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腹黑诱惑不打烊 > 章节目录 第3章 惊悚的“齐人之福”

章节目录 第3章 惊悚的“齐人之福”

推荐阅读:家电维修网站 绝世娇宠:双面伊人   唐洛韩若冰全文免费阅读   富甲天下:大盛魁2   星际宠婚:带着系统养萌宝   锦绣清宫:四爷,偏要宠   都市少年医生   皇后的自我修养   神工   腹黑诱惑不打烊  

    好啊李雨轩,你玩女人都玩到我身边了!李明哲气得手都抖了,冲到床前揪起还在睡的李雨轩照脸就是狠狠一拳!这一拳打得毫不留情面,力道十分凶狠,李雨轩“嗷”的一声被揍醒了,疼得捂着脸摔在地上抽搐半天才缓过劲儿,睁眼刚要张嘴骂却发现站在自己跟前犹如黑塔神的李明哲,不禁气急败坏:“你凭什么打我!”

    李明哲怒气冲天地指着李雨轩的身子下面,正把睡裙拼命往下拉的女人,指尖微微抖动,一贯的冰山脸寒气迸射:“你看看你干的好事!”

    李雨轩揉揉眼睛,低下头看了看刚醒过来的熊豆豆,熊豆豆用比他还迷茫的眼神瞅了瞅他,又看了看黑着脸的李明哲,冒着傻气问:“为什么你们会在我房间里……”

    李明哲虎着脸咬牙:“这是雨轩的房间!你为什么出现在这里?”

    熊豆豆爬起来看了一圈,用手抓了抓乱糟糟的头发,想了半天才想起来昨晚上因为听到隔壁房间里有怪声跑过来看,发现了被雷电吓坏了的李雨轩,然后两人唱歌……然后……忘记了……“哦,”熊豆豆歪着脑袋,满脸无知地说,“我自己过来的……”

    李明哲额上的青筋突地暴了一根,才住进来第一天就跑到男人的房间里,你这个女人还真是……难道不知道李雨轩是干什么的吗?他脱女人的衣服比脱他自己的还顺手,他泡过的女人比你见过的男人都多,你这个笨女人,跟他在一起比跟一头饿狼在一起还要危险,你懂不懂?

    熊豆豆完全不清楚李明哲在生谁的气,她只不过是半夜跑过来安慰了一只被吓坏了的狐狸,为什么他这么生气呢?虽然两人的睡姿十分不和谐,但确实是什么也没有干,狐狸那种热爱辣妹的人,再怎么饥不择食吧,也不可能找棵干瘪葱(某豆汗)凑合吧。

    于是,熊豆豆继续用天真无邪的眼睛望着气得直冒烟的李明哲。

    李明哲伸出右手食指点点熊豆豆的额头,点了又点,最终恨恨地放下手,头也不回地摔门走了,“砰”的一声巨响,留下李雨轩跟熊豆豆两人面面相觑。

    “狐狸,你哥到底生谁的气呢?”

    “我想,大概是……咱俩的。”

    “可是为什么呢?”

    “这个,主要吧是因为,可能是他把你当做……”

    李雨轩犹豫了一下,突然有点不想告诉这个女人,他刚才突然发现的事实真相,于是用很轻松的语气说了个词:“所有物了。”

    所有物?熊豆豆眨巴了下眼睛,恍然大悟:“原来是护食啊……我以前养的团团也这样……别人抢它的骨头它就龇牙,你哥刚才好像被抢了骨头似的……”

    李雨轩黑线:“豆豆,我觉得这不是重点。”

    熊豆豆茫然地问:“那什么是重点?”

    李雨轩伸手使劲儿捏了捏豆豆嫩嫩白白的脸颊,顿足叹息:“关系到生命安全的大事。”

    “什么?”

    “我觉得,你今天一定会被我哥虐待的。”

    “嗯?”

    “虽然不是一起长大,但从记事开始,我记得我哥就特别小心眼……”

    熊豆豆在一片愤恨的目光中低着头匆匆地走进办公室,即使不看,也能感觉到杀气腾腾的视线刺在后背上。虽然清楚跟大众情人“同居”会被戳脊梁骨,但是没想到会引发众怒,外面的人一个个都像要活吃她一样,好恐怖……若仅仅忍受群众的排斥和刀子一样锋利的目光也就算了,熊豆豆心想连根狐狸毛的便宜都没有占到就背了个黑锅,心里正委屈得很,偏偏“小心眼”的李明哲趁机凑了把热闹,一上午找了无数个碴,从头到脚把熊豆豆训斥了三四遍,绝对不是以前那种夹枪带棒的冷嘲热讽,完全就是劈头盖脸的臭骂。

