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腹黑诱惑不打烊 > 章节目录 第17章 绑架案和蛇蝎美人

章节目录 第17章 绑架案和蛇蝎美人

推荐阅读:家电维修网站 绝世娇宠:双面伊人   唐洛韩若冰全文免费阅读   富甲天下:大盛魁2   星际宠婚:带着系统养萌宝   锦绣清宫:四爷,偏要宠   都市少年医生   皇后的自我修养   神工   腹黑诱惑不打烊  

    这天,李小磊陪熊豆豆出来闲逛,买点宝宝要穿的小衣服什么的,一转身的工夫人竟然不见了。

    熊豆豆被架到包间的时候,本应该在法国“购物”的秦燕正坐在里面优雅地品着香茗,纤细白皙的手指显然被精心保养过,完美的指甲和恰到好处的力道,都能让那只握着杯子的手漂亮得像雕塑一般。秦燕翻起睫毛,看了眼惶恐不安的小女人。

    熊豆豆明显胖了不少,尖尖的下巴已经圆了上去,本来就有些婴儿肥的小脸现在竟真的有点包子的曲线,倒是皮肤一如既往的白,因为被两个男人保护得很好很少在外面奔波,小脸粉白粉白的,有些透明的饱满。

    秦燕暗暗观察着她,心中愤怒的火焰更盛,如果那个野女人是一个比自己还要性感多姿,还要风情万种的女人,那还能说得过去。看到这个女人连自己的万分之一,不,连自己脚趾的美丽都及不上,秦燕怒了。

    优雅地起身走过来,七公分的高跟鞋让本来就高挑的秦燕更加气势迫人,秦燕居高临下地看着熊豆豆,一句话没说就抬起手臂,狠狠抽了她一耳光!

    熊豆豆轻叫一声,扑向一边的墙壁。

    秦燕从桌上抽出纸巾,细细地擦着手指上不存在的污迹,珍珠般的贝齿中吐出两个字:“真脏。”

    熊豆豆背靠着墙壁站稳,紧张地盯着面若冰霜的女人。

    秦燕回去坐下,动作优美流畅宛如高贵的白天鹅,浑身上下绽放的光芒立刻将靠墙罚站的熊豆豆衬得灰头土脸,秦燕扬着美丽的下巴,不可一世地问墙角的人:“你知道我为什么打你吗?”

    熊豆豆想了想,说:“你得不到他,恼羞成怒。”

    秦燕本以为这个女人在被人强行带上车蒙着眼睛带来这里,应该怕得要死,应该跪下来痛哭流涕请求她放过自己,可是,她竟然毫不畏惧地挺直腰背,一针见血地说出最深层的动机,深深刺进心里!

    秦燕“噌”地站起来,毫无风度地抓着熊豆豆一通猛扇!

    若是以前的熊豆豆,肯定会蜷着身子默默挨打,可是现在她是一个母亲,而一个母亲,是不会让孩子受到伤害的,所以熊豆豆在暴风骤雨般的乱打下,不客气地回了一拳头!

    秦燕从来没打过架,哪料到会有人还手?被打了个正着,本来熊豆豆是想打她的脸,报刚才那一耳光的仇,顺便替肚子里的宝宝教训教训这个抢了别人老公的坏女人,可秦燕的海拔太高,熊豆豆混乱中光顾着使劲儿,拳头没了准头,一拳下去狠狠打在了秦燕的胸部上!

    秦燕惨叫一声,一蹦老高捂着胸部满脸的惊愕,接着气急败坏地大声叫人进来,几个便装的人闪了进来。

    熊豆豆连忙后退几步,可背后就是墙,退无可退,秦燕指着缩在墙角的熊豆豆冲那几个人叫:“你们一起上,是打是奸我不管,把她的孩子弄掉!”

    最后一句几乎是歇斯底里。

    那几个人逼上去,熊豆豆后背上的汗毛都竖起来了,秦燕在后面跳着脚喊:“都给我上,谁弄掉我给谁十万!”

    重金诱惑之下,谁还能不冲动?

    几只狼眼冒着绿光冲了上去,撕衣服扯头发无所不用其极,熊豆豆拼了命地挣扎反抗,平时文文弱弱的小女人像一头发了怒的母狮子,用不算锋利的爪子奋力击退扑上来的狼群,用指甲抓,用牙咬,用脚踹,凡是泼妇能用上的招都用了。

    可一个女人,还要护着肚子里的孩子,怎么打得过几只年轻力壮的狼?

