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腹黑诱惑不打烊 > 章节目录 第1章 悲催式邂逅大BOSS

章节目录 第1章 悲催式邂逅大BOSS

推荐阅读:家电维修网站 绝世娇宠:双面伊人   唐洛韩若冰全文免费阅读   富甲天下:大盛魁2   星际宠婚:带着系统养萌宝   锦绣清宫:四爷,偏要宠   都市少年医生   皇后的自我修养   神工   腹黑诱惑不打烊  

    “熊豆豆!”

    手机里传来田静杀人般暴怒的吼声:“不要告诉我,你还在床上!”

    前一秒还迷迷糊糊的熊豆豆触电般从床上一跃而起,完了,作为怕相亲男太丑太色太没品而被女友抓去当成脱身借口的某豆不小心睡过头,田静的怒吼让熊豆豆恢复军训时代的速度,一边手忙脚乱地往身上套衣服,一边抓起包包拎着鞋子,蓬头垢面单脚蹦出大门:“唉,唉,我这就到!”

    田静早已经等在“相亲胜地”必胜客里了,满脸温柔的娇笑,可眼珠子里透出冲天的杀气,她对面坐着一个男人,只看背影身材似乎很高大,完美的倒三角体形,只是气场很冷峻,就是谁敢近我身就死啦死啦的那种,熊豆豆低眉顺眼地蹭过去,状似偶遇一样冲田静捂嘴惊呼:“呀,好巧啊。”(戏好假……)田静冲熊豆豆“温柔”地一笑,“惊讶”地瞪大了眼睛:“好巧啊,熊豆豆你也来喝下午茶?”

    熊豆豆自知理亏,讪笑着挠头:“是啊,是啊。”

    直挺挺地戳在餐桌前,熊豆豆使劲儿发挥着高瓦数的光和热,田静对面的男人随意地瞥了一眼,黑沉沉的眸子投射出冰刀一样锋利的视线,登时一股彻骨的寒意扑面而来。

    “哎呀,豆豆,快过来坐,瞧你满头大汗的。”田静忙招呼熊豆豆坐下,熊豆豆硬着头皮挤进相亲二人组,手指绞着皱巴巴的T恤,活脱脱一副乡下柴火妞的土鳖造型,倒是田静一身昂贵的香奈儿衣裙,衬得她格外窈窕动人,气质超群。

    “喝什么?”田静掐了一把傻坐着的熊豆豆的大腿,温柔地问,熊豆豆扭曲着脸干笑:“柠檬红茶……”

    几分钟后,服务生端着一杯红茶过来打破尴尬:“小姐,您的柠檬红茶。”熊豆豆接过红茶,冲着服务员招手:“别走,你等一下,”端起红茶很豪爽地一饮而尽,把杯子往目瞪口呆的服务生手里一塞,熊豆豆眯眯眼笑得很可爱很小市民,“请续杯,谢谢啦。”

    田静抚额,我怎么有这么个土鳖朋友……太掉价了!

    “熊小姐似乎很渴?”那男的突然开口了,浑厚略带着雄性气息的嗓音破空而出,低沉磁性,掷地有声,熊豆豆抬起眼睛偷偷瞄了一眼,当即愣住。

    墨黑色的头发软软地耷在前额,隐藏着睿智调笑的双眸,高挺的鼻梁与薄薄的嘴唇,浅小麦色的皮肤让他看起来不失优雅却又充满魅力,一袭合体的黑色衬衣将他完美的身材展露无遗,完完全全的巧夺天工恰到好处……太完美了……肯定是整的!

    痛……田静在桌下用高跟鞋狠狠地踩了某花痴一下,用眼神示意:喂喂赶紧干活不然扣你工钱!

    熊豆豆忙收回视线,一本正经地操起老本行:“哦,我不渴,小静没告诉你吗,这里的下午茶续杯不要钱,我们一般至少三杯,平均五杯,有时候还带着瓶子来装点回去。”

    站在旁边的服务员狂汗:……(俺会被开除的啊!)那男人十分淡定地打量了一下田静一身六千多的裙子,本来就很冰山的脸慢慢变成了冰川,好嘛,穿着香奈儿跑必胜客喝下午茶,就为了占那二十五块钱的便宜,品味实在很……独特。

    田静状似娇羞,一手暗地捏住熊豆豆的大腿猛掐,一手捂脸:“讨厌啦,你不要老是泄我的底啦!”接着转头对那男人娇笑,“我们只是偶尔玩玩而已。”

