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腹黑诱惑不打烊 > 章节目录 第15章 OMG!难道是有了?

章节目录 第15章 OMG!难道是有了?

推荐阅读:家电维修网站 绝世娇宠:双面伊人   唐洛韩若冰全文免费阅读   富甲天下:大盛魁2   星际宠婚:带着系统养萌宝   锦绣清宫:四爷,偏要宠   都市少年医生   皇后的自我修养   神工   腹黑诱惑不打烊  

    在熊豆豆的印象里,李明哲是个冷静睿智的男人,是个气度不凡的领导者,这世上没有能难倒他的事情,虽然他会很辛苦地熬夜加班,也会很努力地准备前期工作,但当最终的胜利来临的时候,他嘴角永远是那种淡定的自信笑容,仿佛一切都在掌握之中一样。

    熊豆豆以为,能力卓绝的他过不了几天就会回来了,可是,一个星期过去了,杳无音信。他的手机一直都不通,也没有任何消息传递过来,没有人知道他现在在哪儿,也不清楚他为什么还没有回来。

    熊豆豆蹲在家里除了做做饭,喂喂狗,就是等他。

    公司那边早就乱糟糟的一团,总经理莫名失踪了,混迹酒吧的李雨轩被抓了回来,临危受命,李家老爷子特别任命他为副总经理,在总经理不在的时候暂时代理总经理的位置,行使总经理的行政权力。

    李雨轩本来很不愿意替李明哲干活,花天酒地可比当领导要轻松得多,但李老爷子不知道说了什么,硬是把李雨轩赶到了公司里,人模狗样地卖起命来。

    上班第一天,李雨轩就让人事部给熊豆豆打电话,请她回来上班,说什么别人不熟悉总经理秘书的工作,连日程安排都做不好。熊豆豆想了很久,还是推辞了,现在风急浪高,周龙法那边不知道是怒是气,还是躲起来比较安全。

    “你还介意周龙法?”李雨轩问。

    熊豆豆说:“周哥肯定会大发雷霆,这么丢脸的事,我觉得很对不起他……”

    李雨轩气呼呼地说:“不是你对不起他,而是他对不起你,他一个大男人都三十了还跟小姑娘玩阴谋诡计,要不要脸,豆豆,我要是你非狠揍他一顿!”

    熊豆豆转移话题:“狐狸,排骨你喜欢吃红烧的还是糖醋的?”

    “嗯……红烧吧,多放点糖,公司里的咖啡真难喝,苦死了。”

    快到中午的时候,李雨轩派了临时秘书过来接熊豆豆,熊豆豆提了几个叠在一起的饭盒,抱着一个大保温桶上了车,秘书帮她拎了饭盒,有些抱歉地笑笑:“熊小姐,副总经理明天出席商业酒会要穿的西装,我不知道该选哪一套。”

    熊豆豆想了想:“嗯,正式一点的都可以,去总经理以前订西装的店挑选就可以了。”

    秘书皱着眉头想了半天:“万一不合适怎么办?”

    熊豆豆很认真地说:“只要不是李雨轩挑的衣服,一般都能参加正式场合。”

    秘书干笑:“呵呵,熊小姐真风趣。”

    熊豆豆补充几句:“最好再多准备一套放在车里,如果弄脏了可以换下来,不至于失礼。”

    秘书笑:“熊小姐想得真周到。”

    熊豆豆心里想,能不周到吗,当年跟着李明哲那死人参加酒会,那丫袖子上沾了一小块奶油,就死要面子地非得让自己跑到店里重新拿了一套换,还气急败坏地骂了一通。

    唉,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也不来个电话。

    熊豆豆抱着保温桶惆怅地叹了口气,怎么回事,如果李家不同意,现在肯定得有所行动了,逼自己跟李明哲离婚,或者李明哲被逼着跟自己离婚,可是静悄悄了一个星期,人也不见了,田静打了好几次电话问婚礼什么时候办,不知道怎么回答,好纠结。

    到了公司地下停车场,李雨轩刚好从电梯里走出来,秘书和司机很有眼色地下了车,走到很远的地方等着。

    李雨轩跳上车,狠狠拽开脖子上的领带,猛呼了一口气:“累死我了……”

    熊豆豆从袋子里拿出湿毛巾:“给,擦擦脸吧。”

    李雨轩接过去,在脸上使劲儿揉了几把,缓了口气暴跳着指着车顶大骂:“TMD什么乱七八糟的,整个天文数字老子又不是数学家,那些市场统计数据关我鸟事,我怎么知道预期的投资收益!这群鸟人什么事都等着我签字,好嘛,等出了错就逮着我当枪使了!”

