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腹黑诱惑不打烊 > 章节目录 第18章 大BOSS哭了

章节目录 第18章 大BOSS哭了

推荐阅读:家电维修网站 绝世娇宠:双面伊人   唐洛韩若冰全文免费阅读   富甲天下:大盛魁2   星际宠婚:带着系统养萌宝   锦绣清宫:四爷,偏要宠   都市少年医生   皇后的自我修养   神工   腹黑诱惑不打烊  

    李明哲回来了,短期内不打算再去国外开拓事业,公司已经扔给李雨轩,他落得清闲掌柜的美差,每天看看新闻健健身遛遛怀孕的那位,休闲自在权当是休假了。

    李雨轩愤愤然,凭什么啊,老子在外面累死累活就为了养你们这几口猪!李小磊不甘示弱,不是跟李明哲争夺熊豆豆的陪同产检权,就是闹着要给熊豆豆念童话顺便哄睡觉,李明哲被闹得格外心烦,头疼得很。

    于是乎,三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好怪异的组合)就这么过日子了。

    眼见着熊豆豆的肚子越来越大,李雨轩觉得周身的压力也大了不少,有天他找了李明哲出去喝茶:“老爷子能任你这么逍遥自在?”

    李明哲欣欣然品了口茶:“他现在拿我没办法,我已经跟他撕破脸了。”

    李雨轩不信:“你奋斗了这么多年,不就是为了站在最高的地方,你以前的雄心壮志去哪儿了,还是……你另有打算?”

    李明哲一笑:“没有打算,走一步看一步,以不变应万变。”

    李雨轩有点摸不着头脑:“不对,你满肚子阴谋诡计,能甘心让别人玩得团团转?”

    李明哲叹气:“雨轩,你到底想问什么?”

    李雨轩哼气,圈了胳膊倒在椅背上:“我看你最近特别不对劲儿,你一变态工作狂居然转性成家庭煮夫兼‘三陪’(陪吃陪睡陪溜达)人员,真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李明哲眼睛一斜:“我要是告诉你这是爱情和家庭的力量,你是不是不信?”

    李雨轩狐狸眼一挑:“拉倒吧,我要信我就是傻鸟。”

    李明哲笑:“那你还真的鸟了一把。”

    李雨轩:……喝了一肚子黄水,李雨轩扭扭屁股,凑过去问:“那些人和秦燕你怎么弄的?”

    李明哲继续品茶:“没怎么弄,人都在周龙法手里呢。”

    李雨轩急了:“你怎么把人撂那边就不问事了,秦燕那贱人呢,她跑哪儿去了?我只查到她躲到法国去了,具体在什么地方?”

    李明哲眸光一闪:“李雨轩,她现在还是你的堂嫂。”

    李雨轩气得拍案而起,指着李明哲的鼻子骂:“好啊,我就说你怎么这么长时间没动静,合着是保护那贱人呢,你个见色忘义喜新厌旧的浑蛋!”

    李明哲慢悠悠地说了后半句话:“等哪天她不是了,你想干什么都不关李家的事了。”

    李雨轩戛然而止。

    李明哲喝了口茶,继续放雷子:“那些人在周龙法手里不会舒坦的,听说他正在培养下一代的接班人叫什么小野的,我想周龙法肯定不会浪费这么好的‘沙袋’,而那个女人,在周龙法的眼线下过着担心受怕惶惶不可终日的生活,估计也好不到哪里去。”

    李雨轩坐下来,又倒了杯茶:“想不到你对女人也不怜惜嘛。”

    李明哲问:“她是女人吗?”

    李雨轩笑,喝了口茶,皱着眉咽下去,大骂:“TMD谁发明的谈事情到茶馆的,没事喝个红酒多带劲儿啊,一壶刷锅水这么难喝还卖一千八,抢钱吧他们!”

    李明哲:……(洋鬼子教育出来的人才……孩子的教育还是亲手指导的好啊)两人出了茶馆,李雨轩开着超拉风的“剪刀门”跑去逛商场了,李明哲坐进自己的车里,摸出另一部电话拨通了国际长途。

    “喂,庭海,那边进行得怎么样?”