    熊豆豆看准时机,奋力从几只狼手里挣脱出来,一个猛子扑倒站在一边疯叫的秦燕,秦燕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脸上就挨了几爪子,登时几道血痕就出现了,秦燕“嗷”地号叫起来,跟熊豆豆滚作一团。

    两个女人打成一团,几只狼可不愿意了,人家可是金主,打坏了不给钱岂不白费力气,都扑上去把熊豆豆扯开来,秦燕蓬头垢面地爬起来,嘶吼:“给我打死这个小贱人!”

    拳头臭脚雨点般落在熊豆豆身上。

    话说李小磊找了一圈不见人打电话又不接就料到出了问题,赶紧打电话找李雨轩。李雨轩不顾李老爷子的警告和封锁,通过国外的朋友联系上李明哲,告诉他熊豆豆失踪了,李明哲的声音都急变调了:“失踪了?在哪儿,什么时候?”

    李雨轩说是在商场里,十分钟前,李明哲顿了顿,拨通了一个电话:“她失踪了,我在国外回不去……拜托你了。”

    周龙法冲进去的时候,秦燕已经走了,估计是去处理脸上的伤,所以她并没有看到周龙法是如何把她叫来的人一脚一个放倒的,一个人整排牙床都被踢碎了,倒在地下狂吐血沫和断裂的牙齿。周龙法带的人不多,但随便挑一个收拾这一群都够了,那些正围着熊豆豆踢打凌辱的人一个也没能跑,全部逮住扔上了车。

    周龙法一个箭步冲到地上的小女人身边,脱下身上的风衣盖在她衣衫不整的身上,轻声说:“没事了,我来了。”

    熊豆豆从臂弯里抬起伤痕累累的脸,浑身不可抑制地战栗着:“宝宝……”

    周龙法点点头,手刀劈下击昏了过于激动的女人,太激动会引起强烈的宫缩,很容易流产,或者……周龙法突然看到了她腿间的血迹。

    李明哲焦灼地在办公室里团团转,已经让助理订了最早一班的机票,可飞回去要十小时,漫长的十小时,不知道她会发生什么事,到底是谁绑架了她,老爷子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出手,不警告先动手不是他的风格。

    生意伙伴?

    李明哲绞尽脑汁想了一轮,就算有些小房地产商跟李氏结了梁子,也不可能会对一个没有名分“不受宠爱”的女人下手,那会是谁呢?

    电话突然响了,屏幕上显示“周龙法”,李明哲猛地抓起电话,紧张得呼吸都要停止了:“找到没有?”

    “找到了,”周龙法的声音显得很疲惫,“是秦燕做的,她找了几个人绑架了她,秦燕亲口说‘是打是奸我不管,把她的孩子弄掉’。”

    逼供对周龙法来说不是难事,短短十几分钟就问出来幕后主使和刚才的经过。

    听了他的话,李明哲只觉得浑身像掉进了冰窟窿一样寒彻入骨痛彻心扉,心寒是因为那个女人温柔的外表下疯狂扭曲的人格,而心痛是……因为她,又因为自己受到了沉重的伤害。

    李明哲能想象得到,她被一群凶神恶煞的人包围住时恐惧慌张的眼神,心一阵抽搐地剧疼,李明哲攥住胸口的衬衣,心痛得几乎要窒息,算尽了所有危险,却忽视了身边的隐形杀手,自己的失误导致了她的灾难,无法用言语表达的悔恨。

    周龙法一直在等待着李明哲的回答,如果他第一句话问孩子,那他再也没有机会见到那个女人了,如果孩子比她更重要,那自己退出这场竞争就不值得了。

    “她怎么样?”李明哲问,电话里的声音惴惴不安,周龙法缓缓说了四个字:“遍体鳞伤。”

    等待良久,李明哲才低低地开口:“今天的事先谢谢你了,替我告诉她,我明天早上去看她,让她等我回去。”

    周龙法眉头一动:“你不问问孩子的事吗?”

    李明哲苦笑,用手捂住了眼睛,指间似乎有水光闪烁:“如果孩子有事,我恐怕再也没有颜面面对她了……”

    周龙法挂了电话,望向窗外昏黄的天际,淡淡叹了口气,私人医生走了过来,微微垂下头:“周先生,她醒了,但情绪很不稳定,一直追问我孩子的事,我没有告诉她。”

    周龙法问:“孩子确定保住了?”

