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腹黑诱惑不打烊 > 章节目录 第12章 古代牧羊犬入住“狼府”

章节目录 第12章 古代牧羊犬入住“狼府”

推荐阅读:家电维修网站 绝世娇宠:双面伊人   唐洛韩若冰全文免费阅读   富甲天下:大盛魁2   星际宠婚:带着系统养萌宝   锦绣清宫:四爷,偏要宠   都市少年医生   皇后的自我修养   神工   腹黑诱惑不打烊  

    “田静,我要搬家了,晚上来吧。”

    熊豆豆趴在办公桌上跟田静打电话,田静那边蔫蔫的,“哦”了一声就没动静了。

    熊豆豆想起来两人好久都没有通电话了,上次还是田静让自己去求文老师,坏了,把这事给忘了!

    熊豆豆心中一惊,慌忙问田静:“静啊,你跟文老师怎么样了,那天我……”

    田静硬邦邦地来了句:“我跟文鸣分手了。”

    “啊?”熊豆豆惊呼一声,从椅子上蹦起来,“分手?”

    “咝……”居然传来声不小心溢出的抽泣!

    哭了?熊豆豆头皮立马就奓了,田静那粗线条的神经,如果是大哭大闹反而没事,可现在这种压抑着不敢出声却揪得人心啊肝啊都散了架的哽咽,才是真的出事了:

    “静你别哭,”熊豆豆急了一脑门子汗,“到底怎么回事啊,你再哭,我……我也要哭了……”

    田静吸吸鼻子,哑着嗓子说:“没事豆豆,不关你的事,是我们早就有了矛盾。”

    “矛盾?”

    田静缓了缓,稳定了下情绪:“老文一直很自卑,觉得没有能力给他父母一个好的养老条件,他对我的好,也有很大原因是因为他觉得物质上没法给我更好的,所以才竭尽全力地宠着我,分手也好,他也不用那么累了。”

    田静絮絮叨叨地说了很多文鸣的事,熊豆豆默默地听着,说到最后田静提起她现在正在跟一个大老板交往,家里给介绍的,是个富二代,但是很有能力。

    熊豆豆问:“你开心吗?”

    田静沉默了良久才说:“不开心,坐在他的车里,我特别想念老文的自行车。”

    熊豆豆心头一酸:“静,你说,像我这样的普通人,如果真攀了高枝,会幸福吗?”

    田静没想到熊豆豆突然问了这么一句,半天才反应过来:“豆豆,你跟哪个有一腿了?”

    熊豆豆:……(拜托……)干咳几声:“没有,我就是问问。”

    “是不是李明哲?”

    熊豆豆手忙脚乱地否认:“不是不是,我就是问问,没别的意思。”

    田静叹了口气:“不管是不是,我想李老爷子都不会同意的,他当年选儿媳妇的时候闹成什么样,李明哲他爸离家出走都没用,幸亏他妈比较争气,一鼓作气生了个儿子,才勉强进了李家。豆子,要不你也走走捷径?”

    熊豆豆面红耳赤,心一慌咬到了舌头:“什么啊……我才……咝……才不要呢,对了静,晚上过来帮我去总经理家搬东西呗。”

    中午,熊豆豆提前跑路,周龙法带着她先去吃了午饭,才又去外环找到了房主,租了他房子其中的一个单间,很小,才十平方米,除了一张床就只能放下一个衣柜了。不过条件还凑合,一个月才五百块,有网线有空调,就是离公司稍微远了点,坐公车差不多一小时,熊豆豆想好了,早上可以在车上吃早饭补个觉,下午可以在车上看看小说。

    回去的路上,周龙法问她:“这个周末有时间吗?”

    熊豆豆歪着脑袋想了想:“应该有吧。”

    周龙法沉吟一下,似乎在思索下句话的措辞,熊豆豆狐疑地扭脸瞅他:“有事吗?”

    “我们约会吧。”

    “……”

    熊豆豆有些尴尬,手指紧紧抓在包包上,眼睛向窗外看去:“这个……周哥……”

    “我想了解你,也想你了解我,进入我的生活圈子。”

    熊豆豆想起昨晚周龙法问她对别人的感觉,自己老老实实交代了,可是今天他为什么会突然提出这样的要求?心好乱,约会?没有干过……周龙法此时也有些忐忑,不过他算准了这个小女人不好意思直接拒绝他,听到她昨晚对李家兄弟的感觉,周龙法心中了然。涉世未深的小女人对英俊冰冷的李明哲产生了一些莫名的情愫,不过,她并没有意识到,还处在恍恍惚惚的状态中。

    若是混淆她迷茫的视野,会不会就此夺得她的心?

