾而起的灰焰疯狂侵蚀,一点一滴的融化。

    悬挂于空的“镇”字符金光流溢,散发出阵阵波动,却始终破不开钟罩束缚。

    星星之火,足以燎原!原本四散各地的灰焰汇聚成团,形成滔天火海之势朝万里冰川狠狠地砸下,以迅雷之速消融。

    万里冰川下,紫气东来化作的本源紫蟒百丈身躯与灰焰同时撞击冰川,“镇”字符上已然出现零碎裂痕。

    外界,武当掌教张道陵神色肃穆,目光始终徘徊在徐扶苏身上,忧心忡忡道:“世子殿下以心养火虽好,就怕火势大起,再难扑灭呀。”

    李承禄面色凝重,转头问:“阳气过重,火势过高会怎么样?”

    柳清风接话,沉声道:“轻则走火入魔,重则爆体身亡,只不过还不用担心,世子殿下还有太极没有使用上。”

    灰焰疯狂灼烧,燃化的冰层成水与紫海融为一体,一时间紫海浪涛涌动,此起披伏。而灰焰则是冲上识海上空的铭刻有龙虎山符箓的金钟,在触碰到刹那,金钟顷刻溶解露出内里的“镇”字符纸。

    霸道的灰焰化为龙形直扑“镇”字符箓,刹那芳华间,符箓尽毁。灰焰火势更甚,隐约有要霸占徐扶苏识海的趋势。

    只见紫海之上,一头百丈紫蟒沃出海面,向天咆哮。近乎同时间,灰焰汇聚的苍龙撞想紫气东来化作的紫蟒。

    在两头天地灵物即将撞击时,情况突变,一缕气机赫然出现在灰龙紫蟒间,悄然旋转。

    “以焰为阳,以海为阴,太极阴阳鱼。”,紧闭双眸的徐扶苏猛然睁眼,双眼分明显现一紫一灰。

    徐扶苏身前的水缸中的清水以高速旋动,在一旁观望的三人注意到旋动的水圈中出现有一黑一白交相呼应,相铺相成的景象。

    他虚掌按下,水缸轰然四分五裂,一股强大的气劲自徐扶苏为中心向周围荡开,愣是天才艳艳的李承禄都不由得为之兴奋。

    张道陵与柳清风则是面面相觑,心中骇然。

    在徐扶苏的体内,紫海尚存,只不过多出了一方含有阴阳两极的圆盘。

    在众人看来,徐扶苏的眉心如枣印竖眸,先红再紫,白袍顷刻爆裂开来。

    而徐扶苏的气息也是节节攀升,古铜色的皮肤上包裹着一层金膜。

    武夫金身境,道门金丹境,皆晋升。

    流露一身强横气息的徐扶苏站在早已狼藉一片的竹院中央,他眯起凤眸看向李承禄轻笑,伸出手朝李承禄微勾。

    他欲要问拳李承禄,“李兄跟我说过,你自握剑伊始就认为自己是天下第一。巧了,我自练拳起的那一天,我也觉得我是天下第一。”

    徐扶苏侧头淡笑:“搭一手?”

    李承禄坦然自若,纵身跃下树梢,走马如飞,直至徐扶苏身前。

    只见李承禄突然间掷剑于空,黑剑电光下射,他手握剑鞘,黑剑稳稳落在剑鞘中。

    李承禄将剑横在身前,剑眉微挑,笑语:“徐兄接剑!”

    徐扶苏自然不愿自逞下风,伸出手掌轻轻抵在剑尖之上。

    李承禄忽然跃至空中,抽出藏于剑鞘中的黑剑,悬空自旋,剑身连带李承禄周围形成巨大龙卷。

    持剑少年轻声道:“剑出仙人跪。”

    徐扶苏蹲伏下身,面朝黑剑。先是气沉丹田,再是画出太极阴阳圆,合掌为拳向上递出与那一技剑出仙人跪正面刚上。

    “轰!”

    一时间风尘飞扬,巨烈的波动仍是没有吵醒熟睡中的张道灵。

    张道陵一脸期待,感叹道:“一代新人换旧人,师弟你觉得他们两以后在江湖里成就几何?”

    柳清风望了眼那竹院中以拳抵剑的徐扶苏,和剑意凌然有冲天之势的李承禄,从容笑道:“此后百年江湖,世子和这位李承禄,稳坐天下前三甲,只不过能不能敌得过宋长生,还该另当别论。”

    天骄之战,以平局收官!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