    医生说:“是的,虽然有出血和腹痛的症状,但母体很坚强,一直保持着稳定的心态,而且腹部并没有受到很大的撞击,所以孩子没有太大的问题。”

    周龙法回过身,挑眉问:“稳定的心态?”

    医生点头:“您去看看她就明白了。”

    周龙法闻言,走进了房间,熊豆豆正半靠在床上,手上打着点滴,脸色有些苍白,一见到他进来立马直起身子问,脸上很是紧张:“周哥,是不是宝宝没有了?”

    周龙法走过去坐到床边,握起她的手,上面圆润小巧的指甲全都劈了,记得刚抱起她往医院飞驰的时候,她的指甲里全是血,还带着少许肉丝,是那些欺负她的人身上的,虽然经过清洗指甲已经恢复原样,但断裂的地方依然能昭示出当时的惨烈。

    熊豆豆用力抓住他的手:“周哥,你告诉我啊。”

    周龙法叹了口气,伸手摸了摸她的头:“还不确定。”

    说不上来为什么要骗她,但心里就是有一种想法,如果没有这个孩子,这两个人还能在一起吗?像李明哲这样的人,生活在富足的家庭里,身边围绕着无数形形色色的人,他若是只贪图那一份纯真,等到岁月沉淀了许多年后,纯真的少女也会变得成熟世故,那个时候,他喜爱的纯真不再,会不会后悔?

    熊豆豆有些慌了手脚,絮絮叨叨地说着:“不确定?是不是情况不好啊,我要怎么做才能让宝宝安定下来?我告诉宝宝不要害怕,也告诉自己一定要保持镇定,不能激动,我查过的,如果情绪太激动也会伤害宝宝的。”熊豆豆抓住了周龙法的手,“周哥,麻烦你帮我问问医生,怎么做才能保住宝宝?”

    周龙法回握住她的手:“好好休息,尽量卧床,明天会有一个很厉害的专家过来给你看病,能不能保住……就看他的了。”

    熊豆豆马上躺下,把被子拉高盖好,把打着点滴的手放平:“我一定会好好休息的,周哥,我相信你。”

    周龙法心头一颤,淡淡地笑了:“我以为……你不会再相信我了。”

    熊豆豆眉眼弯弯:“怎么会呢,谁都有糊涂的时候,若是因为一个错误而否认了所有的努力,那才是最愚蠢的呢。”

    周龙法笑,笑容很温暖:“你能这么想,我很感动。”

    熊豆豆拽着被子,小声地询问:“周哥,今天谢谢你救了我,你能不能打电话帮我告诉李雨轩和李小磊一声,让他们不要担心了。”

    周龙法说:“已经通知了,你睡会儿吧,宝宝也累了。”

    熊豆豆本来还想问为什么他会知道自己被绑架了,还赶来得这么及时,但一听到宝宝需要休息,立马老实地闭了眼开始数绵羊,就算睡不着也要尽量睡,努力让“还不确定”的宝宝“确定”下来:“宝宝,快点睡,睡醒了我带你去找狗狗玩……”

    果然一天里,熊豆豆以前所未有的乖顺配合医生吃药打针,连吃饭也不下床,老老实实地躺在床上等着那个“专家”的到来。

    早上,李明哲匆匆下了飞机,周龙法早已经派了车等在机场,李明哲一个人回来的,李铮本来要跟着,却被李明哲强硬地扔在了国外。

    一夜未眠的男人满眼的血丝和担忧,微微长出的胡楂显得他有些憔悴,短短一小时的车程,李明哲开口催促了三次,让司机开得快一点。若不是太心急,李明哲不会在周龙法手下的跟前有失风度,但是,这次李明哲完全顾不上了,遍体鳞伤的她在等着他,归心似箭。

    “麻烦你快一点,谢谢。”李明哲再次开口催促了下司机,司机轻点了下头,将速度再次提高了一些,很快到了目的地,是周龙法在山上的一栋小别墅,周龙法站在门口迎接他,李明哲跳下车快步走过去握住他的手:“她现在的情况……能见我吗?”