    早饭没有吃,熊豆豆饿得头昏眼花,挨骂的空隙跑去咖啡间倒了杯奶茶充饥,可犯众怒的下场是显而易见的,熊豆豆的奶茶刚泡上就被两个踩着七公分高跟鞋的女人堵在了里面。

    “哟,这不是才勾搭上雨轩哥的小豆豆嘛!”林妍用精心修饰的指甲戳戳熊豆豆的肩膀,鄙夷地捂嘴轻笑了一下,跟旁边化着浓妆的余倩倩大声咬耳朵,“这么丑,居然还敢不化妆就跑到公司里来,凭这张脸,还想勾引男人,难道是那方面……呵呵……”

    林妍捂嘴娇笑,眼睛跟毒蛇一样鄙视着低着头的熊豆豆。

    余倩倩眼珠子在熊豆豆身上扫了一圈,嘴巴一撇随声应和:“你看看她身上的衣服,都是地摊货吧,咱们公司保洁大妈穿得也比她好,这么没有品位怎么配站在总经理的身边,我要是总经理,绝对一秒钟都不想面对这个土—包—子!”

    熊豆豆的头埋得更低了,眼睛的余光看到她们身上上千块的OL女装,再看看自己穿的简单的T恤和休闲裤,就连鞋子也是削价时买的,颜色有些旧,样子好像也有点老气,手中的奶茶飘散出香甜的香气,却甜得让人的眼睛很苦很涩。

    两个女人就站在门口,一人手里一杯玫瑰花茶,悠然自得地你一句我一言,从头发一直到鞋子把熊豆豆数落了一通,就连熊豆豆最喜欢也是最拿得出门的剔透雪白的皮肤都被批评像被福尔马林泡过一样,惨白。

    熊豆豆突然觉得,她们就像两只高傲夺目的凤凰,而自己,就是一只灰头土脸的土鸡,还是一只被人误解、到处挨骂的笨蛋土鸡。

    林妍奚落完了,心理平衡了,放下茶杯准备出去工作,走的时候故意撞了熊豆豆一下:“哎哟,不小心哦。”

    道歉毫无诚意,倒有很多嫉妒和憎恨在里面,奶茶被撞洒出来一些,不是很烫,却让早上刚换的T恤黄了一大片,那片污渍那样刺眼地印在身上,就像是打上了一个土包子的烙印,熊豆豆的眼泪“哗”地涌了出来。

    “两位漂亮优雅的小姐,你们在干什么?”

    李雨轩痞气地斜靠在门上,手臂松散地圈在怀中,细长的眼睛冷冰冰地看向两个被惊吓到的女人,发丝因为早上匆忙的原因,凌乱而不服帖地支棱着,透出狂野邪魅的气息,可平时那张永远笑得没有正形的脸上,却散发出隐隐的慑人寒意,果然是李明哲的弟弟,在收敛了浪形后,即使拥有美得妖艳的面孔,依然具有同样压迫的威慑力。

    林妍善于察言观色,发觉到不妙,连忙亲亲热热地揽住熊豆豆的手臂,冲李雨轩娇媚一笑,娇滴滴地撒娇:“雨轩哥,我们在聊天呢!”

    熊豆豆侧身放下奶茶,悄悄擦了擦眼睛,仰着脸冲李雨轩笑:“就是,我们在聊衣服,哦,还有化妆呢。”

    李雨轩细长的眼睛沉沉地扫了过去,熊豆豆心虚地低下头,再微笑掩饰,红彤彤的眼睛也说明了一切。

    “原来是在聊天,”李雨轩的声音忽然冷了下来,逼近笑容僵硬的林妍,一字一句地说,“我还以为,你们在进行人身攻击呢。”

    林妍从来没有见过李雨轩这般生气,不禁吓得花容失色,逃似的溜走了。熊豆豆也想跟着一起溜走,手却被李雨轩拉住,熊豆豆抬头笑,装出什么事也没发生的样子,歪着头问李雨轩:“狐狸,你干吗?”

    李雨轩紧抓住她的手,脸上是从来没有过的严肃,似乎还有一丝丝的愤怒:“她们那样诋毁你,你都不懂得反抗吗?”

    他都听到了……熊豆豆低下头支吾:“她们说的没错……”

    平常那个乐观开朗的女孩儿,强忍着眼泪装坚强的样子,让李雨轩恨不得去撕碎那两个女人涂了厚厚粉底的脸,可是李雨轩什么也没有做,只是伸手把畏畏缩缩的女人抱入怀中,下巴温柔地抵在她毛茸茸的头发里磨蹭。

    “狐狸……”

    “嗯?”

