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腹黑诱惑不打烊 > 章节目录 第5章 和“英雄”共赴泥石流

章节目录 第5章 和“英雄”共赴泥石流

推荐阅读:家电维修网站 绝世娇宠:双面伊人   唐洛韩若冰全文免费阅读   富甲天下:大盛魁2   星际宠婚:带着系统养萌宝   锦绣清宫:四爷,偏要宠   都市少年医生   皇后的自我修养   神工   腹黑诱惑不打烊  

    其中一盘貌似是炭烤里脊,炭是好炭,可里脊在哪儿?另外一个盘子里的那一团黄黄的草,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炝菠菜?还有一个大碗里面装的……刷锅水?很黑……是酱油汤吗?

    李雨轩正围着大围裙,张牙舞爪地举着锅铲,满脸郁卒地伸头看了眼家常菜谱,拎起一条明显还在乱蹦的鱼,甩手往冒着油烟的锅里一丢,“刺啦”一声,火苗一下蹿了上来,李雨轩吓得扔下铲子抱头逃窜。

    站在门口的两人:李雨轩(狐狸),你确定你不是在烧厨房?

    李雨轩跑到门口,正好看到满脸黑线的两人,连忙干笑:“嘿嘿,回来了啊,怎么这么晚啊,菜都凉了,快洗手吃饭,红烧鱼马上就好。”

    李明哲看了看桌上几盘完全看不出材料的“菜”,面无表情地“嗯”了一声,换了拖鞋上楼了。熊豆豆低着头,躲着李雨轩,李雨轩却挡着路不让她过:“豆豆,我错了,你别生气了行吗?”

    熊豆豆继续低头,脚在地上乱蹭。

    这种事,也不是生不生气的问题,就是很……很难让人接受,一直当朋友的人突然做了很过分的事,首先心理上的那一关就过不去,就算……咳咳,对狐狸有点点好感,但他的做法实在是……万人瞩目的一吻……咳咳,脸红……心脏狂跳……李雨轩见她不吭气有点急,挥舞着爪子解释:“豆豆,我以后不这样了,真的,我亲自下厨做饭给你吃,你不爱吃外卖,还是家里的饭菜香,是吧?”

    熊豆豆戳戳李雨轩,指指冒出滚滚浓烟的厨房:“狐狸,你可以考虑先去救火。”

    李雨轩转头,脸色突变,大叫一声,抱起脚边的花瓶就去了,熊豆豆眼睁睁看着李雨轩手忙脚乱地把花瓶活活扔进了冒着浓烟的……锅里。

    咣当!稀里哗啦……咔嚓!

    李明哲冲下楼来,用暖瓶里的水浇灭了火苗,关上天然气开关,怒气冲冲地把李雨轩揪出了厨房,李雨轩耷拉着脑袋嘟囔:“我手滑了……”

    李明哲额上青筋一炸,咬牙切齿:“这可是我花了三十万拍来的青花瓷!”

    李雨轩狂汗。

    两人你瞪我,我瞪你,李明哲气得满头冒青烟,李雨轩嘟着嘴唠唠叨叨,某只小小的豆默默地去厨房收拾了残局。倒掉电饭煲里干锅的米饭,重新洗米焖上,刷了锅架在灶上,搜刮了下厨房里仅剩的几个西红柿,从冰箱里挖出一大块牛肉,切块剥葱扒蒜,喷香鲜美的西红柿炖牛腩出炉时,米饭也差不多了。

    饭菜的香气让客厅里掐架的两人很快转移了注意力,李明哲恨恨地放开李雨轩,洗了手去饭桌边坐下,李雨轩翻了个白眼,撇着嘴哼道:“不就是一个花瓶,谁叫你乱摆古董。”

    李明哲“噌”地站起来,脸色铁青刚要发作,熊豆豆从厨房冒出头来:“谁过来端一下菜?”

    李雨轩冲他哥不屑地比了下中指,“哧溜”跑进厨房,只剩下李明哲站在饭桌跟前奓毛,若不是碍于熊豆豆在家和自己良好的修养,非把那臭小子抓过来暴打一顿!

