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魏王侯 > 《大魏王侯》正文 第五百七十五章 将来

《大魏王侯》正文 第五百七十五章 将来

推荐阅读: 绝世娇宠:双面伊人   唐洛韩若冰全文免费阅读   都市少年医生   锦绣清宫:四爷,偏要宠   星际宠婚:带着系统养萌宝   都市狂枭雄陈六   富甲天下:大盛魁2   皇后的自我修养   小说凌天辰桑语溪  

    陈道坚和张伯甫等人所处地方,在后世也是倭国人称为平原的地方,面积过万平方公里,大片的平原区有绵延成片的林地,但更多的是草原和灌木地貌,这也是当时的特点。如东藩也是如此,在后世人看到的明末清初的记录中,东藩的平原区都是成片的比人高的草原,人和马在其中,稍远一些就看不到踪影,如同行走在绿色的大海中一样,只是经历人类长期的开发利用,才逐渐形成村落,出现道路,开辟农田,再形成集镇,城市,荒良的平原才成了人烟聚集之所,而原本的荒芜不复,灌木,草从,密林,也陆续被人类砍削利用,消失在茫茫大地之上。

    现在虾夷地的几处大平原都是被开发利用了,大片的平原区内每天都会放入优良的马匹,这些马的身高,体重,耐力,都是经过严格的考核,光有身高体重,没有耐力,无法奔跑,也算不得合格的战马苗子,功能欠缺,而有的马轻捷快速,身高体重也相当不错,但却是无法进行长距离的奔跑,也不能当战马使用,令人遗憾。

    诸国都大量购买马匹,荷兰人尼克和科尔尼等人在其中穿针引线,也是绕道买入了大量的欧洲马。

    欧洲由于地广人稀,农业在细致方面不如华夏,但在收获上则远超华夏,特别是其牧畜业发达,大量的马匹中有一些怪兽级的,体重过吨,高大无比,用来做挽马耕地,效率要比耕牛强的多。此外牧羊养牛养猪也相当发达,所以就算现在的大魏比欧洲还要富裕,光是在饮食的肉类摄入上,其实欧洲人要比大魏这边强的多。

    其马匹中也有相当种类适合当战马,也是在漫长的历史中被培育出来的优良马种。和华夏的体系不同,华夏原本也有很不错的战马,但长期的阉割和几百年一次倾覆性的战乱,战马的质量也越来越差,到唐时还有相当出色的精骑,到了大魏,已经组不起五万人以上的骑兵,而且战马主要靠购买,河套养马地和北方牧马地都被异族所得,他们的战马也多半矮小低劣,根本不能和好的战马相比。

    欧洲人和天方人都有相当多种类的战马,幕府也是大批量的不断的购买,两年多来,除去原本的五千余匹战马迁移大半至虾夷牧场外,又陆续买入了三万多匹马,已经构成了近四万匹的优良的战马种群。

    这些马都在陆续交、配生育,也陆续生下马驹,现在在陈道坚眼前就是大片的马厩区,很多母马都开始在冬季生产,到处都有一股腥气弥漫,但陈道坚这个儒学子弟出身的官员却毫不介意,甚至有欣然之感。

    大量的兽医和杂役人员在马厩中穿梭忙碌着,也无人来迎接这些高官大员,这也是幕府的规矩,只要手头有事,就不要拘泥于礼节,要是哪个官员不开眼用繁文缛节来麻烦底下的办事人员,被廉政司的人发觉了,虽然不是贪污受贿这样的违法之事,也会被弄的相当狼狈。

    陈道坚看的相当仔细,马厩搭造的相当坚实,范围极广,并且做了相当出色的防雪防风的措施,生火给马取暖就不必了,人类能忍受的严寒,战马的适应力应该更好才是。不过每处马厩都搭造的很好,内里铺设着层层叠叠的草束,不仅供战马嚼吃,也可以起到保暖的作用。

    很多新生的小马驹就是滚落到草束中,然后由兽医处理,擦抹血污,取暖,帮着站起来,接着去吸食第一口马乳。

    “我给殿下打过保票。”陈道坚满意的道:“五年之后,提供超过五万匹优质的战马,十年之后,二十万匹可以保证,三十年内,虾夷地马群超过百万!”

