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腹黑诱惑不打烊 > 章节目录 第10章 周老板是黑社会

章节目录 第10章 周老板是黑社会

推荐阅读:家电维修网站 绝世娇宠:双面伊人   唐洛韩若冰全文免费阅读   富甲天下:大盛魁2   星际宠婚:带着系统养萌宝   锦绣清宫:四爷,偏要宠   都市少年医生   皇后的自我修养   神工   腹黑诱惑不打烊  

    两人在会所里休息了一下午,晚上才回去。

    本来李雨轩不想回别墅,打算在会所里和某人单独待上一夜,顺便增进一下感情,可熊豆豆仰着小脸一脸认真地跟他说:“狐狸,你哥晚上没饭吃,我们得回去。”

    李雨轩当场就泄气了,这个笨女人,气死人了,自己对她这么好,为什么她总惦记着别的男人,总不把自己当做生活的重心?想原来在美国的时候,每天不到晚上手机都能接到无数美女的电话,跑车里的美女绝对不少于三个,可现在,严严实实守着这一个,结果人家还不当回事。

    好挫败……家里没有菜了,熊豆豆去超市采购。

    “你需要什么,我去买。”李雨轩问,熊豆豆想了想,决定做个简单点的,李明哲那天着凉了发低烧,也不知道烧退没退,那个打死也不肯吃药的人……吃点温补的去去风寒:“嗯,买上两斤羊肉,再买一根胖一点的白萝卜,还有白胡椒粉。”

    “就这些?”

    熊豆豆点点头,咧开嘴露出俩小虎牙笑:“狐狸,你把这三样买对了,就很不错了。”

    李雨轩:……(哼,小瞧人!)李雨轩下车奔着超市去了,熊豆豆的担心不无道理,李雨轩在里面转了半天,最后忽悠了个美女才找全了这三样。李雨轩拎着东西回到车里,邀功般地对熊豆豆笑:

    “怎么样,对了吧?”

    熊豆豆扒拉着看了看,奇怪地嘟囔:“你居然能买对……”

    李雨轩得意地哼了一声,过程和方式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看来有必要来超市多转转,以后陪她来买东西的时候,总不至于被嘲笑,这么想着,车已经开进了别墅的车库里,熊豆豆拎了袋子直奔厨房。

    烧水,羊肉切成大块,放在开水里焯一遍去血沫,倒进沙锅中大火煮开再改成文火慢炖,熊豆豆扒拉着厨房的小橱柜找调料,李明哲突然进来了,熊豆豆一转身发现了他,尴尬地低下头,脸慢慢变红了,他……也看了病历。

    李明哲倒没什么,反常地在厨房里转了一圈,突然问了一句:“什么时候做好?”

    “嗯?”

    “我饿了。”

    熊豆豆慌忙指指冒着白气的沙锅:“要一小时……”

    “这么久,”李明哲似乎有点失望,捂着胃转身要走,熊豆豆忙说,“那个,用高压锅十分钟就行了,但是可能味道差一点,你真的很饿?”

    李明哲随便一说:“嗯,中午忘记吃饭了。”

    熊豆豆这才想起来,自己做完饭跑掉后没多久,他们就赶过去了,肯定没来得及吃饭,因为自己的事闹出这么大的乌龙,熊豆豆惭愧得不行,忙将沙锅里的羊肉倒进高压锅里,手忙脚乱地给萝卜打皮:“明哲,你去外面等吧,一会儿就好。”

    李明哲“哦”了一声,冰冷的俊脸有点红,声音很轻地问了一句:“你……好点了没?”