    “嗯,真香,豆豆你居然会做饭!”李雨轩喜滋滋地端着大碗出来,熊豆豆跟在后面,手里捧着三碗冒着热气的白米饭,两人一前一后走到饭桌旁,李雨轩放下牛肉,回身去接熊豆豆手上的米饭。

    “豆豆,坐。”李雨轩拉开自己旁边的椅子,殷勤地邀请熊豆豆坐在他旁边。

    熊豆豆小心地看了眼冰山李明哲,咬了咬嘴唇,坐在了李雨轩旁边。

    怎么看那两人都那么协调,不管那个女人跟谁在一起,李雨轩还是周龙法,她的表情都那么放松,就算生气也气鼓鼓地嘟着嘴,可跟自己在一起,她就很紧张,语无伦次,被欺负了也不敢吭声,这种感觉,让李明哲觉得自己像只专门欺负小红帽的大尾巴狼。

    李雨轩把其中一碗米饭推到李明哲跟前:“哥,别生气了,改天我赔你一个瓶子呗?”

    赔?你的生活费不是我的钱吗?李明哲狠狠瞪了李雨轩一眼,气得吃不下饭,撤开椅子扭脸就走。也是,任谁心爱之物被人毁掉,连句对不起也没有,也得气炸了肺,若不是父亲身体状况不好,怎么会接手这样令人头疼的弟弟。

    熊豆豆见状赶紧追上去:“总经理……”

    本来李明哲就给李雨轩气得七窍生烟,再听到熊豆豆一句公事公办的“总经理”,更是火冒三丈,她叫李雨轩都是叫“狐狸”,虽然不是什么好词但明显比“总经理”亲切。

    某豆莫名其妙地看着李明哲更加愤怒地摔上了房门,李雨轩走过来,伸手摸摸熊豆豆柔软的脑袋:“别管他了,我哥就这脾气,习惯了就好。”

    熊豆豆点点头,和李雨轩一起过去吃饭,一大碗西红柿炖牛腩,稍加了些香菜和醋,牛肉软烂,鲜美无比,李雨轩捧着大碗吃得满嘴流油:“豆豆,我从来不知道,中餐这么好吃!”

    “狐狸,晚餐吃得太撑对胃不好……你少吃点吧。”熊豆豆望了眼楼上紧闭的房门,悄悄用空碗盛了一小碗牛肉放在一边,李雨轩看到了,眼中复杂的精光一闪,却像没事人一样跟熊豆豆继续侃大山。

    吃过了饭,两人有说有笑地洗了碗。

    “豆豆,咱们去兜风吧,我发现一处海滩,那里的夜景可漂亮了。”李雨轩极力鼓动熊豆豆跟他出去,可熊豆豆却借口说累了,躲过狐狸跑到自己房间,关上了房门。李雨轩打开冰箱,里面那碗牛肉被细心地用保鲜膜包裹着,还有一小碗米饭,抓着冰箱门的手指死命地收紧,指甲泛出死灰的白色。

    “咚咚……”李明哲从电脑前抬起头来,眼睛扫了下墙上的挂钟,九点:“进。”

    熊豆豆低着头,端着一个小托盘先探了半个身子进来,看到李明哲正看着她,忙不自在地笑了笑,整个人挤进来,用屁股带上房门:“总经理……”

    李明哲看到稍显紧张的小女人说了半截子话便低下头没有动静了,不禁暗自叹了口气,她越来越怕自己,甚至连精神上的反抗也逐渐衰弱下去,为什么就不能像对待别人一样对待自己呢?难道自己真的有虐待她?

    猛抬头,却发现她已经近在眼前,局促地端着托盘,一碗浓浓的西红柿炖牛腩,牛腩被炖得烂烂的,冒着腾腾香浓的肉香,白白的米饭晶莹剔透,像极了她手臂上嫩白的皮肤,那双嫩嫩的小手仿佛能蛊惑人一般,让人难以拔出眼睛。

    “总经理?”

