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富甲天下:大盛魁2 > 章节目录 第9章 火烧绣楼,香消玉殒 1

章节目录 第9章 火烧绣楼,香消玉殒 1

推荐阅读: 绝世娇宠:双面伊人   唐洛韩若冰全文免费阅读   富甲天下:大盛魁2   星际宠婚:带着系统养萌宝   锦绣清宫:四爷,偏要宠   都市少年医生   皇后的自我修养   神工   腹黑诱惑不打烊  

    虽然年已经过完了,但太谷武家堡的孙家大院依旧热闹。花厅里,一箱箱的嫁妆摆满一地,还有下人不断搬着箱子进进出出。孙家账房大先生屈有财在一旁认真监督。

    “来人啊,”屈有财干巴巴的嗓门又响了起来,“那个不行,把那个搬走。小姐这是皇上赐婚,嫁妆一点儿都不能马虎!”

    这时,彩屏和老女佣孙妈说笑着走了进来。

    “哎呀,”孙妈已经是乐得合不拢嘴,“小姐能嫁这样的人家,这是多大的福气啊!彩屏姑娘,你不知道,我有多高兴……可是,小姐又是我从小带大的,真要走了,实在舍不得啊。唉,以后再也见不着了……”

    “舍不得也得舍啊。”屈有财插话道。

    “是啊,大先生,您说得是。”孙妈连连点头。

    “大先生,”彩屏问道,“您叫我来,有什么吩咐?”

    “把这嫁妆单子给小姐,”屈有财递给彩屏一张纸,“让她过过目,看还需要加甚?”

    “好!”彩屏接过单子,扫了一眼,不由调皮地笑了,“哟,写得好密啊,这么多东西。圪促老舅,这回咋不圪促了?”

    “香玉的婚事是咱孙家的大事,大事上,我从不圪促。”屈有财一脸认真。

    闺房内,香玉坐在梳妆台前,怔怔地望着镜中满面愁容的自己,忽然门开了,孙文举的媳妇刘氏走了进来,她连忙起身相迎。

    “嫂子。”

    “哟,快坐下,快坐下,”刘氏笑道,“大将军的儿媳妇,可不敢当啊,呵呵。”

    “嫂子莫要取笑了。”

    “甚叫取笑?这不立马的事儿嘛……咋了妹子?你脸色可不好啊,哪儿不舒服?”

    “没什么。”香玉淡淡一笑。

    “哦,那就好,”刘氏也坐下了,“就要上花轿了,可不能出什么差错。”

    “不是还得几个月么?”香玉轻声道。

    “哎呀,快得很,快得很!”刘氏眉飞色舞起来,“想当年我嫁你哥那会儿,也是在闺房里等着等着就上桥子了。呵呵……哟,怎么了,妹子,还有点儿不高兴啊?这可太不该啦,你也不想想,这是多大的喜事啊!皇上赐婚,嫁的又是大将军的公子,乖乖,天底下还有哪个姑娘家能有这福气?你这可是攀上高枝啦,这以后连你哥都要托你多关照呢!”

    “嫂子这是什么意思?”香玉一怔。

    “哎,妹子,你可别多心。”刘氏连忙道,“我是说啊,你成了大将军的儿媳妇,这地位就比我们尊贵了,说话也比我们好使了,日后还要请你在老爷和大将军那儿替你哥多美言呢。”

    “嫂子!”香玉冷冷道,“我从来就没想过攀什么高枝,也从不敢想着还能去关照哥哥。”

    “是,是啊。”刘氏有些尴尬起来。

    “我有点困了,”香玉转过头去,“嫂子要是没别的事……”

    “好好,那妹子,你歇着,歇着啊,我就不吵你啦。”

    刘氏起身就往外走,正碰上彩屏进屋。

    “大奶奶来了?”

    “哼!”刘氏也不理彩屏,悻悻地走了。

    “小姐,”彩屏不解道,“大奶奶这是怎么啦?”

    “这门亲事,”香玉苦笑道,“有人高兴,有人愁。”

    “唉!”彩屏叹了口气,“小姐,这是老舅让我送来的嫁妆单子,他说要你自个儿看看,还要添什么东西?”

    “彩屏。”香玉的神情变得有些惆怅。

    “小姐?”

    “你说,人生一世,是为了什么?”

    “啊?哎呀小姐,你别难为我啦。”彩屏直挠头。

    “为了受罪。”香玉一字一句道。

    “受罪?”

    “与其这样活着受罪,倒不如图一个干脆,也用不着连累别人……”

    “小姐!”彩屏一惊,“你可别乱想!我知道你为什么难过,你和王二哥是有情有义,可你就要嫁人了,就不要再惦念他啦,日子久了,他会忘了你,你也会忘了他。你更不要……连我这下人都不会办傻事,何况小姐这么聪明呢?”

    “我倒盼着,”香玉苦笑起来,“自个儿傻一点儿,呆一点儿,说不定就真能把他忘了……彩屏,陪我出去走走吧。”

    “小姐,单子你还没看呢!”

    香玉不理,顾自向外走去,彩屏只得跟上。

    与此同时,刘氏气哼哼地回到了自家的房中。

    “你怎么了?”正在看书的孙文举一怔。

    “哼,你那好妹子,高枝还没攀上呢,就开始气粗了,以后还怎么得了!”