    “我说李明哲,你怎么算得这么门儿清啊,他们装模作样拿捏了半个月居然全体同意了,你这远程遥控都能谈出这么大的诚意,可以啊你。”

    李明哲淡然微笑:“那是他们不笨。”

    庭海那边抱怨连天:“跟你玩儿早晚得把自己搭进去,我算是看明白了,你就是拿我当枪使呢,我一纨绔容易吗,我花天酒地的多好啊,跑这儿来给你拉关系跑客户的,回头你得意思意思啊。”

    “好。”

    “我前几天看中一全球限量版法拉利跑车。”

    “没问题。”

    “李明哲,你说他们是不是觉得你家老头子活不长了,李家早晚会落你手里才答应得这么痛快要跟你攻守同盟的?”

    “以前我觉得你满脑子糟粕,我觉得我看错了。”

    “我KAO,你这是变相损我呢!爷一直都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千万不要抱希望。”

    李明哲沉了口气:“庭海,你总逃避责任是不行的。”

    “嘿,我可跟你说好了,以后别提这事,我就一纨绔记住了,我帮你那是义气,你要跟我家里面说我的事可别怪我翻脸啊!”

    “行,那车你喜欢什么颜色?”

    “大红色带黑色火焰纹!”

    “……”(回头找人匿名订购……)胖熊猫的肚子越来越大,身体也沉重得像灌了铅,成天赖在沙发上怎么也不肯起来,可总是坐着不行啊,运动能保持良好的体力和防止便秘,眼看着熊猫越胖越孱弱,走两步就喘,李大哥心里着急起来。

    “我陪你出去走走?”

    “不要。”

    “那咱们去商场给宝宝买点小衣服?”

    “买了。”

    “你懒得说话都只说两个字啊?”

    “嗯。”

    李大哥没办法了,眼睁睁地看着歪在沙发上的熊豆豆慢悠悠地啃光了一盆苹果。

    国外的合作计划有序秘密地进行着,为了不引起李老头的注意,李明哲尽量高调陪老婆,低调拉拢人心,但办什么事都要钱,尤其是这种涉及建立新关系网的大事,更是砸钱的买卖。

    李明哲约李雨轩出来,鉴于李雨轩是在国外长大的,对茶道嗤之以鼻,李明哲专门找了家酒吧,两人蹲吧台边上喝着洋酒谈事。

    李雨轩狐狸眼一斜:“你今天怎么得空找我?难道是夫妻间不能说的秘密?”

    李明哲被李雨轩夹枪带棒的话噎了一下,端起酒杯抿了一口:“雨轩,你对我还是这么充满敌意?”

    李雨轩冷哼:“说吧,找我什么事?”

    李明哲也不多废话了,开门见山:“我需要十个亿的资金,你能帮我吗?”

    这么多钱,可不是一般二般的小公司,肯定是国外那片他刚起的产业,李雨轩眼珠子一转,随即明白怎么回事,恍然大悟地“哦”了一声:“我说你最近怎么甘心窝在家里,原来是有后招啊,合着你还真想把豆豆弄进李家?”

    李明哲问:“这个不是目的,我只是想给她一个名分。”

    李雨轩一口气喝光了杯中的酒,冲着调酒师吼:“再来一杯,”转而冲李明哲冷笑,“大哥,你在国外的生意做得很大吧,你把她捆在身边又不陪她,这跟打入冷宫有什么区别,你就是这么对她好的?”

    “这个以后再说,”李明哲叹口气,换了个话题,“雨轩,公司在你的经营下业绩不错,国外的教育虽然跟国内大相径庭,却也培养能力。”

    李雨轩嘁一声:“少来。”

    李明哲问:“我知道,你一直不愿意在家里待着,也不肯为李氏做事,你是觉得李家亏欠你和你的母亲太多,所以才故意弄坏名誉逃开老爷子,但是我问你一句,这次你心甘情愿地接手公司,是不是跟老爷子达成了某种协议?”

    李雨轩的眼中精光一现,飞速消失,哼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李明哲说:“我想,老爷子一定是拿她来胁迫你,而且,他一定答应了你什么事。”

    李雨轩“噌”地站起来,拎起椅背上的西装就走,李明哲一把把人拉住,目光深沉:“争抢一个不爱你的女人,就算抢到了又如何?”

