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腹黑诱惑不打烊 > 章节目录 第20章 私奔岁月静好

章节目录 第20章 私奔岁月静好

推荐阅读:家电维修网站 绝世娇宠:双面伊人   唐洛韩若冰全文免费阅读   富甲天下:大盛魁2   星际宠婚:带着系统养萌宝   锦绣清宫:四爷,偏要宠   都市少年医生   皇后的自我修养   神工   腹黑诱惑不打烊  

    “咚咚咚。”

    李明哲从沙发上站起来,抱着李小哲要去开门,熊豆豆从洗衣房里奔出来:“你抱孩子,我去开。”

    门打开,一个白发苍苍的硬朗老头站在外面,一脸冷肃,熊豆豆小心地瞅了瞅那老头身上看起来似乎很昂贵的衣服和身后站着的人,那一身黑衣戴着墨镜的人不是李铮是谁?

    熊豆豆咽咽口水,轻声问:“您是……李老爷子?”

    那老头硬邦邦地哼了一声:“没家教。”

    李铮绕开堵在门口傻站着的熊豆豆,搀扶着李老爷子走进别墅,李明哲让出位置,把李小哲放到一边的婴儿车里,起身去倒了几杯茶过来,熊豆豆收拾了下茶几上李小哲的奶瓶玩具,小心谨慎地把茶从李明哲手里接过去,给李老爷子奉上。

    李老头耷拉着眼皮瞪了熊豆豆一眼:“让男人倒茶,你以为你是谁?”

    李明哲拉开站也不是坐也不是的熊豆豆,低声对她说:“小哲的奶粉好像不够了,你去超市再买点吧。”

    熊豆豆点点头,偷看了眼板着脸的李老头,快步走了出去,李老爷子扭脸看了眼熊豆豆仓皇的背影,再次皱紧了眉头,果然这条小土狗还是那么上不了台面,毫无优雅大方之气,一股子令人反感的小家子作风。

    “把小哲抱过来我看看。”李老头坐在沙发上颐指气使,眼皮都不抬一下,李明哲抱了李小哲过去,揽在怀里让李老头看,李老爷子一把夺过李小哲,李明哲一愣,李老头眼白一翻:“你和小磊都是我看大的,一个奶娃娃我还是能抱得住的!”

    李明哲:……(我是担心您把我儿子吓着,脸拉这么长)李小哲不怕生,在李老头怀里拱来拱去嘻嘻哈哈,伸出小胖手去揪李老头的耳朵,凑上去闻闻,冷不丁咬了一口,咬完自己蹲一边乐不可支地哈哈笑。

    李老头:……(下马威,绝对的)祖孙俩闹腾了会儿,李明哲把儿子接了回去,放回婴儿车让他自己玩,回头跟李老爷子谈话:“爷爷,您今天过来,是专门来看小哲的?”

    李老爷子冷哼:“我是来看望离家出走的孙子,顺便看看曾孙。”

    李明哲浅笑:“您说哪儿的话,我不是已经说明白了吗,我想过自己的生活,画画图纸,跑跑工地,有时间带着他们娘俩出去玩玩。”

    “给我住口,”李老爷子冷冷地打断李明哲的话,“你大好的前途就为这么个上不了台面的女人断送了,你不觉得可惜我都觉得丢脸!”

    李明哲沉默半晌:“不管怎么说,我已经退出李家继承人的范围,雨轩和小磊能力超群,一定不逊色于我。”

    李老爷子端起茶杯重重地放在桌上。

    李铮小声提醒李明哲:“明哲少爷,雨轩少爷已经辞去总经理职务,而磊少爷说要去周游世界。”

    李老爷子缓缓说道:“明哲,设计师这个职位只会把你的才能埋没,只有在李家,你才有施展才华的舞台,只要你肯回来,我可以给你李家所有下属公司百分之四十九的股份。”

    李老爷子能说出这么服软的话,要说不吃惊那是不可能的,李老爷子在哪儿都是硬骨头一块,这回不但肯劝说李明哲回归,更抛出近一半产业的终极诱惑,看样子是下狠心了。

    李明哲俯首一笑:“爷爷,我现在过得挺好的。”

    李老头气咻咻地说:“好个屁,在李家你是叱咤风云的大少爷,现在是什么,给别人打零工的小职员,你……你这个没出息的东西!”