    熊豆豆一愣,脸上热血疯涌,忙点点头。

    李明哲估计也觉得气氛尴尬,僵硬地拉开门走出厨房,李雨轩刚好换完衣服跑下来,见到李明哲从厨房出来,眼神一凛,擦过他的肩进了厨房,一进去脸上的表情立刻变了,巴巴地围着某人转,还摇尾巴:“豆豆,真香啊……”

    李明哲的余光瞥到厨房门上磨砂玻璃上的两个人影,深邃的眼眸中闪着意味不明的精光。

    饭很快就做好了,很简单,一人一碗羊肉炖白萝卜,一碗米饭,开吃。

    李明哲手上还打着石膏,吃起饭来很不方便,熊豆豆要过去喂,却又不好意思,只能低着头扒饭,眼睛偷偷地看李明哲的脸色,可李明哲并没有要人喂的意思。

    吃到一半,李雨轩把手机递给熊豆豆:“给,你手机中午落家里了。”

    熊豆豆“哦”了一声,接过来放进兜里,突然想起自己跑到××大学的事为什么他们会知道,想了好一会儿也不明白他们是怎么找到自己的,于是小声地问:“那个……你们怎么找到我的……”

    李雨轩眼睛往李明哲那边一瞥,阴阳怪气地说:“我哥啊,就喜欢玩追踪反追踪。”

    “啥?”

    “雨轩,”李明哲放下筷子,眼睛却看向熊豆豆,“那不是追踪,大门那边的监控录下了她坐的出租车的车牌号,我只不过是打电话询问了她去的地点。”

    李雨轩哼了一声:“这还不叫追踪,哥,你是特工出身吗?”

    李明哲听出李雨轩话中带刺,面上没有什么波澜,语气却加重了:“雨轩,一个成功的领导人一定要具备这种应对突发事件的能力,他应该知道怎么做,先做什么,并预计事情的结果,而不是……失去理智引起武力冲突。”

    这话说得再明显不过了,李明哲是在指责李雨轩白天不问究竟就揍文鸣,李雨轩本来就憋了一肚子火,李明哲又在熊豆豆面前教训他,实在是很丢面子,筷子往桌上一拍:“你知不知道你冷静过头了,人的七情六欲你都隐藏得那么深,你以为你是世外高人,冷眼看世界呢!”

    眼看哥俩就要吵起来了,熊豆豆赶紧岔开话题:“那个……明哲,你手没事吧?”

    李明哲转过脸,询问地看着她。

    熊豆豆指指他手上的石膏:“今天你去……呃,有没有碰到,嗯,好像你开着车去的,你的车是手动挡,会不会再次扭到?”

    李明哲轻轻转了下右手手腕,平稳了下气息,吐出一句话:“没事。”

    熊豆豆松口气:“那多喝点汤,补补钙。”

    李雨轩在旁边看得眼酸,冷冰冰地哼了一声:“又不是骨折。”

    熊豆豆忙从自己碗里挑出几块羊肉放到李雨轩的碗里:“多吃点,你最近都憔悴了,这个……咳咳,养颜。”

    李雨轩看了看碗里的几块肉,脸色这才好看了一点。

    又休息了几天,李明哲拆了石膏回到公司上班,熊豆豆也跟着回去了,恰巧有个业务经理培训课程,李明哲让李雨轩跟着去学习学习,解放了中午一直被李雨轩缠住的熊豆豆。

    “喂,周总,我下来了,您在哪儿呢?”熊豆豆偷偷摸摸地抱着包包跑进地下车库,四处张望,一辆黑色的帕萨特闪了闪车大灯,熊豆豆见状,忙快步溜了过去。

    “呼……”熊豆豆抚着胸口,“好险哦,刚才差点被发现哦……”

    周龙法笑而不语。

    两人去了一家小饭店,虽然开在很僻静的地方,但是门前排了一长溜的队,周龙法领着熊豆豆进去,找了个空的位子坐下。

    熊豆豆小声惊呼:“这里好多人哦。”

    周龙法笑道:“是啊,如果早上不预定,现在恐怕要等上一小时的位子。”