    李雨轩气急败坏地抱怨着,熊豆豆悄悄地把扶手上的小桌支起来,拧开保温桶的盖子,盛出一碗粥放到奓毛的狐狸鼻子下面,浓郁的鱼茸粥的香味瞬间飘进李雨轩的鼻子里。

    “狐狸,吃饭了。”软软的一句话,立马让暴躁的奓毛狐狸平静了下来,破口大骂戛然而止,李雨轩眼睛一弯,巴巴地伸手过去接碗,贪婪地深吸一口,叹道:

    “真香。”

    尝一口,鲜香软烂,既温和养胃又营养丰富,李雨轩含着粥看向低着头的熊豆豆,心中憋闷异常,却又隐隐作痛。如果和她登记的是自己,自己绝不会让她孤零零地被扔下,就算是跟李家决裂,也会牢牢牵着她的手,和她在一起,只吃她一个人做的饭。

    只可惜,她的心早已在不知不觉间,交给了别的男人。

    好疼……李雨轩堪堪捂住心口。

    熊豆豆发觉了,关切地问:“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李雨轩故作自然地笑笑:“没事,可能是这几天太累了,胸口有点闷。”

    熊豆豆更加担心了:“要不下午回去休息一下吧?”

    “不用了,”李雨轩愁眉苦脸地说,“下午还有个大型会议,烦死了,我除了能听懂英文,内容完全听不明白,还得装做听得明白,这叫什么日子啊!”

    李雨轩烦躁地抓挠头发,只恨不得把尾巴也薅出来使劲儿咬两口。

    熊豆豆歪着脑袋,笑开了。

    挨个把饭盒撤下来摆在李雨轩的跟前,狐狸最爱吃的红烧小排,降火排毒的香菇冬瓜汤,清淡的蚝油生菜,还有一小碗水果沙拉,李雨轩尝了一遍,喜得眉开眼笑,嘴巴里塞得满满的:“豆豆,你的手艺越来越好了。”

    熊豆豆勉强笑笑,托着脸看窗外,神情蔫蔫的。

    她在想他。

    李雨轩眼中暗光一划,转而恢复神色,夹了块排骨,送到熊豆豆的嘴边,熊豆豆发觉,摇摇头,垂下眼睛:“狐狸你吃吧,我在家吃过了。”

    什么吃过了,你看你这几天吃不下饭睡不着觉,脸都瘦了!

    李雨轩胸中气闷更盛,“咚”地放下碗,脸色也沉了下来:“你……很担心他?”

    熊豆豆点头:“都一个星期了,电话怎么也打不通。”

    李雨轩冷哼:“肯定是让老爷子扣住了。”

    “扣住了?”

    “估计他不离婚,老爷子不会放他出来,”李雨轩眉眼冷冷地说,看向她时眼中的温柔却满满外溢,“豆豆别怕,他回不来,我照顾你,他不珍惜你,我……珍惜。”

    李雨轩伸手去握她的手,却被不着痕迹地躲开。

    熊豆豆低着头不吭声了。

    李雨轩吃过饭又回去上班了,熊豆豆带着空饭盒回别墅,最近李小磊那小子迷上了CS,天天晚上打通宵,到凌晨才去睡觉,一觉睡到下午才起来,匆匆忙忙吃两口饭又跑回去打游戏了。

    回去的时候臭小子还没起,熊豆豆无聊地坐在门前的台阶上,给石头梳理背上的毛,石头抖抖毛,舒舒服服地趴下了,大毛脑袋连同两只大爪子都搭在熊豆豆的腿上。

    熊豆豆拿起毛刷梳毛:“石头,你说他会不会不要我了?”