    李明哲但笑不语。

    门外,贴在门板上偷听的熊豆豆低低地叹了口气。

    李老头不依不饶,想尽办法哄劝李明哲回去给李家干活,可李明哲就是不松口,把李老头气得眼睛瞪得溜圆:“你这臭小子还说不听,油盐不进啊!”

    李明哲也不好多说什么,只是一个劲儿地推托,绝口不提回去的事,李老头气得一拍桌子走人了。

    等李老头走了之后,熊豆豆才从外面摸回来,李明哲正坐在沙发上发呆,熊豆豆坐过去,握着李明哲的手:“明哲……对不起……让你过着这样的生活……”

    李明哲笑笑,揽着熊豆豆的肩膀:“什么对不起,这是我的选择,跟你无关。”

    熊豆豆点点头,咬紧了嘴唇。

    晚上,哄了李小哲跟他爹睡了之后,熊豆豆躺在床上开始烙烧饼。

    要说李明哲不想回李家那是不可能的,他那么喜欢站在高处指挥一切,与生俱来的优越感让他在别人手下讨生计,总觉得有那么一点点的委屈和无奈,而他除了看设计方面的书籍以外,没事的时候,总喜欢看报纸的财经版,他的枕头下面也经常压着财经周刊。

    熊豆豆知道李明哲暗地里在炒股票和基金,只是她装做不知道而已,不过李明哲炒股并不赔钱,似乎挣得不少。其实不用想也能明白,他车子的保养,别墅的维护,加上一家三口的高昂生活费,而他又不是每个月都能接到活儿,经常三两个月没有活儿干,那些明面上的收入根本支付不起这些费用。

    熊豆豆不吭声,但心里明白,那么高傲的人,却要为生计发愁,抛开他的优势去跟别人抢饭碗,钱不够用背地里偷着炒股补贴家用,而他只为了要给她和小哲一个幸福的家,一个负责任的爸爸。

    叹了口气,熊豆豆卷卷被子睡去了。

    李老爷子登了一次门后腿脚就熟了,隔三差五地就过来骚扰这家人,每回都把熊豆豆挑剔得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可熊豆豆又不能每次都躲出去,只能硬着头皮见招拆招。

    不过,幸亏被李大哥欺压惯了,熊豆豆对待李老头的冷嘲热讽外加黄牙白眼慢慢地免疫起来,经常是李老头自己说得怒不可遏,人熊豆豆坐一边逗李小哲叫爷爷,母子俩甜甜的声音把李老头弄得灰头土脸。

    “满月酒没办?”李老头气哼哼地瞪着这对父母,眼中全是对他们不负责任的指责,李明哲清清嗓子:“小哲满月的时候我在国外。”

    李老头接着眼刀就扫到熊豆豆身上了:“你干什么吃的,连一个满月酒都办不了吗,什么都依靠你的男人,你的骨头被人抽走了?”

    熊豆豆:……李明哲忙插话打圆场:“她也没什么人可以请,再说,她以给李家孩子过满月的名义请客,咱家不来人,不也是笑话吗。”

    一句话把李老头噎得脸都绿了,李老爷子站起来,指着李明哲跟熊豆豆下死命令:“满月酒的事以后再找你们算账,周岁生日我给我曾孙办,你们别管了。”

    李明哲刚要说话,李老头一瞪眼:“告诉你,你是李家人,就算不接李家的产业你也流着李家的血,李小哲的周岁生日必须在李家过,李铮,你亲自操办这件事。”

    既然不能推辞,那就去李家过个生日呗,但是,接下来的大手笔让小两口很是震惊了一把,先不说调了一架私人飞机方便接送外宾,李家还包下了整个五星级酒店供前来庆生的贵宾住,更让李明哲有点吃惊的是李老头竟然调了一群工匠把李家庄园翻修了一遍。