    张伯甫已经从一等吏升为虾夷群牧司下的正式官员,穿着蓝袍,此时也是意气风发的道:“大人,只要做成这一件事,也足够名垂千古了。加上平倭之功,大人将来在史书上必定有厚重的一笔。”

    “将来是将来,现在还是将手头的事做好。”陈道坚洒然一笑,继续前行,哪怕是积雪过膝,他也是要将整个方圆数百里的牧场都转一圈,春夏秋冬,每季均是如此。

    战马的放牧,并不是说将马群族往牧场一丢就不管了,就算是北虏也要做很多事,驱使战马奔跑,打造更换蹄铁,给马治病,喂养各种配料的精制马料,根据种群和马的特性安排配种,对小马驹的编号训养,还有成年马的训练,战马如果不训练,哪怕是长成了再高大健壮的马也是野性难驯,军中难用就不算合格的战马,这些事情都相当的琐碎,甚至是困难。

    别的不说,眼前这大型牧场,除了原本的平原草从区外,还有很多灌木区,林地区,都是被烧荒砍伐清理了,另外拉起边界,盖马厩房舍……这些事动员的人力超过十万人,时间超过两个月,光是府军就过来六万余人,幕府高层流传的笑话就是,陈道坚主持征倭,用不到五万陆师,结果盖个牧场马厩,动员的府军数量居然超过了战事所需。

    这其实不算是笑话,破坏比开拓和建设原本就要容易的多。

    经过两年多的发展,牧场初步成型,已经不再大规模的购买战马,种群的数量也差不多够了。购买战马的负担,这两年不在造舰之下,更是远远的超过了府军平时的用度开销。甚至计划中的大规模的修路和在民生福利上的投入,加在一起也不如买马的经验。

    几万匹上等种、马,均价就是几百贯,加上运输和牧场的费用,所消耗的钱财物资简直是惊人,就算当年天子的内藏库充盈之时也得全部拿出来还不够,可是幕府还是承受住了这样的财政压力和惊人的开销,到如今牧场能到如此规模,陈道坚所承担的压力和担子,也是非常人所能承受。

    身为闽人,却常年在冰寒的虾夷地,其中的辛苦也非常人所能忍受。

    而陈道坚却还是眼神坚毅,并没有丝毫松懈,只是在谈起几年内就能输送大量的数以万计的战马时,脸上才显露出由衷的笑容。

    时世变迁,现在的大局已经如当年秦王殿下警告过大家的一样,北伐失败,流寇肆虐,东胡野心勃勃已经不可遏止,明显的是要破关南下,并非简单的犯边抢掠,一旦被胡人占据北方,就是南北朝时的情形再现,当年有多少惨剧,每个读书人都相当的清楚。

    幸得有秦王这样的救时济世的豪杰出现,在这风起云涌的时代,也就是秦王能够只手擎天,逆流而上。

    能为秦王和幕府分忧,数年内把几万匹优质的战马送到军中,加上这些年陆续购买留用的,组成一支五六万人的精锐骑兵还是有把握的。

    十年之内,幕府骑兵就可以轻松突破十万,这是大魏、建、国之后从未有过的数字。

    五年内,将东胡人赶出大魏,十年内,以二十万精锐陆师,十万水师,十万骑兵讨伐东胡,这是幕府与秦王殿下一起商讨的最终决断,并且也是一直在往这个路上奔走努力。

    陈道坚踩在积雪之中,天地间无比冰寒,得再过一个月才会冰消雪融,但仍然湿寒难耐,他行走在这样的地方,浑身冰冷无比,但脸上却是笑意俨然,哪怕是冰天雪地,这样的场景,仍然是令他感觉无比愉悦!