    “嗷呜!”(毛被揪得好疼)“……”熊豆豆扁嘴,“可是,我有一点……嗯……很多点想他……”

    石头伸出舌头,毛烘烘的脸凑过去舔熊豆豆的脸。

    一舔,就把人的眼泪舔下来了,熊豆豆抱着膝盖,脸埋进手臂里,石头伸过大脑袋来蹭,“汪呜呜……”(毛还没梳完)蹭啊蹭,软软的毛扎得脸和脖子好痒,熊豆豆揉揉眼睛,重新拿起梳子,捏紧小拳头自言自语:“不行,我要调整心态,要好好地等他回来,就算要离婚,也要等他回来。”

    下定决心,抱起石头,使劲儿梳毛!

    石头:嗷呜!(毛毛都被拽掉了一大片……)吃完饭熊豆豆搂着石头在外面小花园里的吊椅上睡着了,从透明的落地窗向外看去,一个穿着白色棉布衣裙的素雅女孩儿斜靠在一条大狗身上,甜甜地睡着,勾起的嘴角似乎在做什么美梦。

    温柔的阳光洒满她的全身,乌亮亮的头发柔顺地随风飘散。

    一人,一狗,睡得香甜。

    李小磊背着手站在二楼的落地窗后,看了一会儿园中熟睡的小女人,转身走进了她的房间,翻出了她的户口本、身份证和那本红艳艳的结婚证。

    拿了东西出来,看到她还美美地睡着,李小磊面无表情地走了出去,边走边把那些重要的证件放到一个牛皮纸袋里,密密地包好,让快递公司过来取件,回来的路上,李小磊摸出手机打电话。

    “爷爷,东西我寄过去了。”

    秋风乍起,阴雨连绵。

    短短的两天,天气就好像突然变了,明媚的阳光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永无休止的绵绵细雨,气温骤然下降,夏天仿佛一下就过去了,熊豆豆翻出毛衫套上,又撅着屁股找外套。

    本来就没有几件衣服,一直压在箱子里皱皱巴巴的,穿上不但土得掉渣,还特别难看,熊豆豆捏着银行卡默念:要变漂亮一点,不然会被扔掉的。

    有动力,就有行动,熊豆豆约了田静一起去逛街,田静正犯嘀咕呢,揪住熊豆豆好一阵盘问。

    “到底结不结?”

    “不知道……”

    “李明哲呢,死哪儿去了?”

    “不知道……”

    “KAO,该不是他要跟你离婚吧?”

    “……”

    熊豆豆干脆低着头不吱声,田静恨铁不成钢地捶某人的脑袋:“你啊,真让人操心,霸占人家的家,强要了人家的身,签了一辈子的约,到现在还弄不清楚情况!”

    熊豆豆:……逛完街田静捎熊豆豆回去,正好碰见回来的李雨轩。

    李雨轩开了门,两人大包小包地挤进去开灯,李小磊一直在房间里噼里啪啦,除了吃饭很少出来,石头饿得到处乱转,可怜眼睛被毛挡住什么都看不到,撞得脑袋上的毛都秃了一块。

    熊豆豆扔下东西赶紧去倒狗粮,起狗罐头,石头巴巴地在后面跟着。

    李雨轩换了鞋进来,翻了翻熊豆豆买的衣服,叹了口气,她买的衣服最贵的大衣才八百,如果是自己,怎么可能让心爱的女人穿这么低档的衣服。就算她每天换一件最昂贵的品牌,只要她高兴,只要她愿意,自己就愿意。

    可是,她的眼睛总是看不到自己,她爱他。

    李雨轩坐在地上,疲惫地抓着头发,命运总是这么让人恨得牙根发痒,却无力反抗,李雨轩抱着头苦恼地坐在地上大喘气,熊豆豆跑回来,蹲下问:“狐狸,你为什么坐在地上?”