    这时,正好有一个扎着围裙的小工端着一大铁盘小龙虾快步走了过去,放到隔壁一张桌子上,那红油油的小龙虾,冒出辛辣香甜的热气,直熏得人口水都流了下来。

    周龙法在快到的时候打了电话,所以他们这一桌的小龙虾提前做了,上得很快。二话不说,卷起袖子开吃,小龙虾又辣又香,鲜美无比,多种辛香料调出来的秘制香气,让人忍不住食欲大增,一大盘小龙虾很快消失殆尽。

    熊豆豆啃得满脸都是油,周龙法掏出纸巾,替她擦拭脸上沾到的油。

    好温柔的眼神……熊豆豆神思一晃,突然意识到他在给自己擦脸,慌忙低下头,从包包里翻出纸巾自己擦,周龙法笑笑,很自然地收回手去。

    好丢人,熊豆豆窘得不行:“太好吃了,都忘形了。”

    周龙法说:“吃饭是一种享受,如果遇到爱吃的东西还要端着一副贵族的架子,那活着也太累了,人啊,还是随心随性一些过得自在。”

    吃过饭,熊豆豆轻手轻脚地溜进秘书办公室,电话突然响了:“你给我过来。”

    熊豆豆泄气,被抓包了,垂着脑袋去总经理办公室,李明哲面孔黑黑地坐在老板桌后面,手指在大理石桌面上敲打:“熊秘书,你中午去哪儿了,为什么迟到了将近一小时?”

    熊豆豆卡壳,半天说不出话来。

    李明哲站起来,绕到熊豆豆跟前,低头轻轻嗅了一下:“你又和他出去吃饭了?”这独特的饭香味并不是职工餐厅能做出来的,李雨轩不在,田静的公司离这边很远,不可能有别的朋友接她出去吃饭,那肯定就是周龙法了。

    熊豆豆低头,算是默认了。

    李明哲额上青筋直冒,阴恻恻地问:“你还记得你答应过什么?”

    熊豆豆支吾:“不要跟他出去……”

    “不是不愿意你和他见面,而是这个男人背景太复杂,虽然他生意做得很成功,但是身份却很神秘,”李明哲叹口气,“你记得他经常换车吧,他很少坐自己的车,而是轮换着坐他的助理或是保镖的车。”

    熊豆豆有点相信李明哲的话了,原来总也不信那么温文尔雅的人是混黑道的,但是从他泰山崩于前而不动声色的冷静和那股时隐时现的迫人压力,那个温润气质的男人似乎更加神秘了。恍恍惚惚地回到办公室,好半天才回过神,进入工作状态。

    周龙法打来电话,闲聊了几句,不经意地问起:“你下班坐公车,还是搭同事的便车?”

    熊豆豆说:“嗯,以前是搭李雨轩的车,不过,这几天只能坐公车了,他出去学习了。”

    “李总也顺路,你不搭他的车吗?”

    熊豆豆握着手机,看看四周:“不好吧……”

    周龙法淡然笑道:“这有什么,这几天天气不好,可能会有雷阵雨,要不……我送你吧?”

    熊豆豆忙摆手:“不用了不用了。”

    周龙法意外地坚持让她这几天一定要搭李明哲的车回去,熊豆豆只好答应了下来。

    熊豆豆放下电话就开始嘀咕,要怎么说,总经理才能让自己搭顺风车呢?还有,李雨轩走的时候还特别强调了,不让她坐他哥的车……怨念……算了,还是打车吧。

    不过,当熊豆豆坐在出租车里,被几辆没有牌照的黑车拦截在离别墅区几公里处的路上时,才后悔莫及下班的时候为什么没有厚着脸皮爬上李明哲的车。

    可现在,怎么办啊……出租车被两辆车一前一后夹住,进退不得,熊豆豆手忙脚乱地掏出手机准备报警,惊慌中手一哆嗦,小巧的手机滑到了车座下面,等她把手机够出来的时候,车门突然被猛地拽开了!

    “小姐,跟我们走一趟吧。”

    熊豆豆抱紧包包和手机,底气不足地大叫:“不要!”