    周龙法点点头:“不要让她太激动。”

    李明哲跟着周龙法一路走到楼上的房间,可站到门口的时候,李明哲竟然发憷了,心里的愧疚和悔恨让他的脚沉重得抬不起来。早在漫长的飞机旅途中,李明哲已经作了最坏的打算,一个怀了孕的柔弱女人,被人指使弄掉孩子,“是打是奸不管,把她的孩子弄掉”,一想到周龙法复述的话,李明哲就被话里面的残忍和冷酷激得一阵寒战。

    李明哲站在门口,肩膀微微地颤抖着,遍体鳞伤,她还怀着孩子,就遭到这么惨无人道的暴打,她那么小,那么柔弱,怎么经得起……李明哲拳头攥得紧紧的,周龙法站在一边,看着他赶到这里却又不敢进去,看着叱咤风云的李明哲一再失态,看到在商场上几乎无坚不摧的他脆弱得连推开门的勇气都没有,心中已然明了。

    过了不知多长时间,李明哲抹了把脸,深吸一口气,推开了门。

    周龙法却转身悄悄地离开。

    熊豆豆正躺在里面,迷迷糊糊地睡着,小小的身体陷在柔软的被子里,更显得格外娇小,李明哲轻轻走了过去,眼睛一直盯着她闭着眼睛的脸。

    脸上有很多伤痕,隐隐能看到脸颊上的五指印,额头上还磕破了一块,露出被子的一小截脖子上零星散落着抓痕。

    李明哲心痛如绞,没有勇气再去看被子下面的伤痕,只在椅子上坐下来,静静地等着她醒来,她受到这样的伤害,都是自己的错……李明哲痛苦地抓着头发。

    窗外的阳光洒落在两人身上。

    “嗯……嗯?”熊豆豆伸了个懒腰,一睁眼却看到了最不可能出现的人,登时愣住了,他回来了!

    李明哲却一眼看到了她手臂上的掐痕和断裂的指甲,心中只觉得如天崩地裂般剧痛无比,冲上去抱住她伤痕累累的小身体:“我没有保护好你……”

    熊豆豆眼圈红了,但紧咬着嘴唇不敢哭。

    李明哲深呼吸几下,忍着巨大的心痛:“我不会让你再受伤害了。”

    熊豆豆在他臂弯里用力地点头。

    李明哲抚摸着她的脊背,轻声说:“相信我,我和她结婚是缓兵之计,我只是你一个人的。”

    熊豆豆心头一暖,眼泪掉了下来:“嗯……”

    李明哲把人从自己怀里挖出来,小心翼翼地握着她的手,替她擦去眼泪:“别太激动,医生说你的身体很虚弱。”

    熊豆豆抽抽搭搭地说:“明哲,孩子……”

    李明哲眼中的疼痛闪过,心疼地用额头去蹭她的额头,吻着她满是泪痕的侧脸:“孩子没了就没了,只要你好好的,就行。”

    熊豆豆摇头:“不是……我还不能确定能不能保住……”

    连子宫也保不住了?李明哲更加心痛难当,疼惜地抱住她,吻上她红彤彤的鼻尖,轻声说:“没关系,不能生就不能生,我有你就够了。”

    熊豆豆注视着他,眼泪吧嗒吧嗒地往下掉,泣不成声。

    周龙法敲敲门走了进来,望着在床上哭成泪人的熊豆豆和眼睛红得跟兔子一样的李明哲叹气:“李总,你再让她继续哭下去的话,”视线扫到熊豆豆身上,“孩子就真的保不住了。”

    李明哲呆住。

    熊豆豆愣了一下,马上反应过来,高兴地叫道:“孩子保住了?”

    周龙法点头。

    李明哲被涮了一大顿,又是深情表白又是掏心掏肺,在周龙法跟前丢尽了人,脸色红一阵青一阵,站起来冲周龙法亮白牙:“周总,你故意要看我笑话?为什么没告诉我?”

    周龙法无辜地笑笑:“你没问我呀。”

    李明哲:……(咱俩要是竞争对手,估计会掐得特别惨)熊豆豆皱巴着小脸,小声抱怨道:“周哥,你也把我忽悠了……”

    周龙法继续笑:“没有啊,我也是刚才才知道孩子保住了。”说完意味深长地看了李明哲一眼,意思很明确,如果你因为孩子对她稍微有些不好,我就带她远走高飞,让你再也找不到她,当然孩子你更见不到了。

    从刚才周龙法出现李明哲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被试探的感觉十分让人恼火,英明睿智的李明哲大人被活活耍了一通,鼻子都快冒烟了。

    周龙法依然笑得云淡风轻,仿佛耍人的不是他一样。

    李明哲匆匆从国外赶回来,扔下了正在商谈的事宜,李铮从国外打来电话催促:“明哲少爷,需要您回来一趟。”

    李明哲正在给熊豆豆喂饭,刚盛了一小勺肉粥递了过去,肩膀夹着手机:“推了。”

    “您现在动身的话,还赶得上。”

    “你耳朵聋了吗?”

