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富甲天下:大盛魁2 > 章节目录 第15章 活死人 1

章节目录 第15章 活死人 1

推荐阅读: 绝世娇宠:双面伊人   唐洛韩若冰全文免费阅读   富甲天下:大盛魁2   星际宠婚:带着系统养萌宝   锦绣清宫:四爷,偏要宠   都市少年医生   皇后的自我修养   神工   腹黑诱惑不打烊  

    孙家花厅,此时气氛一片压抑。孙夫人屈氏、屈有财、孙文举和刘氏,以及彩屏等一干下人,或坐或站,个个愁眉苦脸,却听外面传来一声“老爷回来了”,屈有财连忙递给姐姐一个眼色,屈氏慌忙擦擦泪,起身相迎,只见孙书同兴冲冲地走了进来。

    “老爷。”屈氏低声道。

    “夫人,”孙书同还没发觉他是屋里唯一面带笑容的,“这么着急把我从归化叫回来,是不是嫁妆什么的都准备好了,该送香玉进京了?正好,上个月费大将军还来信问我呢。这事得抓紧,怎么能让人家大将军等着呢……”

    孙书同说着,想起了什么。

    “对了,香玉呢?”

    不待屈氏回答,孙书同自己又笑了。

    “哦,对了,老规矩,这个时候她是不能下绣楼的,瞧我,这都忘了,呵呵!有财、文举、文举媳妇,你们都在这儿啊。咳,我就算离家再久,这迎接的排场也太大了吧,哈哈!”

    “老爷,”屈氏再也忍不住了,“香玉她……”

    “夫人,怎么回事?香玉呢?”孙书同这才发现众人都不对劲,不由一怔。

    屈氏说不下去了,转身掩面。孙书同又看向孙文举和屈有财,孙文举仍然垂手而立,屈有财无奈地走上前。

    “东家,您先别急,听我慢慢说,香玉她,她,唉……”

    “香玉她怎么啦?!”孙书同一把抓住屈有财。

    这时,彩屏一下子放声哭起来。孙书同像是明白了什么,甩开屈有财,径直向后奔去,口中连呼“香玉”。众人急忙跟上。

    后院,昔日精巧雅致的绣楼,早成了一堆黑糊糊的焦土残垣。孙书同怔怔地站着,看着,又缓缓转过身,盯着跟来的屈有财等人。

    “这是……香玉呢?”

    “东家,”屈有财咬咬牙,“香玉她,她遇难了!”

    “什么……”

    目瞪口呆的孙书同张了张嘴,要说什么,却突然昏倒在地。等他醒来时,已躺在了卧房的床上。屈氏、屈有财、孙文举和刘氏等人围在床边。

    “老爷,”屈氏哭道,“女儿已经不在了,你还要节哀啊。”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孙书同悲痛地问道。

    “失火。”屈有财答道。

    “失火?咱们家多少年都没有失火了,这绣楼好端端的,怎么会……”

    众人都低下了头。

    “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快说!”孙书同厉声道。

    “爹,其实是……”孙文举将香玉怀孕的事略述一遍,“……这火,只怕是香玉不愿连累全家,自己……了断了。”

    “什么?”孙书同老泪纵横,“香玉,我的好女儿!你不该如此,不该啊……王相卿,王相卿!你这个无赖!你把我的女儿……”

    孙书同差点儿又昏了过去,屈氏和孙文举慌忙扶住。

    “有财,”孙书同定了定神,“你去拿纸笔来。”

    “东家,您是要?”

    “给费大将军写信,还要上奏圣上……”

    “爹,”孙文举连忙道,“您先好好休息,还是让孩儿来代笔吧。”

    “不,不!”孙书同摆摆手,“这个,必须我亲自……文举,你还有更重要的事呢。”

    孙文举一怔。

    “这段日子,”孙书同叹了口气,“我怕是起不来了,可家里和号里,不能没人管,尤其是号里,文举,你来吧。”

    “爹吩咐的,”孙文举想了想,“孩儿自当照办,只是怕才疏学浅,挑不起这副重担。”

    “不挑一挑,怎么知道行不行。”

    “是,那,孩儿就来,挑一挑?”

    没过多久,孙家上上下下,以及各个商号都知道了,现在凡事都要去请示少东家而不是东家,而少东家发话则是必须要听的,包括大先生屈有财在内。

    “少东家,你叫我来有何吩咐?”这一日在孙府花厅里,屈有财不卑不亢地站在孙文举面前。

    “老舅,先请坐。”孙文举笑容满面,“什么少东家,这是在家里,就叫文举!”

    “少东家找我是公事还是私事?”屈有财认真道。

    “哦,算是公事。”孙文举一笑。

    “那就还叫少东家吧。”屈有财坐下了。

    “老舅,”孙文举也坐下了,“您管账房,也有不少年头了吧?”

    “是。”屈有财一怔,别人不知道,自己的外甥难道还不知道?

    “这些年,委屈您了。”

    “少东家,你这是甚意思?”

