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富甲天下:大盛魁2 > 章节目录 第8章 这不是一张纸,这是五千只羊 2

章节目录 第8章 这不是一张纸,这是五千只羊 2

推荐阅读: 绝世娇宠:双面伊人   唐洛韩若冰全文免费阅读   富甲天下:大盛魁2   星际宠婚:带着系统养萌宝   锦绣清宫:四爷,偏要宠   都市少年医生   皇后的自我修养   神工   腹黑诱惑不打烊  

    “我还要跟王掌柜商量一下,”郭德义认真道,“您可否把那御赐之物也押在我这儿?”

    王相卿一怔。

    “郭掌柜!”钱宽子嚷起来,“您知不知道这御赐之物我二哥他是从不离身的……”

    “宽子,不必说了!”王相卿打断了钱宽子,缓缓地解下了蝈蝈葫芦,递给郭德义。郭德义恭敬地接过。

    “郭掌柜,”王相卿一字一句道,“您可得给我看好了。”

    “一定,一定!”郭德义连声道。

    几天后,小召后街,临街的一座别致小院,一块牌匾高高地挂了起来,上书“大盛魁”三个字。王相卿抬头看着,很是欣慰。

    “咱大盛魁,”他感慨道,“终于也有自个儿的院子啦!”

    “唉,”一旁的钱宽子笑着摇摇头,“那郭掌柜人可真够精的,说是把他的院子便宜租给咱们,还租金后付,其实就是方便看住咱们。”

    “管他呢!”王相卿满不在乎道,“这样挺好,咱们现在正经也是个字号,就得有个固定办事儿的地儿,像以前那样临时租个客栈,就没人待见你啦。”

    “也是。”钱宽子这才连连点头。

    要说现在还有谁跟王相卿和钱宽子一样兴奋,那就得数纳百川当铺掌柜郭德义了。自从收了王相卿的保单之后,他越琢磨越自豪,觉得自个儿就算不是商界奇才,也是有胆有识,敢做这样一桩一般人肯定不会接手的大买卖!当然,郭德义也不再为生意发愁了,他这一段时间最爱做的,就是拉着上门的朋友或当客,滔滔不绝地给他们讲述这件“轶事”。

    “……这你们以前都没听说过吧?”今天充当听众的,是郭德义的两位京城同乡,“就这一张纸,便价值万两白银!到别处哪会有这样的好买卖!”

    “是啊,是啊。”两位同乡连声附和,让郭德义更得意了,他没注意到,旁边还有两个人也在听着。他们原本是来当“古董”的,可郭德义只一看,就认准都是假货,正好两位同乡来了,便干脆不理他们了。这二人,一个尖嘴猴腮,一个贼眉鼠眼——正是当初被王相卿教训过的那两个混混儿二灰皮和四迷糊。

    “二位,”郭德义越说越来劲,“你们可知道那大盛魁的王大掌柜以前是干什么的?他是抚远大将军费扬古身边的大红人啊!连当今圣上都召见过他,瞧瞧,这个蝈蝈葫芦,就是圣上御赐给王掌柜的……”

    郭德义边说边给两位同乡展示那个蝈蝈葫芦。这时二灰皮和四迷糊互相使了个眼色,冷笑着凑上前。

    “郭掌柜?”二灰皮开口道。

    “哟,你们二位还没走呢?”郭德义收起笑容,冷冷道,“怎么,还等着我送客?”

    “您刚才说,”二灰皮不紧不慢道,“那位大掌柜,叫王相卿?”

    “对啊,怎么了?”

    “唉!”二灰皮苦笑着摇摇头,“您都被人骗了,还高兴呢。”

    “你这是什么意思!”郭德义脸一沉。

    “您别急。”二灰皮笑道,“这王相卿,我们哥儿俩也认识,其实不仅是认识,还跟着他混过一段,他也算是我们的大哥了。说起来,没人比我们更知道他的底细了。”

    “底细?”郭德义一怔。

    “我们这位大哥啊,”二灰皮叹了口气,“倒也不算什么灰货,可就是嘴太能吹,老用什么大买卖的话去拉人,到头来,他是发了财了,可每次都把合伙的给坑了。”

    郭德义愣住了。

    “就说今年,”二灰皮继续道,“他弄了这个大盛魁的字号,找了一帮乡党入股,然后带他们去三千里外的乌里雅苏台做赊账买卖,结果呢,全赔了!财东们都是靠着讨饭才回来的,他的两个结义兄弟也跟他掰了。这事儿全归化都知道,他没跟您说过吧?”

    二灰皮这一番自个儿听来的传闻添油加醋而成的叙述,让郭德义之前的得意劲儿彻底不见了。

    “郭掌柜,”四迷糊也嚷起来,“您还不知道王相卿有个绰号叫‘王二疤子’吧?咋来的,就是因为他骗人太多,经常让人家揍得脸上一道疤一道疤的。哎,我们哥儿俩后来就是实在受不了啦,这才不跟他混了。”

    “您就想吧,”二灰皮接着道,“就这么一张纸,咋就能换来五千只羊?这买卖也太不牢靠了,说不定哪天,我们这位大哥就卷着您的银子跑了。”

    “不,不会,”郭德义慌了,“我的伙计天天跟着他呢!”

