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腹黑诱惑不打烊 > 章节目录 第7章 禁断美男写真照

章节目录 第7章 禁断美男写真照

推荐阅读:家电维修网站 绝世娇宠:双面伊人   唐洛韩若冰全文免费阅读   富甲天下:大盛魁2   星际宠婚:带着系统养萌宝   锦绣清宫:四爷,偏要宠   都市少年医生   皇后的自我修养   神工   腹黑诱惑不打烊  

    第二天,李明哲满脸黑气地坐在餐桌前,一口饭也咽不下去,昨晚连夜叫电脑高手赶过来恢复文件,忙了一整夜。熊豆豆勤快地把早餐端上来,有热狗也有蔬菜汤,中西合璧,不伦不类。

    李雨轩居然风骚地穿了件紧身背心就跑出来,很平静地走过来拉开凳子坐下,一头乱发顶在脑袋上,颇有狂野潮人之风范。

    “二少爷。”一名穿着黑色制服的用人突然现身,恭敬地递给李雨轩一个小包裹,李雨轩瞳孔一缩,挥挥手让他滚蛋,随即拆开了包裹,里面是一把小型的乌黑的精致的……手枪,并附一张龙飞凤舞的便条:“美丽的东方男人,我正在泡妞,你自己解决吧!(原版为英文)”

    李雨轩拿起枪,陶醉般地欣赏着。

    装上消音器!

    然后……装上子弹!

    再然后……打开保险!

    “咕嘟……”某豆咽了口口水,狐狸啊,千万别冲动……这时,歪戴着棒球帽的李小磊也走进来了,掩在帽子下面的脑袋依然高低起伏,脸更是惨不忍睹,青一块紫一块的,吓死人,拍鬼片都不用化妆。熊豆豆先是吓得一蹦,继而又汗颜,自己在极度愤怒和惊慌下(斜目,甭解释了)把小孩打成了猪头,心里小小地歉意了一下,没想到下手这么重,呃……还不是那孩子皮肤太嫩……“哟,怎么你们仨这么憔悴啊,瞅这脸色差的,晚上又‘玩’得很晚哦?”李小磊歪着头冲饭桌上的三人挑衅。

    李明哲:我昨晚一整夜都在抢救文件!

    李雨轩:我整晚都在想怎么让你消失!

    熊豆豆:我昨晚一直在……睡觉……李明哲:果然……我看中的女人定力非同一般。

    李雨轩:还真是没心没肺。

    “怎么都不吃啊?”李小磊阴阳怪气地喷唾沫星子,懒洋洋地踢开凳子坐下,伸过猪头贪婪地闻了闻盘子里的早餐,“嗯,真香,大堂哥,跟厨子说一声我会好好感谢他的。”

    李明哲冷冰冰地哼了一声,没理他。

    三人都气色不佳,胃口也差得离谱,一口饭都没有吃,李小磊一个人霸道地抢了桌上所有的盘子,还把熊豆豆跟前的汤也捧走了,熊豆豆刚要说话,李小磊就瞪眼撇嘴:“还吃啊,女人,你这种上下一般粗的身材都赶上我家腊肠了!”

    熊豆豆:……一通风卷残云,李小磊拍着肚皮优哉游哉地剔着牙,眼睛斜睨着被压榨得一口饭也没吃上的熊豆豆:“喂,女人,你这么凶,难道是在床上温柔?”

    熊豆豆:……李小磊又笑,白牙森森,满嘴粗鲁话:“能驾驭凶猛的两个男人,不知道是温柔,还是另有手段,嘻嘻。”

    李明哲额上青筋一闪,按在桌上的手背也暴出青筋,李雨轩拿起枪用洁白的桌布缓慢仔细地擦拭,熊豆豆深吸口气,抬起眼睛,一本正经地跟李小磊说:“我把昨晚发现的能吃的都做了早餐……比如说虫子……”

    李小磊脸色忽然一变,猛地站起来:“你……你说什么?”

    恶心的虫子……李小磊登时干呕几下,捂着嘴颤抖着手指,指着空空的几个盘子:“那个……汤?”

    “泥鳅汤啊,哎呀,我好像忘记清理内脏了。”

    “那……那个麻辣鸡脖?”

    “是那条小蛇啦!”

    “干炸里脊?”