    出租车司机早被拖到下面,一个穿着花衬衫的小痞子用膝盖顶着他,熊豆豆见这光景,一边往车座里面缩,一边悄悄地拨>

    “唉……”暗中拨号的手被发现,手机被一把夺了过去,来人三十岁左右,胡须满面,看起来甚至狰狞。他上去粗鲁地把熊豆豆拖了出来,塞进后面那辆桑塔纳里扬长而去。

    周龙法还在开会,一名助理行色匆匆地走进会议室,周龙法停下会议,示意助理上前,助理上去低声耳语了几句,周龙法神色微变,眼神一下阴暗了:“今天的会议就到这,剩下的没有汇报业绩的部门经理,明天九点到我办公室,各位辛苦了,散会。”周龙法起身,匆匆离开了会议室。

    “什么时候的事?”

    助理上前一步:“十分钟前,他们打来电话,说要您放弃吞并腾飞。”

    周龙法眉头紧锁:“是腾飞的人?”

    助理说:“腾飞的企业法人是王天,前天晚上他在家中自杀,现在还在医院没有脱离危险,我们调查了他家里的人,发现他弟弟的护照和身份证都是伪造的。”

    周龙法沉思了一下:“绑匪怎么说?”

    “要您一个人去,不然撕票。”

    周龙法轻点头,吩咐身边的助理:“这事传出去会对龙法集团造成负面影响,一定要全面封锁消息,我去处理这件事,还有,你通知一下李明哲,说熊小姐在我家做客,晚一点送她回去,尽量周旋。”

    助理领命,迅速离去。

    此时,郊区一家废弃的汽修厂里,熊豆豆被五花大绑地扔在地上,嘴里被塞了一团破布,大胡子走过来,用脏污的手指掐起她雪白的下巴:“哟,还是个小美人,这双眼睛可真漂亮。”

    熊豆豆使劲儿往后缩了缩,却被掐得更狠了,下巴登时多出了两个红印子。

    大胡子狞笑,脏兮兮的手拍着熊豆豆的脸颊:“我最喜欢娇娇弱弱的小妞了,哭得我心肝都疼。”

    大胡子人长得龌龊,嘴里也不干不净,熊豆豆干脆闭上眼不理他,大胡子扔下熊豆豆,冲旁边的人骂:“MD,人怎么还没来,流子你电话打了没有?”

    那个花衬衫走过来,歪着嘴叼着一根烟:“老子亲自打的,就让他一个人来。”

    大胡子这才放了心,蹲在一边端着盒饭呼噜呼噜地吃,没过一会儿,外面有车在按喇叭,一个小痞子跑出去,几秒钟后又跑了回来,大叫着:“他来了!”

    大胡子一巴掌把那小痞子扇翻在地,破口大骂:“嚷嚷什么,他一个人来的?看清楚了,别带来一个加强连,老子可没命陪他玩那个!”

    那小痞子蹲在地上,指着门口叫:“真的,他就一个人,一辆车。”

    大胡子安排道:“你滚出去把人领进来,让疤赖他们把住门,再找人去周围转转,看看有没有埋伏的人,对,必须搜他的身,妈的,敢反抗就给他一个铁子儿吃。”抓了熊豆豆坐在一张脏得都看不出颜色的沙发上,好整以暇地等着来人。

    几分钟后,一个伟岸的身影出现在卷帘门门口,熊豆豆睁大眼睛,努力从昏暗的光线中分辨出来人,果然是周龙法,他竟然单刀赴会!

    大胡子看到周龙法,立马把熊豆豆嘴里的布团拽了出来,手上使劲儿掐了下她的手臂,熊豆豆没防备,吃痛地小声呻吟一声,不过,熊豆豆马上反应过来,大声向那边喊:“我没事。”

    天色已经很晚了,周龙法虽然看不清楚熊豆豆的情况,但听到她的声音,稍微放下了心,沉稳的声音传了过来:“你是王乾。”

    大胡子笑道:“你猜到了,”接着语调一变,恶狠狠地呸了一口,“姓周的,你侵吞我哥的公司,逼得他走投无路只能自杀,今天,我非得让你尝尝这滋味!”