    周龙法心中暗想,忽地叹了口气,没想到,在商场上用到的手段竟然也会用在她的身上。也罢,李明哲是个劲敌,他的个人产业虽然不及自己,但是他背后那一支庞大的家族背景不容忽视,只不过对他来说,家族的优势很有可能成为追求幸福的绊脚石。

    如果能让她在自己身边,展开幸福清澈的笑容,一切都值了。

    混迹商场的人早已经被金钱污染得浑身铜臭,无商不奸,没有一个商人能够保持一颗纯净自然的心,越是失去,便越渴望,有的时候,看着那双只因为一碗拉面便满足的眼睛,心底那个叫嚣着贪欲的无底黑洞便会莫名地平静下来。

    熊豆豆思索良久,揣摩着措辞回答周龙法:“周哥,我想……我周末没有时间。”

    周龙法睁开眼睛,他知道她是在拒绝他,很委婉,但是周龙法不想放弃:“为什么,你觉得我不好?”

    “不是的,”熊豆豆艰难地说,“我没什么优点……”

    “你做的饭很好吃。”

    “我什么也不会,帮不到你什么……”

    “你只要做好我的妻子就行了。”

    “……”

    “熊小姐,我一直希望你成为我的妻子,当我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这个想法就在我脑海中根深蒂固了,希望你能慎重考虑。”

    “……(擦汗)周哥……我担心你被人鄙视……”

    周龙法笑:“在我的生活范围内,应该没有人会对我作出的选择产生质疑,就算有,我也有办法让他心服口服,还有疑问吗?”

    熊豆豆:……(果然是谈判高手,每一句话都把人堵进死路……)周龙法见熊豆豆无言以对,便约定这个周末,两人出去约会。

    熊豆豆急忙辩解:“我真的没时间……”

    周龙法转过脸,用深邃的眸子望进她的心里:“有什么事,我陪你去做,这也是约会的一部分。”

    不容拒绝的口气。

    熊豆豆坐在车里,心中如一百只小老鼠在挠。

    下午下班时田静开车过来,先去了李明哲的别墅拉了熊豆豆的行李,然后去熊豆豆租房子的地方。田静一进去就大呼小叫:“这么小,比我家厕所还小呢!”

    熊豆豆忙拉着田静出去吃饭,田静站在酒店门口长发飘飘,嘁了一声:“这地儿我吃了不下一百回了,倒胃口,走豆子,陪我去吃川菜。”

    川菜便宜,两人使劲儿点才吃了一百多。

    熊豆豆知道田静是给自己省钱,一伸筷子,手腕从袖子里露了出来,田静看到她手腕上绳子勒出的伤痕,虎着脸问:“哪个不要脸的欺负你呢?居然还玩虐待!”

    熊豆豆一口将水煮肉片呛到气管里,咳了十分钟才缓过来:“什么呀,你别乱说。”

    田静没好气地说:“死豆子你跟着我这么多年,真没用,下回我教你几招,非让你扬眉吐气不可!”

    越说越离谱,熊豆豆忙捂了田静的嘴:“真不是那事。”

    四处看了看,旁边的人都没注意她们,熊豆豆凑近田静的耳朵:“我跟你说,你千万别告诉别人。”

    田静狐疑地点点头,搞什么啊,这么神秘。

    熊豆豆小声说:“前几天,我被绑架了。”

    田静一听,嘴巴都圈成O形了:“就你,谁这么高度近视绑架你?”

    熊豆豆低声说:“说来话长,你过来点,我跟你说啊,几个月前我认识了一个人,就是跟你相过亲的那个叫周龙法的男人……”

    ……田静捂了嘴,掐了把熊豆豆的大腿,熊豆豆“嗷”地叫了一声:“疼……”

    田静说:“妈呀豆子,被周大老板逼婚,你真是踩到狗屎了啊,运气这么好,你不知道啊,周龙法的择偶标准有多高,多少名门之秀想跟他吃顿饭都得托关系,他居然要跟你约会,还让你成为他的……妻子?”