    “这是你‘家’?”李明哲和熊豆豆带着李小哲被提前接进李家住着,熊豆豆从车里下来,站在金碧辉煌的庄园门口,望着庄园里望不到尽头的草坪和腰上别着对讲机的保镖小分队愣了足足三分钟。

    李明哲牵着熊豆豆的手走进去,偌大的大厅里地板光亮可鉴,十几个穿着制服的用人规矩礼貌地站在一边,在两人刚走进去的时候便齐刷刷地微躬身体,齐声呼喊:“欢迎明哲少爷和少奶奶回家。”

    熊豆豆:……李明哲挥挥手:“别吓着她,你们忙吧。”

    四名女佣走上前,两个托着银盘,两个将温热的湿毛巾递上来:“少爷/少奶奶,请用毛巾。”

    李明哲接过毛巾擦擦手,扔到一边的银盘里,牵着傻愣的熊豆豆上楼了。楼梯上的地毯很厚,走在上面软飘飘的像腾云驾雾,熊豆豆望着墙上价值连城的油画和昂贵繁复的水晶灯很是感慨了一番。

    进去卧室,熊豆豆看了一圈,发现这个“卧室”出奇的大,主卧,夫人卧,婴儿室,洗浴间,衣帽间,化妆间,吧台,客厅,餐厅,阳台,阳光房,花房,书房,健身室,外加俩超大超豪华的厕所。

    熊豆豆点头:“嗯,我终于见到传说中的总统套房了。”

    李明哲:……熊豆豆爬上沙发,一下就陷在里面,苦恼地皱着眉头:“明哲,你说你爷爷想干什么呀,花了好多钱呢,只为了小哲的周岁生日吗?”

    李明哲头疼地捏捏太阳穴:“这几天光准备去了一个亿,我也很担心。”

    熊豆豆叹了口气:“你说小哲跟着他能睡得好吗?”

    李明哲也坐进沙发里,揉揉熊豆豆的脑袋,安慰道:“他会找保姆照顾小哲的,不要担心了,好好休息一下,后天就是庆生晚宴,到时候光保持微笑就能累死你。”

    熊豆豆苦巴巴地问:“我能不出席吗?”

    李明哲圈起手指弹了她的脑袋一下:“不准装蜗牛,给我打扮漂亮点,你想我一个人面对那么多客人?对了,你选一双矮点的鞋子,那天估计会站几小时,我都很难撑下来。”

    听李明哲这么说,熊豆豆的脸一下就垮了。

    庆生晚宴终于开始了。

    李明哲和熊豆豆从下午两三点就忙活开了,一拨拨的人不要钱似的挤进李家庄园,开的车停了满满一院子,保镖车都只能停在庄园外的道路边,一眼望去,跟豪车大卖场似的。

    熊豆豆一身豪门贵妇的造型,华丽昂贵的衣裙和价值连城的钻饰,柔顺的头发高高盘起,优美的脖颈宛如天鹅般优雅,连李明哲都啧啧称赞:“你今天真美。”

    熊豆豆绽开恰到好处的微笑,露出标准的八颗牙齿,从牙缝间挤出几个字:“谢谢老公。”

    李明哲趁人不注意伸手点了下熊豆豆的鼻尖,小声说:“等下回去换双鞋,高跟鞋太累。”

    熊豆豆说:“不要,你那么高,跟柱子一样。”

    李明哲:……(我英俊帅气一米八几的大个子居然被称做“柱子”!)天色逐渐晚了下来,客人们也到齐了,宴会正式开始,李老头上台讲了几句意思意思,然后把李明哲踹了上去。李大哥见惯了大世面,风度翩翩地讲了几句便踢着正步下台,拉着熊豆豆的手,俯身吻上她的耳畔。

    全场抽冷气。

    冰山……前太子爷居然有这么大胆柔情的一面!

