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富甲天下:大盛魁2 > 章节目录 第14章 大盛魁商号 2

章节目录 第14章 大盛魁商号 2

推荐阅读: 绝世娇宠:双面伊人   唐洛韩若冰全文免费阅读   富甲天下:大盛魁2   星际宠婚:带着系统养萌宝   锦绣清宫:四爷,偏要宠   都市少年医生   皇后的自我修养   神工   腹黑诱惑不打烊  

    “可回去又咋样呢?”史大学面色变得悲戚起来,“还不是……咳,说句心里话,我不怪你嫂子。你们俩儿不知道,女人家不容易啊,咱们爷们儿在外面奔,挣银子也辛苦,可自个儿管饱就成了,没那么多操心事儿。但家里全靠她们撑着啊,老的,小的,一圈儿的嘴,没日没夜的,说起来,我也有负她啊……不提了,不提了,这样也好,不跟我,算她的福气。”

    “大哥,”王相卿低声道,“你这话以前就该跟嫂子说啊。”

    “唉,不提了,”史大学说着,想起什么,“对了二弟,香玉小姐的事儿,你,你也不要多想了,这都是命啊。”

    王相卿低下头,给自己斟酒。

    “我在武家堡的时候,”史大学继续道,“就听菊花妹子说,香玉小姐快去京城了……”

    “大哥!”见史大学没有注意到自己使给他的眼色,张杰急得干脆嚷起来,“你老提这个作甚?”

    “是,是,我又错了……”

    “不,”王相卿缓缓抬起头,“大哥说得是,咱们从今往后,就好好做买卖,发大财,不给别人,就给自个儿争口气!”

    “对!”张杰大声道,“咱们兄弟都是苦命人,除了自个儿,谁也靠不住!”

    “老三,这你可说错了,”王相卿正色道,“咱们,能靠兄弟!我王二疤子,在这大草原上,就靠大哥和你啦!”

    “好!我就靠大哥和二哥!”

    “咱们兄弟这一次,”史大学也激动起来,“甭管再有多累,多难,多苦,都要在一块儿,一块儿做大买卖,发大财!二弟,啊不,大掌柜,明儿就给我安排活儿吧,甚都行!”

    “好啊大哥,”王相卿高兴道,“现在号里可缺个管账房的大先生咧。”

    “你要让我来当?”

    “除了你,别人我也信不过啊。”

    “好,”史大学想了想,“我来!”

    “大哥,不,大先生,”张杰也举起酒杯,“该我给你赔罪了,是我撺掇二哥不留你,没别的,我就是怕你以后一遇到事儿又撂挑子。咱大盛魁重新起来不易,不能再走老路了。”

    “老三!”史大学不但不恼,反而赞许地看着张杰,“就冲这句话,大哥我要敬你一杯!二弟,老三说得好啊!咱们大盛魁,确实不能再犯过去那些错了。”

    “咱们犯什么错了呢?”王相卿还有些不解。

    “嗯,”史大学略一思忖,“我就问你,咱那次在黄花浩特,为甚会散伙吧?”

    “那还不是李大杆子他们……”

    “二弟,”瞅着王相卿又要抱怨,史大学打断了他,“这事儿,不能都怪人家。咱们那回的买卖,做得实在是太险了。所有的银子都投了进去,连危急时候的救命钱也没留,往后这可不成了。”

    “是咧!”王相卿点头道。

    “可是大哥,”张杰皱了皱眉,“咱们做的是赊账生意,银子都压在来回跑的路上,哪里还能有富余的呢?”

    “这我知道,”史大学一笑,“所以,咱们就得商量个法子,既不耽误买卖,又能攒出银子,至少有事儿时当个备用。只有这样,大盛魁的草原生意才牢靠。”

    “大哥说得对!”王相卿也兴奋起来,“来,咱们兄弟现在就商量一下,想一个法子……”

    已是掌灯时分,偌大的大堂里早就桌椅齐整,空无一人。鸿盛楼的董掌柜一脸无奈地坐在柜台后,拨弄着算盘。一个小伙计凑了过来。

    “掌柜的,咱啥时候打烊啊?”