    “老舅不要误会,”孙文举笑着摆摆手,“文举只是觉得,这些年就让您管账,实在是太屈才了。因此,文举如今想以重任相托老舅。”

    “甚重任?”屈有财不解道。

    “咱们孙家大宗的货,”孙文举慢条斯理道,“都来自湖广和江浙一带。如今生意兴隆,进货量倍增。而其中军供所需最多,又不能出半点儿差错。为此,我想在江南设立分号,这就需派一得力之人前往坐镇。文举想来想去,非老舅莫属。”

    “哦?”屈有财先是一愣,半晌才缓缓开口,“少东家抬举了,我只是个账房先生,能力和见识都一般。再说现在这老胳膊老腿的,跑不动了,到了外面,只怕耽误号里的事儿。还是请另选个能干可靠的后生吧。”

    “老舅实在过谦了。”孙文举笑道,“这么多年了,家里号里哪个不知,论才能,还有对孙家的忠心,在老舅之上的,我看到现在还没有呢。这江南分号的掌柜,职责重大,不是谁想干就能干的,派个一般人,别说我不放心,就是爹也不会答应。”

    “可是这,这账房也总得有人管吧。”屈有财无奈道。

    “这个,”孙文举微微一笑,“文举早考虑好了,就由蔡管家代理。”

    “这么说,”屈有财盯着外甥,“我不去也得去喽?”

    “这是哪里话,”孙文举苦笑道,“这不是在跟老舅商量么。但文举深信,老舅一向能以大局为重,在这个时候,不会让文举为难的。”

    屈有财沉思片刻,点了点头。

    “有劳老舅了!”孙文举笑道。

    “那少东家想让我何时去呢?”

    “当然是越快越好了。”

    离开花厅后,屈有财便来到屈氏的房间,说了此事。

    “文举这孩子,太不像话了!”屈氏生气道,“怎么能让你……不成,我要把他找来,好好说道说道!”

    “好了姐姐,”屈有财苦笑一声,“我不是来挑拨你们母子的。这事儿已经定了,啥也不用说了。”

    “那,南方可远啊,你行吗?”屈氏担心道。

    “呵呵,行啊,骨头越老,越经得起折腾,何况这一段家里这样乱,我就当出去散散心吧,挺好。对了,姐姐,我找你还有个事儿。”

    “甚事儿?”

    “唉,”屈有财叹了口气,“彩屏那丫头,跟了香玉那么多年,这留在家里,你一见到她,就不免想起香玉,总是伤心。不如这回让她跟我一起去江南,找机会,我再在那儿替她寻个好人家。”

    “也好。”屈氏点了点头,面露悲色。

    “少东家,”花厅里,蔡荣祥不解地看着孙文举,“您为何要派屈先生去南方呢?他虽然能胜任,可是管账房不是管得更好吗?”

    “让老舅去南方,”孙文举缓缓道,“是因为我要大干一番,就不能让人绑住手脚。老舅精打细算,做事认真,虽是管账的好手,但他行事保守,一到拿银子的时候就开始圪促。以后,我要把孙家的买卖做得更大,少不了就得先大把大把地花银子,这样才能大把大把地挣银子,但是老舅不懂这个理儿,我也只能如此。这虽有些不近人情,但为了孙家,相信老舅也会体谅我的。”

    “是这样,”蔡荣祥又想了想,“那您不让屈先生管事不就得了,何必把他支得那么远呢?”

    “老舅那脾气,”孙文举苦笑一声,“你不让他管,他就不管啦?没法子,我只能让他走开,这样想管也管不着了。”

    “嗯,也是。”蔡荣祥这才点了点头。

    “这天下,终归是后来人的。”孙文举发出了一句如释重负的感慨。

    蔡荣祥望着自己的少东家,面露钦佩之色。

    乌里雅苏台,原本只是一片大草原,随着康熙与噶尔丹的战争,这里成为了清军的驻防要地,有了大营和官署。很快,与之相关的“吃官饭”的产业也迅速建立了起来,包括军供站、商号、客栈、酒家等。像大盛魁这样的旅蒙商更是不远千里,把买卖做到了蒙古牧民的蒙古包门口。昔日空旷的草地,如今也变得热闹非凡。

    这一日,在一个浩特前,停着好几辆勒勒车,这便是大盛魁的流动收货点。此时,毛蛋正坐在车上,认真地记着账。牧民们则络绎不绝地送来各种皮张、药材等土特产。赵大有和其他几个财东忙着验货、装车。

    “特木家,”刚收完一批货,毛蛋又大声喊起来,他的蒙语现在也非常熟练了,“送来狐狸皮五张,折茶砖二十块,糖五斤。”

    “丹门庆,”老牧民特木想了想,“那糖我不要了,折成马镫吧。明年我儿子娶媳妇,家里驯了两匹好马,哈哈。”

    “好咧,”毛蛋干脆道,“特木家狐狸皮五张,折茶砖二十块,铜马镫两副!”

    “诸位老乡!”赵大有这时想起什么,“我们大盛魁的王掌柜说了,这次除了记下各家明年所需的大路货,还要问问哪家有红白喜事,像儿子过生、老人过寿,都需要什么东西,一块儿报上来,大盛魁会把货提前备下。”

    “赛!赛!”特木高兴道,“我儿子明年的喜事,要红绸两匹,上好的汾酒二十坛!”

    “特木大爷,”毛蛋连连点头,“我都给你记下了。”

    众牧民这时也争先恐后地报着自家需要的货。

    “大家别吵,”毛蛋已经有点儿手忙脚乱了,“一个一个说……”

    不远处,王相卿和张杰、钱宽子望着这一切,满面笑容。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