    李老头的脸色不是很好,气咻咻地瞪着有失体面的李明哲,熊豆豆娇羞地低下头,小家子气地红了脸,李老头胡子都快吹到天上去了,二话不说,接过保姆手中的李小哲又冲了上去:“各位朋友,这是我大孙子的儿子,也是李家第十一代接班人,李墨云。”

    好家伙,连名儿都改了。

    众人哗然。

    接班人,也就是钦定的太子爷,二十年后将执掌李家大权的人。

    熊豆豆惊愕地望向李明哲,李明哲脸色一下变得铁青,终于明白李老头为什么要兴师动众,搞这么盛大的庆生宴会,原来是为了抢夺继承人,想来李老爷子的作风一向是闷不吭声狂甩雷,这回终于炸着自己人了。

    李明哲一个箭步冲上去,把李小哲从李老头怀里接了过来,抢过话筒,阴沉着脸色:“对不起,爷爷年纪大了容易忘事,我儿子不叫李墨云,他叫李小哲,并不是李家的接班人。”

    当场拆台,一点面子都不留。

    你不仁抢我儿子,就别怪我不义撕你的老脸,李明哲早就厌恶透了李老头独断专行的做派,从来不问别人的想法,一意孤行,他永远不明白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道理,总是按照自己的想法逼迫别人就范,一副皇帝老头儿唯我独尊的嘴脸。

    李老头气得手都哆嗦了,李铮忙冲过去暗中使力把李明哲拽了下来,助理上去打了个圆场宴会就开始了,小提琴那边一拉,悠扬的琴声立刻把尴尬紧张的气氛遮掩了过去。

    李老头指着李明哲的鼻子骂:“你个不肖孙!”

    李明哲冷着脸,一手拽着熊豆豆,一手抱着李小哲,头也不回地往庄园外面走,李老头气得直跺脚,蹲后面蹦着吼:“你给我回来!”

    李铮忙跑到前面拦住李明哲等人的去路。

    两边五口人大眼瞪小眼,剑拔弩张,参加宴会的人都是人精,谁都知道那边局势一触即发,纷纷扮演不相关的角色,各自端着酒杯人模狗样地说着客套话,眼角余光却暗暗瞥向暗流汹涌的中心。

    李老头一步步迈过去,冲着李明哲喷口水:“我怎么会养出你这头白眼狼!”

    李明哲把熊豆豆拽到前面,一字一句地说道:“爷爷,你既然不肯当众宣告她的身份,那凭什么夺走她的儿子?而且,你擅自把李小哲推上继承人的位置,你有没有问过我和他母亲的意见,你根本就不尊重我们!”

    一番话把李老头说得暴跳如雷:“我是你爷爷,管得了你,也管得了你儿子!”

    都到这份上了,还能说什么?李明哲拉起熊豆豆扭头就走,李铮尽职尽责地阻拦,李明哲上去一脚把人踹翻,头也不回地去车库提车,把李老头气得抖得跟瘟鸡似的。

    好嘛,庆生宴会直接冷场,李老头丢了这么大的人,差点犯心脏病,气冲冲地摔脸走人了。李明哲发动车子准备载着熊豆豆回去,刚走到门口只见一辆凯迪拉克堵了上来,李明哲搭眼一看,哟,居然是百年难遇的父亲大人。

    李明哲停下车:“豆豆,这是我爸妈。”

    熊豆豆听说过他父母,据说这两人跟李老头闹不和,宁肯抛下李家百年基业不要,跑去国外过清净的生活,平时很少回来,本来李明哲也没打算他们会过来,准备带了熊豆豆和小哲去看他们,没想到今天在这儿撞上了。

    李立从凯迪拉克上下来,清瘦的中年男子,脸色不是很好,但精神头倒是不错。听李明哲说,他父亲是胃癌初期,坚持活了十几年了。李立下来后,车门另一边一个身穿正式礼服的中年妇人也下来了。

    “明哲,这位就是熊豆豆吧?”李立笑容满面地过来握手,熊豆豆受宠若惊,忙双手抓住李立的手,小心谨慎地问候:“爸,您好。”

    李明哲的妈妈仔细打量熊豆豆,回头跟李立说:“这孩子真标致,咱儿子的眼光不错,这孩子可比秦燕那母孔雀好多了,假惺惺的让人胃疼。”

    熊豆豆:……李明哲把李小哲抱下来塞到他妈手里:“妈,这是小哲,我儿子,你孙子。”

    李立招手叫了个人一问就沉了脸色,拽着李明哲就到一边说话去了,熊豆豆则被婆婆大人揪到一边家里长家里短,愣是把一干贵宾晾在宴会场里,不过,那些贵宾早见过大风浪,该吃吃,该喝喝,该交际交际,一点都不耽误。

    “妈,你们要不要先去跟客人们打个招呼?”