    田静的声音很大,四周的人纷纷向这边看来。

    熊豆豆面红耳赤抓了田静就往外跑,生怕被里面的人听到:“你小声点,我现在苦恼死了,又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说,他那么聪明的人,怎么听不出我话里的意思呢?”

    田静抡起包包砸在熊豆豆脑袋上:“笨蛋,他装糊涂呢,跟你说啊,竞标时一般老周看上的地皮没人能抢过他。”

    “什么意思?”

    田静恨铁不成钢:“就是他想要,谁都抢不过,就算你不想,他也有办法让你想。”

    熊豆豆挠头:“想什么?”

    田静叹气,掏出小镜子补妆:“算了豆啊,你跟了他,姐就放心了。”

    熊豆豆:……(喂!)两人搭伴又去大排档吃了点烧烤,田静愁老文,熊豆豆愁……好多人,两人你一瓶我一杯灌了不少扎啤,田静头重脚轻开着车送熊豆豆回去。

    两人并肩走进楼道里,田静的胳膊搭在熊豆豆的肩膀上:“豆啊,都是姐不好,到现在你的情商还为零,被一群男人耍得团团转,姐真的好内疚……”

    熊豆豆拍拍田静的脸:“你别走了,你开车吓死人了。”

    田静手臂一挥:“姐车技最好了!”

    熊豆豆嘁道:“拉倒吧,刚才要不是我拉着你,你一准儿开树上去!”

    田静哼了一声:“谁叫那树长得那么小,我没有看到。”

    熊豆豆撇嘴:“那树比你的腰都粗。”

    田静气坏了:“嘿你个死豆子,净拆我台不是,看我怎么收拾你!”

    两人追打扭作一团,哈哈大笑着走到三楼,熊豆豆掏出钥匙开门,门一打开,就看到李雨轩黑着一张脸坐在客厅里,熊豆豆脸上的笑容一下僵住了,惊讶地问:“咦,你怎么来了?”

    却不想李雨轩“噌”地站起来,脚步带着极大的怒气冲向门口,经过熊豆豆的时候,李雨轩伸手指着熊豆豆,一字一句都带着愤怒和怨恨地说:“你骗我。”

    熊豆豆傻眼:“嗯?”

    李雨轩甩下这句话,摔门就走了,田静一看这情形,也有点醒酒了,把熊豆豆拉进房间里细细盘问:“怎么回事,你怎么惹着他了?”

    熊豆豆摇头:“我不知道……”

    田静叹了口气:“还是我家老文好啊,重话都没有说过一句。”

    熊豆豆苦着脸坐在床上,田静收拾收拾就走了,说床太小她可不想被某人半夜踹下床,熊豆豆只能起身送田静下楼,田静的车刚离开,熊豆豆的手机就响了,是周龙法的:“睡了吗?”

    “没有,”熊豆豆往回走,鼓起勇气要说清楚,“周哥,我想跟你说……”

    周龙法突然接了一句:“房客都搬走了,你自己住一套房子要小心。”

    熊豆豆脑中一滞:“嗯?”

    周龙法笑:“那套房子是我的了。”

    熊豆豆突然想到怒气冲冲走掉的狐狸,难道自己误打误撞租了周龙法的房子,让李雨轩误会自己跟周哥有什么?可中午见的房主明明说房子是他的啊?

    “周哥,房子……什么时候成你的了?”

    周龙法笑:“今天下午。”

    熊豆豆急了:“周哥你什么意思?”

    周龙法浅浅地说:“让你看清楚,谁更适合你。”

    “你……”熊豆豆的心有点凉,周龙法这样做,不管出于什么目的,是为了让李雨轩妒性大发失去理智,还是为了炫耀他能给自己一个安定的生活,只不过在熊豆豆的心里,多少有种被人耍了的感觉。

    周哥故意这样做,就是为了让自己看清谁更适合他?简单说了几句就挂了电话,再给李雨轩打过去的时候,他没接,熊豆豆想还是算了,明天上班再跟他解释吧。

    说实话,李雨轩这种遇事不冷静,情绪全都发泄出来,毫不收敛的性格确实有些令人反感,但是也正是因为他很直白,让某只不太擅长揣摩别人心理的豆子觉得很轻松,至少她知道他是高兴还是愤怒,有及时解释的机会。

