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富甲天下:大盛魁2 > 章节目录 第10章 火烧绣楼,香消玉殒 2

章节目录 第10章 火烧绣楼,香消玉殒 2

推荐阅读: 绝世娇宠:双面伊人   唐洛韩若冰全文免费阅读   富甲天下:大盛魁2   星际宠婚:带着系统养萌宝   锦绣清宫:四爷,偏要宠   都市少年医生   皇后的自我修养   神工   腹黑诱惑不打烊  

    “唉,”屈有财叹了口气,“且不说打得下打不下,就算打下了,这么大动静,事情难保不会泄露,再把香玉送到费府去,让人家察觉出来,孙家这场大难还是躲不过呀!”

    “那你说咋办?”屈氏连忙问道。

    屈有财又陷入了沉默。

    “兄弟?兄弟!”屈氏忍不住嚷了起来,“哎呀,这打胎不成,那你倒是赶紧想别的法子啊!平时主意一个接一个,现在都火上房啦,咋就不吭气了……”

    “好啦姐姐,我说!”屈有财无奈地连连摆手,安静下来的屈氏和香玉一起期待地看着他。

    “其实,”屈有财吞吞吐吐,“我想了半天了,可是说不出口。”

    “咋了?到底甚主意啊?”屈氏不解地问道。

    “香玉,”屈有财低下头,“只有一死。”

    “你说什么?”屈氏又惊又怒,“你,你这是什么丧尽天良的主意啊!”

    “姐!不这样不能救孙家啊!”屈有财说着,又看向自己的外甥女,却见香玉面无惧色,只是紧咬双唇。忽然,她跳下床来,一下子跪在屈有财面前,倒让后者一愣。

    “舅舅!”香玉面色坚定地望着屈有财,“从小到大,除了娘,就数舅舅最疼香玉,香玉知道,也会记一辈子!今天,香玉跪在舅舅面前,只求舅舅一定要为香玉想办法!其实,出了这个事儿之后,我好几回都想过一死了之,不牵连家人。可是,一想到孩子,一想到他还不知道……只要能把孩子生下来,我可以马上去死,但是在这之前,我不能!”

    “只怕不等你生出孩子,孙家就要灭门了!”屈有财厉声道。

    “扑通”一声,旁边的屈氏也跪了下来。

    “姐姐,你……”屈有财不知所措。

    “兄弟,”屈氏含泪道,“我也求你了,就给香玉想个法子吧。不管孩子他爹是谁,总归是她的骨肉,打掉,确实造孽啊!”

    沉思半晌,屈有财还是摇了摇头。

    “孩子不能生,香玉只能死。”

    “啊?……我的女儿啊……”

    屈氏抱着面露绝望之色的香玉大哭起来。

    就在香玉的闺房中闹得寻死觅活的时候,孙文举的房间同样也不平静。他本来是待在这里等着母亲劝妹子答应打胎,却还得忍受刘氏在一旁有些得意的喋喋不休。

    “……依我看,”刘氏笑道,“还是生下来好,这下你就不用担心了。”

    “什么时候了,你还在胡说!”孙文举怒道。

    “谁胡说啦?”刘氏不屑道,“你想想,香玉怀了野种,就嫁不出去了,嫁不了费大公子,就甭想骑在咱们头上作威作福了!”

    “真是妇人之见!”孙文举一拍桌子,“香玉未嫁先孕,这有伤风化还是小事,可让咱们怎么去跟圣上和费家说呢?这是欺君之罪啊,事情泄露就要满门抄斩!你、我、咱们的儿子,都得死!到时连这个家都没了,谁还作威作福啊!”

    “哼,”刘氏一撇嘴,“你怕别人知道,就是打了胎,别人就不会知道啦?你以为女人家怀孩子是装米装面啊?说放就放、说倒就倒出来啦?你瞒得了一时,瞒得了长久吗?远的不说,把她送到费家后,没准儿进洞房之前就被人知道啦!这孙家的罪不更大了!”

    刘氏的话令孙文举一愣,不过马上他又强作镇定。

    “反正这个孩子绝对不能生!”

    “那又该咋办,咋办?”刘氏尖声问道。

    “这……”孙文举让媳妇问住了,他陷入了沉思。许久,两行泪水从脸上流了下来。

    “文举,你咋了?”刘氏一怔。

    “只有这个办法了。”孙文举痛苦地摇了摇头。

    “什么办法?”

    孙文举几乎是咬着牙回答的。

    “什么,死?!”刘氏怔怔地望着丈夫,满面惊恐。

    “对,”孙文举低沉道,“这是救孙家的唯一办法了。香玉死了,就什么也查不出来了,也就不会再有人知道了。”

    “文举,”刘氏想了想,“香玉非得,那啥么?也没有那么大罪过吧?咱们就跟皇上和费大将军说,香玉得了重病,不能嫁了……咳,就算他们知道了又咋样,不就是退亲么,那就欺君啦?更何况,这皇上要是治咱们家的罪,谁又去给他做那口外的军供呢?……”

    “糊涂啊!”孙文举气得直摇头,“香玉和费公子是皇上赐婚,是有圣旨的,天下皆知,岂是儿戏!出了这样的事,咱们家不说,皇上和费大将军的面子又往哪儿搁?他们这气不往咱家身上撒,还能往哪个身上撒?军供?哼,你知道从咱家拿到军供的那天起,就有多少人盯着吗?这要是能有个取而代之的机会,他们还不得全扑上来?你还担心皇上找不到人来做军供?!”