    “我连英语对话都听不懂,是不是很笨……”

    “嘁,我那会儿刚去英国,连ABC都不认识呢,跟老外讲话都得带着电子翻译器,洋鬼子的语言难听得很,不学也罢,中国人说什么鸟语啊,一群中国人开会说英语,做作得让人起鸡皮疙瘩!明儿我跟我哥建议建议,别总干这么脑抽的事儿还以为多有品位,呸。”

    李雨轩歪着嘴狠狠地呸了一下,刚才威严强势的气场登时消失不见,又恢复那个脸上表情五光十色的痞气样子。

    熊豆豆嘴角一抽,破涕为笑:“狐狸,你要注意形象。”

    李雨轩气愤不已地叉着腰,抱怨连连:“注意形象注意形象,也不想想老子当年混美国的时候,成天光着膀子骑摩托出去打架我哥那是没看见,我现在已经很收敛了,哼,要不是……他能管得住我?”

    熊豆豆忙点头,欷歔不已:“好厉害。”

    李雨轩挺起胸脯,手臂搭在熊豆豆的肩膀上,忧郁地扶着自己的额头:“不要崇拜哥,哥只是一个博学多才又俊美无双的大帅哥。”

    熊豆豆:……(您还能再自恋一点吗?)李雨轩转身抱住熊豆豆的脸,修长干燥的手指在圆圆的脸蛋上揉来揉去:“豆豆,你不知道你多可爱,圆圆的小脸,圆圆的大眼睛,跟我以前的那个……”

    熊豆豆期待地瞪大眼睛。

    “英国短毛猫一样一样的,对对,就是这种无辜的眼神!”

    熊豆豆:……李雨轩似乎怎么也摸不够,捧着熊豆豆的脸“吧唧”就亲了一口,手臂一收把人抱进怀里摸索,某豆傻眼,这……这也太热情了点吧……熊豆豆面红耳赤地挣扎起来,李雨轩却低头嗅着她的头发:“豆豆,你真香。”

    熊豆豆继续挣扎,吭哧吭哧,李雨轩陶醉般地嗅了又嗅,双臂紧紧抱着挣扎中的某人,用力在胸前挤压着,感受那不一般的弹性十足,突然冒出一句:“你真的……好柔软哦!”

    那股悄然散发的天然清香,让受尽各种香水折磨的鼻子洗尽铅华,贪婪地捕捉着淡如丝缕的味道,若有似无地诱惑着尝尽了重口味的情场杀手。

    “那个……我透不过气了……”

    李雨轩猛地从美妙的触觉感官中惊醒,连忙放开手臂把脸蛋通红的某豆揪出来。熊豆豆微微急喘,低着头不敢看人,耳朵也红彤彤的,剔透得像透明一般,抱着杯子逃似的跑了,李雨轩望着仓皇逃窜的小小背影,狭长的凤眼中难得地出现专注的神情。

    熊豆豆跑到楼梯角后背贴在墙上,小心脏“扑通扑通”地跳。

    他到底为什么……哎呀……肯定是在逗自己玩……他说过不喜欢干瘪葱……狐狸神马的最讨厌啦……下班的时候,李雨轩打来电话,说晚上赶一个企划案要加班,不能接她下班了,让她跟着他哥的车子回家。熊豆豆刚想说自己坐公交车回去就好了,李雨轩“咔”就把电话挂了,那边的噪声很多,似乎忙得厉害。收拾东西,熊豆豆拎着包包下楼打卡,手机突然响了,来电显示:李大尾巴狼。

    “喂,总经理?”

    “到负一层E区。”

    “嗯?”

    “我接你回家,快点,我赶时间。”

    “不……”

    “五分钟赶到我面前,不然季度奖金扣光。”

    “……”

    熊豆豆撒腿就往电梯里蹿,气喘吁吁地跑到E区,李明哲正靠在一辆黑色的雷克萨斯车前,很不耐烦地看着表,听说今天有人对熊豆豆评头论足,李雨轩前去解了围并全公司昭告,谁敢欺负她就有他好看。

    李明哲听到脚步声,抬头看到飞奔过来的女人,绷得紧紧的脸似乎有些松动的表情,这么废柴的女人,外强中干到连吵架的本事都没有,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居然还受排挤,真是受够了。

    “总……总经理……”熊豆豆手撑在膝盖上大喘气,“真不用了,我……我晚上出去有点事……”

    开玩笑,李雨轩不在家,让自己跟早上刚奓完毛的李明哲共处一室,熊豆豆打死也不干。且不说两人蹲家里你看我我瞪你尴尬得想跳楼,就李明哲那种当着全公司人的面依然找碴的狗脾气,熊豆豆可不想晚上被黑面神训斥到睡觉。

    “有什么事?”李明哲圈着手问,冷峻的脸上居然没有不耐烦的神情,她今天受了委屈,先顺毛摸吧。

    本以为这么高傲的男人不会追问这种女人家家的问题,熊豆豆一时慌了手脚,支支吾吾地蹦出俩字:“逛街……”

    “和谁?”