    玩玩?还而已?男人眼睛眯成了一条缝,饶有兴趣地望着两个没脸没皮的女人。

    寒意逼来,熊豆豆抹了把冷汗,接过服务生递过来的第二杯红茶,在服务生惊悚的目光中再次一饮而尽:“那个……续杯。”

    看闺密就能得知这个女人的品味,为了诋毁田静的形象,某豆可是豁出去地猛灌红茶,男人轻咳两声,将视线转移到田静身上:“不知道田小姐平时有什么兴趣爱好……”

    在这种情况下没有知“难”而退,竟然抓住重心,转移目标,田静使劲儿掐熊豆豆的大腿,熊豆豆没办法了,只得使出绝招。

    摆正姿态,壮起鼠胆,熊豆豆冲那男人咧嘴傻笑:“这个我知道啊,她啊,特别喜欢豪车,就是那个‘别摸我’,她上个男朋友是一开宝马的胖子,上上个男朋友开的也是宝马,上上上个男朋友……”

    田静:汗,为了个破车我至于吗……男人无动于衷,冷眼观看熊豆豆自编自导自演的闹剧,嘴角暗藏一抹看戏的浅笑,熊豆豆见效果不大,便猛煽了把火:“小静啊,我知道你的标准,只要是男的,开宝马的就行,是吧……”

    田静:熊豆豆,咱俩排练时没这段,你趁此改戏公报私仇,损起来没完了!

    那男人估计是看够了情景剧,声称下午有个会议要参加,表示了下歉意抬腿就走,一出门,才发现外面雨下得正是热烈,那人倒是很有绅士风度,礼貌地邀请两位小姐搭便车。

    等三人坐电梯到了车库站到车跟前时,熊豆豆和田静嘴角都抽了,丫开什么不行,居然开一宝马七系新款!

    那男人冲着傻眼的熊豆豆阴笑,熊豆豆登时毛骨悚然,一哆嗦脑袋就抽筋:“是不是宝马快破产了,谁都开……”

    那男人:……后记,在某豆英明神武的“撮合”下,田静这场相亲再次被扼杀在襁褓中,为了感谢她,田静专门跑到旋转餐厅请某豆大撮了一顿,但俗话说得好啊,宁拆一座庙,不毁一桩姻,干这种事虽然回报不多,但恶果很严重。

    上次拆了田静和一“海龟”,手提电脑当晚就烧了硬盘,这回,居然被炒鱿鱼了!熊豆豆抱着满箱子的物品站在大街上跟田静打电话哭:“姓田的,你赔我工作……”

    田静不但毫无安慰之心,居然还对熊豆豆冷嘲热讽:“少来,你上班迟到办公睡觉请假不报,哪个老板能忍受你这样的员工,早该辞了!”

    熊豆豆:……不过,田静还是比较有人性的,当晚扔给熊豆豆一堆外企简介,让她以仙女散花的形式将夸大百八十万倍的简历扔出去,没准儿能傍上一公司坑人家半年的薪水,熊豆豆破涕为笑,挥舞着爪子开始投递简历。

    嘿别说,就凭“名牌大学”的出身,还有中英日韩法等各类鸟语“精通”的身家,第二天就有两家外企给熊豆豆打电话说可以去面试,某豆忙喜滋滋地跟田静借了身人模狗样的漆黑正装,颠儿颠儿跑去面试了。

    去第一家面试的时候,那面试主管猥琐的小绿豆眼就没离开过某豆的胸,水灵灵的脸蛋放你跟前你不看,眼珠子老往下三路扫荡什么啊,找了个借口,熊豆豆赶紧抱着包包溜了。

    去第二家,面试的人还挺多,十几个呢,前面的不是“海龟”精英就是女中豪杰,一水的博士生MBA,熊豆豆瞅了瞅自己扎眼的大学本科,垂头丧气地蹲在一边排队,等着等着,碰见一熟人,还真巧,居然是昨天跟田静相亲的那个气场能吓死熊的男人,熊豆豆赶紧低下头,面朝墙壁默念“那人没有看到我没有看到我”。

    那男人走到熊豆豆跟前停下,一步步逼近缩在墙角企图隐身的熊豆豆,男人环着手冷笑:“熊小姐,昨天‘气壮山河’的自信哪儿去了?”

