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腹黑诱惑不打烊 > 章节目录 第19章 小职员也能养家糊口

章节目录 第19章 小职员也能养家糊口

推荐阅读:家电维修网站 绝世娇宠:双面伊人   唐洛韩若冰全文免费阅读   富甲天下:大盛魁2   星际宠婚:带着系统养萌宝   锦绣清宫:四爷,偏要宠   都市少年医生   皇后的自我修养   神工   腹黑诱惑不打烊  

    熊豆豆这一觉睡了一天一夜,中间被李明哲弄起来吃了两顿粥,一口气睡到第三天早上,就这还没睡醒呢,迷迷糊糊地揉眼睛不乐意起来。

    “吃完饭再睡。”李明哲把熊豆豆扶起来,拍松枕头塞到她背后,架起床上的小桌子,挨个儿把粥菜摆了上去,熊豆豆睡眼惺忪地嘟囔:“不吃饭……要睡觉。”

    李明哲说:“不能再睡了,孩子都见你两面了,你还没正眼看过他呢。”

    熊豆豆“哦”了一声:“我见过,皱巴巴的肉团。”

    李明哲舀了勺粥送到熊豆豆嘴边:“这两天比刚生出来时好看多了,等会儿护士抱来喂奶你看看,快吃点饭,你都一天没好好吃饭了。”

    熊豆豆咽下粥,半闭着眼睛张着嘴巴等着下一口,李明哲特有耐心地喂胖熊猫喝了两碗粥,又喂了一碗鲍鱼海参煲,这才放熊豆豆躺下睡觉,可一躺下却睡不着了,熊豆豆又爬了起来,闹着要吃苹果。

    李明哲拿起一只苹果削,虽然样子挺笨,但总算没削成苹果核,削好把果肉切下来,用小叉子叉好,让熊豆豆自己拿着吃,李明哲擦了手拿梳子把熊豆豆乱糟糟的头发梳整齐,用皮套扎了个松散的小马尾在后面……有点歪。

    李大哥低眉顺眼温良贤淑的样子实在惊悚,熊豆豆咬着苹果半天没反应过来,眼睛在桌子和李明哲的脸上来回看了几遍,小声问:“你是李明哲吗?”

    李明哲黑了脸,伸手拍拍熊豆豆的脑袋:“怎么生了个孩子,脑袋更不好使了?”

    熊豆豆大睁着不相信的眼睛望他。

    李明哲没招了,干咳几声:“你睡觉的时候,我去普通产科病房转了几圈,观摩学习了一下。”

    鼻孔恨不得长在脑门上的冰山大帅哥去产科病房跟一群大妈观摩学习?够惊悚,够劲爆。

    熊豆豆兴致勃勃地问:“学了什么?”

    李明哲倒是挺严肃认真:“挺多,比如说你一个月内不能洗头洗澡,也不能喝冷水,不能生气,说什么落下月子病以后会很麻烦。”

    突然一眼瞥到床脚处的一个黑皮本子,顺手抽出来打开一看,傻了,里面大部分纸张几乎都被写满了,从生活小事到婴儿护理甚至连产妇食谱都有几十种,熊豆豆拿着本子,有点说不出话来。

    李明哲尴尬地抢回本子,转身掖到公文包里:“等会儿雨轩他们过来陪你,我下午出去一趟。”

    熊豆豆点点头,拉起李明哲的手,往上撸袖子,李明哲忙拦住:“你干什么?”

    “我看看我咬的地方。”

    当时疼狠了,什么都顾不上来,正好一大肘子伸过来,那时候哪能分得清楚是人肘子还是猪肘子,上去咬就对了,熊豆豆记得那时候咬得特别使劲儿,肚子有多疼,牙就多使劲儿。

    “没什么,”李明哲抽出手臂,把衬衣的袖子拉紧,“几个牙印而已。”

    熊豆豆不依不饶,赖着要看,李明哲说什么也不给看,熊豆豆气鼓鼓地叉着腰声讨:“你惹我生气,我落下病……就赖你!”

    李明哲没法,把胳膊交了出去。

    撸起袖子的瞬间,熊豆豆眼圈就红了,那还是胳膊吗,牙印一个叠着一个,血痂一层黏着一层,整个手臂又红又肿:“你……”

    李明哲坐过去搂着人安慰:“哭什么,你都挨刀子了我一大男人挨几下咬怕什么。”

    熊豆豆:……一眼又瞄到李明哲手掌上有几处乌青,熊豆豆拎着小心肝问:“不会是我攥的吧?”

