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富甲天下:大盛魁2 > 章节目录 第12章 大盛魁有了大先生和二掌柜 2

章节目录 第12章 大盛魁有了大先生和二掌柜 2

推荐阅读: 绝世娇宠:双面伊人   唐洛韩若冰全文免费阅读   富甲天下:大盛魁2   星际宠婚:带着系统养萌宝   锦绣清宫:四爷,偏要宠   都市少年医生   皇后的自我修养   神工   腹黑诱惑不打烊  

    “宽子,”王相卿笑着摆摆手,“你是我的兄弟,他们也是我的兄弟,都一样。我去请张老三,不仅因为他的本事,而且确实是我有负于人家。哎,其实我知道,老三今儿个没答应,一是因为得要个面子,当初是我赶他走的,这不能我几句话他就回来吧,怎么着我也得学学刘备三顾茅庐啊;二是,他恐怕还在担心他那帮手下,那些人,咱大盛魁是不能要的,可他若是一走,他们在马桥的饭碗也砸了。要想让张老三回来,就得给他那帮兄弟找个出路。”

    “这,咋找啊?”钱宽子挠了挠头。

    “再让我寻思寻思……宽子,时候不早了,你还是快去休息吧,明儿就出远门了。”

    几天后,王相卿让赵大有将归化各大马店掌柜都请到了大盛魁。

    “王大掌柜,”东升马店的杨掌柜先开口了,“不知今日找我们来,有何指教?”

    “诸位,”王相卿笑道,“我可听说,现在要上马桥做生意,不大容易咧。”

    众掌柜低头不语。

    “这话直说了吧,”王相卿继续道,“这张杰强占马桥,是不是惊动了诸位的买卖?”

    “惊动了又怎样?”杨掌柜叹了口气,“惹不起啊。”

    “杨掌柜,原来您在马桥可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啊,也怕那张老三?”

    “不敢。”杨掌柜摆摆手,“这张三爷的能耐,别人不知,您还能不晓得?呵呵……”

    “若我带人去砸他的场子,”王相卿忽然抬高声调,“诸位同仁能不能帮着助威?”

    众人全愣了。

    “这,这是好事啊。”杨掌柜缓过神来,“不过那张杰,可是您的结义兄弟,王大掌柜会不顾情面?”

    “欺行霸市,迟早得砸!”王相卿毅然道。

    一片称许的议论声响了起来。

    “王掌柜一片公心,在下佩服!”鸿记马庄的马掌柜赞叹道。

    “马掌柜过奖。”王相卿面色凝重,“谈不上公心,我就是要教训教训那小子……”

    “大掌柜,我们来啦!”随着一声叫嚷,韩六十三带着他的堂弟韩六十八闯进客厅,“甚时候去砸张老三的场子?要不就今儿个?”

    “你们等等。”王相卿笑着摇摇头,又转向众掌柜,“诸位看看,就算我不砸,肯定也有人要去砸呀。”

    “唉,这马桥是个钱袋子,哪个都惦记啊!”杨掌柜叹道。

    “杨掌柜说得对!”王相卿正色道,“在下请诸位来,其实还要商量一件事,那就是一起为马桥今后的生意定一个万全之策。”

    众人又是不解、又是期待地望向王相卿,只见其微微一笑。

    “在下已经有了一个点子……”

    第二天上午,面对出奇冷清的马桥,张杰阴沉着脸,嗑着麻子。

    “哥,”孙凯凑了过来,“今儿这是咋了?没人来啊!”

    张杰皱了皱眉头。

    “是不是城里出事儿了?”

    “哼!只怕是有人……”

    张杰的话被他一个跑过来的手下打断了。

    “大哥,不好了!来了,来了……”

    “哪个来啦?!”张杰不耐烦地抬头一看,却是一怔。只见一群人大步向马桥走了过来,为首的正是王相卿,他身后跟着东升马店的杨掌柜、鸿记马庄的马掌柜,以及归化各大马店的掌柜,还有韩六十三、韩六十八和一帮扛着扁担的伙计。

    “哥,他们这是要作甚啊?”孙凯不由一惊。

    “别慌!”张杰吐出嘴里的麻子壳,迎上了已经走到木栏杆前的王相卿等人,“王大掌柜,诸位,有何贵干?”

    “张老三!”王相卿二话不说,拿出了一把利斧,“今儿大伙就是来砸你场子的!”

    说着,王相卿举起斧子,就要向栏杆劈下。

    “你,你敢……”孙凯刚想冲上前,却被众人的怒视吓了回去。这时,张杰忽然哈哈大笑起来,众人皆是一怔。

    “王掌柜,”张杰瞟着王相卿,“原来你看我活得好就这么难受?行啊,既然你想要这马桥的买卖,我便让给你。兄弟们,咱们走!”

    张杰拉着孙凯转身就走,王相卿的大嗓门响了起来:“老三!我这是帮你呢!砸了你这欺行霸市的生意,回大盛魁跟我做堂堂正正的买卖!”