    “嘁,管他们做什么,我先看看儿媳妇再说,臭小子只发了几张照片,可馋死我了。”

    “……”

    爷俩商量完事一前一后走过来,李明哲摸摸熊豆豆的脑袋:“走,上车吧。”

    李明哲抬脚上了李立的车,婆婆大人也坐了进去,熊豆豆抱着小哲刚坐进去,就听李立说,“开车,走人。”

    熊豆豆:……(爸呀,您连李家大门都没进就这么走人……)老两口谜一样出现在李家,又旋风一样刮跑了。走之前李立跟李明哲语重心长地说这女孩儿不错,要好好待她,差点没把熊豆豆的眼泪感动出来。

    李明哲继续东一竿子西一竿子地打游击,搞点设计炒炒股,日子过得平静又舒坦,熊豆豆带小哲遛石头,倒也充实,也不知道李老头是伤透心,还是给这爷俩同时倒戈气炸了肺,好长时间不来别墅这边找事。

    不过,李明哲有次跑工地,中间回来时发现熊豆豆神色慌张地从楼上跑下来,书房的书架里胡乱塞了一本包着书皮的书,李明哲不动声色地让熊豆豆帮他拿件厚衣服,趁她不在时抽出书看了一眼,竟然是日常英语。

    李明哲清楚地记得熊豆豆大学的时候连四级都是低空擦过,六级想都不用想,据她说,听听力简直就像在听鸟语,头疼得很,她居然瞒着他偷偷地学习英语?

    难道她想出国?

    还是为了照顾他和爸妈团聚才勉强自己?

    李明哲把书放回原处,换了衣服,找出落在家里的合同又出去了。

    熊豆豆拍拍胸口,舒了口气,去卧室看了眼熟睡的小哲,回去书房继续钻研超级头疼的蝌蚪文,幸亏英语在学校学过不少,国外也比较通用,努力充充电勉强也能交流,熊豆豆咬着笔杆,皱着眉头拼命往脑子里塞单词。

    晚上,两人忙活完了开始夫妻夜话。

    “老婆,最近忙什么呢,无精打采的,你看你的眼圈黑得像熊猫。”

    “没有啊,可能是秋天到了,比较容易困吧。”

    “明天我去交接,接下来也没什么事,咱们去看看爸妈吧,他们现在正在多伦多游荡,咱们也加入进去,旅旅游,放放假。”

    “好啊,明天我收拾下行李。”

    “多带点儿,咱们要长住一段时间。”

    “哦。”

    “为了庆祝即将到来的假期,咱们再来一次。”

    “……”

    李大哥一家在澳洲定居了,前段时间跑回来登了个记,办了个简单却隆重的婚礼,答谢了下朋友和亲友,李老头没去参加,连礼金都没给,只派李铮去看了看。虽然没有老一辈的祝福,但是挺着肚子赶来祝贺的田静让熊豆豆高兴了很久。

    “几个月了?”

    “五个月。”

    “五个月这么大肚子?”

    “俺家老文厉害,双胞胎呢!”

    田悍妇喜滋滋地摸着肚子,拿眼睛使劲儿看老文,文老师有点儿害羞,脸直往田静背后藏。

    田静到底是百折不挠地和文老师私奔了,虽然没车没房但小日子过得挺滋润,文老师笑得眼角鱼尾纹都出来了,伺候珍宝一样小心翼翼地护着田静,连久站都不让,到哪儿都拿着个厚垫子,担心田静坐得不舒服,田静满脸幸福小女人的模样,挽着文老师的胳膊怎么看怎么般配。

    李明哲提出反正俺们一家都出国定居了,别墅空着也是空着,让田静他们先去住着,等买了房子再搬出去,顺便也能看看房子。田静玉手一摆,拉倒,我们现在要从小培养娃儿艰苦朴素的思想,绝对不能养纨绔啰。