    “当然是干炸毛毛虫啰。”

    ……李小磊脸都青了,强忍着食物喷出的欲望,浑身剧烈地抽搐着,站起来要往洗手间那边挪,丢人也不能在这儿,都走到门口了,熊豆豆很小声地补上一句:“你吃的热狗里面的烤肠是那条蚯蚓……”

    “哇……哕哕……哇哕……”一道食流从口鼻疯涌喷出,李小公子毫无形象地一头栽下,趴在地上大吐特吐。

    果然,女人这种动物是不能惹的……李明哲脸上的冰霜消解融化,春风拂过英俊的脸庞,站起来神清气爽地伸了个懒腰,回房间整理文件去了,临走时不忘给熊豆豆一个鼓励的微笑,熊豆豆乖巧地摆摆手,送领导回去干活。

    “豆豆,我越来越喜欢你了……”李雨轩则拖着熊豆豆去外面爆笑了半小时。

    被恶整了一通的李小磊一天粒米未进,连胆汁都吐干净了,好不容易晚上有点胃口,某豆在李雨轩的怂恿下,不失时机地做了顿“千虫宴”。例如,把肥嘟嘟的烤肠用刀子刻出环形花纹,豆腐用粗吸管插成白虫子状,放在油绿的青菜上,或潜伏在汤里,勺子一搅动,圆柱形的豆腐翻上来,登时出现无数大肥蛆涌上来的壮观景象。

    只要李小磊一上桌,“肥蛆汤”一定在上面,李雨轩坏心眼儿地搅啊搅,直到把李小磊搅和滚蛋。于是,李小磊同学接下来的两天都没有吃下去一口饭,饿得连路都走不动,更别提继续整人了,其他三人才得以喘口气,休养生息。

    可就算这样,李小磊也绝口不提走人的事,硬赖在这里打死也不走,熊豆豆无奈,总不能让李小同学饿死在这儿吧,跳下床跑去找李雨轩商量对策,李雨轩叹口气,舒服地在床上滚啊滚:“算了吧,他肯定是老爷子派来监视你的。”

    熊豆豆指指自己,眼睛瞪大:“我?”

    李雨轩双手垫在脑袋下面:“你想啊,我哥都二十八了,奔三的男人连一个女朋友都没交过,突然你冒出来了,还大摇大摆地住进他家搞同居,老爷子能不怀疑你们俩有问题吗?”

    “同居,咳咳……”

    李雨轩一翻狐狸眼,勾魂夺魄:“咱仨不都是同居关系吗?”

    “……”

    跟狐狸说不明白的,转回正题,熊豆豆挠挠头问:“那为什么你家老爷子不怀疑是咱们俩有问题呢?”

    李雨轩撑起脑袋,用赤裸裸火辣辣色迷迷的眼神扫了下某豆平坦微鼓的胸口。

    熊豆豆脸红,尴尬地转过身:“我知道了……”

    李雨轩侧身卧床,继续搔首弄姿:“现在不错了,前一阵子我跟我哥住一块儿,老爷子还暗地警告我不要把我哥带坏,让我自己出去找女人消遣去。”

    熊豆豆咦道:“为什么?”

    李雨轩自恋地摸了把脸,抛了个热辣的媚眼给熊豆豆,一副“这都看不出来”的表情:“还不是因为我这张美艳的脸蛋和傲人的身材,没办法,天生丽质难自弃,魅力无敌自天成。”

    某豆继续迷惑中。

    这女人还真是迟钝,李雨轩抚额:“老爷子是怕我哥看上我,搞断背。”

    熊豆豆:……李雨轩眼角一弯,笑了,突然坏坏地把没防备的熊豆豆拽倒,两人在床上滚了两滚,李雨轩把人搂进自己怀里,深情地用力抚摸,鼻尖去蹭她刚洗的软软香香的头发:“豆豆,你越来越可爱了。”

    “那个,你的手……”某人呜咽。

    李雨轩低头瞅瞅,发现自己的大手正好用力精准地揉在某豆的胸上!习惯使然……某豆的脸早已经红得跟煮熟的大虾一般,使劲儿往后缩着身子,小小的身体拱啊拱,扭啊扭,李雨轩喉结一滚,心跳猛然加速,却状似自然地拿开手:“完全没感觉到。”