    李雨轩抬头看了眼关心他的小女人,慢慢伸出手去:“让我抱一下,就一下。”

    “狐狸,你脸色好差。”

    李雨轩轻轻地抱住她,不敢用力,生怕她受惊跑掉,只能压抑住想要狠狠把她揉进骨血里的冲动,轻轻地环抱着她的身子,额头在她肩头上磨蹭,很无助,很脆弱。

    “今晚还下雨……”李雨轩小声地嘟囔,他怕打雷,也怕下雨,虽然不至于像打雷那样号得惊天动地,但总也睡不好。若是以前,熊豆豆陪他一下也无所谓,但是现在,熊豆豆心里拧成一个疙瘩,不太好吧,李明哲说了,不准和别的男人单独在一起。

    “狐狸,那个,我给你准备牛奶去。”熊豆豆挣扎出来,向厨房跑去。

    李雨轩落寞地坐在地上,臂弯里她的体温飞速地消散,苦涩地笑笑,从地上爬起来,走回房间里去,她再也不肯让自己稍微靠近一点。

    早上,熊豆豆早早爬起来做早饭,李小磊破天荒也下来了,眼睛下面一片青黑,打着哈欠走进厨房:“赶紧做饭,我吃了睡觉,省得饿醒。”

    熊豆豆扭脸白了李小磊一眼。

    李雨轩穿着西装拎着手提下来,别扭地在穿衣镜跟前照,继续每天早上千篇一律的抱怨:“怎么会有人觉得这种衣服好看呢,掩盖了身体的曲线,丝毫不彰显个性,死气沉沉像从棺材里爬出来的,难看死了!”

    熊豆豆端着饭走出来:“狐狸,你能换换词吗?”

    李雨轩趴近镜子,突然大叫一声:“哇,我有黑眼圈了,我漂亮的脸啊……”

    熊豆豆踉跄,走到李雨轩跟前,拍拍他的肩膀:“李副总经理,您好歹是公司里的大领导,带领着几千号人,请一定注意形象……”

    李雨轩撇撇嘴,坐到饭桌前,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我现在就想去酒吧狠狠跳一把,出出汗,天天吹空调吹得我骨头的风湿都给勾出来了,大爷的,看那群人的扑克脸我都想上去抽他们去,一个个板着脸特做作,真是受够这种日子了!”

    熊豆豆低头吃饭,默念:“第五十九遍……”

    李雨轩气愤地拿着筷子戳蛋卷,咬牙切齿地骂:“今儿谁敢跟我挑刺,我非把他揍成猪头,都跑来说这个不对那个不行,一遍遍地修改,真他妈受够这种日子了!”

    熊豆豆扒饭:“第六十遍……”

    李小磊拧开辣酱,往熊豆豆自制的蛋卷上涂,连里面也不放过,这才眯起眼睛享受一般地咬了一口,慢慢地嚼着:“嗯,真好吃。”

    李雨轩摸摸脸:“真是活见鬼了,这么能吃辣,皮肤还这么好。”

    李小磊冲李雨轩翻了个白眼,又狠狠蘸了把辣酱,挑衅般地塞进嘴里大嚼,满嘴满牙都是红的,跟刚啃完血馒头一样,李雨轩瞪得眼珠子都直了,熊豆豆也拿蛋卷涂了辣酱吃,刚吃一口脸色就变了,“哇”地吐了出来。

    李雨轩问:“怎么了?”

    熊豆豆用纸巾包住那口蛋卷丢到垃圾桶,喝了口粥,无精打采地说:“可能是凉了,蛋皮有点腥。”

    李雨轩夹起蛋卷嗅了嗅,没有任何腥味,可她刚才的反应明明就是很反胃,本能地吐出来,像她这种吃什么都特别香的人……好像,最近她的胃口都不好……也很没精神……李雨轩紧张得拳头在桌子下攥了起来,面上却没什么变化:“豆豆,你上次几号?”

    “什么几号?”

    李雨轩有点急,抓耳挠腮拐了八道弯:“就是……我担心你不舒服……提前买点药给你……”

    熊豆豆红了脸,低着头扒饭,支吾:“不用了……”

    “到底是几号?”李雨轩急得都要跳起来了,“你告诉我啊!”

    熊豆豆觉得狐狸有点不对劲儿,想了想说:“好像是……嗯……八号吧?”