    说完,把熊豆豆一把掼在地上,熊豆豆“哎哟”一声脸朝下摔在坚硬的水泥地上,汽修厂的地面油污颇重,浓重难闻的汽油味扑面而来,大胡子一脚踩在熊豆豆的后背上,用力蹍了蹍,坚硬的皮鞋硌得脊椎骨生疼,熊豆豆强忍住剧痛,一声没吭。

    大胡子见状,蹲下身把熊豆豆抓起来,上去就是两耳光:“操他娘,小蹄子骨头还挺硬,我让你硬!”

    又是两耳光,周龙法立在黑暗中,手在后腰上摸了摸,到底是没动手。

    刚才搜身的时候,带的枪被搜走,但是深嵌的皮带中的钢质小刀并没有被发现,虽然刀子很小,但异常锋利,足以划出致命的伤口,可是太黑了,双方离得很远,没有把握扔出的刀子能插中王乾的心脏,而他手里又抓着熊豆豆,若是一击不中,很可能会让他变成嗜血的困兽,那她就很危险了,周龙法依旧保持着淡然的声调:“王乾,拿女人撒气,你跟你哥倒是学了不少本事。”

    王乾听了这话,忍不住大骂:“周龙法你个狗娘养的!”

    周龙法冷冷地说:“腾飞不是我弄倒的,是你哥王天经营不善,他挪用企业资金炒股结果被套,导致腾飞股价暴跌,我收购腾飞不过是应时之举,就算我不这样做,别人也会这样做的。”

    “胡说!”王乾粗暴地打断他,“我哥说了,明明是你忽悠他买的股票,不然他怎么会拿出那么多钱去炒股,这一切都是你的计划,他娘的,我哥怎么早没认出你这条白眼狼,被你骗惨了!”

    周龙法圈了手:“我要说的都说了,信不信由你。”

    王乾抓起熊豆豆的头发,把人从地上拽起来:“周龙法,我不管是我哥还是你弄倒了腾飞,反正腾飞我要定了,流子,把合同给他,让他签字!”

    花衬衫拿着一式两份的合同扔给周龙法,周龙法看着地上的合同冷笑,一针见血地说道:“王乾,既然你想要腾飞,何必扯上你哥,你哥现在还在重症监护室,生死不明,你这边就开始挖他的财产,兄弟情还真深厚。”

    王乾气恼不已,抓了笔扔给周龙法,恶狠狠道:“快签字,不然我就把这女人弄死!”

    周龙法捡起地上的合同,从兜里掏出打火机,仔细看了几页,上面的条款倒是出自专业人士的手笔,但是很明显,通篇就一个中心思想,明抢腾飞。

    “快点签!”王乾着急了,催促周龙法快签。

    周龙法试图跟王乾周旋,却被对方识破,只能拿起笔,翻到合同的最后一页,甲方王乾已经签了,乙方还是空白,失去腾飞对龙法集团来说并不是很大的损失,只不过是少了一个极小的分支,周龙法之所以这么犹豫是因为担心两人的生命。

    想来他一直表现出对熊豆豆冷漠的态度,企图迷惑绑匪,不过王乾并没有上当,抓了熊豆豆当枪使,又打又骂,刚才寒光一闪,似乎他手中还有刀子。看来,王乾盯着周龙法不是一天两天了,肯定早就觊觎腾飞,只等着王天和周龙法闹腾完再跳出来,寻找机会下手,他那倒霉的大哥王天,有这么个千夫指的弟弟,上辈子不知道干了什么缺德事。