    熊豆豆:……李雨轩潇洒地甩甩凌乱的头发,向某悲愤的小女人大方地敞开胸怀:“要不,你摸回来吧。”

    熊豆豆囧:“饶了我吧……”

    李雨轩不满足地哼了一声,在床上烦躁地滚来滚去:“让你摸你都不摸,真不知道你脑袋里怎么想的,别人想摸都得排队……”

    熊豆豆:……“咚咚。”熊豆豆敲敲门,里面蹦出来一个字:“滚。”

    熊豆豆直接拧开门把手进去了,李小磊慌忙藏起正喝着的维他命奶,眼睛凶狠地一瞪,声音提高八度:“你给我滚!”

    熊豆豆低着头径直走到床边,心中默念:下定决心,坚持坚持,忍一时风平浪静,李小磊是魔鬼,所以不能用人类的方式交流,暂且切换到脑残频道。

    李小磊从床上跳起来指着熊豆豆号:“你耳朵聋了?我让你滚呢!”

    熊豆豆仰起巴掌大的小脸,露出八颗洁白的牙齿微笑:“请你用人类的语言,谢谢。”

    李小磊几个大锤都打在了棉花上,不禁更加烦躁:“女人,你千万不要惹我,不然,我可有的是苦头让你吃!”

    熊豆豆歪着脑袋,无辜地眨着眼睛:“你给我的‘苦头’不都吃到你肚子里了吗?”

    李小磊薅头发:……熊豆豆从包包里拿出一包小熊饼干:“给。”

    李小磊一掌打飞,气哼哼地说:“滚开,谁要你的东西,恶心!”

    熊豆豆跺跺脚,转而一笑,跑到门外捧了一碗香喷喷的排骨汤进来,排骨汤鲜香美味,冒着浓郁的腾腾热气。

    第一步,美食引诱策略。

    李小磊饿了好几天,天天喝奶早就撑不住了,一见那可口的排骨,眼珠子都绿了,毫不客气地一把把熊豆豆手中的碗抢了过去,刚要喝,却后怕地问熊豆豆:“你放了那些怪东西没有?”

    熊豆豆摊开手,做无辜状。

    第二步,打入敌营,获得信任。

    李小磊这才放心大胆地抓起排骨大吃特吃起来:“咯吱……嘎嘣……”

    第三步,套词儿。

    “李小磊,你是来监视我们的吗?”

    “咯咯……”(骨头好硬)“我跟你堂哥们没什么的,我们只是朋友,真的。”

    “吱吱……”(鬼才信)“咱们讲和好不好?”

    “嘎嘎……”(没门)“那……你把排骨汤还给我……”(第四步,翻脸)李小磊抬起依然鼻青眼黑的脸,迅速把碗藏到身后,气势汹汹地竖起眉毛:“凭什么还给你!这碗汤是我的!”

    熊豆豆说:“这碗汤是给楼下那条藏獒的……那个,是它的专用碗。”

    李小磊:……第一次讲和在李小磊愤怒地掀翻桌子中流产。

    第二天中午,熊豆豆带着热腾腾的奥尔良烤鸡去了,重复昨天那一段策反计,李小磊防备地瞪着熊豆豆,眼睛也不停地扫视着肥美多汁的烤鸡,虎声虎气地问:“你怎么又来了?”

    熊豆豆不计前嫌,真心诚意地把冒着香气的烤鸡递过去:“给你。”

    李小磊才不上当呢,脸一撇鼻孔朝天:“谁稀罕。”

    熊豆豆“哦”了一声,拎着滴着油的烤鸡其中一只粗壮的大腿悻悻地走出去,故意在出门的时候停滞了一下,把烤鸡翻了个身,换根腿拎住,喷香的烤鸡啊……李小磊顶不住诱惑,在熊豆豆刚出门时就突然大叫:“回来!”

    熊豆豆老老实实地转过身来,把策反的关键物品—烤鸡奉上,李小磊夺过烤鸡,斜着眼睛,狐疑地打量她半天,不解地问:“你搞什么鬼?”

    熊豆豆无辜地摇摇头。

    “无事献殷勤……”李小磊突然脸色一变,“你是不是看上我了?”