    李雨轩恨恨地挣开李明哲的手,回身指着他的鼻子骂:“至少我光明磊落,我爱就爱,一心对她好,不像你爱也藏着掖着,更不会背信弃义,跟别人结婚!”

    李明哲被刺中心事,眉毛也竖了起来:“如果那时我不妥协,我相信老爷子有本事把人绑到我跟前逼我去教堂,与其闹到那种地步,不如我退一步再做周旋。”

    “哼,我看你就是看中秦家的势力,他家不就是公检法有点儿人吗,至于吗?”

    李明哲有点恼:“雨轩,你这个偏激冲动的毛病怎么还改不掉,我对秦燕什么态度你也看到了,跟她离婚是早晚的事,现在机会不成熟,跟秦家闹翻就等于跟老爷子撕破脸,再说她预产期就在下个月,这个时候起风波对她对孩子都不好。”

    李雨轩冷哼一声:“我偏激?那是因为我担心她,我恨所有伤害她的人。”

    李明哲说:“雨轩你要记住,成大事必须具备两点,一是低调,二是忍耐。低调能够麻痹对手,而忍耐则是为了把事情做得更好,冲动会把矛盾激化,让事情失去转寰的余地。”

    李雨轩说:“虽然我很认同你的说法,但我依然对你的冷血和自以为是嗤之以鼻。”

    酒吧约会不欢而散。

    晚上四人在饭桌边吃饭,连神经特别粗线条的熊豆豆都感受到了两人之间的阵阵寒气:“明哲,你跟狐狸怎么了,一个个脸拉得跟驴脸一样长。”

    李明哲:……李雨轩:……李小磊:嗯,还挺形象。

    李明哲:!

    李雨轩:!

    李明哲夹了块猪蹄子放到熊豆豆的碗里:“多吃点,不然晚上又吵着饿。”

    李雨轩敲敲碗边,冷不丁冒出一句:“少食多餐对胃好,你让豆豆一口气吃这么多,搞得消化不良怎么办,一点常识都没有。”

    熊豆豆连忙打圆场:“我胃好着呢,不会消化不良的。”

    李雨轩气得摔碗走人了。

    李小磊凑过来,觍着脸问:“熊熊,晚上想吃什么夜宵?”

    “嗯,随便。”

    李小磊从口袋里翻出一张皱皱巴巴的纸,指指上面的菜:“咱们吃这个吧?”

    熊豆豆拿过小字条看,口水鸡,水煮肉片,豆沙包。

    “是你自己想吃吧,”李明哲抢过字条团成一团扔进垃圾桶,冷着脸说,“她夜宵只能吃清淡的,让保姆熬点粥,不准吃川菜,太刺激对宝宝不好。”

    好想吃……熊豆豆皱了脸。

    李小磊翻了个白眼:“大堂哥,你管天管地管人拉屎放屁,熊熊吃得开心就是对宝宝好,对着你个冰山扑克脸吃饭不消化不良才怪!”

    李明哲摔筷子走了。

    熊豆豆戳戳李小磊:“咱俩把他俩都气跑了,好像有点儿不道德。”

    李小磊哼:“管他们干吗,你没看出来啊,他俩肯定在外面掐架来着,你瞅二堂哥那脸,鼻子都气歪了,咱吃咱的。”

    熊豆豆担心地看看楼上紧闭的房门:“可是他们都没有吃饭呢。”

    “吃‘气’就够了。”

    “……”

    吃完饭,熊豆豆照例窝在沙发上,把水果盆(注意是盆)搁在肚子上,一边吃水果一边看电视,李小磊则任劳任怨地在厨房里准备材料,等弄得差不多了熊豆豆才被李小磊像扶着太后一样地驾临御厨房,开始炒菜。

    很快,夜宵做好了,两个大盆(注意是盆),外加一锅豆沙包。

    李小磊捻了块滴着辣椒油的鸡肉扔进嘴里:“嗯,味道不错。”

    熊豆豆现在一个人吃两个人的饭吃得挺多,李小磊也不知道抽哪门子风也跟着一起增量,不过两人一个是横着胖,一个是竖着长。眼瞅着李小磊直蹿个儿,尖尖的小下巴也出了棱角,为这事熊豆豆不止一次叹息李小磊长废了啊长废了,你说以前多漂亮的小正太唇红齿白的,眼瞅着就退去青涩步入男人的行列。

    两人稀里呼噜把两大盆的菜都吃完了,抹了把辣得发麻的嘴,熊豆豆爬回沙发上咬豆沙包,三口一个,转眼间干掉一小堆。

    “哎哟……”熊豆豆抱着肚子开始打滚,李小磊忙问,“咋啦?”