    而有些人,比如说周龙法,时时刻刻保持着优雅的微笑,让人捉摸不透他到底在想什么。跟这样的人在一起,明显没有跟狐狸在一起那么放得开,这也是她为什么对周龙法总是怀着一种忐忑又敬畏的心情的原因,成天对着一尊神祇一般的人物,不诚惶诚恐就奇了怪了。

    第二天上班,熊豆豆跑下去找李雨轩解释,可李雨轩偏巧被派出去公干了,去欧洲找一个建筑师什么的,一两天回不来,也不知道他是真的去公干,还是故意的。熊豆豆碰了一鼻子灰,灰溜溜地回到办公室,李明哲按下内线:“你过来一下。”

    熊豆豆忙站起来去总经理办公室,敲敲门。

    “进来。”熊豆豆推门进去,李明哲坐在巨大的老板桌后面,桌子上堆满了各种各样的文件,还有很多成堆的资料,看起来忙得很:“总经理,你找我?”

    李明哲抬起头,看到是她,舒了口气松松领带:“才搬出去一天,就改口叫总经理了?”

    熊豆豆囧,忙说:“明哲,有事吗?”

    李明哲站起来伸了个懒腰,脸上全是疲惫的伸色:“陪我回家一趟。”

    “嗯?”

    李明哲指指桌上的电脑:“收拾一下。”

    熊豆豆连忙跑过去,手脚麻利地存盘关机拔电源,把手提装进手提包里,顺便又看了眼桌上的文件,把急一些的挑出来,找了个文件袋放进去,又通知了几个助理,这种琐碎的活儿干久了,竟也得心应手。

    “你昨晚加班了?”熊豆豆看到桌上有三个喝完的咖啡杯子,李明哲拿起外套和公文包往外走:“嗯。”

    熊豆豆提着电脑抱着公文袋一路小跑在后面跟着:“没吃饭?”

    “嗯,”李明哲懒懒地回答,“从昨天晚上开始。”

    昨天下班的时候李明哲还在忙,熊豆豆有些迟疑地问他自己能不能回去,她得回去收拾搬家,李明哲想了一下就放人了,没想到他竟然通宵加班,还不吃饭!也不知为什么,心里有点生气,还真是生活不能自理的大少爷,秘书走了连饭也不吃觉也不睡,赌气给谁看……咦?赌气?

    李明哲困得眼睛看东西都重影了,任谁看了一天一夜的文件也得晕菜,熊豆豆提心吊胆地跟李明哲提醒红灯啊看路啊,一路上心一直悬着,等到了别墅才放下来,李小磊不知道跑哪儿疯去了,熊豆豆小小地松了口气。

    那小屁孩儿,一见他就堵得慌。

    李明哲拖着沉重的脚步去房间洗澡了,熊豆豆跑到厨房打开冰箱翻腾,结果就找到一根胡萝卜和几个鸡蛋,冰箱穷得跟刚被洗劫过一样,垃圾桶里一堆外卖的盒子。

    熊豆豆跺了半天脚,终究不忍心饿自己的上司,翻出大米焖上,又去收拾了下乱糟糟的厨房简单炒了个胡萝卜肉丝,倒了杯温水,熊豆豆端着这两样上楼敲李明哲的房门。

    没回应。

    小心地推开门一看,人已经趴在床上睡着了,头发还是湿的!

    熊豆豆磨磨牙,轻手轻脚地走进去,放下饭,去浴室拿了条干毛巾罩在李明哲的脑袋上,柔柔地擦着。擦了一会儿,李明哲翻了个身,显然不喜欢有人打扰他的睡眠,熊豆豆叉着腰蹲在床边运了半天的气,跑去拿了吹风机调到最小挡吹他的头发。

    李明哲爬起来,烦躁地抓着头发:“吵死了。”

    熊豆豆理直气壮:“你头发湿着睡会感冒的,还有,我做了饭,你吃了再睡。”

    李明哲顶着被吹成鸟窝的脑袋,睁着疲乏的双眼无力地瞪了熊豆豆一眼,端了碗自顾自地吃,吃完倒头就睡,熊豆豆又把人拽起来:“你下来走走再睡,不然会消化不良的。”

    李明哲瞪眼,赖在床上不动,一副“我就吃饱了睡怎么着!”