    今天都十六号了!

    熊豆豆一开始没反应过来,后来看到李雨轩额头上的青筋都暴出来了,突然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登时吓得脸都白了,平时不怎么注意这些事,谁能想到,居然一次就中标了!

    李小磊在一边满头雾水,咬着蛋卷问:“你们到底在说什么?”

    李雨轩一把拽起熊豆豆,脸色沉重:“我带你去医院。”

    熊豆豆吓哭了:“我不去……”

    “不行,”李雨轩心都摔到了谷底,“得去确认一下,万一是别的问题呢?”

    熊豆豆哭得稀里哗啦:“不会的,一定是的,我一向很准的,从来不会错过时间,哇哇,怎么办……”

    李雨轩放开熊豆豆,在屋子里团团转,李明哲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婚约很可能不作数,李老爷子若是知道了她怀孕的事,为了顾全大局,肯定会想办法打掉那个孩子,再把她赶到偏远的地方,挣扎地生活。

    看了眼手足无措的熊豆豆,眉头紧紧纠结在一起,她还这么单纯,怎么会想到这些肮脏的手段。

    李小磊更加不解了,抓着熊豆豆问,熊豆豆哭得上气不接下气,逮着李雨轩问,李雨轩的脸阴得都能挤出水来,李小磊就纳闷,怎么问了几号两人就变了脸色,如临大敌一般。

    “到底怎么回事?”李小磊气急,站在饭厅里大吼一声,可惜没人理他,跑去抓着熊豆豆乱晃,“跟我说,到底怎么回事,可憋死我了!”

    李雨轩跑过去一把把李小磊拽开,凶神恶煞地吼:“你干什么,起开,”小心地拿面巾纸给熊豆豆擦脸,“别哭了,保持镇定,听说头三个月很危险。”

    熊豆豆擦了把眼泪,哽咽:“我还没准备好……呜呜……万一他跟我离婚……”

    李雨轩心疼如刀绞,把哭泣的小女人拥入怀中:“豆豆,别怕,如果真离婚,我娶你,孩子我就当是我的骨肉,绝对不会亏待他的。”

    熊豆豆“哇”的一声哭得更凶了。

    李小磊在一边如被雷劈中一般,脸上的血色瞬间退了个干净,站在原地动也不动,前两天接到从洛城寄回来的快件,里面的证件原封不动,只是结婚证变成了离婚证,悄悄把证件放了回去,但那本刺目的本本却被李小磊扣在了手里。

    半天,李小磊才艰难地从嗓子里挤出一句:“你……真的怀孕了?”

    李雨轩不敢大意,连班都没上拖着熊豆豆去了医院,李小磊破天荒地表现出关心的神态,急慌慌跳上车也跟着去了,到医院一检查,确定无疑,真的怀孕了,有三周左右。

    李小磊攥着化验单,后背一阵阵发冷。

    原以为不过是帮爷爷做事,不过是拆散看起来不太相爱很不合适的两人,真的没有想到会怀孕,让还没有出生的小生命失去了父母的庇护,没有想到,真的没有想到。

    没有父母的疼爱,那种渴望和痛,没有失去过的人是无法感受到的。看到别的孩子飞扑进母亲的怀里甜腻地拱着,跟父亲大吼大叫气急败坏的时候,心里那种恨意和嫉妒扭曲地绞痛着。

    就连很多冷冰冰的大男人,见到父母时,眼神中流露出的依恋和温馨,都是失去双亲的孩子永远极度渴求的。

    李小磊太清楚那种痛苦,那种苦苦求之而永远不可得到的感觉,那么渴望父亲的巴掌,渴望着母亲慈爱的话语。可是,再也没有了,周身只剩下冷漠的同情、怜悯,毫无感情的关怀,每个人都用那种看孤儿的眼神看着自己,说着恶心的话,脾气越来越坏,用尽各种恶劣的恶作剧将那些可恶的人赶得远远的。