    “郭掌柜呀,”二灰皮换成了一副同情的语气,“您果然是不知道,那王相卿可不是一般人物,以前还在道儿上混过,先把你的伙计闹了,再拿走银子,这事儿,他干得出来。”

    “啊?”郭德义目瞪口呆,“可是,可是还有这葫芦呢,这可是真的,我知道……”

    “这个当然是真的,”二灰皮一撇嘴,“要不怎么让您相信啊?不过,这玩意儿也是他从别人那儿骗来的,才不在乎呢。”

    郭德义无语了。

    “郭掌柜,”二灰皮已经拉着四迷糊往门外走了,“我们哥儿俩就是实在不落忍,才跟您说了这些话。您好自为之吧。嗯,这一张纸当了多少银子,三千两?不是个小数啊,不是个小数……”

    二灰皮和四迷糊都走了好久,郭德义还没缓过神来。

    “郭兄,”他的一位京城同乡开口了,“这两个人的话虽不能全信,但是那王相卿的底细,你可了解吗?若不了解,这样大的一笔买卖……唉!”

    “是啊!”另一位连连点头,“咱们在这口外,人生地不熟的,凡事都得谨慎啊!”

    郭德义此时已是眉头紧锁,看得出心绪烦乱。

    话说王相卿和钱宽子从纳百川当铺拿到银子之后,事不宜迟,马上雇伙计、办货、找驼队,一切准备妥当。过了年,他们便带着队伍兴冲冲地出发,前往扎哈沁旗,谁知刚到归化北门就被一群人拦住了,有官差,还有当铺伙计,领头的,正是郭德义。

    “郭掌柜,”王相卿不解道,“这是咋了?”

    “王掌柜,”郭德义正色道,“我还是想明白了,你这买卖,我不做了,请退还银子。”

    “甚?”钱宽子一惊,“银子?我们这都上了货了,哪儿还有银子!”

    “那就把货给我吧,我亏点儿就亏点儿了。”

    “你们敢……”钱宽子本来想动手,可一看到旁边的官差,不得不忍住了。

    “郭掌柜!”王相卿一把拉住郭德义,“咱就不能再商量商量?”

    “王掌柜,实在抱歉,”郭德义苦笑道,“这样的买卖我是真没做过,见不着活生生的羊,心里就是不踏实。哦,对了,您的御赐之物我也带来了,这就奉还。”

    “郭掌柜,您听我说……”王相卿拿过蝈蝈葫芦,仍然拉着郭德义。他们只顾吵嚷,谁也没有注意到一大群羊正被蒙古牧民赶着,从远处向北门而来。

    “相卿安答!”

    听到这一声熟悉的蒙语招呼,王相卿猛地转过身来,他怔怔地望了半天,才惊喜地大叫一声:“布仁大哥!”

    北门外的草地上,钱宽子和雇来的伙计们清点着羊群,王相卿则和布仁站在一边谈话。

    “对不起,安答,”布仁的语气中充满了歉意,“准噶尔人去年又打过来了,我的部落连人带羊被他们尽数掳到了科布多,几个月前,我才带领部众逃出来,怕你找不到我们,就赶着羊到归化找你,没想到,这一来就遇上啦!”

    “大哥,”王相卿感动道,“我就知道你一定不会失约的!”

    “还是那句话,”布仁笑道,“我们蒙古人从不骗人!”

    “二哥!”钱宽子这时兴奋地跑过来,“布仁大哥送来的羊有两千三百多只呢!”

    “啥?”王相卿一怔,“布仁大哥,不是说好两千只羊吗?哎,咱们都是兄弟,你不必这样客气!”

    “不是客气,”布仁一笑,“这多出来的羊,都是其中的母羊产的,也是你们的!”

    “多谢大哥!”

    “王掌柜,”郭德义也笑着凑了过来,“您这赊账买卖,果然靠得住啊,呵呵。”

    “郭掌柜,”王相卿冷冷道,“你怎么还不把货拿走啊?正好,你的银子我也用不着了。”

    “不,不!”郭德义连连摆手,“货我不拿啦,还是您的!而且,保单您也不用当啦!”

    “这又是为何?”王相卿问道。

    “呵呵,”郭德义讨好地一笑,“王掌柜,这货,就算我入股大盛魁行不?”

    “哦?”王相卿想了想,“郭掌柜,您不是觉得这买卖不踏实么?”

    “不,踏实,踏实!”郭德义连忙道,“蒙古老乡这样讲信用,这买卖别说有担保,就是没有担保也能成啊,呵呵!”

    王相卿和钱宽子相视一笑。

    “二哥,”钱宽子抬高了声调,“看来郭掌柜也是诚意入股,咱就答应呗?”

    王相卿轻轻点了点头。

    “多谢王掌柜!多谢钱掌柜!”郭德义喜形于色,“今后,我就跟着你们发财啦!”

    “香玉!”王相卿在心里尽情地发着一声声呐喊,“我的买卖做成了!不,是咱俩的买卖,做成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