    “自己……”

    “哦,上车。”

    “嗯?”

    “总得先吃饭,上车,我带你出去吃东西,听雨轩说女人都很馋很难养,是吗?”

    “……”

    熊豆豆小心翼翼地瞅着反应太不正常的李明哲,这大尾巴狼早上还凶神恶煞得跟欠了他二百块钱似的,怎么才一个下午就变得这么……这么和蔼可亲?李明哲拉开雷克萨斯的车门跳上车,冲傻站着的女人瞪眼:“快点。”

    熊豆豆只得听命,爬上副驾驶的位子,老老实实地扣上安全带,李明哲发动车子箭一般地冲出地下车库,熊豆豆紧抓着安全带默念“我买了保险我买了三份保险……”咦,他换车了?

    “总经理,那个……你的宝马车呢?”

    “送人了。”

    “嗯?”

    “因为有人说宝马是街车。”

    因为一句话就能把爱车送掉的人,还真是难以用人类的思维方式沟通……这一家人貌似都很难用人类的思维方式沟通……李明哲问熊豆豆要去哪里逛街,熊豆豆刚想说去夜市,突然想起今天被林妍鄙视的情景,不禁悲从中来,热血上脑,指着前面的银座说:“我去那儿。”

    李明哲解开领带松了一颗扣子,溜溜达达地跟在杀进商场的熊豆豆后面,冲进去后熊豆豆就傻眼了,一件吊带六百九十九,一条连衣裙……六千八。

    虽然熊豆豆已经有了一身昂贵的女装,但是那裙子是蚕丝的,又难洗又容易刮到,一直放在家里不舍得穿,平时还是穿以前的衣服,本来存款还能买几件像样的衣服,但一想到所有钱都在李明哲的手里,熊豆豆不免泄气,逛什么街啊,存折给了狼大哥,身上分文没有,只有跟同事借的两百块,还得撑到月底发薪水,熊豆豆神色黯然了。

    李明哲怎么可能猜不到熊豆豆的窘况,若是这个女人有钱的话也不至于借住到自己家里去,而且她身上明显跟公司其他女性差距很大的衣服,更是证明了她窘迫的处境。李明哲难得沉思了一下。

    “过来。”

    熊豆豆转过头,茫然地望着李明哲:“什么?”

    李明哲神色冷清地站在银座灯火辉煌的门口,仿佛一座孤傲的冰山,坦然地迎接着四处投射过来的惊艳目光,徐徐地张开金口:“陪我逛街。”

    熊豆豆:……只听说过男人陪女人逛街,没听过女人陪男人逛街,被雷到的熊豆豆跟着李明哲上了三楼男装部,象征性地溜达了一圈后,李明哲迈开长腿直奔四楼女装部。

    这件颜色不适合,那件款式老气……李明哲以自己独到的品味试图从高档女装区挑出一件适合身后那只生物的衣服,今天她被自己教训得很惨,下午汇报工作时都战战兢兢的,以前那种隐藏在眼里的小小的反抗火苗都熄灭了,李明哲心里说不出的无奈和失落,也许自己做得太过分了?女人不都是喜欢衣服的吗?买件衣服给她,她会不会心情好一些呢?

    熊豆豆在衣服架中穿梭,手指小心地在衣服上划过,不过,在看到衣服标价牌上的零时,神情就明显委靡了下来。

    她并不是一掷千金的富家千金,也不是倨傲冷艳的名门闺媛,这种衣服对她来说大概是一辈子也不敢触碰的奢侈品吧。李明哲突然有种说不出的憋闷感,开始认真挑选起来,最后拎起一件黑色的雪纺连衣裙,低胸和高腰的设计能够让胸部显得丰满,而泡泡袖的公主样式却增加了几分清纯可爱的女人味,似乎很适合某人的身材和气质。

    “这件呢?”李明哲拎着裙子在熊豆豆身上比了比,“款式似乎还可以,但是颜色……有没有淡粉,或者湖绿,白色的也可以,黑色对你来说太冷硬。”

    熊豆豆想到上次被宰的教训,说什么也不敢要李大爷买的衣服了:“不……不用了!”