    李明哲突然回过神,看着不明所以的熊豆豆,神情有些尴尬,干咳几下掩饰过去:“我不饿,你……早点休息吧。”

    熊豆豆往前凑了凑:“总经理,饭菜我用微波炉热的,味道不会改变的,你吃一点吧,生着气再饿着肚子睡觉,对胃不好。”

    暖暖的话语就像一股清澈的温泉流入心里,多少年来,自己独自一个人在黑夜里加班,空空的胃只能用一杯咖啡打发,现在,简简单单的饭菜竟唤起了心底深处最难以察觉的,似乎叫感动的一种强烈的情感。李明哲注视着灯光下的女人,她的眼中闪烁着关切的柔柔光芒,那样的温暖,那样的让人怦然心动。

    熊豆豆摸摸脸,奇怪地问:“总经理,你在看什么?”

    李明哲从坐椅上站起来,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做了几下扩胸运动,熊豆豆目瞪口呆地看着传说中成熟稳重的李总经理特傻地伸胳膊蹬腿儿。

    “你那是什么表情,跟见了鬼一样,”李明哲脸一板,“以后在家时,叫我明哲。”

    “啥?”

    “忘记一次,季度奖金扣光。”

    “……”

    李明哲眼睛盯着电脑,慢条斯理地吃着托盘里的饭,熊豆豆在房间里好奇地转悠。房间不大,简洁大方,但是跟大厅一样,所有的色系几乎都是黑色,只有少数几样物品是白色或者灰色,床上的卧具平整,每一件东西都摆放整齐。

    李明哲点了点鼠标,眼睛专注地盯着屏幕,一只手拿着勺子,另一只手却按压着隐隐作痛的太阳穴。

    “总……明……明哲?”

    李明哲放下勺子,抬起眼睛询问她。

    “那个……不要工作太晚了。”熊豆豆悲哀地发现,在李总经理强大的气场和精神打磨下,自己可怜的“厚脸皮”已经荡然无存,顺便连那点小棱角也赔了进去,磨平了,只说一句关心的话就差点咬到舌头。

    李明哲笑笑,保存了电脑里的计划方案,关上电脑,专心致志地吃饭。饭菜刚好够七分饱,没一会儿就吃完了,李明哲放下碗筷,看着在房中摸摸碰碰的女人,心中突然有种安定的感觉,她总是安静的,柔软的,让人想拥入怀中……揉捏。

    李总经理一向是行动派。

    当熊豆豆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趴在玻璃上向外看去的时候,突然从背后被男人轻拥入怀中,小小地惊叫了一声,却发现身后的人是李明哲,高高在上的强势男人,却把英俊的侧脸微微靠在她的脑袋上,卸下冰山伪装的他有着同样温暖的体温,温馨而又令人脸红心跳,好亲密的动作……李明哲拥着缩肩低头的熊豆豆观赏着美丽夺目的夜景,从来没有觉得,这个城市的夜景如此的美妙,就像夜幕中的繁星一般令人心醉,熊豆豆动也不敢动,李明哲就这抱着她,力道轻柔,仿佛那双手臂只是将她环在胸前,淡淡的清香飘入心肺,没有香水的浓烈芳香,却意外的清淡芬芳。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窗外缤纷多彩的夜景逐渐暗淡,夜深了。

    李明哲放开她的时候,熊豆豆几乎是逃也似的跑了出去,指尖还留着她手臂上的清香,莫名其妙地放在鼻下,神经质一般地嗅着,害羞的小女人,李明哲自嘲地笑笑,去洗漱睡觉。

    熊豆豆跑回自己的房间,胸口剧烈地上下起伏,他……他不会……不可能,他出身高贵,是首屈一指的豪门子弟,怎么可能看上她这种没胸没屁股,脸长得像包子一样的女人,肯定是他……寂寞了!