    熊豆豆一不留神咬住了嘴里的勺子,睁着大眼看满脸不快的李明哲。

    李明哲安抚地拍拍某豆的脑袋。

    这次商谈是早就预约好了的,邀请了几个重要的集团总裁,对李氏跟国际接轨和在当地扎稳脚跟至关重要,这个时候玩飞机可不是闹着玩的,关系到李氏在国外的发展前景,李铮有点急眼:“明哲少爷……”

    李铮还想再劝,李明哲直接挂了电话,从熊豆豆嘴里拔出勺子,回视熊豆豆担心的眼睛,笑道:“我不走了,陪你把儿子生下来。”

    熊豆豆嘟嘴,小脸鼓鼓的:“你怎么知道是儿子?”

    李明哲拍拍胸口,挑着眉笑道:“到现在,你还不了解你老公我的本事?”

    熊豆豆想到一次中标,脸微微发烫,捏着被角小声地说:“那……万一是女孩儿呢,你是不是不喜欢……”

    李明哲伸手摸摸熊豆豆滑溜溜的头发,义正词严地说:“你不要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你当你老公我是文盲啊,生儿子生女儿是我的事,到时候女儿怨我生错了性别你得帮我说话,调和父女关系是你的义务和责任。”

    熊豆豆:……李明哲的手机又响了起来,这回是老爷子,李铮告状的速度真不是盖的,李明哲看了看手机上的来电显示,把碗放到熊豆豆手里,里面还有小半碗肉粥:“必须吃完,回来我检查碗底。”说着拿着电话快步走了出去。

    “喂,”李明哲走到偏僻的地方,四处看了看,没人,“爷爷。”

    李老爷子在那边也没怎么咆哮,就是暴风骤雨般吼了一把:“你小子翅膀硬了啊!你想干什么?大罢工,还是私奔?给我回去!”

    李明哲尽量保持心平气和:“老爷子,我说我拼尽全力在外面打拼为了什么?”

    李老爷子没想到他的孙子打了个太极,把问题兜了回来,还被噎了半句话在嘴里:“什么?你脑子里都是些什么东西?你是李家的继承人,理应为李氏鞠躬尽瘁!”

    李明哲说:“我是继承人,但我首先是个人,不是商业机器。”

    李老爷子怒道:“你这叫什么话!”

    李明哲深吸一口气:“我想这两天发生的事李铮已经给你汇报过了,国外的事你找别人吧,我要留在国内陪老婆(加重语气)和孩子(加重语气),我要看到他们平平安安。”

    别跟我说你不知道那些事,李铮那浑蛋告状都告出花了,也别跟我说秦燕那女人做过的事能当没发生过,那是你找的孙媳妇,我老婆和孩子受苦你也是帮凶之一。李明哲一肚子的怒火拼命压着,若不是多年的良好修养顶着,早烽火连千里了。

    李老爷子半天没吭声,估计心里也明白自己的孙子憋着火呢,半晌才说了一句软话:“那个秦燕做得实在过分,回头我教育教育她。”

    李明哲一听,老头也向着那女人,不禁怒火大盛,压低声音说:“你想教育尽管教育吧,她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了。”

    “你又要离婚?”

    李明哲冷笑:“上次是被逼,这次是必须,性质不同不能算作是又一次。”

    李老爷子叹了口气,继续放软话顺毛:“明哲,你也知道李氏是家族产业,我不可能把大权交给外人,李雨轩不成器小磊又太小,我栽培了你二十多年,你就这么甩手不管了?”

    李明哲沉声道:“那这样,等我的孩子出生后,我再为李氏工作三年,然后离开,那时候小磊也大了,这三年我多教教他,也算尽心了。”

    呵,顺了半天毛,合着顺错了!老爷子一听这话血压差点蹿到两百,涨着青筋暴喝:“你个臭小子这么没良心,我李家这么大的产业都留不住你,你还想跳到哪儿野去?”