    李明哲彬彬有礼地面向服务员小姐,绽放迷人微笑:“请问她要穿什么号码?”服务员小姐愣了一下,忙道:“小姐穿160就可以了。”

    熊豆豆急得满头是汗:“不要,我真不要,打死也不要!”李明哲把衣服塞到她手中,不耐烦道:“快去试衣服,你这个女人废话真多!”

    熊豆豆手忙脚乱地把衣服往李明哲怀里塞:“我……我坚决不在一个坑里栽两次跟头!”

    李明哲:谁是坑?有我这么英俊的坑吗!

    “熊豆豆!”

    “到!”

    “给我回家!”

    “你不残害我了?”

    “……”(磨牙声)“好吧,回家。”

    李明哲怒气冲冲地走在前面,熊豆豆自觉失言,巴巴地跟在后面,像犯了错的小学生一样,等待着回家后暴风骤雨般的训斥和罚站。虽然李明哲没有罚站这种恶趣味,但是罚打扫屋子还是很有可能的。

    上了车,李明哲没有发动车子,熊豆豆知道刚把总经理大人惹毛,干脆闭紧了嘴以免再火上浇油,半晌,李明哲跳下车,扔下一句话后掉头就走:“等着,不准乱跑。”

    似乎不放心,李明哲干脆锁了车,把某人直接关在了车里,熊豆豆趴在窗户上无语凝噎,狼大哥,你快回来啊,停车场里就我一个人啊!

    不过,李明哲没一会儿就回来了,手里提着一个袋子,上车后李明哲发动车子,把袋子扔到熊豆豆的怀里:“明天穿这个上班。”

    熊豆豆打开一看,竟然是刚才那条裙子的浅粉色款!熊豆豆摸出标价牌看了一眼,差点背过气去,七千九百九十九!更可气的是,这条裙子竟然是100%桑蚕丝!又见可恶又难洗的蚕丝……熊豆豆“内牛满面”:“总经理,我……我没钱……”

    李明哲悠闲地开着车:“不用你给钱,算是我送你的。”

    “可是……”

    李明哲转过脸,凌厉的眼睛微微眯了眯,满脸你若敢再说一句我就扔你下车的冲天杀气:“你还想废话什么?”

    熊豆豆乖顺地低下头。

    李明哲从车座后面摸出一张银行卡,伸手扔给熊豆豆:“你的卡。”

    熊豆豆惊讶:“你……你怎么还给我……”

    李明哲笑了,虽然只是嘴角微微勾了下,但敢肯定他就是笑了,还是那种坏坏的笑:“那身衣服……算是差旅费发给你,以后外出谈判一定要穿我送你的衣服,记住了。”

    熊豆豆拿着卡翻来覆去地看:“总经理,那你为什么逼我还钱给你……”

    李明哲转脸,微笑:“逗你玩,似乎很有趣。”

    熊豆豆:变态……快到家的时候,路过一个大型超市,熊豆豆抱着裙子小声地问李明哲:“总经理,能不能……停一下车?”

    李明哲减速,问:“去哪儿,干什么?”

    熊豆豆苦着脸说:“去买一瓶专门洗蚕丝的洗衣液……”

    李明哲这才明白,原来买衣服不是问题,洗衣服才是重点,越贵的衣服越难保养李明哲是知道的,他的西装都是由冯助理挑拣分类好后,送到专门的洗衣店去清洗保养。像熊豆豆这样只能自己洗衣服的女人,一定会对着几千块的裙子无从下手吧。

    李明哲踩下油门,车子毫不留情地飞驰而去,熊豆豆眼巴巴地望着远去的超市,叹了口气。

    “以后你的衣服也让冯助理送到洗衣店洗。”

    熊豆豆还在想着怎么处理这两件天价的裙子,冷不丁李明哲冒出一句送洗衣店,不禁更加愁苦:“还是不要吧,清洗费好贵……”

    李明哲登时血气上涌,蓦地踩下刹车,解开安全带揪住熊豆豆的脑袋拍了几下:“你这个女人脑袋里究竟装了什么?我让冯助理洗你的衣服,难道还会要你的钱!”

    熊豆豆抱着脑袋哇哇叫:“啊啊……职场暴力啊……”

    李明哲烦躁地扯开衬衣的扣子,阴森森地说:“我说,家庭暴力更合适一点。”

    “嗯?”