    如果不签这份合同,她会继续受到伤害,可若是签了,只怕两人连活着走出去的机会都很小。早听闻王乾不务正业,吃喝嫖赌无所不精,还贩卖军火,现在他哥倒了,他就盯上了这块肥肉,把腾飞撬回去高价卖掉,那可是一大笔钱,足够他挥霍很长一段时间了,这种亡命之徒混过一天是一天,做事心狠手辣毫不留情,周龙法再次暗暗摸向后腰腰带中坚硬的钢刀。

    只可惜天色实在太暗了,考虑到她的安危,周龙法犹豫了几次都没有扔出飞刀,飞刀不是他的强项,他精通的是射击和近身搏斗,可王乾也知道周龙法的专业所在,进门就搜去他的枪,自己离得远远的,抓着熊豆豆当挡箭牌,让一群小喽啰拿着一些从黑市上捣来的枪械监视着周龙法。

    周龙法拿着笔还在思索,王乾却等不及了,刚要伸脚踹下去,周龙法的声音响起:“签好了,你过来拿吧。”

    这么快?看来绑来的果然是个宝贝,王乾不是笨蛋,他听过周龙法的一些事,于是让旁边几个人摁住周龙法,并用手铐把他的双手都拷在了后背,这才让流子递上合同,合同上,周龙法的名字龙飞凤舞,甚是刚劲有力。

    王乾难掩心中的狂喜,哈哈地狂笑起来,跟众贼兄说道:“兄弟们,咱们发财了,来来,给周兄弟喂点好东西,让他跟他的小情人儿好好乐呵乐呵,乐呵完上路,真是对亡命鸳鸯,他娘的,感人哪!”

    周龙法冷厉的眸子一凛,厉光一现,旁边的人连退几步,王乾拿出手中的刀子,顶在熊豆豆的脸上:“兄弟们,不怕,他的宝贝小情人儿在我手里,你们尽管弄,弄死了算我的,弄不死我弄死你们!”

    大哥都放话了,谁乐意做孬种?

    几个人冲上去摁住周龙法,往他口中倒了大半瓶各种颜色的药片,又灌了一瓶水,熊豆豆在王乾手中,周龙法无法反抗,一代枭雄只能被一群小喽啰弄得呛咳不已,侧着身倒在地上。

    王乾放开熊豆豆,走过去踹了周龙法一脚:“哼,还以为是什么厉害角色,没想到也这么不中用,好好享受人生的最后一次吧,兄弟们,咱们撤,把他的车开走!”

    一伙人简单地收拾了枪支,勾肩搭背地往外走,却不想周龙法竟突然站起来,被拷在身后的手猛然发力,几个猛力挣拉,那劣质的手铐竟被挣断了,手腕处却被割得鲜血淋漓,皮肉外翻。

    只见他一个箭步冲上去,手中的钢刀已经狠狠****最后一个人的太阳穴,用力拔出钢刀的同时抢走了他手中的冲锋枪,周龙法单手持枪,右手将钢刀狠力掷了出去,正中回头准备回击的一人的咽喉,钢刀深深插入,那人吭都没吭一声就倒了下去,冲锋枪“突突”地震耳欲聋几个连发,那群人登时倒下了四五个,剩下的全吓跑了。

    天色完全黑了下来,看不清楚倒在地上的尸体中到底有没有王乾,周龙法有些撑不住了,浑身大汗,汗水从湿透的衣角处滴落下来,人也摇摇欲坠,药效发作了。

    那些混合的药片,什么都有,各种致幻剂和兴奋剂,还有一些摇头丸,熊豆豆跌爬着滚过来,手被绑住,只得用身体拱了拱开始抽搐的人:“怎么办?”