    可是……李小磊扭头悄悄地看了看熊豆豆,那个女人,有点傻,有点呆,但是她做的饭很好吃,她不在乎自己是谁,长得怎么样,她从来没有用那种令人恶心的眼神看过自己,她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那种我不与你计较,但是依然默默关心。被欺负极了,那委委屈屈的小样子,那叉着腰气呼呼的小脸,都让人心头热乎乎的。

    突然有种陌生的感觉,久违了的,几乎很少能察觉到的,叫做歉疚的感觉。

    熊豆豆脸色苍白地坐在休息室里,垂着脑袋,一副颓废无力的模样,李小磊坐得远远的,心虚地偷看她。

    李雨轩神色阴沉地拿着药单出来:“豆豆,医生说你有点贫血,要注意营养和休息,”拉起目光散乱的熊豆豆,“走,回家吧。”

    熊豆豆小脸一皱,眼泪就不争气地掉了下来:“怎么办狐狸……他要是不要我了……宝宝就没爸爸了……我……我又不会带宝宝……”

    李雨轩眉间微微抽搐,没说什么,紧紧握着她冰冷的手走出了医院,李小磊神色复杂地跟在后面。

    回家后,李雨轩让秘书找有经验的保姆过来,熊豆豆不同意,说不想让别人知道,还说自己做做家务锻炼身体,还能帮助稳定情绪,其实是怕没有事做,会忍受不了现实崩溃掉。

    肚子里的小生命到来得太意外了,不仅让所有人大吃一惊,连自己都惊慌失措手忙脚乱,从来没有过心理准备,无法承受生命之重,还有风雨飘摇的婚姻。

    公司来电话,说有重要客人会见,李雨轩简单叮嘱几句便匆匆走了,临走时让李小磊把石头牵出去,说以后不准狗进屋了,细菌太多,李小磊老实地把狗领了出去。

    李雨轩走了,熊豆豆在沙发上呆坐,越想心里越难受,干脆爬起来收拾家务,李小磊跟在屁股后面冷冰冰地说“我二堂哥不让你做家务二堂哥让你好好休息”,熊豆豆心烦意乱,“噌噌噌”跑上楼换了衣服下来,跟李小磊打了声招呼:“我去买菜了。”

    李小磊居然没打游戏,盯犯人一样看着跑跑颠颠的人。

    “等等我。”

    李小磊抓起外套跟着跑了出去,熊豆豆拿了购物袋走出别墅小区打车,因为没有事先打电话叫出租车,只能走出去很远到一个公交站才能坐上车,现在叫车还要等很久,熊豆豆想一个人静静,溜达着往公车站走。

    李小磊追上来,气喘吁吁地问:“你怎么不叫车?”

    熊豆豆指指远处几乎看不到的一个车站说:“就两三公里,走一会儿就到了。”

    两三公里?我看得有七八公里了,都快到山那边了!

    李小磊眼睛一瞪,急了:“你现在这个样子还到处乱跑,不打车顶着大太阳步行,你不知道你贫血?回家去!”

    熊豆豆嘴一扁,没理他扭脸大步往前走,李小磊过来拽,怒吼吼地说:“不准去!”

    “我没那么娇气,”熊豆豆扒拉着胳膊上的爪子,“你回去遛石头吧。”

    “我才懒得弄它呢,”李小磊鼻子一哼,“那条死狗成天掉毛烦死人了,你别买菜了,晚上炖它吃得了。”

    熊豆豆:……(三万块的原材料……)拉扯了半天,李小磊就是不让熊豆豆到处乱跑,熊豆豆皱着脸,气鼓鼓地跟李小磊大眼瞪小眼,李小磊拗不过她,没招了,想了想蹲在熊豆豆前面,手虚虚地在背后圈了个半圆:“上来。”

    “嗯?”

    “少废话,”李小磊脸色微红,“快上来。”

    熊豆豆这才明白李小磊要背自己,尴尬地红了脸,连忙摆手:“不用了,你那么瘦……”

    李小磊急了,“噌”地跳起来:“你看不起我?”

    熊豆豆眨眨眼:“没啊。”

    李小磊哼了一声,背过身不理人,但没走,隔几秒钟就扭过脸恶狠狠地瞪她几眼。

    熊豆豆挠头,这孩子又犯什么神经了?