    狭路相逢,田悍妇不在,一豆实在难当,熊豆豆低着头,脚在地上画圈圈:“我……我昨儿个没睡醒……”(都是梦话啊梦话)那男人再逼近了一步,泰山压顶般笼罩在弓腰缩肩的熊豆豆身上,一米八几的魁梧身材衬得缩头缩脑的某豆格外低矮:“你(加重语气)来应聘?”

    熊豆豆低头使劲儿看自己的鞋,被骇人的气场压迫得抬不起头来。

    “嗯?”鼻音透着不耐烦,庞大的身体再次压低,某豆忙点了点头,被熟人抓到在应聘现场,而且还是一只落魄山鸡跟一群耀眼凤凰竞争职位,够丢人。

    男人略带嘲讽地轻笑一声,熊豆豆的脸“噌”地红了,头埋得更低了,默念“我知道这个公司招聘的人都是高学历高智商高标准的优秀人才,我就是过来溜达,溜达一下……”

    男人没再说什么,一屁股坐在熊豆豆旁边拉着脸看她手里的简历,熊豆豆想抢过来却被他一个眼神钉在原地,为什么人家一个眼神就能杀死一个连,怨念啊,某豆挠墙。

    “身高一米七?”

    熊豆豆埋下头,站在墙根小声回答:“穿上七公分的高跟鞋后……”

    “精通计算机?”

    熊豆豆抠着墙上的缝儿:“会聊QQ。”

    “精通日语?”

    熊豆豆心虚地点点头。

    “真的?说一句。”

    熊豆豆咬咬嘴唇,轻声吐出一个词:“呀灭爹……”

    男人:……(噗……)终于轮到熊豆豆面试了,某豆赶紧整理了下衣服,默念两声“我只是过来溜达”稳定军心,这才挺挺胸脯走进去。进去一看一共两人面试,中间空着一个位置,熊豆豆刚坐下就听后面门响了一下,扭脸一看那男人也跟进来了,坐着的两个面试官忙站起来冲着门口的男人欠身。

    熊豆豆突然有点找不着北。

    只见那男人奔着中间那个位置就去了,熊豆豆目瞪口呆地看着男人一屁股坐在那俩面试官的中间,那男人坐下后冲着呆傻的熊豆豆阴笑,露出八颗雪白的牙齿,顺便伸手正了正桌上的名牌。

    总经理:李明哲。

    李明哲从坐下后一言不发,拉着脸举着早已经看过一遍的简历“哗啦啦”地翻,旁边俩面试官也跟着装深沉,气氛压抑诡异,房间里安静得只剩下某豆慌乱的心跳声,熊豆豆瞄了眼坐在中间似笑非笑非阴非阳的李明哲,小腿开始哆嗦。

    面试开始。

    “熊小姐,请问,”李明哲抬起头,眼神认真神态严肃地问,“你会冲咖啡吗?”

    “我……嗯?”熊豆豆冲着李总经理大眼瞪小眼,面试关咖啡什么事?

    别说熊豆豆瞪眼,就连旁边两个陪着面试的人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可人李总经理问得还特别认真,严谨得跟作报告似的:“到底会不会?”

    熊豆豆狂汗,抬起手背抹了下额头:“那个……如果是速溶咖啡的话……会。”

    李明哲正襟危坐,又问:“喜不喜欢加班?”

    熊豆豆:……算摸着李明哲面试的路数了,这丫忒不靠谱,公报私仇呢,熊豆豆视死如归,闭着眼大声回答:“只要给够加班费,当牛做马无所谓!”

    旁边俩面试官一口茶喷了出来。

    李明哲赞许般地微笑,再问:“最后一个问题,熊小姐叫什么名字?”

    熊豆豆:……你拿着我的简历你问我叫什么,上面第一栏写的就是我的姓名,整人不带这样的,熊豆豆泄气:“我叫熊豆豆,熊豆豆的熊,熊豆豆的豆。”

    那俩面试官:……(这两人肯定有JQ!肯定!)李明哲装模作样翻了下简历上面的胡吹海扯后,抬起英气逼人的脸冲着熊豆豆笑得阴风阵阵,熊豆豆早料到他是报昨天挤对他的仇,耷拉着脑袋抬起屁股就往外走,刚走到门口,就听后面传来雄浑的男人声音:“熊小姐,你被录取了。”

    接着听到两声咕咚,回头一看,除了李明哲笑得阴险狡诈,陪聘的那俩高层主管全都蹲地上抽搐呢,就这样,熊豆豆被录取为李氏集团的总经理秘书,也就是李明哲的秘书。

    “现在开始上班。”

    “嗯?”