    苦恼的某豆“嗷”的一声抓乱头发,扑上床翻滚。

    房门外,李雨轩靠在墙壁上,快要燃尽的香烟被狠狠捏进手心里,走廊里没有开灯,月光洒落下来,让那张飞扬嚣张的容颜暗淡下来,疯涌而来的嫉恨几乎将他淹没。

    “喂,您好?”熊豆豆左手拿着文件影印,探过身拿起电话,一如往常礼貌又甜美地应答着,“这里是李氏集团总经理办公室,请问您哪位?”

    “我是周龙法。”

    是他,熊豆豆有些不知所措,虽然李明哲现在跟龙法集团有合作项目,但是按照常理,周龙法要联系李明哲,应该由他的助理跟自己说明,然后商定会面时间,他却亲自打电话过来。只看一眼就能让人产生无尽压迫感的男人……深吸一口气:“哦哦,是周总啊,您好,请问有什么事吗?”

    周龙法淡淡地笑着,磁性的声音从听筒中温润地传了过来:“熊小姐,咱们不是朋友吗?”

    “嗯?”

    “你这种公事公办的口气……”

    “周总您真会开玩笑,”熊豆豆干笑,“需要我帮您接入总经理办公室吗?”

    周龙法顿了顿,似乎微叹了口气:“熊小姐,我找你。”

    熊豆豆又是一愣,突然想起自己前几天跟他约好了要一起出去吃饭,心中一喜刚要答应,突然想起总经理大人冷得直掉冰渣的脸,好像不可以哦……握着电话踟蹰:“那个,周总,若是吃饭的话,我可能不能跟您一起去了……”

    “不方便?”

    熊豆豆点头:“是啊,总经理不准呢。”

    “哦?”

    “大概是怕我泄露了什么商业机密吧,好郁闷,其实我的嘴巴很严实的呢……”

    周龙法但笑不语。

    那边不说话,熊豆豆这边心里开始七上八下,万一把周总惹毛了,下期合作再给泡汤了,岂不成了千古罪人?熊豆豆忙小心翼翼地问:“周总,您生气了?”

    周龙法突然小声地说了一句:“我们不让他知道。”

    “嗯?”

    午休的时候,李明哲应付饭局不在,跟李雨轩说中午出去有事后,某豆戴着帽子,问同事小王借了件外套,偷偷摸摸地向对面的商业街跑去。周龙法已经等在那里了,一身卡其色的休闲装显得他意气风发,年轻了不少,这次他身后的车换成了帕萨特,熊豆豆记得李明哲的助理配的就是这种车,跑到周龙法跟前,熊豆豆做贼心虚地四处看看:“不会被发现吧?”

    周龙法发动车子:“喜欢吃面条吗?”

    熊豆豆忙点头,脸上全是喜色:“喜欢,只要好吃的我都喜欢!”

    周龙法笑,载着熊豆豆去了一家深巷里的小面馆,面馆很小,似乎所有的桌椅都沉淀了一层黑色的油污,但是从后面传来的香气却让人忍不住探头。

    “两碗油泼面。”周龙法找了地儿,递给熊豆豆一只看起来还算完好的小马扎,自己随便拿了一只坐了下来,店里只有老板一人,胖乎乎的大汉“好咧”一声,拿着毛巾象征性地抹了下桌子,去后面忙活了。

    熊豆豆端坐在小马扎上,摆好了筷子等着传说中的油泼面,周龙法又要了一盘泡萝卜干,微笑着帮熊豆豆劈开一次性筷子,细心地剥干净上面的毛刺才递了过来,熊豆豆低头接过,小声说着谢谢。

    油泼面来了,两个跟小脸盘差不多大小的青花碗,里面是白花花热腾腾的宽面,面上摆满了辣椒粉蒜末葱花和肉丝,熊豆豆拿着筷子刚要吃,周龙法拦住了她:“等一下。”

    只见胖老板端着一只大铁瓢走了过来,里面是滚开的油,往每个碗里倾倒了一些,只听“刺啦”作响,一股浓烈的蒜香味飘将上来,碗里的面和配菜在滚油里欢快地沸腾着,熊豆豆有些傻眼,原来,面也可以这么吃的。

    “当心烫,”周龙法拿过熊豆豆的筷子,帮她将面拌好,“可以吃了。”

    面已经炸成了焦黄色,爆香的葱蒜散发出诱人的香气。熊豆豆抱着圆滚滚的肚子爬上帕萨特,满足地打了个香香的饱嗝:“周总,这家的面好好吃哦,谢谢您!”