    “快找水……”

    “好好!”熊豆豆爬起来,用力挣开绑在手腕上的绳子,拿了瓶子接了水跑回来,周龙法飞速灌了一瓶水,然后趴在墙角剧烈呕吐起来,在胃里的时间太长了,药片大部分都粉化了,吐出来的全是白沫。

    饶是洗了胃,周龙法还是觉得猛烈的药性侵袭着大脑,神志开始出现混乱:“我的手机……在口袋里……”

    熊豆豆吓慌了,抖着手去摸,摸到了:“打……打谁的?”

    “快捷键1,不要报警……”周龙法一头栽在地上没动静了,浑身抽搐口吐白沫,熊豆豆吓坏了,慌忙按了“1”键,拨通后只说了句“快来救我们”就再也说不出话了,哽咽得几乎喘不过气来,就在这时,倒在地上的周龙法突然醒了,大睁双眼!

    熊豆豆松了口气,带着哭腔说:“你醒了,没事了……啊!”

    周龙法竟像疯了一样,双目赤红,浑身环绕着骇人的暴虐风暴,猛地扑了上来,熊豆豆在地上一滚险险躲过去,惊慌失措地在地上拼命往后爬:“你……你不要过来……”

    可周龙法像发了狂的狮子一样,嘶吼着就扑了上来,一把把熊豆豆扑在身下,沉重的躯体滚烫僵硬,像一块巨石一样压住她,熊豆豆吓得“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却突然感觉到腿上被一根很坚硬的棍子狠狠撞了一下,生疼生疼的,熊豆豆马上想到了那是什么!“你……那些药……啊!”

    周龙法恶鬼附体一般,拼命地摁住身下挣扎的身体,几下便把熊豆豆死命护住的衣服扯了下来,夹紧的双腿也被蛮力分开,一介女流怎么敌得过一个魁梧强壮还在药性的作用下发狂的男人。熊豆豆被大力摁在地上,骨头咯咯作响,甚至连叫也叫不出来。

    熊豆豆心头一急,狠狠咬了周龙法的肩膀一口,血顺着魁梧的肩膀流了下来,也许是疼痛让他清醒了一些,周龙法浑身剧烈颤抖,眼睛紧闭着,汗水汩汩流下,似乎在忍受着极大的痛苦一般,喉咙里含糊不清:“打……打昏我……”

    熊豆豆听明白了,急急忙忙四处找棍棒,却找到一块砖头,眼看周龙法要挺不住了,熊豆豆眼一闭心一横,将手中的砖头狠狠拍向了他!

    “啪!”砖头碎成两半,砸在地上,可周龙法竟然没有昏过去!

    熊豆豆眼睁睁地看着周龙法的瞳孔开始紧缩,变得血红,吓得心脏几乎要停止跳动,却不想周龙法突然发起狠来,嘶吼一声,爬起来助跑几步,竟一头狠狠撞在旁边的墙壁上!

    “砰”的一声巨大的闷响,他终于不动了,熊豆豆惊魂未定,蜷缩在墙角。

    周龙法倒在地上,满脸是血,头上流出来的血淌了一地,深红的颜色触目惊心,熊豆豆哆哆嗦嗦地过去拉他,哭得声音都变调了:“你……你不能死啊……”

    没过多久,周龙法埋伏在周围的人赶到了这里,医生在现场重新给周龙法迅速洗了胃,注射了强心剂,简单包扎后送去了私人诊所,熊豆豆也被一起送往。在诊所里,熊豆豆抱着被子缩在床上发抖,谁都不让靠近,医生没有办法替她治疗,只好先让她平静一下。

    过了很久,熊豆豆镇定下来,询问周龙法的情况:“他……他怎么样了……”

    医生摇摇头,不说话。

    熊豆豆大惊:“他……他不会是……”

    医生还是摇头,开了口:“药物中毒导致二级心衰,颅损伤严重,目前还在抢救中。”

    那声震耳欲聋的闷响,头颅与墙壁产生的巨大撞击的声音,那种血肉骨骼的闷响声,不断地放大,放大,震得脑中嗡嗡作响,熊豆豆心中一阵刀绞似的剧疼,扶着墙脸色发青,医生要给她打镇静剂,熊豆豆拒绝了,摇晃着回去等消息。

