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富甲天下:大盛魁2 > 章节目录 第5章 深情相望

章节目录 第5章 深情相望

推荐阅读: 绝世娇宠:双面伊人   唐洛韩若冰全文免费阅读   富甲天下:大盛魁2   星际宠婚:带着系统养萌宝   锦绣清宫:四爷,偏要宠   都市少年医生   皇后的自我修养   神工   腹黑诱惑不打烊  

    盛德裕小院的门口,香玉深情地望着王相卿,她是来为他和钱宽子送行的,还帮他们从号里借了两匹快马。

    “可是,”王相卿没有一口答应,反倒迟疑了一下,“我这买卖还没成呢,你爹他,能答应么?”

    “只要你这回讨到了担保,”香玉坚定道,“此事便已成了七八分,我爹他懂的。”

    “好!”王相卿笑道,“我一回来,就去你家提亲,就算你爹把我打出来,我还去,直到他老人家点头!”

    “又胡说!”香玉一撇小嘴,“我爹才不会打人呢。”

    王相卿还要说什么,钱宽子在一旁打了一个呼哨。

    “好了,哥,走吧,赶紧去挣银子,才能给香玉小姐备彩礼啊!”

    王相卿和香玉相视一笑。

    “那我走了。”王相卿这才松开了香玉的手,大步走到马前,同钱宽子一起翻身上马。

    “相卿,一路保重!”

    香玉目送两匹快马载着王相卿和钱宽子远去,不由高声喊道。

    回到盛德裕后,香玉便开始了苦苦等待心上人回来的难熬日子。然而没过几天,她却等来了自京城而返、喜形于色的父亲孙书同。

    “爹,”香玉不解地看着孙书同,“有什么好事儿呀,让您如此高兴?”

    “好事儿,好事儿!”孙书同开口便笑,“是你的好事儿!”

    “哦?”香玉一怔。

    “香玉啊,”孙书同丝毫未注意女儿的反应,“你还记得费扬古大将军的三公子多罗吗?”

    香玉茫然地摇了摇头。

    “也难怪,也难怪,”孙书同笑道,“你们只是一面之交。嗯,几个月前,你不是随爹去参加玉泉井重修的庆典么?有一位一表人才的少年将军也在场,那就是多罗公子!他那天是代已经回京养病的费大将军出席的。”

    “不记得了。”香玉眉头微蹙。

    “不记得也没关系,”孙书同哈哈一笑,“人家可记得你啊!”

    “爹?”香玉一惊。

    “来,听爹慢慢跟你说。”孙书同喜滋滋地坐下了,“我带着你哥去京城,本是到户部和兵部办理军供事宜的。结果那天,费大将军把我找到府里了,开门见山便谈到了你,说多罗公子那天对你是一见倾心,念念不忘,回去后就向费大将军提了。多罗公子随大将军长年在外征战,尚无婚配,这也是大将军一直惦念的。对咱家,大将军自是满意,又听说你也待字闺中,当然乐成此事,请我去,就是想商量一下……”

    “爹!”香玉嚷起来,“这事儿不成,满汉不能通婚,这是大清的规矩!”

    “是,是,”闻听此言,孙书同反而笑得更开心了,“我当时也是这样想的。这虽是门好亲事,可也只能引以为憾了。不过费大将军却说这事儿有的周旋,让我回去等等。我便接着办事。几天后大将军又把我叫去了,这次在府里竟还有一位钦差,拿着圣旨……”

    “圣旨?”香玉愣了。

    “不错!爹说好事儿,就是这件好事儿。钦差大人宣旨之后我才知道,费大将军竟将此事上奏,圣上闻之,不怒反喜,原来那多罗公子曾在御前效力,深得圣上赏识。圣上还说,费大将军和为父都是平叛的大功臣,也都为朝廷在塞外所倚重,两家结亲,实在是喜事,可破例通融。因此专门下旨,为你和多罗公子赐婚啦!”

    “赐婚?!”这个词不啻晴天霹雳,把香玉惊得目瞪口呆。

    “是啊香玉!”孙书同只顾兴奋了,“你想想,大清开国多少年了,又有过几例满汉通婚的?而你不但成了,还是圣上赐婚,这才叫皇恩浩荡呢!离开京城前,我已经让你哥直接回太谷了,把这件大喜事赶快告诉你娘、你老舅和你嫂子。现在,别说是太谷,怕是整个山西,不,是全天下都知道了,哈哈……”

    “爹!”

    香玉这一声尖叫终于把沉浸在喜悦之中的孙书同拉了回来,他怔怔地望着已经急得满面通红的女儿。

    “香玉,”孙书同定了定神,“你怎么了?”

    “爹,”香玉含泪道,“女儿不能嫁!”

    “你,你说什么?”

    “女儿不能嫁那费公子!”

    “这是为何?”孙书同不解道,“香玉啊,那费公子的品貌、才学、前程、家世可都是一等一的……”

    “爹,纵使那费公子千好万好,女儿也不能嫁!女儿,女儿心里已经有人了!”

    “哦?”孙书同先是一怔,竟然又笑了,“我还以为什么呢,呵呵,姑娘家情窦初开,这也不足为奇。不过,终身大事,还是要听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啊,呵呵。”

    “爹,女儿心意已决,今生非他不嫁!”

    香玉这句话让她的父亲愣住了。

    “他,是哪个?”好半天,孙书同才开口问道,“莫非,你还想着曹家少爷……”

    “不是他。”

    “那又是哪个?”孙书同有点儿恼了。

    “是……王相卿。”

    “王,王,王相卿?”香玉很少见父亲这样失态过,“是咱们村的那个王相卿?那个,那个王二疤子?”