    张杰理也不理,继续走着。

    “你忘了咱们敖包结拜时都说甚啦?!”

    王相卿这句话让张杰停住了脚步。

    “你也忘了咱们兄弟说过,”王相卿涨红了脸,“要拧成一股绳、干一番大事业吗?”

    “是我不跟你干吗?”张杰猛地转过身,“是你轰我走的!”

    “对,我知道。”王相卿的口气缓和下来,“我一直说这是我的错,可你咋就不原谅呢?”

    “我不能回大盛魁。”张杰也平静了,“我得在这儿照顾我这帮兄弟的买卖,若是我走了,姓韩的还会来找他们的碴儿。”

    “张掌柜,我可没说……”韩六十三刚想嚷,王相卿抬手制止了他。

    “老三,就算你在,又能保证你这帮兄弟这碗饭一直吃下去?老韩他们会来,难道别人就不会来么?如果来个比你更狠、更厉害的,把你们一个个都打得断胳膊断腿的咋办?”

    “既然出来混,”张杰一字一句道,“就得认这个世道。有本事欺负人,没本事就受欺负。但是,只要他们还叫我一天大哥,我就得帮他们一天,不像有些人,就会动嘴皮子!”

    王相卿听了张杰的话,不但不恼,反而笑了。

    “动嘴皮子就不能帮兄弟了?难道就只能动拳脚?老三,你敢不敢跟我打个赌,我不用一刀一枪,只要动动我这张嘴,就能让你的兄弟继续有饭吃。”

    张杰闻言一怔。

    “若是我赢了,”王相卿继续道,“你要跟我回大盛魁;若是我输了,你就接着在这马桥上当你的山大王,从今往后你我井水不犯河水!

    “好!”张杰咬了咬牙。

    “诸位!”王相卿转过身,面对着众人,“这马桥,是咱们大伙做买卖的马桥,谁想霸住都不成!对不对?”

    “对——!”回应他的是一片齐声的呐喊。

    “今后哪个再敢拦这儿的道儿,收什么保平安的钱,咱们就一起砸他的场子,好不好?”

    “好——!”

    “不过,”王相卿顿了顿,“俗话说得好,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这么大个马桥,总有人想过来捞一把。所以,咱也要找人护着这个场子。不如就此立个规矩,只要是买卖做成了,每一百两银子里提二两,酬谢专门护场子的兄弟,成不成?”

    “成——!”

    张杰和孙凯等人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老三,”王相卿从怀里掏出一张纸,“这事由归化各大马店的掌柜共同立约,你可看好了,他们都在这上面按了手印。来,孙凯兄弟,你也按一个吧!”

    孙凯看了看王相卿,又看了看张杰,却不敢伸手。

    “叫你按你就按!”王相卿大声道,“记着,今后你的这些兄弟,还有韩六十八,都归你管。你们合伙在马桥看场子,来了闹事的,就给打出去!到了月底,你们便去东升马店,找杨掌柜领银子。杨掌柜,往后我这些兄弟,就有劳您关照了。”

    “王掌柜请放心!”杨掌柜拍着胸脯道,“还有诸位兄弟也放心,我们绝不食言!”

    “嗯。”王相卿点点头,“到时候请把银子分成十股,每人一股。”

    “他们一共只有八人,”杨掌柜不解道,“为何分成十股?”

    “剩下的两股,”王相卿一笑,“您攒起来,等到他们哪天不想干了,要回乡了,就送给他们,好去买地安家。孙凯,还愣着作甚,快谢谢杨掌柜啊!”

    “多谢杨掌柜!”孙凯已经顾不上再去看张杰了,激动地连连作揖,“也多谢王掌柜!”

    “三弟,”王相卿望着沉默不语的张杰,“咋样,这下你放心了吧?能跟我回去了吧?”

    张杰一言不发地从王相卿手中拿过那把利斧,走到木栏杆前。只见他手起斧落,“咔嚓”一声,栏杆顿时断为两截!众人一下子欢呼起来。

    “三弟啊!”王相卿咧着大嘴直乐,“其实我知道,你早就想回来了,只是等着哥哥我给足你面子,哈哈!”

    “二哥,”张杰叹了口气,“我命咋那么苦呢,这辈子偏偏结识了你,唉!”

    二人相视大笑。

    小召后街的大盛魁小院,王相卿和张杰一边说着、一边兴冲冲地走来。他们到了院门口,刚要迈步进去,张杰瞥见台阶旁边有一个人,正趴在行李上打瞌睡,怀中还抱着一条扁担。他停住脚步,上前拍了拍那人。

    “兄弟,醒醒,找错地方啦,这儿不是车马大店!”

    那人睡眼惺忪地抬起头,看见张杰和王相卿,不由一怔,又惊喜地蹦了起来:“三弟!二弟!是我啊!”张杰和王相卿都愣了:这正是史大学。

    “大哥!”王相卿反应过来,兴奋地拉住史大学,“哎呀,真想不到,前两天我们还念叨你呢,你这就回来啦!甚时候到的?咋不进院,睡这儿了呢?”