    李明哲看熊豆豆一眼:“当时我的手差点被你捏断,幸亏我硬拉着,不然你肯定把医生咬死几个。”

    熊豆豆:……这时候,护士抱着宝宝进来了,见到熊豆豆起来了就开玩笑:“呵,这当妈的真稳啊,孩子都出生两天了还没见过他妈睁眼的样子。”

    熊豆豆:……(他没睁眼的时候我见过他!)手忙脚乱接过软得跟没有骨头似的宝宝,吓得浑身僵硬动也不敢动,李明哲伸手矫正了下熊豆豆的姿势,顺便指导了下抱孩子的要领:“托着脖子,胳膊放松。”

    熊豆豆紧张得出了一身汗,跟怀里的那位小肉团大眼瞪小眼。

    熊豆豆就一大孩子,笨手笨脚的,又不会抱又不会哄,接过孩子没一会儿保准把人惹哭,急得一头汗,李明哲心疼啊,抢过孩子自己搂着,熊豆豆眼馋得不行,抢又抢不过来,只能干巴巴地看着,李小磊轻手轻脚伸进头来,一看人醒了立马跳了进来:“熊熊,你终于冬眠完了!”

    熊豆豆:……李明哲抱着孩子闪一边去,生怕毛手毛脚的李小磊过来撞到,李小磊不但不闪开,偏跑过去掐宝宝的脸:“这小东西,害我听了一夜的惨叫,我都连着做了两天噩梦了。”

    李明哲打开李小磊的手:“洗手消毒,孩子太小抵抗力弱。”

    李小磊撇撇嘴,老实地进洗手间洗了手出来,往熊豆豆的床上一蹦,龇着牙就笑:“熊熊,你给宝宝起名字了没有?”

    熊豆豆歪着头想了一会儿:“叫李小哲?”

    李明哲黑了脸:“换一个。”

    熊豆豆又想了一会儿:“李哲哲?”

    李明哲抱着孩子过来,虎声虎气地说:“你再这么敷衍,儿子可要哭了。”

    熊豆豆摊开手:“那叫李小明吧。”

    李明哲:……李小磊凑上来,神秘兮兮地递过一张小字条:“喏,这是我请人起的名儿,你看喜欢哪个?”

    字条上有三个名字,分别是李绍墨,李晨曦,李然卿。

    熊豆豆拿着字条念出来,感觉有点奇怪:“咦,这些名字……怎么这么……”

    李明哲在一边拉了脸:“是老爷子起的。”

    熊豆豆“啊”的一声:“我说怎么跟你和狐狸的名字风格这么像,为什么李小磊的名字这么大众化?”

    李小磊哼一声:“我名字是我妈起的。”

    熊豆豆捏着字条翻来覆去地念:“嗯,李绍墨,嗯,然卿也挺好……”

    李明哲说:“就叫李小哲。”

    李小磊:……(不准跟我的名字异曲同工)熊豆豆:……(刚才谁拉着脸说这名字是敷衍的)李小哲蹬蹬腿醒来,咿咿呀呀地唱,李小磊特新鲜地跑过去看,拎着李小哲的小胖胳膊乐:“好嫩的细肉质感,散发着浓郁的奶香……”

    熊豆豆:……(你是在评价一根奶油鸡翅吗?)短短半个月,李小哲已经完全脱离了刚出生时小猴子的皱巴样,眼瞅着奔着白胖一路长膘,胖得胳膊上都仨骨节,好玩得紧,李小磊爱不释手,天天抱着跟宝贝似的。

    “小磊,你不要把小哲的奶嘴含在嘴里,那是他的。”

    “他的就是我的。”

    “可是……不卫生啊。”

    “嘁,一小屁孩儿有什么脏的,我不嫌。”

    “……”

    熊豆豆十分头疼这个小奶爸,除了不跟小哲一块儿喝奶以外,其他事情几乎不分伯仲,不是抢李小哲的玩具就是惹李小哲哭,不但如此,李小磊还大包大揽了老妈子的所有活计,硬是把熊豆豆这个当妈的给解放了。

    “小磊,你把小哲给我抱一会儿啦,我一天没有摸到他了。”

    “不给,你一碰他就哭,大堂哥说了不让小哲哭,说哭成‘气蛋’就成太监了。”

    “……”

    熊豆豆除了李小磊睡着外根本抢不到李小哲,前有李小磊抱着不给,后有狐狸虎视眈眈,一有机会李雨轩就抱着李小哲玩“嘟嘟嘟飞”,还十分有耐心地一遍遍地教他喊“爸爸”,熊豆豆蹲一边挠头,“爸爸”这个词貌似不应该由叔叔来教吧。