    “正是。”香玉低下了头。

    “胡闹!”孙书同大怒,“你怎么会喜欢他!你,你不是一直说他是个无赖么?”

    “爹,他不是无赖!”香玉鼓足了勇气,“那是女儿误会了,王相卿是个好后生……这不也是您说过的么。而且,您还夸他现在有出息了呢!”

    “他再有出息,”孙书同胡须乱颤,“能和费公子比吗?”

    “要论人品、才干,”香玉一字一句道,“女儿觉得他能比。”

    “可,可,”孙书同一怔,“那前程呢?家世呢?”

    “女儿嫁夫,嫁的是他这个人,又不是前程、家世。”

    “你……”孙书同一时气得说不出话来。

    “爹,”香玉委屈道,“您过去不是一直教诲女儿不要嫌贫爱富吗?您不是平日里对那些门第之见也不以为然吗?……”

    “住口!”孙书同气急败坏道,“不管你答不答应,这桩婚事,爹已经替你做主了!”

    “爹!”

    “不必说了!你非嫁费公子不可!那王相卿,想也不要想啦!”

    “我偏不嫁!”香玉大哭着跑出去了。

    “唉!”孙书同站立不稳,跌坐在椅子上,“这个女儿,都是让我惯坏的!”

    父女大吵的这一架还没过去一个时辰,孙书同就开始后悔了:爱女长这么大,自己还从没有这样跟她发过火。他先把彩屏叫了过来,想问个究竟,然而彩屏支支吾吾的就是什么也不敢多说,孙书同只得作罢。又等了几天,见香玉因为赌气,不肯前来请安,孙书同于是决定主动去找她好好谈一谈。

    “香玉,你怎么就看上那个王相卿了呢?”盛德裕后院的厢房里,孙书同不解地看着女儿。

    “爹,”香玉已明显憔悴了许多,“王相卿确实是个好后生,他虽出身寒门,却是胸怀大志,卓有胆识,对女儿也是一心一意的。对了,上回您让我给他送礼时问我的事,我现在可以跟您说实话了,其实那个让运粮民夫带货贩卖的点子,就是他出的,那天晚上他把我找到草料房,便是为了说这个。”

    “嗯,”孙书同平静地点点头,“我也猜到了。”

    “爹,这样说起来,‘做军不做民’,还是从他这儿来的,等于是他救了咱家啊。”

    孙书同不语。

    “御马的事,不也是他帮了咱家吗?”香玉又补充了一句。

    “唉,”孙书同望着女儿这两天哭肿的眼睛,心疼地叹了口气,“王相卿对咱们家是有恩,可他现在不过是个小贩,你嫁给他,只会吃苦受罪。哪有父母嫁女儿是要让她去受苦呢,你娘也不会答应的。”

    “爹,不会的,他是要做大买卖的。这不,他已经去找那些蒙古王爷为草原赊账生意作保了,做成了,他很快就会有钱啦!”

    “这大买卖,哪是想做就能做成的。”孙书同笑着摇摇头。

    “爹,你怎么就知道他做不成呢?你说他是小贩,可咱们家的祖上,一开始不也是走街串巷的货郎吗?”香玉撅起了小嘴。

    “你呀!”孙书同沉思片刻,又道,“好好,就算为父答应你们的亲事,可这赐婚的圣旨怎么办?”

    “您就向圣上禀明实情嘛,”香玉脱口而出,“请他收回旨意。”

    “香玉啊,”孙书同苦笑一声,“你这个聪明孩子,如何也说得出这样的傻话呢?因为一个王相卿,就能让圣上收回旨意么?”

    “这……”香玉一时不知所措,“可是,可是女儿已经允诺,一定要嫁王相卿,我,我不能负他!”

    “你若嫁他,才是负他。”孙书同一字一句道。

    “什么?”香玉怔怔地望着父亲。

    “香玉,”孙书同耐心道,“你想,如果你执意要嫁给王相卿,那么你、他,还有咱们孙家,就都成了抗旨了!这抗旨是什么罪名,你岂能不知?到时候,便只有人头落地,咱们全家,你,还有——他!”

    香玉惊呆了。

    “香玉,如今只有两条路,”孙书同加重了语气,“你嫁他,家破人亡;你不嫁他,他还能活下去。何去何从,为父相信女儿自知。”

    “爹……”香玉缓过神来,不由哽咽道,“能不能让女儿再考虑几日?”

    “可以。”孙书同点点头,“不过香玉,你能考虑,我也能考虑,然而圣上,是不会考虑的。”

    听了父亲这句话,香玉站立不稳,一下子跌坐在床上,泪如泉涌。

    “那,”孙书同用镇定的表情掩饰着内心的难过,“香玉,你就先考虑着。”

    “爹!”香玉哭着叫住了正要转身出门的孙书同,“我,我答应……”

    “什么?”

    “我答应嫁给费公子!”

    “香玉,我的好闺女!”孙书同终于老泪纵横,“爹就知道,你是会顾全大局的……好,好啊!”

    香玉不说话,只是流泪。

    “那过两天,爹就送你回家,以便准备……”

    “爹,我不能走!”香玉打断了父亲的话。

    “为何?”孙书同一怔。

    “我要等他回来,”香玉毅然道,“当面……辞别!”

    “那……也好。”孙书同本想再劝,可当他迎上女儿坚定的目光时,只好点了点头,同时悄悄叹口气。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