    周龙法笑:“我在这里吃了十年。”

    熊豆豆眨眨眼睛:“周总,您以前一定吃了很多苦吧?”

    周龙法不得不再次将目光聚焦在这个懵懂的小女人身上,以前交往过的女人,从来对这种便宜却美味的小吃不屑一顾,她们向往的是高档的酒店,华而不实的精致菜肴。她们身上穿着最名贵的衣服,吃着难以下咽的饭菜,却从来不知道享受生活。

    那些女人来到这里,只会抱怨这里的桌椅弄脏了昂贵的衣裙,或者不好意思明说,像他这样的人怎么会来这种肮脏矮小的饭馆,只有这个小女人,不但一脸满足,而且还说出了周龙法最想听到的话,你以前……十年前,哦不,十二年前,十八岁的周龙法身上的钱只够吃上这么一碗面,而现在的周龙法,拥有了无数房产,几乎垄断了娱乐休闲业,他希望有人能够看到自己,聆听自己的故事,而不是满目贪欲地盯着他身后的光环。

    “熊小姐想了解吗?”周龙法车子开得很慢,滨海大道两边秀丽的景色缓慢地向后移动。熊豆豆抓抓头,似乎觉得说错话了,有些懊恼地皱着眉头:“哦不是,我只是随便说说,真没有想要打听您的隐私……”

    周龙法笑,没有再说什么。

    赶在上班之前,周龙法把熊豆豆送了回去,熊豆豆跳下车,冲周龙法甜甜地一笑,两颗可爱的小虎牙露了出来:“谢谢您,周总!”

    周龙法挥挥手:“那,周末再见了。”

    熊豆豆看了下表,匆忙说了声再见,拎着包包跑进大楼,周龙法望着她飞奔的身影,嘴角边淡淡的微笑缓慢扩大,可爱的小女人啊。

    刚到办公室坐下,李雨轩的电话就来了:“豆豆,中午干吗去了?”

    熊豆豆“呃”了半天,最后憋了句:“不告诉你。”

    李雨轩早看到了那辆帕萨特,开车的是个男人,男人一直没有下车看不清脸,但熊豆豆一定跟那个男人很熟,不然不会一中午都跟他出去,还不肯跟自己说去了哪儿,没想到,这个平凡无奇的小女人,竟然让几个男人争相追逐。

    对女人,李雨轩自以为很了解,她们是喜欢让人疼让人哄的小宠物,只要满足了她们的虚荣心,再加上甜言蜜语和猛烈的追求攻势,不出三天,再贞烈的女人都扛不住他无敌销魂的眼神,软倒在破洞的牛仔裤下。

    可是,对于天天在眼前晃茫然无所知的某人,李雨轩抚额,她是不是从火星来的外来物种?要说浪漫,那次在夜总会的一吻应该是浪漫的极致;要说平实,每天下班李雨轩都载着她去买菜,回家两人洗菜做饭,鸡飞狗跳的跟过日子没两样;要说感情,李雨轩挠头,这个……还真不知道到了什么地步……睡过的女人很多,爱过的女人却一个也没有,那些女人如飞蛾一般扑向这簇看似热情却内心冰冷的火焰,最后统统被无情地抛弃,从来没有尝试过爱的感觉,李雨轩只知道,现在一天见不到那团小小的身影就寝食难安,看到她跟别的男人亲近心里就像有刀子在割一样。

    爱情,不是美妙而又甜美的吗?