    熊豆豆:……拜托您先照照镜子,脸肿得像猪头,眼圈黑得像酷狗,脑袋像方正电脑,这种衰到家的形象还这么……自恋,唉,这孩子没救了。

    李小磊见熊豆豆不吱声,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脸上登时布满了鄙夷的表情,一下跳开八丈远,嫌恶地挥手赶人:“女人,我的品位很高的哦,你不要玷污我的眼睛了,赶紧滚!”

    熊豆豆被打击到,踉踉跄跄地走出房间。

    晚饭时,李明哲问:“怎么这几天小磊这么安静?”李雨轩看熊豆豆,熊豆豆低头。

    李明哲叹气:“他那种小孩……心理很扭曲,你对他好,他会觉得你有企图,对他不好,他会觉得你欺负他,同情他吧,他也会认为你在幸灾乐祸,真不知道该怎么跟这种小孩沟通,幸亏还有三天他就要回去了。”

    李雨轩盯着天空祈祷:“只要不下雨,他奈何不了我。”

    十点多,熊豆豆正准备睡觉,李小磊冲进来硬抓着熊豆豆陪他聊天,熊豆豆困得头像鸡啄米似的点啊点,嗯嗯啊啊地应付。

    李小磊说:“帮我个忙,我就放过你们。”

    “嗯……呼噜……”

    李小磊抓住某豆的脸,使劲儿往两边一拉,熊豆豆“嗷”的一声蹦起来,揉着脸气鼓鼓地瞪着罪魁祸首:“你干吗?”

    李小磊贼笑,眼睛特别亮:“帮我个忙。”

    熊豆豆的黑眼圈都双层了,向床的方向艰难地爬去:“好啊,帮什么?”

    “忽悠我俩堂哥玩暧昧。”

    “……”

    “我大堂哥呢,身材特别MAN,宽腰窄臀,他平时穿衣服太保守看不出来,脱下衣服的身材简直让人尖叫。你没见过他的胸肌吧,可结实了,还有八块腹肌呢,大腿也很长很美型,等会儿你不准叫,我最讨厌乱叫的女人了。”

    熊豆豆举手,小声打报告:“我能不去吗?”

    “不能,”李小磊转过猪头脸冲熊豆豆龇牙,“你敢不去,我把你和楼下的藏獒关一块儿!”

    熊豆豆:……李小磊把以前偷拍的相片调出来,利用精湛的PS技术将李明哲和李雨轩的脸剪下来贴在两个光着身子抱在一起的男人的脸上,熊豆豆瞅了半天照片,竟没看出来被P过的痕迹,李小磊得意扬扬地钩起熊豆豆的下巴:“我厉害吧?”

    熊豆豆指着照片里窗外窥视的女人问:“你……你不会是想把我也放上去吧……”

    李小磊点头,举起相机:“喂你,看镜头。”

    熊豆豆连忙捂脸:“我不要!”

    “敢不听我的话?”李小磊抄起一个沉重的玻璃杯,跃跃欲试地威胁道,“哼,给我乖乖拍照,不然我现在就把你打晕,明儿你们仨的裸照就会在网上公布!”

    熊豆豆:……第二天,李小磊把放大了几十倍的照片贴在了餐厅门口。

    李明哲的脸“刷”地就黑成了锅底,阴气深重地抓着李小磊索要底片,李小磊倒是有恃无恐,仰着脸跟李阎王对视,鼻中冷冷地哼了一声。

    李明哲:嗷嗷我要撕了这小子!

    李小磊哼:撕啊,有种你就上,看老爷子不把你捶成烂泥!

    李雨轩倒是对那不堪入目的照片挺感兴趣,走过去抄起照片颇有兴趣地翻看,嘴上不停地啧啧叹息:“小磊啊,你应该把我P成上面的那个,像我这种风月高手怎么可能让一只童子鸡在上面呢?”

    李明哲气急败坏:……(童子鸡!)李小磊挣开暴怒的李明哲,圈着手往沙发上一坐,脚也跟着上去了,猫一样伸了个大大的懒腰:“二堂哥,你那张脸长得太受了,我没办法,就算你跟这女人拍,你也得在下面,我觉得女上位更适合你。”

    李雨轩气急败坏:……(长得太受!)李小磊从光影迷乱中清醒过来,才发现那两人已经处于失控的边缘,眼看就要让自己灰飞烟灭了,赶紧指了指门口的照片,龇着小白牙威胁:“你们敢揍我,我就把照片发到网上!”