    “别忘了,你现在还住在我家。”

    “……”(您的意思是,咱们仨……同居?)某人一想到那两个字就尴尬不已,脸“刷”地就红了,李明哲似乎也觉得刚才的话有些过了,也开始不自在起来。车子开得飞快,两人没有再说话,神色诡异地进了家门。

    李雨轩已经回来了,正抱着拌饭坐在地毯上看电影,见到两人立马站了起来:“哥,回来了,豆豆你跟我上楼。”拉着熊豆豆便“噔噔噔”地上楼了。

    李明哲眼睛一直盯在两人紧握的手上,深邃得意味不明。

    没想到,李雨轩下了班也跑去逛街了,给熊豆豆买了一身白色带蕾丝花边的雪纺连衣裙,跟李明哲买的那件样式惊人的相似,那种有些娃娃裙似的公主裙,就像为熊豆豆量身打造的一般。李雨轩不但买了裙子,还买了一双白色的高跟鞋,还有一个奶白色的蝴蝶结发夹,果然情场高手最懂女人,连小配饰都想得这么周到:“豆豆,你一定要穿,我保证,你一定会像个小公主。”

    房间里,熊豆豆抱着两条裙子跟田静打电话哭诉:“怎么办,他们都让我明天穿着他们买的裙子上班,我穿哪条……呜呜……”

    田静也犯了愁:“要不都不穿?”

    熊豆豆哭:“那我死定了。”

    “要不你穿李明哲给你买的?”

    “那狐狸岂不得暴跳,他发起疯来……抖……”

    “那你就穿他给你买的吧,后天再穿李明哲那件呗。”

    “那我明天一定会在顶头上司狂风骤雨的怒骂中身先士卒的……”

    早上,熊豆豆站在门口运了半天气,才有勇气打开房门。偏巧二楼最顶头的房间门也打开了,一身冰冷黑色的李明哲走了出来,一眼就看到要缩回去的人:“你给我站住!”

    熊豆豆本能地“啊”了一声,就这一愣神的工夫李明哲已经走到自己跟前,危险的气息弥漫开来,熊豆豆吓得后退一步,后背抵到了墙壁上,小腿开始战栗。

    扫了眼她身上还是昨天那身衣服,不禁怒焰高涨,手臂蓦地撑住墙壁,李明哲欺身上前,嗓音低沉却冷硬到极点:“为什么不穿我给你买的衣服,是不屑一顾,还是……不喜欢?”

    男人的气息盈满鼻腔,强烈异常,熊豆豆缩缩脖子,用力按住狂跳的胸口:“喜欢……真的,真的很喜欢……但是……”

    李明哲俯下身体,逼视着神色慌乱,却可爱到无以复加的小女人:“那就回去换上,现在(加重语气)。”

    熊豆豆刚要垂死挣扎一下,却发现紧盯自己的那双狼一般锋利的眼睛里充满了威胁,于是再也没有勇气提出反对的意见,慢吞吞地回去换衣服。十分钟过去了,熊豆豆还没有出来,李明哲等得不耐烦了,伸手敲敲房门:“这么磨蹭,马上给我出来!”

    “好……”“咚”,“啊……”摔倒声与惨叫几乎同时响起,蹲守在门口的某人嘴角现出一丝意味不明的浅笑,这个女人还真是又笨又迟钝。

    房门打开,熊豆豆低着头小心翼翼地踩着高跟鞋,平时扎起来的马尾放了下来,柔柔亮亮的头发乖顺地贴在肩上,挡住了脖颈至胸口间些许雪白的皮肤,淡淡柔柔的粉色雪纺像水波一样氤氲荡漾,随着脚步的走动飘起轻纱的裙角,温柔地荡起美丽的涟漪。

    有些束胸的设计让某人不太凸显的身材变得玲珑有致,而长度刚好在膝盖上方的裙摆含蓄而羞涩地掩住遐想中的春色,只留出小巧圆润的膝盖和纤细的小腿。熊豆豆低着头,微红着脸,悄悄往上拽胸口的布料,太低了也!

    要不要回去加个吊带?熊豆豆刚要转身回去,却被捉住手一路拖下楼梯,李明哲头也不回地拖着人就出门:“女人真麻烦,换个衣服还要这么长时间,早餐到外面吃。”

    “喂……可是……”熊豆豆踩着高跟鞋踉踉跄跄地被塞进车里,还没喘上气车子就飞了出去,李总经理开车总是将马路当成是F1赛道,开车特喜欢挂挡踩油门一下冲到底,车子离开别墅区,只留下淡淡灰尘扬起的痕迹。

    别墅的二楼上,中间的房间的落地窗后面,李雨轩的脸印在玻璃上,神情复杂地望着两人离去的方向。

    熊豆豆走进公司大楼的时候,确实引起了不小的轰动,被评为全公司最土的女人居然穿了一条价格不菲的蚕丝雪纺连衣裙来上班。

    虽然一如往常没有化妆,但雪白清秀的小脸却显得格外清新粉嫩,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低垂着,浓而密的睫毛挡住了害羞的眼眸,乌黑的头发披散下来,低着头小心迈着脚步的模样竟然算得上娇羞可人,雪白的脖颈在低下头乌发滑下时,不经意露出一小截,白生生地晃花了男人们的眼球。