    “既然你不让她和孩子进门,那我只能出去了。”李明哲放完话直接挂了电话,使劲儿呼吸了几口才转身往回走,却看到周龙法斜靠在一边的墙壁上,满脸笑意地听电话,李明哲一想到刚才自己那些特别有失身份大毁形象的话让周龙法听了个全场,立马虎了脸:“周总,没发现您还有听墙角的喜好。”

    周龙法笑,站直身子:“李总,你刚才很冲动。”

    李明哲冷哼:“以前我就是太理智了,所以才患得患失,有时候我挺羡慕李雨轩那股一心奔着南墙去的冲动劲儿,活得真实。”

    周龙法走过来,拍拍李明哲的肩膀笑眯眯地说:“你现在不比他差。”

    李明哲的眼刀“刷”地扔了过去。

    “走,到外面谈谈,”两人下了楼梯去了花园,周龙法边走边说,“我猜,你想让国外的产业在短时间内建立起规模,安插上自己的人,以此威胁李家接受她。”

    李明哲点头:“什么事都瞒不过你。”

    周龙法又说:“你觉得李老爷子能受你的胁迫吗?”

    李明哲叹了口气:“如果老爷子不肯,那我只能带着她离开了,那些产业我也会交还给他,就算是我为他尽的一点孝心。”

    周龙法往前走了几步,背着手看池塘里的锦鲤:“那你想过没有,如果李老爷子同意她进门,以她的性格,你保证她能适应李家的生活?”

    李明哲说:“这你不用担心,只要我在李家一天,没人敢欺负她。”

    “我不是指欺负,李家是大户人家,不可能为难一个没有心机又不懂规矩的少奶奶,”周龙法指着池塘里游动的鱼,“你看这些鱼,每天都能喝到甘甜的山泉水,吃着最美味的鱼虫,但是它们只能寂寞地在这里游动。”

    李明哲突然想起李雨轩也说过类似的话。

    李明哲明白自己肩上的担子有多重,有时候真的忙得一个月不沾家也很正常。就像自己的父母亲,虽然母亲是父亲最爱的女人,但父亲整天忙于应酬,在飞机上的时间都比在家里的多,寂寞的母亲只能逛街做美容插花来打发时间。

    若是她也要过上这样的生活……“虽然你能把她照顾得更好,但是,”李明哲嘴角一勾,眼神坚定,“我不会放手,而且,我会努力超越你。”

    周龙法笑:“有些人要紧紧抓住,而有些东西要适当地放手。”

    李明哲目光更加深邃了。

    回去的时候,熊豆豆正要下床去洗手间,李明哲忙过去扶她,熊豆豆脸一红,推搡着他出去:“我自己……就可以了。”

    李明哲理由充分,态度坚决:“不行,我不放心,再说你是我老婆,有什么可害羞的。”

    熊豆豆脸更红了,说实话,虽然两人有过一段短暂的婚姻,也经历过据说很“销魂噬骨”的一夜,但那次是在某豆完全没有意识的情况下进行的,有人脸皮可以厚到一次就直接步入老夫老妻的行列,但脸皮薄的某人可就不行了。

    “哎呀你出去出去啦……”

    李明哲到底是给熊豆豆推了出来,门板“啪”一下关上,李明哲站在门口摸摸鼻子,这叫什么事啊,自己老婆居然面对自己老公还害羞!她肚子里还怀着我的孩子呢,也不想想孩子是怎么来的!

    李明哲堵在洗手间门口喷牛气,嗯,征服某豆内心的计划需要尽快提上议程,消除某人的羞耻心和逃避心的方案必须立刻实施。

    熊豆豆从洗手间里出来,躲开刚要扑上来索吻的绿眼睛狼直接往床上爬,老老实实地盖上被子,温柔地抚摸着稍微隆起的肚子,轻声念叨着:“宝宝,你爹是大尾巴狼,可坏了呢,你要记住了。”

    李明哲:……(胡说,大尾巴狼哪有这么英俊的!)李明哲一步冲过去跳上床,手放在熊豆豆肚皮上,气势汹汹地说:“我是大尾巴狼,你就是长着大尾巴的小狼崽子!”

    熊豆豆:……(喂,胎教不是这样的!)熊豆豆望着肚皮上的大手,问:“你不回去行吗,会不会耽误工作?”

    李明哲白牙一龇,伸手把人揽进怀里,欣欣然道:“现在我的工作就是看好你,陪你进产房,然后亲手帮咱孩子洗个澡,剪个脐带什么的。”

    熊豆豆:……“这个……还是交给护士来做吧……”

    李明哲瞪眼,想想也是,放轻了语气:“也是,不过我要在旁边观摩,据说陪老婆进产房经历过生产的男人,对家对孩子都极有爱心,也能锻炼胆量。”

    “嗯?”