    有时候李雨轩也怀疑,为什么自己有过那么多女人后还会对这种完全不懂风情的女人动心,也许是那一夜,雷电交加让冰封的心开启了,也许是她跟那些女人不一样,也许……也许真的爱上了。

    夏季总是多雨的。

    周五的傍晚,天空已经飘起了零星小雨,据天气预报说夜间会有雷阵雨,李雨轩也顾不得加班了,硬拖了熊豆豆冲回家,两人把灯全都打开,窗帘拉上,可李雨轩还是神经紧绷地盯着每一个窗口,像下一秒就有鬼爬进来似的。

    “狐狸,你小时候是不是受过什么刺激?”

    “没……没啊。”

    李雨轩心不在焉地洗着排骨,指尖微微地颤抖着,熊豆豆接过洗得乱七八糟的排骨,倒进开水里焯水:“真的吗,怎么会有人天生怕雷电怕成这个样子呢?”

    李雨轩干咳一声:“豆豆,我哥今晚不回来吗?”

    “嗯,”熊豆豆眼睛低垂着,专心地扒拉着锅里面的排骨,“他和周龙法出去吃饭了,我发现,男人谈生意都要吃饭,生意谈不谈得成先不说,一个个都吃成大胖子了。”

    李雨轩乐,捏着某豆胖胖的脸颊:“豆豆,你喜欢型男吧,是不是我这样的?”顺便扭了扭蛇腰,故意把妖娆的身材秀给眼前的小女人看。

    熊豆豆却无知无觉,歪着头说:“狐狸,我不爱吃窝边草。”

    李雨轩脸色一暗,备受打击地跑到墙角蹲着了,可怜巴巴的样子让某人实在于心不忍,过去摸摸狐狸软软的毛发:“狐狸,晚上我陪你看碟片吧。”

    李雨轩龇牙,笑:“好!”

    “《午夜凶铃》。”

    “……”

    深夜,电视“哗哗”地跳着雪花,两人在沙发上睡得横七竖八,熊豆豆屁股下面的手机振动起来,揉了揉惺忪的眼睛看向屏幕,“李大尾巴狼”。

    “喂?”

    “出来接我。”

    “哦。”

    迷迷糊糊地从沙发上爬起来,拿了把伞就跑出去了,外面的雨很大,李明哲正坐在的士里面,似乎喝了酒,醉醺醺地冲熊豆豆招手,熊豆豆快步跑过去,冰冷的雨水溅在腿上,某只只穿睡裙的豆,缩缩肩膀,打了个冷战,李明哲摇晃着走下车,熊豆豆赶紧上前把伞撑在他头顶上。

    走到大门口,李明哲靠在墙上吐酒气,指指大门:“开门。”

    熊豆豆“哦”了一声,上前开门。

    嗯?钥匙呢?熊豆豆翻遍了全身也没有找到钥匙,李明哲等得不耐烦了,伸手揉熊豆豆湿漉漉的脑袋:“我兜里有,找。”

    熊豆豆冷得上牙打下牙,也顾不上什么了,伸出小小的肉爪子把李明哲的上身摸了个遍,李明哲突然抓住熊豆豆乱吃豆腐的手,歪着头说:“你占我便宜。”

    “轰隆—”

    一个炸雷在头顶响起,熊豆豆狠狠囧了一把,脸烧似的烫了起来。

    这会儿李明哲正晕着呢,抓着熊豆豆的手就往下摸,熊豆豆吓得脸都白了,等手被塞进湿软的布料中才发现,原来是裤子口袋。

    钥匙在口袋深处,熊豆豆想去捞,手腕却被李明哲抓着,他不放开,也不配合,故意找事,歪着脑袋看熊豆豆的窘样,熊豆豆恼羞不已,使劲扭着手,试图从男人的大手里挣脱出来,可扭来扭去怎么也挣不出来。

    “总经理?”

    熊豆豆小心翼翼地叫着他,希望李明哲能转过身开门,解除这要人命的尴尬,可李明哲却置若罔闻,只是紧闭的睫毛微微抖了一下,就再没有动静了。

    突然,身体被推到墙上,未等反应过来,高大的黑影已经覆在身上,熊豆豆惊慌地大睁着眼睛,惴惴地望着近在咫尺的俊脸,那双深邃冰冷的眼眸里似有火焰在灼烧一般,熊熊地释放着灼人的热度。

    “我要惩罚你……”李明哲低沉的声音,在黑夜的雨声里带着微微的沙哑。

    “嗯?”