    熊豆豆:算了,您爱睡睡吧。

    结果,总经理大人舒舒坦坦地睡了一觉后,不但胃疼,还感冒了,任谁身体再好熬上一夜不吃不喝突然吃了顿饱饭湿着头发倒头就睡不病才怪。

    熊豆豆回公司传文件,李小磊打了电话过来:“你把我哥弄死了?”

    李小磊的声音还是那么的欠扁,熊豆豆手一抖差点把刚印好的文件放进粉碎机里去:“谁死了?”

    李小磊嘿嘿地笑:“我看到饭菜了,你来过了?”

    熊豆豆急着问:“你哥怎么了?”

    李小磊拿着手机看了看他哥,言简意赅地描述病情:“冷汗,抽搐,发抖,脸红,四肢冰冷。”

    熊豆豆:……(你不当法医真亏了)抄起包刚想请假,熊豆豆一想跟谁请啊,顶头上司就在家病着呢。一拍脑袋忙下楼打了个车回去,途中熊豆豆下车去药店买了点药,杀到别墅的时候李小磊正蹲在门外头逗狗呢,一条雪白雪白屁股烟灰色眼睛都被毛挡住了的……大狗(看起来好像熊)。

    熊豆豆一下车,那狗“嗷”地就扑了上来,大舌头热乎乎地上去了。

    “啊……”熊豆豆吓得七魂都飞了仨,手忙脚乱地把大狗扒拉到一边,叫着跳着跑进别墅里躲着,李小磊贼笑着走进来,狗狗被关在外面刨门。

    “那是什么呀……这么巨大……”熊豆豆惊魂未定,拍着胸口问李小磊,李小磊大眼睛一翻:“英国古代牧羊犬,我刚买的,花了三万呢。”

    熊豆豆:……(三万……一条狗?还真不“贱”……)狗狗在门外大叫:汪汪!(我血统高贵!)熊豆豆惦记楼上那个被披露“快死了”的,换了鞋匆匆上去了,进去一看,李明哲好好地坐在书桌后打电脑,抬头问熊豆豆:“你来干什么,下班了吗?”

    熊豆豆狐疑:“你是不病了吗?”

    李明哲脸一黑:“你看我像这么容易生病的吗?”

    被耍了。

    熊豆豆“噔噔噔”冲下楼,小手叉在腰上质问李小磊:“你干吗谎报军情,你知不知道我们最近很忙耶,我有三份合同一份草案要打,你哥也忙得通宵加班,你以为大家都跟你一样游手好闲吗?”

    李小磊不甘示弱,扑闪着大眼睛回了俩字:“泼妇!”

    熊豆豆一下给噎住了。

    李小磊喷了口气,精致的小脸伸了过来:“其实,我叫你过来是真的有事,我大堂哥不过是个幌子,他就算病死也得加班,那人就一工作狂,理他干吗?”

    那是你亲堂哥好不好……熊豆豆缓了口气,端正跟脑袋长错弦的小屁孩儿说话的态度:“好吧,你叫我来干什么?”

    “给你看我刚买的狗啊。”

    熊豆豆:……(李小磊,姐姐给你讲个狼来了的故事)李小磊美滋滋地把狗从外面放进来,双手抱着它摸它的毛,那狗比李小磊看着还大,摇头摆尾地跟李小磊亲热,爪子比张开的人手还宽了一圈,真不知道李小磊买了它是打算称霸街头,还是准备骑着兜风。

    熊豆豆抚额:“好吧,狗看完了,我走了。”

    李小磊不乐意了,拉住熊豆豆翻白眼:“你看我的狗,不给红包啊!”

    熊豆豆傻眼:“嗯?”

    “起个名也行。”

    熊豆豆鼓了半天小脸,扔了一句话:“就叫石头吧。”

    李小磊没反应过来,还挺奇怪为什么这么软绵绵的大狗要叫石头,后来才反应过来被那死女人涮了,自己的名字中的“磊”字就是仨石头。

    李小磊气得咬牙切齿,生生从石头身上薅下撮毛来,石头委屈地呜咽一声,拖着一身大毛找地儿趴着舔爪子去了。

    熊豆豆终究不放心李明哲,又上去了,发现李明哲正在揉太阳穴,脸色也有点蜡黄,熊豆豆轻手轻脚地走过去:“明哲,你不舒服?”