    就连上班高峰期拥挤的电梯里,都有男同事按下电梯不顾满电梯的人的怨言,等待着慢吞吞爬过来的熊豆豆,若是平时,早关上门爱理不理了。

    公司里的女同事人数不多,但个个都是精品,能角逐在商场上的女人都是狠角色,漂亮的多的是,但都是那种气质孤傲,或身材火暴,或行动如风的类型,像熊豆豆这种说话温温柔柔,大气不出的小家碧玉型还真少见。

    物以稀为贵,在火辣精明能干的女强人的包围下,熊豆豆那清新可爱的小女生型尤为引人注目,每当熊豆豆从秘书办公室去总经理办公室的时候,总有一片雄性热烈的目光追逐着她雪白的后背,精致的锁骨,娇小的身姿,还有没有化妆的天然娇颜……真看不出来,平时土里土气的女人竟然也有这般惑人的风情。

    林妍等人坐不住了,凭什么,一个土包子就能夺走所有男人的目光,包括她最仰慕的总经理的视线,还有最想追求的李雨轩李美男。在熊豆豆去给李明哲冲咖啡的时候,林妍和余倩倩再次把她堵在了里面,这回可没有上次那么客气,林妍伸手推了熊豆豆一把:“哟,傍到大款了?”

    “没……”熊豆豆低着头暗暗往上拉了拉衣服。

    可惜,这个掩饰的动作在林妍的眼中就像挑衅一般,嫉妒的女人不禁妒性大发:“拽什么拽,平得就像飞机场一样还好意思穿这么低胸的衣服,也不嫌丢人,哼。”

    对吵架完全没有经验可谈的熊豆豆只能采取以不变应万变,拿杯子接上咖啡想要出去,却被林妍拦了下来,说话咄咄逼人:“这么贵的衣服,你陪人家睡了几晚上得到的?”

    熊豆豆叹了口气,还是忍吧,吵架指定吵不过,反正被骂两句又不会少块肉。

    林妍却不依不饶,逮着熊豆豆好一通奚落:“没胸没屁股,连脸都平凡得让人想痛扁,真不知道那个老男人看上你哪一点……啊!总经理……”

    熊豆豆抬起头,只见李明哲铁青着脸站在咖啡间的门口。

    林妍吓得花容失色,连连后退想要溜走,却没胆子从散发着无尽戾气的总经理身边撤退,只得装模作样地拿杯子接开水。

    “林小姐,”李明哲阴恻恻地开了口,“下午你把辞呈交给我。”

    林妍傻了:“什么?”

    李明哲冷哼一声,伸手拉过呆立在一边的熊豆豆,横眉怒目:“愣什么,快回去接待,龙法集团的老总过来了。”

    哦对啊,熊豆豆想起跟龙法老总的会面,不禁手忙脚乱地抱着咖啡杯冲去了会客室。

    熊豆豆一走,林妍慌乱地诉苦:“总经理,我不是故意的,全……全都是熊豆豆自己说的啊!”

    精明的女人啊,你不知道犯了错还把脏水往别人身上泼是很无耻的行为吗,不但不会让人产生一丝怜悯,反而会深深地厌恶。

    “是吗?”李明哲冷笑,“原来我就是她‘口中’的老—男—人!”

    林妍这才明白过来,原来那条裙子是总经理买的,而且还悲催地让总经理听到了全部谈话内容,这鱿鱼炒得,太卡点儿了。

    熊豆豆端着咖啡来到会客室,轻轻敲了敲门才走进去:“您好。”

    龙法集团的老总周龙法站在窗边向下俯瞰着景色,听到声音缓缓转过身来,只见一个淡粉色的身影像翩然而至的蝴蝶一般,轻盈地来到了自己跟前,声音清澈得宛如山涧泠泠的泉水:“您的咖啡。”

    周龙法淡淡地笑了:“谢谢,不过我喝茶,你能帮我泡一杯吗?”