    可李小哲他爹最近早出晚归,也不知道在忙什么,家里一共仨男人,俩大的成天人影不见,就剩一个李小磊还一半大小子,熊豆豆成天忙着跟一大一小俩孩子斗智斗勇,头疼至极,熊豆豆刚准备跟李明哲抱怨李小哲的教育问题,李明哲就一猛子扎飞机上,出国了。

    这给熊豆豆闪得,唉,你们都忙吧,我自己带孩子,呃……貌似孩子也不用我带……熊豆豆瞅了瞅在院子里抱着李小哲坐摇椅上晒太阳的李小磊,无奈地耸耸肩,这育儿心经看来李小磊是学到手了,倒是自己,到现在还不会哄宝宝睡觉,怨念……孩子有小磊奶爸养着,熊豆豆闲着无聊,于是打起了减肥的主意。

    本来呢,生李小哲之前,熊豆豆已经胖得快走不动了,原先骨架就小,肉一堆就成了只圆皮球。熊豆豆站在镜子跟前捏捏身上的肉,戳戳壮观的双下巴,突然有点担心,李明哲正值盛年,英俊迷人,身边更是美女如云,各个前赴后继地往上冲,就算他不正眼瞧那群如狼似虎的粉黛,时间长了也会形成思维定式,回家再看看自己的黄脸婆……熊豆豆下定决心,一定要恢复生孩子之前虽然不曼妙但还算小巧玲珑的身材。

    很快,李小磊就发现了不对劲儿。

    平时最爱睡懒觉的熊豆豆居然每天早起领着石头出去跑步,非把石头累得几乎是爬着走才回来,还强行辞退了家里的保姆,全盘接手别墅里的所有家务,做饭洗衣打扫卫生遛狗每天忙得脚不沾地。

    更让李小磊大跌眼镜的是,平时吃苹果都按斤吃的熊豆豆,现在竟然一只苹果充当一顿饭!

    “熊熊,你最近抽风了?”李小磊端着饭碗过来浴室,一个人的饭桌冷冷清清,不如跟她说着话吃,熊豆豆蓦地转过脸来,一张脸上涂满了白色的面膜,突然转过来把李小磊吓得一蹦,嘴里的饭“咕咚”咽了下去,噎得直翻白眼:“你……你干啥呢?”

    熊豆豆翕动着跟刮墙腻子一样的脸上唯一能看出是人体器官的嘴:“表吵……鹅在做面么……”

    李小磊转身放下碗,抱起李小哲:“小哲,你妈被鬼附身了,咱们出去买张黄纸回来贴。”

    熊豆豆:……不过,李小磊在知道熊豆豆的减肥计划后,还是比较支持的,每天早上从床上爬起来陪着熊豆豆跑啊蹦啊跳啊,两人晨练回去后李小磊带孩子,熊豆豆做家务。熊豆豆为了练出小蛮腰,一天能把几百平方米的地板拖上三遍,李小磊带着李小哲在锃亮的地板上打滚……李小磊围着还不会翻身的李小哲打滚。

    不滚白不滚,地板干净也是拖,不如贡献点脚印拖起来还带劲儿。

    一般下午的时候,李小磊和熊豆豆就带着李小哲和石头出去遛弯购物,顺便等李雨轩下班,有时候李雨轩回来晚了,两人能从几公里以外的超市再溜达回来。

    “哇,好年轻的爸妈……”一对青年男女走过去,扭头使劲儿看稚气未脱的李小磊和圆圆脸的熊豆豆,旁若无人地惊呼。

    李小磊:……(斜目,我这种花美男像是已经有儿子的人吗)熊豆豆:……(又开始了)李小哲:……(大尾巴爹,你被戴绿帽了)熊豆豆:……(是大尾巴狼,不是大尾巴爹)李小磊:……“喂,我下飞机了,晚上回家吃饭。”李明哲给家里打电话汇报行程,熊豆豆忙拽了李小磊出去采购,准备做顿大餐给李明哲接风洗尘,这当爹的一走就是俩星期,儿子都会笑了当爹的还在外面疯跑,满月酒也没有摆,儿子的小脸都皱巴了。

    李明哲刚从国外扎回来,家都没来得及回就被李老爷子的狗腿李铮给押回了老宅,正好李明哲还想找李老头商量点儿事,略微板了脸表示一下不喜欢被人盯着的情绪,抬脚跟着李铮走了。