    李明哲撂下话头也不回地抬腿就走,熊豆豆愣了几秒钟,赶忙一路小跑跟着人去了总经理办公室,李明哲往办公桌后面一坐,冲着桌上一沓文件使眼色,熊豆豆不明所以,挠头:您眼皮抽筋了?

    看熊豆豆没动,李明哲立马特大爷地指使人:“起草和华泰的协议书,中午之前给我,下午安排我跟董总的会面,时间尽量靠前,协调各部门做好准备,布置会场和会议记录,还有我的午餐你来安排,对了,晚上有个酒会要出席,你提前去云南路上阿玛尼专卖店把我订的西装取回来。”

    熊豆豆半张着嘴,风中凌乱中。

    李总经理手指在桌上点点:“愣什么,还不赶紧去办。”

    还没上班就跟顶头上司结了个大梁子,这份工作不要也罢,熊豆豆悲怆地哼哼:“那个……总经理,我现在能不能申请辞职?”

    李明哲冷笑,从桌下摸出一份文件来扔到熊豆豆跟前,在最后一页上按住:“熊小姐,你已经跟本公司签了一年的合同,违约要赔给公司三万,”李总经理的脸上写满了“咱算计的就是你”,“现在,熊小姐还要辞职吗?”

    熊豆豆傻眼,拿过那份文件茫然地看了两遍:“什么时候签的……”

    李明哲微笑着又掏了一份文件出来,里面全是工资啊保险啊福利啊之类的合同,把刚才的合同往里面一夹,竟天衣无缝。

    熊豆豆登时明白了,合着这丫居然趁乱让我签了卖身契,陷阱啊陷阱,捶胸长叹,真是瞎了这双狗眼,怎么就签了那份合同呢,贫贱不能移,威武……还是屈一下吧:“总经理,您大人不计小人过,放了我成不?”

    李明哲置若罔闻,大牌地抬起手腕看了看表:“已经十点二十分了,如果熊小姐十一点半之前还没有将协议书放到我的办公桌上,这个月的奖金可就要泡汤了。”

    熊豆豆:……李明哲看着一脸凄惨的熊豆豆笑得特大尾巴狼。

    失魂落魄地从总经理室出来,熊豆豆抱着一堆文件泪洒长空,连华泰是干吗的都不知道,起草协议书?讲童话吧……试用期工资极低,为了赖以生存的奖金,熊豆豆低声下气地问遍了三个总经理助理,总算在十一点半之前把协议书放到了李明哲的办公桌上,结果人李总经理拿起来看了不到三秒钟,冲熊豆豆一耷拉眼皮:“改。”

    某豆不解地问:“改哪儿?”

    李明哲冲熊豆豆微笑,吐出俩字:“全改。”

    某豆倒。

    李明哲居然还没心没肺地提醒备受打击的某豆:“熊小姐,我的午餐千万不要耽误了。”

    熊豆豆:……(老鼠药,敌敌畏,还是砒霜?)时间来不及了,里面的大牌李总经理吵着要吃饭,熊豆豆急得满屋乱转,最后抓起电话订了一份肯德基全家桶,然后扑到电脑跟前没头没脑地改协议书。刚改到一半,就见李明哲端着大红桶出来了,脸拉得特别长,站在秘书桌跟前浑身散发着凛冽的寒气,熊豆豆赶紧站起来,小声问:“不够吃?”

    李明哲怒:我又不是猪!

    扔下大红桶,李明哲阴气沉沉地跟熊豆豆撒火:“这种垃圾食品,我不吃。”

    熊豆豆歪着脑袋想了想:“要不明天换麦当劳?”

    李明哲面孔一黑,清晰缓慢地吐出五个字:“想扣奖金了?”

    熊豆豆委委屈屈地抱怨:“经理您不老啊,怎么不爱吃呢,小孩子都爱吃的东西您怎么会不爱吃呢……”

    李明哲:……(不能掐死她……不能掐死她……)明显被熊豆豆当做小孩子喂养的想法雷到了,李明哲脸色不善地捧着大红桶又回去了,“砰”的一声把门摔上,熊豆豆茫然,半分钟后坐下继续若无其事地改文件,回头李明哲扔给她一把订餐名片,让她每天轮流订餐,菜式不准重复。

    等熊豆豆利用午休时间终于把协议书按照规定的格式打印出来送过去时,李明哲指了指桌上的那堆鸡骨头:“先收拾了。”

    熊豆豆:……李明哲冲无动于衷的熊豆豆一扬下巴:“需要我再重复一遍?”