    那三人:……李小磊咧嘴笑:“若是你们配合我,我就删掉底片,并保证以后再也不会P出这样的照片。”

    李雨轩不耐烦地挥挥手,赶苍蝇一般:“找模特去,老子忙得很,没空陪你瞎闹。”

    李小磊花脸一拉,冷哼:“模特都只是一个空架子,眼睛里什么都没有,花瓶一样,拍他们就像拍僵尸,你们还勉强可以用,尤其是眼中的愤怒和不屈,我很是喜欢,哦,还有那个女人,我觉得你这种类型的特别适合捆绑系,然后再用鞭子狠狠抽,用蜡烛****,用……”

    李雨轩手忙脚乱地捂着迷茫的熊豆豆的耳朵把人拖了出去。

    李小磊前期准备作得挺足,三人的软肋都给捏在了手里,李明哲要面子,李雨轩怕闹鬼,熊豆豆更不用说了,吓唬一下就答应了。

    李小磊跷着二郎腿直哼哼:“知识就是力量啊,就是力量。”

    李明哲and李雨轩and熊豆豆:卑鄙,就是卑鄙者的通行证啊通行证!

    既然答应了合作,李小磊便毫不客气地充分利用资源,将三人定位于禁忌之恋,一个女人与两个男人的故事,男人之间的争斗与暧昧是主题。

    说白点儿,就是一女的跟一男的抢另外一男的。

    李小磊不但抓着三人拍了内景,还嚷嚷着要出外景,李雨轩顶着满脸的浓妆不干了,一脚踹翻闪光灯,破口大骂:“臭小子,昨天你把我摆弄了一天,我要求今天休息!”

    李小磊瞅了眼外面阴沉沉的天,咧开嘴贼笑:“二堂哥,你是怕山上打雷吧?”

    李雨轩脸一黑:“哼!”

    李小磊拎着相机不失时机地拍下李雨轩气急败坏的表情,调回照片啧啧地叹息:“真好,就这张最自然了,既充满了愤怒,又不得不屈服,完美得可以做封面了,二堂哥,你去补补妆,换身衣服,休息五分钟出外景。”

    李雨轩恼怒地拎起李小磊:“我说了,今天不出去!”

    李小磊眼睛一眨:“二堂哥,今天白天是阴天,阵雨晚上才会下,这么多年你怕打雷的毛病还没改掉?哼,胆小得跟个女人一样。”说着,手指着坐在一边困得直点头的熊豆豆,“女人才怕打雷呢!”

    熊豆豆一个激灵突然醒了,迷迷糊糊地揉着眼睛:“什么?我不怕打雷啊……”

    李小磊嘿嘿笑:“二堂哥,你连个女人都不如。”

    李雨轩四处找枪:嗷嗷!(我要杀了他!)李明哲圈手冷笑:杀个屁,你的枪我早给你藏起来了。

    李雨轩:……一行人浩浩荡荡地上山了,后面跟着四五个背着器材的用人,爬了一上午的山到了李小磊中意的地方,是一个比较开阔的地方。说是开阔,也就是地儿比较平,没有那么多的坑啊悬崖啊,视线斜上四十五度比较开阔,下面……长了一片海一样的草,草也不算高,熊豆豆往里一站,就剩个头顶了。

    李小磊的眼睛一直亮得吓人,亲自跑过去给熊豆豆化妆,把个圆乎乎的小脸硬是化成了美容大片里的完美脸形,黑色的眼线液在眼尾处延长挑高,让圆圆的眼睛变得狭长暧昧,脸颊处稍作修饰,肉肉的尖下巴变得性感迷人。

    李小磊让熊豆豆脱了披肩,只穿一件露肩黑色小礼服站在草丛中,架好相机调整焦距:“今天我破例给你个近景露脸的机会,女人,要冷酷茫然一些。”

    熊豆豆:……山顶的风总是很大,一阵风吹过,长长的黑发被零碎地吹起,而身上小礼服上的黑色破碎蕾丝装饰也随着风向妖娆地飞舞,风吹草低,鬼魅般的女人仿佛飘在草上一般,半个身子若隐若现,空灵清澈的眼神透出令人心动的茫然。

    “很好,下一条。”

    熊豆豆捂着快掉下来的胸口,扒开草费力地跑过来,把地方让给李明哲,李小磊上去拍了熊豆豆的脑袋一下:“嘿,女人,你的表情真不错,刚才想什么呢?”