    李老爷子早就听说自己的大孙子添了个小曾孙,一张菊花般沧桑的老脸总算是不拉得那么长了。其实李老头也不是不喜欢熊豆豆,就是有种贵族独有的血统洁癖症,就好像自己养的威风凛凛的纯种哈士奇居然喜欢上一条小土狗,巨大的血统落差让李老头实在难以接受。

    在李老头眼里,秦燕就是另外一只纯种的母哈士奇,血统高贵,秀外慧中。

    在李老头眼里,熊豆豆就是那条攀高枝的小土狗,丑得要命不说,还土里土气的,更可气的是,自家的哈士奇愣是被迷得魂都没了,追着小土狗不放连家产都不要,你说这怎不气死个人呢!

    不过,小土狗倒是争气得很,一举就生了个大胖小子,反倒是自己精心挑选的母哈士奇,结婚都好几个月了,肚子一点儿消息都没有,李老头扼腕叹息,却对那个没见面的小曾孙念念不忘。

    李明哲见到李老爷子,往沙发上一坐,不慌不忙地等着老爷子说话,李老爷子见自家孙子这么沉得住气,心里早猜到了七八分,死小子是有备而来的。

    “明哲啊,孩子取名了吗?”李老头眼睛直盯着李明哲,他让李小磊把自己选的名字送过去,却不说是自己的意思,其实也是有点儿抹不开面子,毕竟是把人家不算登对的小两口给拆了,可李小磊到现在也没有回话,看样子是他准备自己取了。

    李明哲淡笑:“取了,叫李小哲。”

    ,你叫李明哲,你儿子叫李小哲,那你孙子岂不得叫李再哲?李老头气得差点没蹦起来,好啊,这俩不着调的,取名是个多大的事,居然随便把当爹的名字一改,图省事也不是这么个偷懒法啊!

    “你……你给我改了!”

    李明哲正色道:“既然您都不承认她和孩子,有什么资格置喙孩子的名字?”

    一句话把李老头噎得直翻白眼,眼瞅着自己辛辛苦苦养了这么多年的哈士奇为了条小土狗和一条小串串狗(李小哲)跟自己翻脸龇牙,李老头满腔的热血和对曾孙的思念一下冷却在胸腔里,拉着菊花脸把李明哲赶了出来。

    李明哲头也不回地走了,踢着正步回去抱孩子搂老婆去了。

    到家时正看见李小磊从出租车上跳下来,李明哲把车停车库里,过去帮李小磊拿东西,李小磊一包一包往外拎,拎完了又拽了一根白嫩嫩的小手,小手连着纤细的小胳膊,小胳膊连在玲珑的小身体上,虽然不复以前纤细,却也前凸后翘充满女人的韵味。

    熊豆豆轻盈地跳下车,少女一般。

    李明哲瞟了一眼,低下头捡地下的袋子,却立马直起身目瞪口呆地打量着一点也看不出来刚生过孩子的小女人,熊豆豆倒是脸红了,拎起东西低着头红着脸扎厨房里忙活。

    李明哲拽住李小磊问:“说,你怎么虐待她的?”

    李小磊:……李小磊拎着袋子,漫不经心地说,“某个笨女人怕自己又胖又丑被老公抛弃,自己虐待自己,每天只吃一点猫食,还参与长跑(跟石头)和竞走(跟自己)以及爬楼梯擦地板等一系列的减肥运动。”

    李明哲:……熊豆豆做了一大桌的菜,自己却端了碗蔬菜汤猛喝,一点儿饭也不吃,李明哲拉下脸:“给我吃饭,不准再减肥了!”

    熊豆豆扁着嘴:“不要……”

    呵,几天不见都上房揭瓦了!李明哲眼睛一瞪:“你说不要不行,给我老老实实吃饭。”

    熊豆豆扭头:“不要,好不容易减掉二十斤,我还要再减二十斤。”

    四十斤……还有人样吗?

    李明哲“噌”地站起来,拿起一碗饭抓小鸡一样拎着熊豆豆上楼了,熊豆豆抓着楼梯不放手,叫道:“我不要吃饭……啊……”

    李明哲干脆打横抱起熊豆豆,大步流星向房间走去,进门就把人扔到床上,自己也扑了上去。

    “好啊,不听我的话了,看我怎么教训你!”

    “呜哇……不要……人家不要吃饭……肚子上好多肉肉……”

    “我喜欢软软的手感。”

    “那也不要吃饭……唔……”

    李明哲把饭倒进嘴里,笑着压低身子,用力制住拼命摇摆的熊豆豆,硬把饭哺到她嘴里,拿手捂住不让她吐出来,挑眉邪笑道:“是乖乖吃饭,还是我继续喂?”