    正好一辆出租车去别墅小区送人出来,熊豆豆上车问他去不去,李小磊翻了个白眼,拉着阴沉沉的黑脸跳了上去,一路直嘟囔:“家里有现成的,非得出去买,费不费劲儿。”

    熊豆豆语重心长地教育他:“石头是宠物,不能吃。”

    李小磊眼皮一翻:“我说能吃就能吃。”

    熊豆豆气得都快冒烟了:“石头那么可爱,你怎么下得了手?”

    李小磊哼:“拉倒吧你,你成天逮着鸡啊鱼啊的剁来剁去,怎么就没这么多废话,女人啊,真聒噪,我老婆要是这么烦人我就把她炖了。”

    熊豆豆:……出租车司机:……到了超市,熊豆豆推了个车子,李小磊没来过超市,瞪着两只跟牛眼一样大的眼睛到处乱看,兴奋得大呼小叫:“哇,原来这就是集贸市场!”

    “这是超级市场。”

    “哇哇,这些东西不要钱吗,随便拿也可以?怎么没有收银员?”

    “收银台在那边。”

    “难道在里面吃完了出去,要量着肚皮交钱?”

    “……”

    熊豆豆在前面走,努力跟李小磊保持十米的距离,李小磊新鲜得不行,见什么都要拿一份,没一会儿车子就满当当的了,熊豆豆叉着腰,忍无可忍:“李小磊,你想逃跑?”

    “啊?”

    “买这么多东西,你准备去荒岛度假?”

    李小磊摇头晃脑地哼哼:“反正又不用你付钱,”说完扔过去一张卡,“我来埋单。”

    “这不是埋单的问题!”熊豆豆从下面扒拉出一只奶瓶,伸到李小磊眼睛下面质问,“这个也要买?”

    李小磊瞅了一眼:“反正你早晚得买。”

    “还有九个多月呢!”

    李小磊嘁道:“放着又不会坏,大不了你先去找石头练习练习,省得到时候不会喂奶,丢人。”

    熊豆豆:……熊豆豆翻了翻,又找出了一大堆卫生巾!

    “你拿这么多这个干吗?”

    李小磊的官方解释:“你瞪这么大眼干什么,丑死了,不就是两包纸巾吗,真抠门。”(其实是觉得包装很好看,就多拿了几包)熊豆豆:……(跟非人类果然不能以正常思维相处)出去打车的时候,熊豆豆刚要去提袋子,就被李小磊一胳膊拐到一边去了:“你伸什么手,站一边去,大熊猫。”

    “嗯?”

    “珍贵的国宝,笨死了。”李小磊挤对小脸鼓鼓的小女人,“以后叫你熊猫吧。”

    熊豆豆张牙舞爪地扑上去。

    李小磊连忙跳到一边:“你别乱蹦,叫熊熊行了吧,你本来就姓熊。”

    熊豆豆想想,“熊熊”比“喂”、“女人”好听一点,于是虎着脸点了点头:“好吧。”

    李小磊抱怨:“熊猫多可爱,本来还想叫你狗熊的,那么喜欢狗……”

    熊豆豆:……李小磊指使出租车司机下来帮忙提袋子,一共五个,里面什么都有,重得很,上车后李小磊“刷”地抽出两张红票子拍在风挡玻璃上了:“等会儿帮我拿进厨房里,剩下的算小费了。”

    熊豆豆:……(喂,能剩下一百多好吧)出租车司机:……(典型富二代)熊豆豆:……(您错了,他是豪门二代)李小磊:……(我是花美男)熊豆豆和出租车司机:……(鄙视!)李雨轩照旧加班,熊豆豆吃过饭后准备了饭菜给他送去,李雨轩曾经抱怨公司餐厅里的饭越来越难吃,吃完还胃痛,央求熊豆豆多做点饭给他送去。熊豆豆想闲着也是闲着,就答应了。

    临走的时候,熊豆豆把那几包“纸巾”放在李小磊的桌子上,晚上他打游戏肯定得饿,到时候就得吃面包蘸辣酱,然后……擦手。

    熊豆豆想想都乐,心情愉快地抱着饭盒跳上李雨轩派来的车。

    公司里没几个人加班,除了李雨轩,就几个助理了,熊豆豆抱着饭盒走上去,李雨轩忙出来接过饭盒:“累不累,还难受吗?”