    “我以前有点晕血,希望能治好。”(大哥你跳崖都不惧居然晕—血?)“……”

    绕了半天,熊豆豆想问的都被李明哲拐跑题了,李明哲哄了熊豆豆躺下睡午觉,出来找周龙法询问什么时候可以动身,周龙法说:“没什么急事,就在我这里多住几天吧。”

    李明哲一向坚信只有在自己的地盘上才能真正做主,在周龙法这里总觉得寄人篱下,有些过分的要求不太好开口,比如说那些欺负熊豆豆的人还在周龙法手里攥着,秦燕听到消息早吓得躲在国外不露面,周龙法没有出手但掌握了确切消息。

    先前李明哲在气势上已经低了周龙法一头(请他帮忙救人),又关心则乱地被涮了一把,现在自己老婆在人家这儿住着,请了最好的保养师帮忙调理身体,不管是人情还是交情,都欠了一大截,不过周龙法不计较。

    但是周龙法越不计较李明哲越觉得心里憋屈,毕竟情敌一场,凭什么自己的老婆要在他眼皮子下面晃荡,每天周哥周哥喊得跟猫叫一样甜,李明哲想想就觉得肚子里酸水直冒,不行,等她身体好一点立马走人!

    “情况还可以,再休息一个星期就可以下床了,”医生检查完摘下听诊器,“李先生不用担心,熊小姐的身体很健康,只要安心静养,没有问题的。”

    李明哲送医生出门,在门外小声问他:“那什么时候可以进行短途运送?”

    医生说:“还是等等吧,熊小姐现在经不起任何颠簸。”

    “明哲,”熊豆豆吞下一口李明哲喂的参茸羹,“你……好像变了一个人。”

    李明哲搅着碗里的羹:“哪儿变了,说来听听。”

    熊豆豆掰着胖乎乎的手指头:“嗯,你以前像冰川,现在像火山,还是人品爆发的那种。”

    李明哲:……(人品爆发!)咬牙切齿:“还有呢?”

    “还有啊,你以前胸有大志,瞧都不瞧我一眼,现在每天像老母鸡一样围着我团团转,好头晕……”

    李明哲:……(老母鸡!)青筋暴出:“还有没有?”

    某豆继续列陈:“还有好多呢,比如说,你以前是多冷峻的气质男啊,现在每天晚上想尽办法钻进我的被窝,不但教宝宝不学好,还抱着我不撒手,再这样下去你很快就能从大尾巴狼向大色狼成功转型。”

    李明哲:……熊豆豆伸手摸了摸鼻子喷火的李×狼挂满冰霜的脸:“明哲,你的脸怎么这么绿呢,是不是韭菜水饺吃多了?”

    李明哲“噌”地站起来,踢着正步一路向北,直冲门口,却站在门板跟前“闭门思过”了三分钟又转了回来,油绿油绿的脸色已经恢复成迷人性感的浅麦色:“好啊你个小东西,肚子里多一人心眼也跟着多了,连我也算计开了?”

    李明哲坐一边,跷了个二郎腿,眉毛挑得老高:“李太太,请你将你的真实目的坦白出来,不然你老公我可要严刑逼供了。”

    熊豆豆“嗖”地钻进被子里,大声叫道:“没有!”

    “老实交代!”

    “哇哇……哼,我不怕,我要跟宝宝告状!”

    “……”

    李明哲坐到床边,推了推拱起的一大团被子:“你不就是想把我激走嘛,你男人是这么没有定力容易上当的笨蛋吗?”

    熊豆豆躲在被子里瓮声瓮气地说:“你回去吧,不然李家的损失肯定算到我头上……”

    李明哲气不打一处来:“合着你琢磨半天,就是担心这事?”

    “这不是主要的,”熊豆豆扒开被子翻出来,“其实,主要是我不忍心看你就此堕落下去。”

    李明哲瞪眼:“陪老婆度过人生最重要的孕期怎么叫堕落呢?”

    熊豆豆背过身不吭声。

    李明哲叹了口气,把某豆拖到自己腿上摆着,有一下没一下地顺毛:“你不要想这些乱七八糟的,小心把孩子搞抑郁了我跟你算账,我的事我能处理好,现在你就是我最重要的事,给我好好把孩子生下来才算完成任务,到时候给你发奖金。”

    熊豆豆:……熊豆豆小声地问:“明哲,你能告诉我,你喜欢我哪儿吗?”