    “可这,这,香玉,香玉她,你让她死她就死啊?”刘氏还有些不服气。

    “香玉她会明白的,这是为了全家!”孙文举突然吼了起来。

    刘氏不敢说话了。

    “我妹子会明白,会明白的……”孙文举喃喃道。

    “那,怎么弄死……怎么做呢?”刘氏小心翼翼地问道。

    “家里有毒药吗?”孙文举略一思忖。

    “家里咋会备那个。”刘氏尽量忍住没有笑出声来。

    “哦,哦,对。”孙文举也发觉自己有些急糊涂了,“那你打发个可靠的,去城里买一些。”

    “这就去?”

    “对,这就去!”

    一个时辰后,刘氏捧着一个茶碗,有点儿颤抖地走进房间。

    “弄好了?”孙文举看了一眼茶碗。

    刘氏点点头。

    “药量可得够,”孙文举低声道,“让香玉一下子就能……别让她受罪。”

    “知道。”

    “好了,”孙文举挥了挥手,“给香玉送去吧。”

    “她不喝咋办?”刘氏迟疑了一下。

    “把熬药的时候我跟你说的那些话告诉香玉,”孙文举缓缓转过身,“她一定会的。”

    刘氏捧着茶碗出去了。

    “香玉……我的好妹子……”孙文举喃喃道。

    他不是没有考虑过别的办法,可哪一个都不是万全之策。香玉这次闹得实在太大了,欺君之罪是跑不了的。这不仅仅是一个面子问题。这次皇上如此煞费苦心地破例赐婚,就是要稳定住费家和孙家——而今朝廷在塞外所倚重的军事和商业上两大支柱,进而稳定住草原。若是破坏此桩婚事,便是破坏皇上的大计,这又岂是自个儿那痴情的傻妹妹所能理解的呢?不错,孙家是对皇上忠心耿耿,还有那么多功劳。但是自古伴君如伴虎,历朝历代,直到大清,功臣一夕而为阶下囚的事情还少么?更何况,还有那些一直虎视眈眈的孙家的敌人们,他们始终在寻找的,不就是这样的机会么!

    他到此时还是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竟会作出这个决定!多年的兄妹之情,怎么能说舍去便舍去呢?可这实在是万般无奈之举,而且这样做的结果,不是比香玉受辱、全家遭难更好么?其实如此大事,本不该由他做主,但是他知道,如果是父亲孙书同,那是甘愿抄家,也一定要保住妹子的。然而为大事者,不能有妇人之仁!父亲办不到的,就让他来办吧。

    “我是为了大局,为了孙家!”一个坚定的声音在心里告诉他。

    孙文举泪流满面。

    后院,刘氏缓步向前走着,不时四下打量。突然,浓烟腾空而起。刘氏一怔,抬头望去,只见香玉的绣楼已燃起了熊熊大火,不由一惊,随手扔了茶碗,调头跑了回去。

    绣楼下,此时已乱成一团,人们奔来跑去,忙着救火。

    “香玉!闺女!”

    屈氏哭着喊着要冲过去,被几个老妈子死死拖住。

    “小姐!”彩屏也急得直哭。

    “快!快去多叫些人来!”屈有财还算镇定。

    这时,孙文举赶了过来,他怔怔地望着这副情景,直到大火终于扑灭,精致的绣楼被烧得残破乌黑,几个家仆抬出来了一具面目全非的女尸。

    “香玉……”屈氏只喊出这一声,便昏了过去,两个老妈子慌忙扶住她。

    “把夫人送回房去。”屈有财吩咐道,他看着尸体,不由老泪纵横,“香玉呀!我的好外甥女呀!你怎么这么薄命啊!……”

    “小姐!……”彩屏跪倒在地,大哭起来。

    一旁,孙文举默默地流泪,刘氏也掏出巾帕,擦着眼角。

    “屈先生,”孙妈哭道,“咱不能让小姐就这么躺着啊!”

    “对,对!”屈有财止住泪,转向孙文举,“文举,咱们商量一下,我想找个合适的地方,暂时把香玉安置了,然后马上派人去归化,请东家回来——不过先不要跟他说实情。如何?”

    “全听舅舅的。”孙文举低声道。

    回到房间,孙文举一下子疲惫地坐倒在椅子上,默然无语。刘氏却自言自语起来:“哎,这火,真有点儿蹊跷。”

    “什么?”孙文举一怔。

    “早不着,晚不着,”刘氏接着道,“偏偏在这个时候着,难道不蹊跷?……你说会不会,是香玉知道惹了大祸,自个儿放把火,了断了?”

    孙文举若有所思。

    “唉,不管怎么说,这下孙家没事儿了……只是可怜香玉这丫头了。别说,她这一走,我这当嫂子的,心里还真难受……”

    孙文举不理会抹泪的刘氏,面色渐渐变得悲愤起来。

    “王相卿,你这个混账东西,我妹子就是你害死的!我不会放过你!”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