    熊豆豆笑嘻嘻地摇摇头:“不难受了。”

    李雨轩坐下吃饭,熊豆豆顺手帮他整理了下文件,看到文件上很多常见的错误,坐下来跟李雨轩说了说:“狐狸你看啊,企划部给你的草案你看完了要写上意见,还要签名和注上日期,不能只写一个‘阅’。”

    李雨轩扫了一眼:“嗯。”

    “还有这个,”熊豆豆捡起一张请假条,“你要是同意他休假,就写上‘同意休假’或者‘批准休假’,不能写‘准奏’(汗)。”

    李雨轩不耐烦地看了一眼,咬牙切齿:“老子TMD干够了。”

    熊豆豆很识时务地闭了嘴。

    李雨轩吃过饭继续工作,熊豆豆在一边看报纸等他下班一起回去,李雨轩忙了一会儿就急了,抓了熊豆豆过来帮忙,熊豆豆熟悉这些流程,有了她的整理和帮助,烦琐的工作登时轻松了不少。

    夜深了。

    熊豆豆打了几个哈欠,去沙发上半趴着迷糊了。

    李雨轩停下沙沙作响的钢笔,目光温柔却专注地看着她,仿佛只有在她睡着的时候,才能这么肆无忌惮地看着她,不必掩饰眼神中不由自主流露出的情绪。

    起来离开坐椅,李雨轩走到沙发跟前蹲下,小心地吻了吻她的额头。

    她最近很疲惫,睡觉很沉。

    轻轻一吻,迅速点燃了深藏在心底的疯狂爱恋,可遇而不可求的珍宝,李雨轩都要疯掉了,只想牵着她的手去一个没有人认识他们的地方重新开始,想抱着她软软的小身体看唯美惊心的日出,想听她软软的唠叨,想看她歪着头的样子,想看她甜甜的笑,想吃她做的饭,想……李雨轩狠狠揪住头发,心口处传来隐痛。

    一发不可收拾,再也无法离开,炽热的唇从额头渐渐下移,渴望而又珍惜地吻着她脸庞上的每一寸肌肤,直到那处柔软的唇,细细地描绘,温柔地舔舐,甚至无法控制地探了进去,滑滑的小舌微凉,静静地睡着,毫无招架之力。

    忍不住了。

    越吻越深,李雨轩浑身发烫,无法克制地伸出手去抱住她的肩膀,贪婪地汲取她口中的津液,掠夺般地占领口腔中的每一寸黏膜,她的味道是那么的甜美诱人,甘之如饴。

    突然,李雨轩不经意地发现一双睁开的眼睛,黑黢黢的眸子里全是自己意乱情迷的脸。

    她醒着!

    李雨轩吓得跌坐在地上,狼狈得好像被抓到偷吃糖的小孩,脸色都变了,结结巴巴:“我……我……”

    熊豆豆也是刚惊醒,见到狐狸吓得都说不出话了,也不忍心说什么了:“我回去了。”

    收拾了一下饭盒,熊豆豆低着头往外冲。

    李雨轩拿了外衣和钥匙亟亟追了上去:“我开车送你。”

    车里的气氛很压抑,熊豆豆鼓起勇气:“狐狸,以后不要这样了,我结婚了。”

    李雨轩没吭声。

    熊豆豆又说:“我有宝宝了。”

    李雨轩捏紧方向盘,平静了一下激动的情绪:“我不介意。”

    熊豆豆小声说:“我介意。”

    李雨轩的脸色一变,运了半天气平复情绪,没再说话。

    到了家,发现李小磊敞着房门正打游戏呢,李雨轩刚走到门口就蓦地瞪圆了眼睛,只看到李小磊很自然很光明正大地从“纸巾”包里抽出一张“纸巾”,擦了擦沾着辣酱的嘴,又擦了擦手,团成一团扔到垃圾桶里,抱怨道:“这么厚,真难用。”

    李雨轩:……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