    “肚子疼……”

    李小磊吓得满头冒汗,冲着楼上扯着嗓子就喊:“快……大堂哥二堂哥,熊熊要生了!”

    楼上俩房间门立马被打开,两人神情紧张地往下冲,一个没穿拖鞋一个头发还是湿的,李明哲最先冲到熊豆豆跟前,握着她的手问:“怎么样了?”

    熊豆豆皱着眉头,指着肚子:“疼……”

    李雨轩也顾不上跟李明哲刺毛了,拍他肩膀催他:“你快收拾下,我去开车。”说着就往外跑,连衣服也顾不上换,李明哲跟在后面喊:“开我的车,你的车太窄她进不去。”

    熊豆豆:……李明哲抱着沉重的胖熊猫往外走,累得直喘粗气,李小磊在屁股后面拎着熊豆豆的大衣,四人鸡飞狗跳地赶到医院,医生检查半天问:“宫缩几分钟一次?”

    四人:……(大眼瞪小眼)医生又问:“羊水破了没有?”

    四人:……(继续瞪眼)医生问:“谁是她老公?”

    李明哲站出来:“我。”

    医生指着李小磊问:“你不是她男朋友吗?”

    李小磊咽口水:“是……”

    医生指着李雨轩又问:“我看你眼熟啊,你不是她前男朋友吗?”

    李雨轩干咳几声:“是……”

    熊豆豆哎哟哎哟抱着肚子叫:“肚子疼……疼啊……”

    医生摇摇头,在问诊记录上写病历,问:“谁是她的现任男朋友,跟我进来陪同检查。”

    李明哲抬脚往里走,医生扭脸问:“你不是她老公吗?”

    李明哲黑着脸说:“刚离,”紧接着补充一句,“过几天就结,孩子是我的。”

    李小磊在旁边扔卫生球:“大堂哥,你这也算三进宫了吧,民政局的人都混脸熟了吧。”

    李明哲:……医生白了他们仨一眼,指指李明哲:“还是你吧,你是孩子的监护人,看起来也比较靠谱。”

    李明哲:……(靠谱!)李雨轩:……(谁不靠谱啦!)李小磊:……(得了吧你个妖男,看着就像欺骗良家妇女的色狼)李雨轩:……(你个死孩子毛都没长齐还有脸说我)李明哲:……(再吵都给我滚蛋)李明哲跟着医生进去,帮熊豆豆脱了衣服做检查,检查完医生逮着李明哲好一通数落:“你怎么当爹的,生产迹象都没有就往医院送,连分娩和胃疼都分不清楚,转肠胃科!”

    李明哲:……医生写完病历让护士带着他们转门诊,临走时交代李明哲:“产妇得加强运动了,不然体力不足很容易难产,还有,离预产期近了,在保证营养的前提下减重,孩子太大不好生产。”

    李明哲被数落得灰头土脸,推着轮椅拖着熊豆豆领着吵得不可开交的两个弟弟去了肠胃科,原来是辣椒吃多了,加上吃完就坐下有点消化不良,医生开了点止疼养胃的药,四个人往回走。

    李明哲冷着脸:“明天开始我陪你早晚两次散步,每次半小时。”

    熊豆豆低头。

    李明哲继续说:“每次吃完饭必须活动半小时才能坐下。”

    熊豆豆继续低头。

    李明哲又说:“吃饭定时定量,零食和加餐严格控制数量,夜宵只能喝粥。”

    熊豆豆扁嘴。

    李雨轩看不下去了,冲着李明哲吼:“你什么态度,豆豆本来就不舒服你还劈头盖脸地教育个没完,你这不是增加她的心理负担吗!”