    这么无赖的行径竟然被李明哲干了!熊豆豆睁大眼睛,最后只好妥协,哀怨地把饭咽了下去。

    李明哲又下楼拿了点儿菜上来,亲力亲为地把熊豆豆喂了个饱,熊豆豆抱着肚子在床上滚:“呜哇……我明天要多跑一个小时才能消耗掉这么多卡路里啊……”

    李明哲眼睛一眯,阴沉沉地说道:“既然你这么担心胖,那你老公我只能受累帮老婆减肥了。”

    熊豆豆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被李明哲一个恶狼扑食压倒在大床上了。

    “老婆,听说这个运动很减肥呢,以后我们多做做。”

    “你你……小哲……你爹是大尾巴色狼……别忘了……啊……”

    “敢教坏我儿子,看我怎么收拾你!”

    “啊啊……”

    一番云雨过后,李大哥光着上身半靠在床上,吃饱喝足地眯缝着眼睛,酝酿情绪准备再来一次,熊豆豆筋疲力尽,抱着枕头直打盹,嫌熊豆豆离得远,李明哲伸手把人捞了回来,压在自己胸前:“怎么样,你老公我是不是还那么威猛?”

    熊豆豆迷迷糊糊地“嗯”了一声。

    李明哲扳起她的脸:“说,你老公我是天下第一神棍!”

    熊豆豆:……“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猥琐……”

    李大哥脑袋一甩,意气风发地说:“那是跟外人,跟内人装什么装,没事说点小情话,增进夫妻感情,提升生活情趣,是吧,我的跟外人闷跟我骚的小豆豆?”

    熊豆豆:……(形象啊形象!)洗完澡,李明哲从床头摸出一本书翻看,熊豆豆看到他手中的书,并不是他平时喜欢看的财经书籍,而是一本关于平面设计的书。

    “明哲……”

    “嗯?”

    李明哲抬起头,半湿的发丝垂在眼睛前面,性感极了。

    熊豆豆手指杂乱地绞在一起:“你……你为什么离开李家?”

    李明哲无所谓地笑笑:“我说过,那样的生活太累了,我想过普通人的生活,朝九晚五地上班,回家抱着儿子在房间里玩耍,吃到你亲手做的饭菜,等周末的时候,我开车带你和小哲出去玩,就这样。”

    熊豆豆抿着嘴,问他:“是不是……你爷爷不同意我进……你家?”

    李明哲招招手,熊豆豆连忙过去,李明哲捏着熊豆豆的脸,恶趣味地把她肉肉的小脸捏成包子样:“你成天想什么呢,我难得高尚一回,你就不能表现出崇拜的样子?”

    熊豆豆勉强笑笑,却担忧地皱巴了小脸:“是不是因为我的家世……”

    “你的家世?”李明哲笑笑,“不就是一个不负责任的父亲,一个离了婚又不肯承认女儿的母亲,反正你跟他们也没有关系了。再说,如果我想让你进李家,谁反对也没有用,我只是不想把你关起来,然后再把自己丢到一堆公文中糟蹋生命,老婆,你能不能不提这些事,我好几天没有睡过好觉了。”

    李明哲打了个哈欠,把书往旁边一扔:“我先睡了。”

    熊豆豆去浴室简单地冲了澡,出来的时候李明哲已经睡着了,英俊的脸上写满了疲惫,熊豆豆轻轻爬上床,帮他掖好被子,自己也裹紧被子睡了。

    吃过早饭,熊豆豆正收拾餐具,李明哲坐在沙发上看报纸,漫不经心地提起:“老婆,等会儿你跟我一起出门,穿正式点。”

    李雨轩正要出门,抬头看了眼李明哲。

    熊豆豆“哦”了一声。

    李明哲回视李雨轩,慢悠悠地说:“咱们去民政局,复婚。”

    李雨轩的脸色“刷”一下变了,摔门而去,李明哲收回视线,继续优哉游哉地看报纸,脸色也没有任何波澜。

    李明哲揽了个小户型改造的活儿,不用坐班,在家画画图就可以了,熊豆豆也接手了李小哲,不让李小磊继续当干奶爸了,李小磊闲得皮痒只能去找石头梳毛,眼巴巴地看着李小哲在他父母的手中欢笑蹬腿。

    生活仿佛步入了正轨,直到一个人的出现。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