    “以前喜欢欺负你,尤其看到你气得奓毛又不敢吭声的模样就喜欢得牙痒痒(汗),”李明哲捏捏熊豆豆肉肉的脸颊,“现在喜欢你胖乎乎的,特别有成就感,这都是我的杰作,没想到居然能把你喂胖。”

    熊豆豆扒开李明哲在她脸上蹂躏的大手:“我说正经的呢,你身边的女人都那么优秀,那么聪明能干,咱公司上上下下随便挑出一个都能把我比下去……”

    李明哲把大爪子放回某人的胖脸上:“那些女人强势得恨不得把男人的活都抢了去,一个赛一个的女强人,我总不能在外面跟别人谈判回家还得跟自己老婆斗智斗勇吧,再说了,那些女人企图用香水增加少得可怜的女人味,想起来就倒胃口。”

    熊豆豆说:“我今天才发现你真的很毒舌。”

    李明哲:……(我一谈判高手若是没点儿口才我混什么,平时不说那是为了保持淡定的气质)熊豆豆再次把脸上的大爪子扒拉开:“那你找个温柔漂亮的呗,看着美女吃饭都香。”

    李明哲嗤之以鼻,英俊的脸上满是厌恶的表情:“天然就是美,你看那些女人,莫名其妙地垫鼻梁隆胸,脸上的粉底都跟腻子一样厚,我就不明白了,成天贴着假睫毛她们也不嫌难受。”

    熊豆豆汗:“你观察得好仔细……”

    李明哲冷哼一声:“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就是因为充分了解才敬而远之。”

    熊豆豆心服口服:“我现在明白了,你是怎么领导公司几千号人的。”

    “嗯?”

    “你连女员工粘假睫毛这种细节都观察入微,还有谁能逃过你的法眼?不被管得死死的才怪,作为你的‘最重要的事’,我深深感到‘鸭梨’好大……”

    “……”

    李明哲抱起熊豆豆,摸头亲脸,深情得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以前我不太关心你,总觉得哄女人不是男人应该干的事,男人的事业才是天,围着女人转实在没有骨气,不过经过这次事我想明白了,一个属于我的温馨家庭才是我的奋斗目标。”

    “可是你的事业……”

    “我现在已经很成功了,难道你想你男人征服世界?”

    “咳咳,可你刚才说围着女人转很没有骨气……”

    “我没有围着女人转啊,我围着转的是我未来的幸福和终身陪伴的人,还有我生命的延续和希望的寄托,这样的事都算没有骨气,你还想怎么要求我?”

    熊豆豆:……(我决定以后绝对不跟你讲道理……完全没有胜算……)如此闹腾了半个月,熊豆豆总算是又活蹦乱跳了,李明哲马不停蹄地把人接走了,周龙法本来打算当熊豆豆的私人医生跟着过去,确定情况稳定了再回来,李明哲客气地拒绝了。回头熊豆豆问他:“明哲,你刚才为什么拉着脸把那医生撵回去?”

    “摸了我老婆半个月,我恨不得揍他一顿,”李明哲搂着熊豆豆气咻咻地往车边走,“不过医术还凑合,我就不计较了。”

    熊豆豆:……(小心眼……)把老婆大人塞进驾驶座的后面,李明哲发动车子,慢吞吞地上路了,熊豆豆趴在李明哲的椅子上问:“明哲啊,为什么我要坐后面,我想到前面。”

    “不行,老实坐好,自己系上安全带。”

    熊豆豆摸了后座的安全带扣上,扁着嘴哼哼:“我晕车。”

    李明哲把速度又放慢了不少,打开车窗:“难受要告诉我,咱们停车休息一会儿,后座那里最安全,要是出意外我在前面还能挡挡。”

    熊豆豆心头一热,抠着车座上的内饰:“你好谨慎哦……”

    李明哲无奈地叹了口气:“没办法,你坐我车我紧张。”

    坐在后面的熊豆豆嘴角悄悄地翘起。

    一小时的车程愣是让李明哲磨蹭了一上午,蹲家里等的两人等不及了,李雨轩开着兰博基尼跑出来接,李小磊死皮赖脸地跟着,没一会儿就碰上了,熊豆豆兴高采烈地跳下车,欢蹦乱跳地扑过去:“狐狸,小磊,我想死你们了!”

    仨男人大惊失色,齐声喊:“不准跑,小心肚子!”

    某人从此被圈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