    李小磊插嘴:“就是,跟训下属似的。”

    李明哲眼一瞪,带着两人一通训:“我这是为她和孩子好,刚才医生说什么你们没听到,她就是给你们惯的,晚上谁陪她吃的夜宵,李小磊是不是你,你俩吃的什么把人都吃医院来了,啊?”

    李小磊立马偃旗息鼓,没音儿了。

    李雨轩接过话茬:“谁惯她了,要惯也是你惯的,她是你老婆你不管赖谁呢?”

    李明哲也有点上火:“你别在这儿跟我挑刺。”

    李雨轩哼,晃着腿斜着眼:“她怀孕头三个月你不见踪影,找了个贱货害得她差点流产,现在又冲她大喊大叫,你的刺多得我挑不过来!”

    李明哲气得脸都青了,却无言以对,险些呕血。

    熊豆豆颤巍巍地举起手来,小声地打断正奓毛吵架的两人:“那个……我好像真有点肚子疼……”

    李明哲蹲下来摸摸,满脸的紧张:“哪儿疼,还是胃疼?”

    熊豆豆摇头:“不是胃疼,真是肚子疼,刚才抽痛了一下,比宝宝踢我的时候疼多了。”

    李雨轩也没空掐架了:“还有几天预产期?”

    李明哲说:“还有两个星期。”

    李小磊挤过来:“不会是刚才折腾得……真要生了吧?”

    李雨轩忙拽着熊豆豆的轮椅:“快快,回医院!”

    到底姜是老的辣,李明哲拦住手忙脚乱的李雨轩和李小磊,蹲下握住熊豆豆的手,把手腕上的表凑到她眼前:“刚才是十点零八分,我们等待下一次疼痛。”

    熊豆豆点点头,确实没头没脑地杀回去既没面子又耽误医生的时间,提心吊胆地等了二十多分钟,就连熊豆豆都不抱希望了,肚子突然又疼了一下,熊豆豆惊叫一声连忙抱住肚子:“疼……”

    这下不用李雨轩跳脚了,李明哲当机立断推着人直冲妇产科。

    没想到一进去就听到产房里一阵撕心裂肺的号叫,大半夜尖厉的女声喊得毛骨悚然的,跟上刑场似的,李明哲脸色有些微变,李雨轩更不用说,哪儿遇上过这种事,李小磊早面无血色了,产房里那个一叫,李小磊就一哆嗦。

    熊豆豆反射弧再长也知道这回跑不了了,吓得眼泪直往下掉:“呜呜……肯定好疼……明哲……我害怕……”

    李明哲安慰她:“别怕,我陪着你,到时候坚持不住就叫我。”

    熊豆豆含着眼泪点点头。

    四人又杀回妇产科门诊,还是那个医生,一看四人脸色就知道有情况,拎着听诊器就过来了,顺便问李明哲要了熊豆豆在肠胃科的病历。

    “马上就到预产期居然还吃这么多辣椒!”

    医生眼珠子一瞪,李明哲气场极弱地低下头等着挨训,李小磊在后面跟着一块儿低头,医生虎着脸瞪了李明哲几眼,指指后面的检查室:“躺上去。”

    吓得脚软的熊豆豆被李明哲半托半抱着上了检查床,医生带了护士进来检查了一番:“嗯,确实是要生了,辣椒吃太多有一定的刺激性,孩子起义了。”

    检查完出来,医生“刷刷”地写着住院单:“去,办住院手续。”李雨轩和李小磊看了眼纠结万分的李明哲颠颠地拿着住院单闪了。

    李明哲赶紧换上无菌的消毒衣陪着进去,医生和助产士已经在紧张地准备了,旁边的台子上放着产钳和剪子刀子,寒光四射。熊豆豆又怕又疼,缩在李明哲怀里就是不肯上产床,李明哲连哄带骗,好不容易把人弄了上去。

    “不要害怕,你年轻底子好,很容易生出来的,在疼痛来临的时候用力挤腹部,要用长劲儿,不能松气,一次疼痛,要用力三次,每次用力要用到眼前发黑为止。”

    医生鼓励着熊豆豆,熊豆豆憋足了劲儿咬牙切齿地使劲儿,剧痛中还要用力挤肚子,这感觉像什么?就像剧烈肚子疼的时候,你不但不能抽冷气缓解还要拼命活动疼痛的腹部使劲儿,结果就是剧痛上再加剧痛,更郁闷的是,产道侧切了,血淋淋一道大口子,一使劲儿就挣开,更痛得让人恨不得一头碰死。