    李明哲眉毛一挑:“你怎么又回来了?”

    熊豆豆犹豫了一下,鼓起勇气趁总经理大人不注意的时候,伸手摸了下他的额头,果然有些发热。李明哲连忙往后退,板起脸来:“你究竟想干什么?”

    熊豆豆扁着嘴:“你生气了……”

    李明哲脸拉得跟长白山似的,一双深邃的眸子冷冰冰地望着她。

    熊豆豆低着头解释:“那房子我租的时候真不知道是周哥的,我中午交的定金他下午就买了,他还说,想试试你们,看谁更适合我,这事我也有点生气……”

    李明哲冷冷地哼了一声。

    熊豆豆连忙改口:“那个……也很生气,但是周哥他不是坏人,就是有时候……”

    “搬回来,”李明哲说,“不准住他的房子。”

    熊豆豆皱巴了小脸:“才交了定金,不住可惜了……”

    李明哲闪电般从包里掏出张卡甩到熊豆豆跟前:“五万,密码是我的生日。”

    熊豆豆:……(拜托)看熊豆豆没拿卡,李明哲显然认为有人不愿意离开那房子,脸又拉长了一些,都快拖到地上了,熊豆豆看着总经理大人的长脸,心里想,图什么啊,昨天才搬出去今天又得搬回来,搬家什么的,最讨厌啦……泪奔……李明哲拍了拍桌子站起来,指着门口:“出去。”

    熊豆豆艰难地拿起卡:“那个……好吧。”

    李明哲面色这才缓和了过来,到写字台后面坐下,端起杯水喝,熊豆豆拿着卡:“嗯,以后我买菜就从这张卡上刷了,不过明哲,还有……”

    李明哲一边喝水一边用眼神示意她说。掏出包包里的药,熊豆豆小心地跟面孔黑黑的李明哲交代:“这是胃药,这是感冒药,这个是……”

    李明哲瞪眼,阴森森地说道:“你认为我会看不懂上面的字?”

    熊豆豆:……一阵眩晕袭来,李明哲扶着头闭上眼,似乎很疲惫很难过的样子,熊豆豆忙去楼下药箱找了体温计上来,不试不知道,一试才发现都三十九度了,熊豆豆慌忙打电话叫医生。

    李明哲无所谓地说:“睡一觉就好了。”

    熊豆豆扭脸,瞪圆眼睛瞅李明哲,气势汹汹的。

    李明哲给那眼神整无奈了,摆摆手说:“好好,你打吧。”

    李明哲批示完最后一份文件,被熊豆豆连哄带逼地弄到床上歇着,私人医生正在往这边赶来,熊豆豆嘿哟嘿哟地端了盆凉水在桌子上,用毛巾帮他冷敷。

    上次李明哲低烧一直扛着没吃药,没好利索,最近加班特别忙,太累了,热度一下就反弹了,医生留下点药,递给熊豆豆:“熊秘书,请你监督李总吃药。”

    熊豆豆接过来:“监督?”

    医生头疼地说:“李总一忙起工作就废寝忘食,这样对身体伤害很大,还有,”又递给熊豆豆一管药膏,“李总的手伤还没好,他过度使用手腕会很难恢复,这个药膏一天一次,按摩到发红发烫即可。”

    医生收拾好药箱,熊豆豆去送,医生转过身补充了一句:“还有啊,这段时间不宜过度操劳,房事要适量,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熊豆豆:……李明哲抚额:……(你明天给我一份辞职报告)医生面不改色地走了,熊豆豆顶着张大红脸说下去做饭,逃也似的跑了,她一走李明哲就从床上爬起来了,一边翻文件一边跟助理打电话交代事情,熊豆豆熬上粥回来一看,该卧床休息的人居然又扎回去工作了!

    熊豆豆站在门口,气鼓鼓地瞪着李明哲。

    李明哲叹了口气,放下文件关掉手机,老实爬回床上躺着了,熊豆豆踩着愤怒的步子走到他跟前:“总经理,我的职责就是照顾好你,你想让我失业吗?”