    寄人篱下还是忍字当先,熊豆豆忙低眉顺眼地把那堆鸡骨头收拾了,顺便把大红桶一块儿扔进垃圾桶,忙活完站一边等着李明哲签字,李明哲只看了几眼便把协议书扔桌上,舒服地往椅背上一靠:“其实,像这种公文性质的文件,一般都是由助理来写。”

    “那你为什么让我写?”

    李明哲冲熊豆豆邪魅一笑:“闲的。”

    熊豆豆:……(还是老鼠药吧)李明哲蹲在椅子上眯起眼睛,有些疲惫地打了个哈欠:“我要休息一会儿,熊小姐可以出去了。”

    还没走到门口,李明哲又叫住她:“熊小姐,你最好先熟悉一下工作内容。”

    问了助理才知道,总经理秘书说得好听,其实就一跑腿的兼老妈子顺便还是接话员,说通俗点就是谁想见那姓李的大尾巴狼得先跟她说一声预约时间,有什么下发文件啥的得她去干,泡茶冲咖啡订酒店做衣服叫外卖只要是跟那头狼切身利益相关的破事,统统都是她的工作。

    当熊豆豆听说李明哲脾气特别臭,见天挑毛病一点面子都不留,已经把全公司的人都换了一遍,实在找不到受气包才从外面招聘的时候,某豆囧了。

    楼梯间内。

    抹鼻子抹眼泪的某豆抱着手机倒苦水:“小静,我……我跳火坑里了……呜呜……”

    田静正在做指甲,漫不经心地问:“怎么了,你不是面试去了吗?”

    熊豆豆蹲在楼梯间里抱着手机哭:“我就说我再也不陪你相亲了……你非让我去……我这回是真的死定了……你是没见那大尾巴狼……呜呜……他就是披着人皮的狼……尾巴老大老大了……”

    田静气定神闲:“哪只大尾巴狼啊?”

    熊豆豆委屈地抽泣,大声控诉:“就昨儿个跟你相亲的那个……”

    只听手机里一阵嘈杂,田静的女高音破空而来:“什么?你去李明哲的公司了?”

    熊豆豆抽抽搭搭:“你知道那是大尾巴狼的公司你还给我发信息……你成心害我……昨儿个咱俩刚挤对完他……今儿就给我下马威了……不但骗我签了卖身契……还虐待我……呜呜!”

    田静“嗷”的一声炸了锅:“谁知道你能被录取了,那公司非博士生不要,人家招总经理秘书你连面试都去不了,我KAO,姓李的不会是看上你了吧!”

    熊豆豆抹了把眼泪,叉腰做茶壶状,悲愤不已:“他要是看上我,我就去自杀,哦不对,我先杀了他然后再去自杀!”

    田静蹲那边没心没肺地笑:“好啊。”

    这边居然有个阴森森的男声回音:“好啊。”

    熊豆豆还想“咦怎么有回声”,突然反应过来,头皮一麻,汗毛一下竖了起来,艰难地转过头,只见一张挂满冰霜的帅脸,李明哲面孔黑黑地站在身后,熊豆豆魂儿登时吓飞了俩:“你……你什么时候……”

    “就在熊小姐抱怨跳进了火坑的时候,”李明哲逼近过来,气势逼人,熊豆豆吓得连连后退,“咚”地撞到墙上,李明哲竟欺身上来,单手撑在熊豆豆畏畏缩缩的脑袋旁边,“请问,熊小姐,我怎么虐待你了?”

    熊豆豆哆嗦:“你让我多干活……还不让吃饭……”

    “你没吃饭?”李明哲微皱了下眉头,似乎才想起来某豆被压榨得中午没吃上饭,不禁问道,“为什么你没订自己的饭?”