    昏昏沉沉地睡了很久,医生把她叫醒:“周哥醒了,要见你。”

    熊豆豆鞋也顾不上穿,飞跑着去了抢救室,周龙法头上缠着厚厚的纱布,脸色很差,灰白灰白的,眼睛也睁不开,紧闭着眼躺在床上,听到熊豆豆进来的动静,居然微笑了一下。

    熊豆豆站在一边,眼泪哗哗地淌。

    周龙法虚弱地、歉疚地说:“对不起,让你受到这么大的伤害……”

    熊豆豆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哽咽不已:“你……你差点把自己撞死了……”

    周龙法笑:“我,怎么忍心伤害你。”

    此时,周龙法的助理快步走进抢救室,在他耳边低语几句,周龙法听完,微抬手示意:“让他进来吧。”

    熊豆豆抹了把眼泪,小声问周龙法:“那个,发生什么事了吗?”

    助理替他解释:“熊小姐,李总经理刚才对周总下了最后通牒,要他在一小时之内送您回家,不然就要报警了。”

    李总经理……李明哲?熊豆豆的眼睛茫然地眨了眨,突然惊呼:“坏了,忘了告诉他!”

    现在已经是第二天的傍晚了,从昨天下午六点被绑架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二十几小时,总经理大人一定急坏了,熊豆豆慌忙跑了出去,但没两秒钟又跑了回来,焦急又尴尬地跟那助理说:“我手机丢了,你能借我手机用一下吗?”

    助理掏出手机递给熊豆豆,熊豆豆赶紧拨了号过去,李明哲几乎是闪电般地接通了电话,声音低沉急切,磁性的嗓音带着些许沙哑:“喂?”

    熊豆豆眼圈一红,吸了下鼻子:“明哲……”

    委委屈屈地叫了一声,带着浓重的鼻音,只说了两个字就说不下去了,电话那边断断续续传来压抑的抽泣声,李明哲这边一听就坐不住了。合着人失踪了一天一夜,手机关掉,周龙法也避而不见,只派出个助理打太极,好不容易来了电话,陌生的号码,话没说一句那边就开始哭,可不急死个人:“你在哪儿?我去接你。”

    熊豆豆使劲儿深呼吸,缓了缓激动的情绪:“那个……我没事,我在……嗯,在……你等下……(转头问助理)……明哲,我在城郊台山碧水花园190号,那个,你别着急……”电话那边已经听到门被摔上的声音。

    李明哲拿着电话快步走到车库,迅速将车倒了出来:“你在那里别动,等我过去,我很快就到。”

    “嗯。”熊豆豆把手机还给助理,走到周龙法床跟前,握起他宽大的手掌,被手铐割伤的手腕已经包扎妥当,小心地托起他的手掌放在手心里:“周哥,你好好休息,我改天再来看你。”

    周龙法反手握了握:“好。”

    熊豆豆走后,周龙法敛起笑容,脸上顿起肃杀之气,微微抬手,助理忙上前,躬身附耳:“周总?”

    “王乾找到了吗?”

    “没有,让他跑掉了。”

    “给你两天时间,我要见到他的尸体。”

    “是。”

    助理特意嘱咐人去买了适合熊豆豆穿的衣服,熊豆豆拿了衣服去房间换上,身上的痕迹是挡住了,可脸上的伤却怎么也盖不住,王乾那几个耳光甩得虽然不重,但是男人的手劲儿大,几个巴掌下来脸肿得厉害,嘴角也裂开了一点。

    怎么办呢?熊豆豆团团转,把刚刚扎起来的头发披散下来,低着头使劲儿把头发往前面弄,挡住了大半张脸,嗯,只能这样了,希望不要被发现。熊豆豆提心吊胆地等着李明哲过来接她,这二十多小时失踪的事,该怎么跟他说呢?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