    李明哲笑。

    熊豆豆真想拿链子把人拴在床上,低烧这么长时间都不在乎,手腕伤了也不知道保护,身体这么不好只想着工作,饭也不吃还熬夜,真是气死人了!跑到写字台边把批改过的文件都抱走,连总经理大人的手机也没收了:“总经理,我会把你批改过的文件传真回去,你要是再下来,我……我就……”

    李明哲笑得眼睛都亮了:“你就干什么?”

    熊豆豆跺脚,气咻咻地说:“我就……搬出去,眼不见心不烦。”

    李明哲笑得眼都没了。

    熊豆豆气鼓鼓地下去做饭了,李小磊牵着狗不知道去哪儿玩了,从厨房里翻出周龙法上次探病送的海参,做了个海参粥,清煮了鸡蛋切成瓣用酱油醋拌了下,弄了简单的病号饭,李明哲蹲床上还不老实,拿着座机打起来没完。

    “嗯,对。”

    “明天上午开标,预算作出来了?”

    “行,你们办吧。”

    李明哲放下座机,一转脸看到站在旁边虎着脸的熊豆豆,熊豆豆放下碗扭脸就走,李明哲一个健步从床上跳下来逮住赌气跑掉的小女人:“我刚交代完事情,在家休息三天,这三天我不打电话了。”

    熊豆豆扭脸:“真的?”

    李明哲抓了熊豆豆回去,坐在床上,有气无力地叹气:“被人管……真是,我怎么觉得你是总经理我是秘书呢?”

    熊豆豆咧嘴笑,把海参粥端过来:“吃饭,吃完饭吃药,然后睡觉。”

    李明哲扶着额头:“我能看会儿报纸吗?”

    “不行,”熊豆豆坚定立场,“看书消耗心神,你多睡会儿觉明天就能退烧,不要闹脾气了,都多大了。”

    李明哲:……李明哲喝着海参粥,就着凉拌的白煮蛋,吃得很香:“鸡蛋也可以这么吃?还不错。”

    熊豆豆美得不行:“发烧伤元气,多吃点鸡蛋能补充体力,但是白煮蛋不好吃,炒鸡蛋太油腻,我就凉拌一下,放了点陈醋开胃。”

    李明哲伸手揉熊豆豆的脑袋:“这么馋,还这么瘦。”

    熊豆豆辩解:“谁说我瘦,田静说我属螃蟹的,骨头里都是肉,其实我就是骨架小,偷着胖。”

    李明哲点头:“嗯,抱起来是挺软的。”

    熊豆豆一下想到那天早上醒来,自己窝在李明哲的臂弯里,上身什么都没穿,下身就穿了一件小……咳咳,脸“刷”一下红了。熊豆豆低着头使劲儿抠手指,那一夜,他居然什么都没做,醒来的时候,他身上还穿着衬衫和西裤,真……老实。

    吃完饭,李明哲吃了口服药,大肘子伸过来等着某人给他擦药,熊豆豆洗了手,用热毛巾敷了一会儿,才倒上药油使劲儿按摩起来,李明哲看着忙活着的小女人,脸上全是笑。

    “咝……”

    熊豆豆猛抬头,关心地问:“疼啊?”

    李明哲皱着眉头,一脸痛苦的表情,熊豆豆有点慌:“是不是我按错了,哎呀,会不会再伤了呢,明哲你忍一下我去打电话叫医生!”

    熊豆豆站起来就想往外跑,刚站起来身体就被猛地拉了回去,跌进一个温暖结实的怀抱里,李明哲坏坏地勾起嘴角,抱住熊豆豆一个翻身,把人直挺挺地压在了身下。

    他的唇突然近在咫尺,熊豆豆眨眨眼,接着就红了小脸,底气不足地嚷:“你……大尾巴狼!”

    李明哲邪笑着压低身子,性感的唇,散发着罂粟的蛊惑气息,撩拨着某人不堪一击的神经。

    熊豆豆心慌意乱,拼命挣扎,龇出小牙示威:“你……你别过来……我……我咬你!”

    李明哲单手摁住她两只胡乱扑棱的小手,腾出一只手来在她腋下搔痒,熊豆豆最怕痒了,李明哲的手刚碰上就不行了,跟条小泥鳅一样扭动,笑得都喘不上气来了:“啊哈哈……不要了……不要……啊哈……唔!”