    ……

    “魏人陆续在赶来,差不多要到齐了。”

    一个穿白袍的天方人满脸惊恐,躬身行礼之时,身体都似乎在微微颤抖着。

    蒲行风皱眉看了这个部下一眼,换了半年前,这个没出息的货色一定会被他下令拉下去处斩,最低也要抽一顿鞭子,但在此时此刻,他已经无心去处罚任何人了。

    蒲行风转头问另一个白袍人道:“今天又逃走多少?”

    白袍人一脸恨意,沉声道:“走了三千多,我们派船追赶,焚船三,杀了一千多人,剩下的两千多追不上,叫他们给跑脱了。”

    “赛义德,不必生气。”蒲行风一脸疲惫的道:“连续打了两千多,我们越打越弱,对手越打越强,我们天方人都感觉吃力,顶不上劲了,何况那些原本就软弱无能的满刺加人!”

    在座的天方人都是点头,哪怕已经是穷途末路,他们仍然有无尽的傲气在身上。

    天方人是瞧不起满刺加人的,当然三佛齐人他们也一样瞧不上,暹罗人,真腊人,他们也瞧不上。

    天方人自诩甚高,其教义之下原本就是蔑视任何的教外之人,但族群之间也是有不同的认同,满刺加人虽然已经屈从天方教义,在真正的天方人眼里还是下等人,只是被驱使的下等族群罢了。

    这些满刺加人也确实不争气,南洋地方的土著其实真的素质不佳,太平些他们就干躺着不做事,勉强做一些农耕之事都不太用心,稍微要动脑子的事就做不来。不是说整个族群都如此,其族群内也必定有优秀的人才,但相对于整体基数,少量的精英根本不足成事。华夏人大量到南洋后,百年之下就掌握了各国的经济命脉,无一例外,这已经足够说明问题了。

    满刺加人原本臣服大魏,和其余各国没有太深的矛盾,只是和暹罗互相厮杀多年,当天方人强势而至,大魏水师又退缩之后,满刺加人就改信天方教义,成为天子的附属之一。

    这些年来,在蒲行风的带领下,满刺加人也相成为一方霸主,但他们在陆地打不赢暹罗人,海战给天方人当帮手也提供不了多少战力,以蒲行风的能力加天方人为根底,加上大量的优质战船,早期只能四处劫掠壮大自身,实力起来后才想灭三佛齐,就算实力凌架于三佛齐之上,但满刺加人太废物,这么多年的争战下来,对三佛齐还是没有形成灭国之势,更不要说实际的成功了。

    蒲行风多方布局,也并非没有感觉到府军水师的威胁,经制之师和乌合之众的海盗是完全不同,身为天方贵族的蒲行风不可能没有认知。但他的布局完全失败,颜奇和刘旦先后身死,然后是康家归附,王直归附,昔年叱咤风云横行海上的五大盗,也就剩下蒲行风一股。

    还没有待蒲行风惊醒过来,大魏秦王幕府的水师已经抵兰芳和三佛齐,双方开始在大海上厮杀,战况虽然不大,但异常激烈,双方都不留俘虏,也是明白对方不会留自己活命,每一次厮杀,都是对神经和意志的最残酷的考验,整船的人死去,大海成为血海,每一次厮杀都无比惨烈。

    大魏府军水师的官兵是越打越强,越强越勇,而蒲行风的天方人数量不多,仅凭教义支撑才撑的下来,大量的南洋土著,不管是三佛齐人,满刺加人,暹罗人,他们在蒲行风的部下当海盗可不是为了拼命,而是为了抢掠和享受。

    其中有数万满刺加人就是其王国的官兵,或是贵族派来的仆从,他们在海盗中抢掠所得一半归自己,一半交出去,就算如此也是相当高的收入了,一旦遭遇逆境,这些杂鱼就打着想逃走的主意,这两年来,蒲行风从最高时的十余万众已经降到了五万左右,其中有近万人是天方人,他就是靠着这些天方人为舰长,靠天方战士组成的中坚武力来控制舰队,但当府军水师主力合集,明显要毕其功于一役的时候,就算看守再严,诸国土著组成的海盗部属,也是每天都在逃亡,哪怕死伤惨重,只要被抓住就一定会被虐杀,这些土著海盗也是铁了心的要逃。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