    “唉,等楼上那三位爷喝尽兴了吧。”董掌柜说着抬起头,向二楼望去。

    雅间里,王、史、张兄弟三人仍在喝酒谈笑,毫无倦意。

    “大先生,”王相卿看着史大学,笑道,“明儿个,你就把号里的账算一下,然后咱们再把财东们都找来,说说刚才商量的那个法子。”

    “好,好。”史大学答应着,又有些担心,“不过二弟,要是那些财东们不答应这法子,该咋办呢?”

    “只要能多赚银子,他们凭甚不干?”王相卿自信道。

    史大学这才点了点头。

    两天后,大盛魁商号的正房里,史大学坐在炕上,一边翻看着账本,一边拨打着算盘。王相卿和张杰二人站在他身后看着。刚办货回来的钱宽子,还有毛蛋、郭德义、李金来、赵大有、韩六十三等人候在一边,神情都有点儿紧张。终于,史大学停了手,却低垂着眉头,并不说话。

    “史大先生,”郭德义满面笑容,“咱今年,能挣多少钱啊?”

    “现在正算着呢,”史大学慢条斯理道,“刨去支出,能有三倍的利吧。”

    众人顿时一片欢呼。王相卿和张杰却是笑而不语。

    “还是史大哥这‘一掌经’算得清楚!”李金来得意道,“那到了年底,我就能分六百两银子了吧。”

    “我是九千两,”郭德义也乐了,“到哪儿找这么好的买卖呀!”

    史大学忽然咳嗽一声,众人不由安静下来,都看着他。

    “我是说,”史大学板起脸,“按道理是这么个数,可这账面上,咱不但没挣银子,还亏着呢。”

    众人一怔。

    “史大哥,”钱宽子不解道,“你不是说有三倍的利么,咋就能亏了?”

    “你们想想,咱们做的这是甚买卖?”

    “赊账啊。”郭德义答道。

    “是啊,郭掌柜,您是做当铺买卖的,难道连这都不知道,没到手的银子能算利吗?”

    郭德义一愣。

    “你们大伙儿想想,”史大学继续道,“咱花钱买进来的货,得两个月时间运到乌里雅苏台,又得一两个月送给牧民,牧民六个月后才能把羊赶到黄花浩特,咱再用两个月把羊赶回归化,这羊到了归化至少还要一个月的时间脱手,只有等羊都脱手了咱才能见着现银。这来回来去,做一趟买卖就要一年多,年底哪能见着银子?再说,等羊的时候,咱还得准备来年的货,给雇来的伙计开工钱,给诸位发补贴,给归化衙门缴税钱,哪一项不得要现银?你说咱这一年下来能有多少利润?”

    众人都不作声了。

    “可咱不是有担保么?”李金来有些不甘心,“只要把货送到牧民家,牧民肯定会给咱羊,不过是迟早的事儿,这羊既然铁定会到手,那凭甚不能算作利?”

    “你听说过谁家的账本上记的不是银子而是羊?”史大学一撇嘴,“不管咱收了多少羊,只要不是银子,只能计作浮存,绝对不能计作咱的利钱,这是做账的规矩,金来,你又不是刚开始做买卖,不会连这都不知道吧。”

    李金来无言以对。

    “史大哥,”赵大有想了想,“你说的那些我都听不明白,我只想问问你,这没有利,那咱们到年底,是不是也没分红啦?”

    “老赵,”史大学一笑,“这利是有的,分红也能有,不过,想一年一分红,怕是不成了。”

    “那您说,咱多久能分红?”