    他的唇,带着海参粥的淡淡鲜味,就这么压了下来,温柔地点触着,细细地吻着唇上的每一处褶皱。滑腻湿热的舌尖探了出来,从唇缝间滑了进去,敲开紧闭的齿关,勾起里面僵硬到无处躲藏的小舌,吮吸,纠缠,热度透过衣料传过来,突然感觉到有个坚硬的东西顶在大腿上。

    “唔……呼呼,你……”熊豆豆浑身发热,呆呆地抬头蹙眉咬唇,迎上他墨潭般深幽的眸子,猛地推开他,眼睛睁得老大,忽地又闭上眼翻身把自己埋进枕头里,羞得抬不起头来,李明哲侧身抱住她,吻着她的头发和脖颈,性感的询问轻吐,在她耳边哼哼绕绕地诱惑:“喜欢吗?”

    熊豆豆呜咽一声,更深地把自己埋了进去。

    李明哲干脆翻身爬到熊豆豆的正面,把人搂进怀里,再次吻了上去。

    “不……唔!”小小的挣扎被制住,温柔过后是火一般的激情,男人的喘息粗重而炽热,喷拂在脸上,烫得她心里发慌,缓缓地舔吻,大力地吮咬,仿佛吸血一般贪婪地抽干她全身的力气。熊豆豆被放开后忙大口喘气,看都没敢看他一眼便胡乱跳下床跑了。

    李明哲躺在床上,嘴角的幸福弧度比沾了蜜还要甜。

    熊豆豆在厨房里忙活,洗鸡切块放锅里煮,李小磊一边脸肿得跟包子一样地蹲在厨房门口:“喂,多放点辣椒!”

    “知道了。”熊豆豆手脚麻利地切蒜剥葱,起锅倒油,油六成热时,放入葱姜蒜末,爆炒出香味,关火,倒入辣椒粉中,沥出红油备用,鸡煮好后放凉水里浸一下,然后用红油和酱油醋糖拌好。

    李小磊伸手捞了一块扔进嘴里,嚼了嚼:“哼,难吃死了。”

    熊豆豆一听,连忙抢回盘子:“难吃你别吃了,石头,过来给你吃口水鸡!”

    石头巴巴地跑过来。

    李小磊忙夺了盘子,护在怀里:“死女人,这可是我买的鸡!”

    石头:汪汪(口水鸡)……熊豆豆“咦”了一声:“对了,还没问你呢,你怎么出去买的鸡啊,你走着去的?”

    “开车。”李小磊抱着盘子坐在地毯上大快朵颐,吃得满脸都是油,又辣又酸,还带着丝丝甜味,蒜瓣葱花被油泼爆香的香气冲进鼻孔,嗯,还算满意。

    熊豆豆蹲下问:“你有驾照吗?”

    李小磊咽下满满一腮帮子的鸡肉,抹了抹嘴:“当然没有了,对了,我开我大堂哥的车出去的,你跟他说一声,让他去交警大队交罚款。”

    “嗯?”

    “闯了一次红灯,走错一条单行线,还停错地方了,哦,那些罚单贴在车玻璃上。”

    “……”

    李明哲的烧退了,人也精神了,吵着闹着要下床,可熊豆豆小腰一叉,拿着铁铲子堵在门口,“你敢下来,我就打昏你,石头,给我看住他!”

    石头懒洋洋地趴在门口,用满是大毛的脸对准了床上的人。

    不知道它究竟能不能看到,反正熊豆豆见了很多次石头跑着跑着就径直撞到墙上,连速度都不减,不管啦,石头,你先盯着,等我做完饭就上来换你。

    石头用毛爪子挠毛脸。

    李明哲:……(狗仗人势!)你说一个二十八岁的男青年,浑身上下都是使不完的力气,饱饱地睡一觉别管什么病都没事了,现在却被强行限制在床上这巴掌大点儿的地方,报纸文件手机全无,这让一直都以忙为乐趣的总经理大人如何躺得住?

    熊豆豆做了饭上来的时候,总经理大人正在床上烙烧饼,石头蹲在门口舔毛。

    嗯,两只都比较乖,熊豆豆刚要进去,只见李明哲蹑手蹑脚地伸脚下床,拖鞋还没穿上就见石头一个箭步冲过去,仰起毛脸,冲总经理大人展示两排明晃晃的狗牙。

    李明哲:……(我要去洗手间!)石头:……(我管你。)熊豆豆:……(石头,你的眼睛到底长在哪里……)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