    “想……中午吃什么。”

    李小磊黑线:果然是个没脑子的花瓶……熊豆豆喜:我终于是花瓶了吗?

    李小磊呸:说错了。

    熊豆豆:……李明哲上身一件普通的黑色衬衣,扣子只扣了一颗,在风的吹拂下露出大片赤裸性感的胸肌,脖子上挂着一根粗犷的牛皮绳,中间坠着一颗巨大狰狞的白金骷髅头,脸上施着淡妆,眼睛同样被黑色眼线液夸张地修饰,变得冷峻嗜杀,微抿的薄唇透着薄凉的无情。

    “二堂哥,你过去背对着我,攀住你哥的肩。”

    李雨轩不情不愿地走过去,背对李小磊面对李明哲站好,身体挡住李明哲右半边身体,右手堪堪搭在李明哲的左肩膀上,左手自然垂下,仿佛被无情的人抛弃却难舍那一丝留恋,祈求着最后的温存。

    “好,二堂哥,微微把脸转过来。”

    李雨轩微侧过脸,极美的下巴几乎贴上了李明哲的脸,上挑邪气的眼睛在眼线的刻意拉长下越发勾魂夺魄,只是侧面,就能预见他全脸的惊艳美丽。

    李小磊疯了一般按着快门。

    最后一条是三个人,李雨轩紧紧地抱着李明哲,头埋在李明哲的肩窝,用最后的拥抱感受着昔日恋人的体温,李明哲却无动于衷,眼睛深情地望着远处仰望天空的女人。

    只用静态的胶片,却演绎出一部同性异性禁忌纠缠的三角恋。

    拍完了最后一条,李雨轩立马跳开李明哲的怀抱,脸都恶心得青了,熊豆豆扶着酸疼的脖子爬过去:“终于拍完了吗?”

    李小磊难得地对熊豆豆露出不是鄙夷的神情:“是啊,后面都是我的事了,你们解放了。”

    熊豆豆疲惫地舒了口气:“终于可以吃饭了,好饿……”

    李小磊:我将重新把鄙夷的焦距对准你,女人。

    李小磊打电话让避开的用人过来搬器械,自己则亲手抱着相机往下走。上山容易下山难,山路崎岖,因为没有被修整过,不时有松动的岩石在脚下崩碎,大家都走得小心翼翼,李明哲在最前面探路,让大家踩着他的脚印走,李雨轩第二,挡在熊豆豆前面,李小磊在最后面。

    走到半山腰最险峻的地方时,山雨欲来,大风狂作,吹得人睁不开眼睛,李明哲走得更慢了,李雨轩的腿开始发抖,脸色变得极差,而熊豆豆几乎是爬着在前进,李小磊背着宝贝相机在后面费劲儿地拱。

    突然,熊豆豆“哎呀”一下滑倒了,毫无形象地在空中乱抓了几下手臂,最后还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双手紧张地抓着地上的草根,脚十分扭曲地蹬踩着突出来的石头。

    “哈哈……”李小磊在后面狂笑,“女人,你笨得跟猪一样!”

    熊豆豆吓得心脏怦怦乱跳,旁边就是个斜坡悬崖,虽然有很多树在上面,但深不见底的黑暗让人毛骨悚然,熊豆豆在李雨轩的帮助下,艰难地爬起来继续走。

    没走两步,又是一声:“哇呀!”

    还没等李雨轩转头,就听到李小磊撕心裂肺地喊:“我的相机!”

    只见李小磊脚下的石头突然脱落,“咕噜咕噜”地滚下了悬崖,李小磊一个趔趄手臂惯性地一挥舞,背上沉重的相机竟随着惯性飞了出去!

    就在这时,一只白嫩的手臂蓦地伸了出去,稳稳抓住了相机的带子!

    跌坐在地上的李小磊刚要松口气,却不想让熊豆豆单脚保持平衡的石块竟然松掉,李雨轩大惊失色,疯了一样往上冲,试图抓住摇摇欲坠的小女人,却已经来不及了,熊豆豆连人带相机,随着崩落的石块滚了下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