    熊豆豆低头小声地说:“忘了……”

    这都能忘记!李明哲额上的青筋“噌”地冒了一根,再次逼近三分。

    人高马大的男人笼罩在头顶上方,压抑得让人喘不上气,尤其是他呼吸时吹动额前的发丝,在深邃的眼前飘动,带着缥缈的古龙水味道飘了过来,像无形的压力在挤压心脏,却又挠得人心底发痒,哇哇……越来越近了……熊豆豆面红耳赤地缩啊缩,可李明哲越逼越近,近得都能闻到他身上若隐若现的男性气息……心慌气短之下,熊豆豆的花岗岩脑袋中居然蹦出一个天雷滚滚的词:性骚扰。

    偷偷瞅瞅李明哲胳膊下面的空当,某豆准备伺机逃跑,刚要毛腰跑路,就感觉到李明哲俯视着她头顶喷热气,男性独有的强烈气息扑面而来:“熊小姐,你想干什么?”

    熊豆豆动作一滞,忙仰脸干笑,心脏狂跳:“没……没啊。”

    似乎很满意某豆尴尬窘迫的表情,李明哲大发善心把堵着人的大长胳膊撤了,却环着手站在楼梯间的门口,熊豆豆松了口气,可发现跑不掉,不免又紧张起来。

    李明哲挑起眉毛,玩味地看着手足无措的某豆。

    熊豆豆着急地看表,快上班了,总经理不用打卡可熊豆豆得打,几番较量之下,熊豆豆败下阵来,连跟人对看都撑不过十秒,更没那本事把李门神从门边上推开,只能妥协:“我……我要去上班……”

    李明哲无辜地摊开双手:“没人拦着你。”

    熊豆豆噎住,突然想起件事来,底气“噌”地回来了:“对啊,你偷听我打电话!”这下理直气壮了,某豆冲着李明哲瞪圆了眼睛,气鼓鼓地质问他。

    李明哲板着脸,一字一句地陈述原因:“熊小姐,你打电话吼得全楼都听得见。”

    熊豆豆……囧。

    欺负够了,李总经理爽了,放熊豆豆回去干活,熊豆豆一路飞奔去打了卡,差几秒就迟到了。下午,某豆焦头烂额地搞定了李明哲的商务安排,又马不停蹄地取了衣服回来,还没等坐下喘口气,又接到明天接机的任务,据说是接李明哲的弟弟,李雨轩。

    惨不忍睹的一天,熊豆豆再次明确了自己掉进火坑的悲催现实,好不容易盼到下班,身心疲惫的某豆拖着沉重的脚步前往遥远的公交车站,就见那银灰色的宝马无声无息地滑了过来,熊豆豆当没看见,手撑伞仰头看云,嗯,天边的火烧云不错,很红很蓬松。

    李明哲降下车窗,沉着脸对熊豆豆说:“上来,我顺路捎着你。”

    熊豆豆抿了抿嘴,蹦出一句:“不要。”

    从来是名门闺媛争相追求的钻石王老五李明哲居然被毫不留情地拒绝了!李明哲面孔一黑,升上车窗一溜烟跑了个没影儿,熊豆豆心道,鬼才信大尾巴狼有这么好心,肯定又出什么馊主意折腾人,还是公车安全。

    于是,熊豆豆坐着公车,挤在人堆里晃了快一小时才到家,田静贴着面膜跑出来开门,一见熊豆豆就大呼小叫:“哎哟,我的小豆豆啊,怎么才一天就蹉跎成这样了,李明哲也太不怜香惜玉了!”

    熊豆豆鞋一甩一头栽到沙发上,无力叹息:“自作孽……不可活……”

    第二天,熊豆豆手忙脚乱把李明哲的午餐会面都弄好,跳上车急急忙忙去接他弟弟了,到了机场熊豆豆有点晕,这么多人,到底哪个是李雨轩?万一接不到人肯定又要被扣奖金,没辙了,喊吧。

    “李雨轩—”

    “李雨轩—”

    “小轩轩—”

    “李雨轩你死哪儿去了,人都走光了还不出现……”

    熊豆豆蹲着一边喘一边喊,从包包里摸出小本子瞅瞅莫不是接错了机?突然本子被人抢了去,熊豆豆刚抬头就见一金黄色乱糟糟鸟窝般的脑袋在眼前晃。

    “你是我哥的新秘书?”

    熊豆豆愣,点头。

    金黄鸟窝抬起脸冲熊豆豆咧嘴笑,两颗尖尖的小虎牙露了出来,脸上一个大得挡住半张脸的墨镜,亮晶晶地映出某豆惨兮兮的模样,一身乱七八糟的破布,肩膀上背了个不伦不类的大包,还是大红色的,犀利哥?潮人?