    “我说过,叫我明哲。”

    熊豆豆后背一紧,糟糕,忘记了,更加惶恐地看着眼前的男人,祈求般地皱巴着小脸:“对……对不起……”

    李明哲嘴角一勾,邪邪地笑起来,眼眸亮得像饿了许久的狼,身体缓慢靠近:“不行,一定要惩罚。”

    熊豆豆吓得慌忙闭上眼睛,等待着男人用他的身体“惩罚”自己,心脏狂跳得不知所措,似乎要从口中跳出来一般,耳膜被巨大的心跳声震得生疼。

    “咔—”

    大门竟然从里面打开,李雨轩的脸突然出现在门廊昏暗的灯下,在看到两人暧昧的姿势后明显一愣,转而阴云密布,甚至比雨夜还要阴沉几分。

    “你们在干什么?”李雨轩把熊豆豆一把拽了过去,在看到某人身上的睡裙都湿透了不停地发抖时,怒气登时冲上大脑,“你怎么能让她淋雨,这么冷的雨会让她生病的!”

    李明哲圈着手臂靠在门上,眼眸恢复冰冷:“雨轩,你先送她回去吧。”

    李雨轩狠狠瞪了他一眼,随手把熊豆豆肩上湿透的西装扔回给李明哲,用手臂紧紧抱着发抖的小女人进了房间,熊豆豆被一口气拖到房间,李雨轩用被子包住她,怒气冲冲地去浴室放热水,粗暴的动作带着愤怒的火气,浴室里“乒乒乓乓”一通乱响。

    “喂,狐狸……”熊豆豆拿着毛巾局促地站在浴室门口。

    李雨轩走过来一把把人拽进去:“快泡热水澡,感冒了不要传染我……”

    “唉……”

    不等熊豆豆说话,李雨轩转过身关上了房门。

    狐狸,好像生气了。

    周末,应周龙法之约,熊豆豆跟着他去偏僻的小山沟里的一个农家里吃农家宴,各种野菜和地蕨菜或凉拌,或炒蛋,鲜美无比,还有红焖野兔肉,天然美味,地道纯正!

    熊豆豆欢呼着扑上去大快朵颐,周龙法站在她身后,眼中满是笑意。

    酒足饭饱后两人去小池塘钓鱼,虽然熊豆豆一个虾也没有钓上来,但是光看周龙法钓鱼就很神奇了,一小时,他跟前的桶都满了。

    熊豆豆托着脸,望着耐心望着池塘中的鱼漂的周龙法:“周总,您总是请我吃饭,我会觉得很不好意思的。”

    周龙法淡然一笑:“没有关系,若是只我一个人来,也没有这么好的心情,说来也是熊小姐陪我过来打发时间。”

    熊豆豆脸微红,笑眯眯地歪着头开玩笑:“哪有,我这么能吃,会把周总吃穷的!”

    周龙法笑意更深了:“熊小姐尽管吃,这点实力我还是有的。”

    熊豆豆乐,把小马扎往周龙法那边拖了拖,坐下托着脸继续看他的鱼漂:“要不,我回请你吧,嗯,你喜欢吃什么呢,海鲜还是野味?川菜还是鲁菜?”

    周龙法转脸,望进熊豆豆的眼睛里:“我想吃你做的。”

    熊豆豆被他眼中的光芒射得心脏漏跳一拍,好不尴尬地转移视线看向水面:“呃,可以啊。”

    “我在富春花园有处房子,你可以去那里做给我吃,烹饪的厨具全都有,但是原料要自己准备哦。”

    熊豆豆拍手:“好啊,那下周末我请你吃熊氏料理!”