    “香玉?香玉又怎么惹着你了?”孙文举不满地瞪了媳妇一眼。

    “我就知道,”刘氏愤愤道,“一说你妹子,你就不爱听!好好,我不说啦!”

    孙文举也不作声了,继续看书。刘氏想了想,又凑了过来。

    “哎,我觉得香玉可有点儿不对劲啊。”

    “什么不对劲?”

    “这……”刘氏欲言又止,“不对劲就是不对劲。”

    “是你自个儿不对劲吧?”孙文举哼了一声。

    “你!不和你说啦,我找娘去!”刘氏起身又走了。

    “不要生事!”孙文举呵斥道。

    后院小花园里,香玉缓缓地散着步,彩屏跟在一旁,显得有点儿担心。

    “小姐,行了,咱们回去吧,让夫人看见又要说你了。”

    “再待会儿……”

    忽然,香玉觉得一阵恶心,一下子竟站立不稳,彩屏慌忙上前扶住。

    “小姐,你怎么啦?”

    香玉用手捂着嘴,只顾摇头。

    “那,咱们这就回去吧!”

    回到闺房后,香玉便大吐不止。正在这时,刘氏陪着孙夫人屈氏进来了。

    “香玉!你怎么了?”屈氏把女儿扶到床上,惊慌地问道。

    “没什么,娘,我就是有点儿……”香玉话未说完,忍不住趴到床边,又吐了起来。

    “哎呀,”屈氏焦急道,“还说没什么呢,你嫂子都看出来了,就是病了。彩屏,快让人去请大夫来。”

    “彩屏不要去!”香玉喊着,同时一把抓住母亲,“不用了,娘,请大夫,怕也没用了。”

    “你这是……”屈氏恍然大悟。香玉低下了头。

    “这,这,这多久了?!”屈氏好半天才缓过神来。

    “快四个月了。”

    “啊?!”屈氏压低了声音,“是哪个的?”

    香玉不语。

    “快告诉娘啊!”屈氏急了。

    “王相卿。”香玉小声答道。

    “甚?是,是那个……哎呀,怎么是他……这,这可咋办啊?你还咋嫁人啊?……快,文举屋里的,快把文举叫来!彩屏,你去找老舅!快,快啊!……”

    在屈氏的催促下,刚才还在发愣的刘氏和彩屏,一前一后,冲出了闺房。很快,孙文举就赶了过来,还不等他向母亲和妹子发问,屈氏就一把拉住儿子,将他带到自己的房间。

    “娘,咋回事儿啊?”孙文举不解道。

    “你先坐那儿。”屈氏又去推了推房门,确认已经关紧了,这才转过身,“文举,快帮你妹妹拿个主意吧。不过,你要先答应娘,听了这事后可不能急……”

    屈氏低声将事情略述一遍。

    “什么?”孙文举几乎是从座位上蹦了起来,瞠目结舌地望着母亲,“这是真的?……您,您不会弄错吧?”

    “唉,”屈氏摇了摇头,“其实是你妹妹自个儿一直不知如何是好,也不敢说,拖到现在,终于瞒不住了,不得不说实话。”

    “是……王相卿,王二疤子的……”孙文举暴怒道,“这个无赖!无赖!我饶不了他!我这就让人把他姐一家都撵出武家堡!……”

    “行了,文举!”屈氏着急道,“这都甚时候了,你还说这没用的,得赶快想个法子啊,这到时候还能送香玉去京城吗?”

    母亲的话让孙文举冷静下来了。

    “不送怕是不行,那样就全完了。”

    “是啊是啊,对了,得给你爹报个信吧,这么大事儿,不能不让他知道呀。”

    “不行!”孙文举断然道,“先不能告诉爹,现在决不能声张,知道的人越少越好,这样事情还有挽回的余地。”

    “文举,你是不是有办法了?”

    孙文举低下头。

    “哎呀,你倒是说啊,急死娘啦!”屈氏急得直嚷。

    “打胎。”孙文举抬起头。

    “不!我不打!”

    闺房里,还没听母亲把话说完,坐在床上的香玉就高声叫道。屈氏急忙坐到她身边。

    “闺女,娘知道,这个不好受,可是你哥说得对,只有这样,才能救你,也才能救咱家啊!你听话,忍忍就过去了。”

    “娘,”香玉转过头来,“女儿不是怕痛,女儿是要保住这个孩子。”

    “你说什么?”屈氏愣了。

    “娘,”香玉沉着道,“自打怀上后,女儿就知道,这已经是犯下大错,甚至会连累全家,女儿罪该万死,但无论如何,这个孩子,我要生下来。”

    “你!”屈氏气得抬手要打香玉,又心疼地放下了,“你怎么这么傻啊,就为了那个无赖二疤子?”

    “这是我和他的孩子,我不能负他!”

    “那咱们家怎么办?这一家子几十口人怎么办?”

    香玉不语。屈氏没了主张,求助地看向坐在一边、赶过来就一直不作声的屈有财。

    “兄弟,”屈氏埋怨道,“你这当舅舅的倒说句话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