    “三年。”史大学干脆地答道。

    “三年才能分红?!”众人一听,全都吵嚷起来。

    “诸位,听我说!”王相卿走上前来,屋里一下子安静了,“史大先生和我,也都是大盛魁的财东,要是三年一分红吃亏的话,我们也不答应啊。可是咱这个赊账买卖,利润虽然大,但也要压上大量的现银,若是赚点儿钱就分了,咱这号上的银子老是攒不下来,还咋去办货、运货、送货?咋把买卖做大?咱们这些走口外的兄弟,哪个不是想发财,发大财?可要是就瞅着眼前一点儿芝麻小利,甚时候能发起来呢?其实以前咱们就说过这个理儿,所以那时候大伙儿才都答应,不是做一把买卖就分一次钱,而是一年一次。现在,咱们大盛魁今非昔比,一年一分红,银子都不够用了,只有三年一分红!这是我们为大盛魁、也是为大伙儿着想才商量出来的法子。”

    “大掌柜和大先生说得对!”众人还在寻思时,郭德义嚷了起来,“三年一分红就三年一分红,我干!”

    “二哥,我也干!”钱宽子也点点头。

    “诸位,”王相卿看着众人还有些犹豫,“郭掌柜是咱大盛魁最大的财东,连他都答应了,你们还担心甚?”

    “大掌柜,”赵大有叹了口气,“其实按号规,我们都该听您的。可我们和郭掌柜不一样咧,本钱小,还得养家,就号里开的一月五两银子也不够花啊。”

    “老赵,你不用愁,”史大学说道,“我已经想好了,分红之前这每年年底,看咱大盛魁一年买卖做成甚样儿,然后给每个财东发红包,少则五十,多则一百,而且不计入三年一分的红利,如何?”

    “哎呀,成啊,成啊!”赵大有乐了。

    “好!”见没人再吭声了,王相卿宣布道,“从今往后,咱们大盛魁,就是三年一分红!”

    众人这就要散去,王相卿把他们叫住了。

    “还有个事儿,”王相卿笑道,“诸位兄弟,咱们大盛魁这次重新开张,干到如今已是有模有样,像个大商号了!”

    众人纷纷点头称是。

    “一个大商号,”王相卿继续道,“就不能只靠大掌柜一个人吆喝。如今,账房大先生,咱已经有了。趁着大伙儿都在,我还要任命一个二掌柜。”

    王相卿说着,目光落到了钱宽子身上。钱宽子顿时面露喜色,情不自禁想站出来。却见王相卿对他笑了笑,又转向众人。

    “这二掌柜,就是张杰!”

    钱宽子和张杰闻言都是一怔。毛蛋兴奋地喊了声“好”,话一出口,却发现别人都没吭气,不由挠了挠头,不说了。

    “大伙儿别以为,”王相卿扫视着众人,“这是因为张杰是我的结拜兄弟。我选这个二掌柜,还是看本事。张杰的本事,这屋里有几个不知道的?别的不说,就靠着他这‘三条舌头’,咱们在大草原上哪儿的买卖不能去做啊?”

    众人还在互相议论着。钱宽子想了想,走到张杰面前行了个礼。

    “张二掌柜,恭喜了。”

    “多谢,”张杰笑着还礼,“日后还请宽子兄弟多帮忙。”

    “好说。”

    众人这才纷纷上前向张杰道贺。王相卿赞许地看着钱宽子。

    “二哥,这么大事儿,你也不提前告诉我一声!”等到屋里只剩下王相卿和张杰二人,后者不由埋怨道。

    “提前不提前的,”王相卿一乐,“我已经打定主意了,有甚关系?”

    “至少你该和宽子兄弟打个招呼吧,我和大哥不在的时候,他可帮了你不少忙,就是他当二掌柜,也没甚说的。”

    “没事儿,”王相卿大手一挥,“宽子从来都跟我一条心,这不,你刚才也看到了。兄弟嘛,没那么婆婆妈妈的!老三,这大盛魁本来就是咱们三个创起来的,你不当二掌柜,还有哪个能当二掌柜!”

    “好,好。”听王相卿说得这样慷慨,张杰也只能苦笑着摇摇头。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