    每一次用力,熊豆豆都疼得眼前发黑,喊得声嘶力竭。

    “加油,快了,再使劲儿。”李明哲紧握着熊豆豆的手,在一边打气,帮她调整呼吸,用力。

    漫长痛苦的用力过程开始了,整整用力了二十五次,由于长时间的疼痛,熊豆豆几乎全身麻木了,只有肚子中央那实实在在的剧痛,让神志已经不清楚的熊豆豆感觉自己还是活着的,阵痛又一次袭来,助产士们立刻大喊,用力,用、用、用,憋住了,用力!

    熊豆豆拼命地憋住一口长气,用力用得两眼发黑,脸上的青筋都暴了出来。

    突然感觉腹部一松,眼前依旧是黑的,只是恍惚中,熊豆豆听到了一声孩子的啼哭,几乎不敢确认是不是孩子出生了。等熊豆豆恢复视觉,立刻开始寻找,看到医生和助产士她们已经开始脱手术服,产房的处理台上,一个小小的肉红色的小肉团正在欢乐地挥舞着小胳膊小腿。

    李明哲激动得面容扭曲,紧抓着熊豆豆的两只手狂乱地喊:“生了,生了!”

    熊豆豆气若游丝地说:“以后再也不生了……”

    李明哲忙点头:“再也不生了!”

    护士处理好孩子,抱着孩子过来,把屁股冲着熊豆豆,问:“男孩儿,还是女孩儿?”

    熊豆豆有气无力地说:“男孩儿……”

    护士不满意:“大声说。”

    熊豆豆用尽剩余的力气,大声说:“小兔崽子!”

    护士:……李明哲:……产房外的李雨轩:……楼梯口的李小磊:……护士点头:“看来体力很好,休息一下就可以回病房了。”说完满意地带着满脸黑线抱着孩子走了,医生过来给产道侧切的伤口缝针,缝了半个多小时,让俩新爸妈在产房休息了一会儿,护士过来收拾被血染透了的床单,李明哲眼睛紧盯着上面的一大片血迹,打了个冷战。

    在出门的时候,李明哲吻了吻熊豆豆湿透的额头:“老婆,你辛苦了,你受罪了。”

    熊豆豆疲惫地笑笑,掉眼泪。

    出了产房,外面是一脸焦急的李雨轩,李雨轩冲过来问熊豆豆:“怎么样?”

    小护士笑着说:“要是男人生的话,肯定能把屋顶叫破。”

    李雨轩打冷战:“幸亏我不是女人。”

    李明哲打断谈话:“她太累了要休息,你们回去睡会儿觉吧,跟着熬了一夜。”

    几乎一挨到病床,熊豆豆就倒头呼呼大睡,连愣都不带打的,护士抱着孩子进来喂奶都是在昏睡的过程中进行的。李明哲打发李雨轩他们去门外等着,自己打了热水帮她简单擦了擦脸,盖好被子,让护士进来陪着,然后出去撵那两个赖着不肯走的回家。

    三人走在医院的露天停车场里,清晨的阳光洒了下来,照在李明哲既疲惫又欣喜的脸上,李雨轩坐进车里,问:“你想吃什么,我等会儿给你送来。”

    李明哲摇头,神色沉重:“我什么也吃不下,你给她带点粥吧。”

    李小磊一直沉默地跟在后面,走过来特深沉地说了一句:“母亲真的很伟大。”

    李明哲突然捂住了脸,控制不住地粗重地喘着气,李雨轩一看不对忙从车里跳出来,过去拍李明哲的肩膀安慰道:“别难过,都过去了。”

    李明哲摇头,哑声说:“我从来没见过那么多血,你不知道,她都疼成什么样了,我当时觉得下一秒她就不行了……”深吸口气,用力抹了把脸上的泪水,努力深呼吸,恢复往日的平静,“你们快回去吧,休息好再过来。”

    李雨轩不多说,拖着傻愣愣的李小磊上车回家找保姆熬粥去了。

    “二堂哥,我还是头一次见大堂哥哭。”

    “我也是。”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