    周龙法笑。

    两人玩够了开车回去,山路很崎岖,而且刚下过雨,周龙法今天开着一辆韩国现代,是辆休闲款SUV,很适合开山路。但意外发生了,在经过一处已经出现坍塌的峭壁时,山体承受不住车辆经过的震动,突然崩塌了,宽宽的盘山公路转眼间滑下去三分之一,剩下的柏油路面也开始出现数条大裂缝,简直就是灾难电影重现。

    熊豆豆紧抓着安全带,惊慌地望向周龙法。

    山体滑坡得很慢,但是已经开始向这边蔓延了,而越过去前方五十米处则平安无事,那一片是花岗岩的山体,而这边是松软的沙石,身后的山体也开始松动,不断有岩石从上面滚落下来,“砰砰”地砸在车顶上,风挡玻璃也被落下来的石块砸出裂痕,退不回去了,但若不及时离开这里,很快就会连人带车被埋没的。

    周龙法仔细察看了下地势,冷静地分析了几秒钟,对吓呆了的熊豆豆说:“闭上眼睛。”

    熊豆豆毫不犹豫地照做。

    周龙法迅速挂上倒挡,飞快地向后面倒车,车子倒出去一百米左右时停下来。熊豆豆听话地闭着眼睛,双手紧紧抓着安全带,既没有刨根问底也没有大喊大叫,只是静静地坐在一边,等待着他带她离开险境。

    脚下狠踩住油门,现代车像箭一样冲了出去,车轮轧过的地面纷纷崩落,车速丝毫不减,脆弱的山体已经无法承受住车子的重量了,现代车开始出现倾斜,越来越严重,周龙法盯着前方的一整块缓慢移动的岩石,毫不犹豫地加大油门冲了上去。

    “安全了吗?”

    熊豆豆闭着眼睛,额头上全是冷汗,手指泛着青白色,周龙法停下车,等待着这一块漂浮着的巨大岩石流到下一层的盘山公路上:“没有,你再等一下。”

    这个时候,泥石流速突然加快,周龙法按下手刹,暗暗加速,就在那条断裂的盘山公路与岩石平行的时候,猛地放开手刹,车子一个前跃,冲上了盘山公路,保险杠被撞掉,发出震耳欲聋的响声。

    周龙法开出去很久,确定安全了才让熊豆豆睁开眼睛。

    熊豆豆扭头看后面,惊诧地发现刚才经过的地方竟然成了一个凹陷的狭长的大坑,不禁后怕不已,周龙法停下车,解开安全带,把熊豆豆的安全带也解开了:“我们换辆车。”

    熊豆豆战战兢兢地爬下车,才发现自己乘坐的车子轮胎爆了一只,前后保险杠都不见了,漆黑的车身上布满了划痕和凹槽,有些深的地方连车身都被砸穿了,车子的后面拖了长长的一截……油?

    周龙法顺着熊豆豆的眼睛望去,走上前握住她的手,用力地握了握:“别怕,那是机油,不是汽油。”

    熊豆豆恍若隔世地点点头,由着周龙法拉着自己的手往安全的地方走,可惜腿软得走不动,甚至抖得连站也站不稳,周龙法见状,走到她前面,背对着她蹲下:“上来。”

    熊豆豆迟疑。

    周龙法扭头,冲熊豆豆展开一个微笑:“我们要尽快离开这里。”

    熊豆豆连忙爬上周龙法的后背,手也抖得厉害,怎么也抱不住他的脖子,周龙法微微躬下腰,让这个受到惊吓的小女人趴在自己背上不至于滑下去。

    两人走了将近半小时,周龙法叫的车才匆匆赶来,一行三辆车,前面是警车,后面还跟着辆救护车,中间的那辆车上下来接应的人,快步跑了过来。

    “周总,我们来晚了。”

    “理由?”

    “因为突发山体滑坡,这一路段被封锁了,救援的飞机已经赶来了。”那个接应的人似乎比他们这两个从事发现场跑出来的人还紧张,不停地用手擦拭着脸上的汗,“您……和这位小姐,没有受伤吧?”

    周龙法说:“叫医生过来,带上镇静剂,她吓坏了。”

    “是!”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