    得,人家小两口有爱喝凉水都甜,别人觉得苦没准儿人家还幸福得冒泡呢。

    婚礼时老周也来了,微笑着跟熊豆豆说一定要幸福,如果受了委屈可以跟他打电话之类的。结果李大哥很不高兴地把熊豆豆扯过去,自己跑去跟周龙法客套。后来熊豆豆问怎么回事,谁想李明哲帅脸一拉,哼,到现在还不忘挖墙脚,门儿都没有。

    其实李明哲知道周龙法这是故意提点自己,但一看到熊豆豆那充满敬意和崇拜的眼神就有点风度不起来,这么个强劲的对手,还是防着点儿好。

    “老婆,以后不准跟他打电话,接到他的电话一定要告诉我。”

    “哦。”

    “做好电话记录。”

    “……”

    平时李大哥人前人五人六的,其实心眼儿可小了,醋劲儿可大了,只要熊豆豆跟别人一块儿吃饭啊逛街啊,那边电话就呜呜地打,告诫美丽小少妇把持住眼睛不准乱看,生怕自己老婆跟帅小伙跑了。

    其实啊,熊豆豆就算有那个心也没那个体力,谁叫李大哥干活那么卖力,那么勇猛呢。

    李雨轩还说本来跟李老头打赌要拆散他们,但是李明哲不按套路出牌把两边人马都涮了,搞得李雨轩单方面毁约,不跟李老头玩了,要不说李老头恨他恨得牙痒痒呢。

    李明哲这才明白真相,早先就想不通怎么李老头拆着拆着突然不拆了,原来是李雨轩倒戈了,李雨轩说这事别跟她说,李明哲说那当然,她现在对你的同情已经够多了,李雨轩黯然。

    李家子孙挺多,但也挺奓毛,大的领着老婆跑澳洲死都不肯回来,老二干脆拐卖自家闺女成了国际通缉犯了,还有一个李小哲连走路都能摔个狗啃屎,那只剩下李小磊了,李老头没办法,把李小磊抓回来硬是赶鸭子上架,可怜李小磊年纪轻轻还不到二十,就坐上了大陆地区总代理公司总经理的位置。

    小李总经理故意板着脸老神在在的样子,挺逗。

    不过,别看小李总经理年纪小,办起事来心狠手辣,还特毒舌,训下属回回都把人骂哭,不过业务水平倒是不错,很有他大堂哥的风范。

    小李总经理平时挺谨言慎行的,就是喜欢关在办公室里打电话,能滔滔不绝地说上仨小时,越洋电话挺贵,可小李总经理一点儿都不心疼钱,成天找熊豆豆大倒苦水,等李小哲长大了后,李小磊就跟李小哲抱怨,搞得李小哲特别苦恼地问他妈咪:“为什么总有一个怪怪的叔叔跟我唠叨,好烦呢。”

    熊豆豆教育儿子:“那是你干妈。”

    李小哲抓抓脑袋:“哦,原来干妈进入更年期了,说话啰里啰唆,好鸡婆。”

    熊豆豆:……(鸡婆!谁教的啊,小哲才四岁!)夕阳下,暖暖的余晖洒在柔软的草坪上,穿着浅黄色连衣裙的熊豆豆站在花园里浇花,娴静而又温柔,李小哲在她脚边快乐地奔跑着,被空运过来的石头甩着一身大毛跟在李小哲后面,摇头晃脑地跑。

    李明哲走出来,拿了件毛衣披在熊豆豆肩上,在她耳畔低语:“爸妈叫咱们吃饭。”

    熊豆豆转身:“明哲,你说咱们会一直这样吗?”

    李明哲笑:“只要你不跟别人跑,我是绝对不会犯原则性错误的。”

    “若是七年时,你痒了怎么办?”

    “那得看你了。”

    “那……如果我惹你生气,而你又特别痒,怎么办呀?”

    熊豆豆担忧地皱紧小眉头,李明哲很是喜欢她对自己这种特依赖怕失去的表情,欣赏了好一会儿,直到熊豆豆都快哭了时才大笑着抱住她,快速地在原地转圈圈。

    “痒怕什么,你给我挠挠呗。”

    (完结)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