    喝茶的老总很少见,他们平时都很忙,忙到精力不够用不得不用咖啡提神,熊豆豆抬起头,小心仔细地打量了下这位据说是白手起家的年轻老总。

    三十上下的年纪,眉眼间透出股沉稳和干练,眼角处轻微的鱼尾纹彰显出打拼天下的艰难,沧桑的眼中藏着不可捉摸的精光,却温润无害。虽然他是李明哲提到过的拥有上百亿资产的老总,却没有一丝凌驾于他人之上的气势,反而有股亲切的感觉,在风云突变的商场中保持干净温和的气质,是非常难的。

    “哦,这样啊,”熊豆豆把托盘收进怀里,欠了欠身,“您稍等一下。”

    等熊豆豆泡好了极品龙井送进去的时候,李明哲已经在和周龙法商讨报价的事宜了。沉浸在讨价还价的谈判中,李明哲依然是气势凌人,霸道而精明,可周龙法还是那样,淡淡地微笑着,却丝毫不肯退让。

    熊豆豆悄悄把茶放到周龙法的手边,周龙法发觉,停下来,展开温和的微笑:“谢谢。”

    “呃……不用谢。”熊豆豆几乎是逃似的走出会客室,那个周龙法的眼睛像黑洞一样,特别深,若是盯着看就会发觉有种难以抗拒的吸引力,那种温和得让人不由自主想要靠近的气场,在无形中增强着这个男人的魅力。这是怎样的一个人呢?才三十岁,便从社会的最低层闯到了最高层。

    一个上午,他们都在会客室里,中午的时候李明哲让熊豆豆订了酒店,四个人的包间,李明哲带着助理陪同周龙法和助理外出用餐。

    熊豆豆不用给李明哲订餐,于是拿着饭卡下楼去吃饭,却不想李雨轩刚好往楼上走。两人相隔一层,熊豆豆在楼上,李雨轩摆明了就是上来找她的,熊豆豆无措地站在楼梯上,眼中全是淡粉的颜色,李雨轩昨天特地跑去为她买了衣服,一定是担心自己被林妍她们嘲笑,可自己却穿上了别人买的裙子,他一定很失望,很生气……李雨轩走到熊豆豆身边,在下面两级台阶上站住,熊豆豆低着的脑袋正好对上李雨轩的眼,熊豆豆踟蹰半天,小声支吾:“对不起……”

    李雨轩突然笑了,伸手使劲儿揉了揉熊豆豆的脑袋,“有什么对不起不对不起的,你变漂亮了就行了,我哥买的裙子也很好看,豆豆,你就像个小公主。”

    熊豆豆愧疚地看着李雨轩,他费尽心思给自己买的衣服却没派上用场:“狐狸……明天我穿你给我买的裙子,好不好?”

    李雨轩笑,眼睛眯眯的:“好。”

    两人一起下楼吃饭,李雨轩说餐厅的饭菜太难吃,于是就拖着熊豆豆去了外面的土家菜馆,两人要了一盘大盘鸡,很辣很香的一大铁盘。

    熊豆豆眼睛立刻就瞪大了,指着鸡问李雨轩:“你怎么知道我爱吃辣?”

    李雨轩歪着头笑,伸手戳戳熊豆豆的脑门:“北方有佳人,怎么会不爱吃辣,不过豆豆,你这么爱吃辣,皮肤还这么好,真是让人好嫉妒哦!”

    熊豆豆撅嘴,冲李雨轩扮鬼脸。

    下午李明哲陪周龙法去考察工程,熊豆豆闲得无聊给田静打电话。田静跟她家文老师进展似乎不怎么样,主要原因是二老在家中坐镇,观察有无敌情,田静上下班打电话都被盯梢,两人快一个星期没见面了。

    “小静,要不你跟你爸妈好好说说?”

    “没用的,我爸妈不会同意的,这几天又找了好几个相亲对象给我,愁死我了,对了豆,明天你陪我去相亲呗,还是老样子,剧本还照以前那个。”

    熊豆豆苦着脸:“静啊,你还想我遭天谴吗?”

    田静顿了一下,突然声音高了起来:“对了豆,你在哪儿租的房子,我去看看你吧!”

    熊豆豆连声拒绝:“你可别来,我现在住在……咳咳,住在那谁家里……”

    “李明哲家里?”

    熊豆豆捂着电话的听筒,四处看了看有没有人注意这边:“喂,你小声点,我同事都不知道,以为我住在他弟弟家,其实他和他弟弟住在一起……”

    田静“嗷”的一声尖叫起来:“他弟弟,就是风靡全球的华人美少年李雨轩,是吗?”

    风靡全球……原来“泡妞全球化”说的就是姓李的这狐狸啊……抖……熊豆豆黑线:“是啊。”

    “哇哇,你们住在一起,有没有奸情,有没有接吻……”

    “……”

    “豆啊,不是我说你,咱虽然不是江湖儿女,但一定要积极主动,你可不知道那个李雨轩,到哪儿都能迷倒一大片人,男的女的不限,他交往过的女朋友都能开个奥运会,这样的极品宝贝在眼皮子底下,你怎么还能沉得住气?赶紧的,上,给咱们中国人争口气,拿下他!”

    熊豆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