    既然说“我哥”,那就是李雨轩本尊了,熊豆豆虎着脸夺过小本子:“李雨轩,你刚才干什么去了,我嗓子都喊哑了。”

    “我就站在你前面二十米处。”

    “那你怎么不过来?”

    “哦,我看你喊得挺带劲儿的,没想打扰你。”

    “……”

    果然是兄弟俩,都这么气人。

    李雨轩抓抓鸟窝脑袋,凑近气鼓鼓的小女人,熊豆豆连忙后退却被抓住了肩膀,似乎觉得看得不够清楚,李雨轩干脆摘下了墨镜,一双细细的上扬的丹凤狐狸眼冒了出来,勾魂夺魄漂亮得不沾人气,还没等熊豆豆说什么就飞了个火辣辣的媚眼:“我哥怎么找了你这样的秘书,换口味了?”

    熊豆豆的小心肝儿没出息地剧烈抖了一下,赶紧低着头拖着李雨轩的行李就走,那媚眼太……太惊悚了。

    李雨轩跟在后面冲熊豆豆叫:“急什么,我还有行李托运呢。”

    等熊豆豆见了托运的行李后,不禁“内牛满面”,丫居然托了三个巨大的箱子,每个箱子都能把熊豆豆塞进去还能滚两下的那种,核对完,李雨轩双手插裤袋直直地看熊豆豆,一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公子哥样。

    蹲公司伺候你大尾巴狼的哥,蹲机场还得伺候你个黄毛大狐狸,招谁惹谁了呜哇……跑去借了个推车,熊豆豆吭哧吭哧把那几个大箱子拖走,李雨轩在后面幸灾乐祸地看熊豆豆挥汗如雨,末了还来了句:“你脸脏了,跟大花猫似的。”

    某豆差点当场碰死在风挡玻璃上。

    回到公司李明哲抓着熊豆豆好一通忙活,订酒店晚上给他弟接风,订完酒店李明哲又让她办卡划钱给他弟挥霍,办完卡又把人叫进去训话,说今儿中午的外卖热量太高容易发胖,还抱怨刚冲的咖啡放奶太腻了,训完话又让熊豆豆在半小时之内把明天的活动安排报给他,脚还没跨出去李明哲又把人叫回去,板着脸说为什么没汇报接机情况,一点工作主动性也没有。

    忙完都快下班了,收拾了下包包打完卡熊豆豆脚还没跨出大门,手机就“嗷嗷”地叫了起来,睨眼一看,来电显示“李大尾巴狼”,翻个白眼接起电话:“干吗?”

    李明哲顿了一下,接着义正词严地教育熊豆豆:“你什么口气,你这是跟你上司讲话的语气吗?什么工作态度!”

    被蹂躏了一天的熊豆豆都被吼傻了:“可是,下班了呀……”

    李明哲哼了一声:“马上给我回来。”

    熊豆豆愣:“嗯?”

    “立刻,马上,给我回来。”李明哲蹦完这句话直接挂了电话,完全不给某豆拒绝的机会,熊豆豆站在大街上半天才反应过来,跺跺脚抡着包跑回去,气喘吁吁地冲进办公室就见李明哲夹着皮包要出门,熊豆豆问:“你要走了?”

    李明哲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顺手揣进口袋里:“哦,跟飞亚谈判的时间临时提前了,你把机票改签,酒店提前,带上背景资料和摄影机,还有我的手提,明天早上七点直飞北京。”

    熊豆豆脑筋转了三圈才明白过来,原来是让她加班呢,李明哲机关枪似的一下交代完抬蹄子就出去了,熊豆豆一想不对啊,赶紧追了出去:“那个,谈判提前总经理你为什么不加班?”

    李明哲回头给了熊豆豆一个英俊潇洒欠扁至极的微笑:“因为,我是总经理。”

    熊豆豆:怨念中……终于干完活,熊豆豆美滋滋地走进电梯,明天是周末,周末耶,不用见到李明哲的臭脸啦!回家宠幸被窝去……第二天清早,熊豆豆抱着被子横着大腿正睡得口水横流时,手机突然爆响了起来,熊豆豆吓得一个鲤鱼打挺差点闪了腰,抓起电话没好气地吼:“谁啊?”

    李明哲阴气深重的声音喷了出来:“熊豆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