    “我,我等你们呢。”史大学嗫嚅道。

    “走!”王相卿没有注意到一旁张杰阴沉的脸色,只管帮史大学拿起行李,“快进去!”

    “好,好……三弟,呵呵。”

    “大哥,请吧。”张杰冷冷道。

    王相卿一怔。

    兄弟三人一起进了小院的正房,早已等候在这里的六七位商号掌柜不约而同地围住了王相卿,这个嚷嚷着要入股,那个叫喊着要供货,王相卿被他们挤得倒退了好几步。

    “诸位,诸位,”他苦笑道,“有什么事儿,咱们先坐下来,慢慢说……”

    众人都坐了下来,偏偏只有史大学没座儿了,他无奈地站在门口。

    “来,”王相卿一指张杰,“先给诸位介绍一下,这是我三弟张杰。”

    “这不是威震马桥的张三爷么?”一位掌柜嚷了起来,“久仰!久仰!”

    张杰客气地还了个礼。

    “那一位,”王相卿又指向门口,“是我大哥史大学,刚从山西回来。”

    “哦,哦。”众人打量了一下史大学那一身寒酸,都只轻轻地点了点头。史大学尴尬地笑了笑。

    “嗯,大哥你没座儿啊?”王相卿这才反应过来,“毛蛋!”

    “大掌柜,有甚事儿?”毛蛋几步就跑了进来。

    “给你史大哥拿条板凳。”

    “史大哥!”毛蛋惊喜不已,“你甚时候回来的呀?”

    “刚回来,刚回来。”史大学低声道。

    “稍等,我这就去给你找座儿!”

    很快,毛蛋就扛着一把椅子回来了,史大学感激地坐下,听着王相卿和张杰同那几位掌柜谈买卖。

    “好了!”一番讨价还价之后,王相卿终于满意地点了点头,“诸位,刚才说的这些事儿,就这么定了!”

    “全凭王掌柜做主,”一位胖掌柜笑道,“这以后,我们就都跟着您去后草地挑银子啦!”

    屋中一片笑声,众人纷纷拿起手边的茶杯喝了起来。史大学瞅着,不由舔了一下嘴唇。

    “既然正事儿谈完了,”王相卿笑道,“我也就不留客了,敝号这里都是粗饭,招待不起诸位掌柜。”

    “王掌柜,”那位胖掌柜站了起来,“其实我们来之前,就估摸着谈完也得赶上午饭了,所以早在鸿盛楼订好了一桌。咋样,您赏个面儿吧。”

    “可是,”王相卿看了看张杰,又看了看史大学,“我们兄弟今儿也是刚重逢啊。”

    “咳!”胖掌柜一撇嘴,“这话说的,我们哪能单请您啊?都去,都去!张三爷,那位……王掌柜他大哥!”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王相卿也笑着站起身,“三弟,大哥,走吧,一块儿。”

    “我……”史大学看了看张杰,却见其扭过头去,“我就不去了,这刚到归化,有点儿累,呵呵。”

    “哦,”王相卿略一思忖,“那我就让毛蛋给你安排一下。用完饭,大哥好好休息休息,咱们回来聊。”

    说着,王相卿就出门了,张杰和掌柜们跟上。史大学望着他们的背影,面色怅然。

    到了院子里,张杰故意走慢了几步,把掌柜们让了过去,然后一把拉住王相卿。

    “二哥,”张杰瞅了瞅正房,低声道,“大哥这次回来,肯定还想入号,不过,你可不要答应。”

    “为甚?”王相卿一愣。

    “上次在黄花浩特散伙,”张杰皱起了眉头,“大哥可也有份儿!”

    “哎,老三你不知道,”王相卿连忙道,“那次大哥是被李大杆子他们日哄走的……”

    “二哥,”张杰抬起手,“直说了吧,大哥是个胸无大志的人,遇到点儿艰难就往后退,就想着跑回家。人家也是瞅准了这一条才去日哄他的。咱们大盛魁这一次重新做起来不容易,原来那些弊端,都得改,尤其在用人上!这么说吧,要是以后李金来和赵大有他们再闹散伙,咱们好处置,可要是他闹起来,咱们咋办?是顾兄弟情义还是顾商号?”

    “老三,你说得是有理。”王相卿想了想,“不过大哥那‘一掌经’的本事,咱们大盛魁也确实离不了。”

    “那是以前,”张杰满不在乎道,“现在咱这么多银子,还怕雇不着能写会算的?”

    “可是,”王相卿面露无奈,“可是,那毕竟是咱们的大哥啊。”

    “我没说不拿他当大哥呀,”张杰微微一笑,“他想在家里买房买地,想留在归化做些小买卖,咱们都能帮,就是不能让他再入号了。”

    王相卿沉思片刻,这才点点头:“好,就依你。”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